羊圈圈隨行網 喜信福音團契 喜信醫宣網 生命體驗營 Android APP IOS APP 喜信 FB TJC 喜信網路家庭 首頁 會員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福音 網路雜誌 網路廣播 網路電視 福音傳真 遠距教學 日光美樂地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家庭-大小報 喜信家庭-教會與團契 喜信家庭-喜信成員 喜信家庭-文藝特區 喜信家庭-會員服務 喜信家庭-聯絡我們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討論園地-聖經學堂 討論園地-心靈綠洲 討論園地-慕道友茶坊 討論園地-詩歌花園
喜信家庭 > 喜信福音>信仰入門-聖靈論
書名:聖靈論
作者:謝順道 編者
發行:真耶穌教會台灣總會
初版日期:1966年2月
第九章 聖靈的浸
第一節 受聖靈的憑據 上一節 下一節
保羅到以弗所的時候,曾問那堛漯顳{說:「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他們回答說:「沒有。」(徒十九1-2 )。受聖靈是一件明顯的體驗,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不是我以為我有就有,也不是我相信我有就有的。當行邪術的西門看見使徒給那些在撒瑪利亞領受了福音的人按手,使他們受聖靈時,他竟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徒八17-19)。當以弗所的門徒受聖靈時,旁邊的人還可以算出那次受聖靈的人數(徒十九6-7)。足見對於受聖靈這件事,不但自己有清楚的意識,就是別人也看得出的。

胡恩德在「靈恩問題」堬16頁說:「聖經確告我們,悔改信主,罪便得赦(約三18;徒十43),而這就叫我們得著聖靈(徒二38)。主的話既如此說,我們就如此信,不是自欺,是尊重主的話;或有感覺,或沒有感覺,我們都一樣地有了聖靈。」胡氏認為:悔改信主,罪便得赦;主既應許我們信祂便得聖靈,我們就如此信;受聖靈未必有感覺。

我們的答覆是:斷章取義,刪掉了「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浸」(徒二38)的經文,只取用有利於掩飾自己的經文,因為一般教會多數否認浸禮的赦罪效能;使徒時代是早雨聖靈的工作時期,信主的人遲早都會受聖靈,今日沒有聖靈的屬世的教會不能以此自慰;受聖靈的人自己必有感覺,別人也看得出。

主耶穌曾對門徒說:「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祂,也不認識祂;你們卻認識祂,因祂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堶情C」(約十四16-17)。有聖靈的人才能清楚的認識聖靈,並且明白受聖靈的浸的確據,遠勝於一切沒有聖靈的人的臆測。那麼,受聖靈有什麼憑據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從福音書中找不出,因為四福音只記載賜聖靈的應許;從使徒們的書信中也找不出,因為羅馬書至猶大書所提的是受聖靈以後當行的道;從啟示錄中也找不出,因為那是預言書,指示末後必發生的事。只有從使徒行傳中才能找出正確的答案,因為原始教會聖靈降臨的情形都記載於該卷中。

一、 說方言

「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徒二4)。「彼得還說這話的時候,聖靈降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那些奉割禮和彼得同來的信徒,見聖靈的恩賜也澆在外邦人身上,就都希奇;因聽見他們說方言,……」(徒十44-46)。

「保羅按手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徒十九6)。

根據上列的經文,則可知原始教會以五旬節為開端,其後幾次受聖靈的記錄,都提明他們確曾說方言。尤其是當哥尼流一家人受聖靈的時候,那些奉割禮與彼得同去的信徒,更因聽見他們說方言而承認他們也受了聖靈;後來彼得回去耶路撒冷報告這消息的時候,甚至以此為與他們當初受聖靈的體驗完全相同,而叫眾人將榮耀歸給神(徒十一15-18,十五8)。設若許多人聚在一處禱告的時候,其方言的聲音必更大;則有如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啟十九6,十四2)。

「方言」一詞,希臘原文是「舌」(Glossa);呂振中氏譯本作「捲舌頭說話」;淺文理譯本作「靈言」(林前十四2)。這方言是受聖靈應有的憑據,至此已經無可置疑了。下面再引證幾位學者的意見,以資參考:

一位自由見解的英國神學家瑞士博士(Dr. Rees)說:「在初代教會,說方言(Glossolalia)是最顯著最流行的恩賜,這似乎是聖靈降臨在信徒身上經常的伴隨和證據。」

耶魯(Yale)大學的司提反博士(Dr. Stevens)在他的新約神學著作中,關於使徒行傳八章14-24節的註釋說:「聖靈被視為一種特別的恩賜,這種恩賜並不常在歸主受水浸時同時領受。撒瑪利亞人雖然信了神的道,卻不被認為受了聖靈。他們已經信了,並且受了水浸,但是直等到彼得和約翰把手按在他們頭上時,聖靈的恩賜才賜了下來。顯然這是另一種特別的恩賜或經歷。」關於使徒行傳十九章1-7節,他又註釋說:「以弗所的信徒不但在相信的時候沒有受聖靈,就是在他們奉基督的名受浸之後,仍然沒有受聖靈。直等到保羅按手在他們頭上時,聖靈才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這就很清楚的看出,聖靈的恩賜被認為與說方言和說預言之狂喜屬靈能力的特別賜與,同時發生。」司氏認為:﹙1﹚受聖靈是另一種經歷,不是一信主就有,也不是一受水浸就有;﹙2﹚當聖靈降在人的身上時,他必同時說出方言。司氏的見解是正確的,值得深思。

蘇格蘭籍的長老會牧師麥克當爾德博士(Dr. A. B. Macdonald)說:「教會之所以信聖靈,是從實際的經歷中產生出來的。在教會發展的起初,門徒就覺知了一種新的能力在他們堶惜u作。在起初使人最觸目的顯明就是「說方言」,因狂喜的能力說出了一種不能明瞭的言語。那些感受了這種能力的,和看見聽見了它的表現的人,都確信是來自高層世界的能力,進入了他們堶情A賜給了他們發言的能力和其他的恩賜。此種能力和恩賜,似乎與他們從前本來固有之漸次長進的才能不同。從前本是極平常不算什麼的人,忽然能作感人的禱告,能說感人的話語,或是有了高尚的心情,他們顯然是與那位看不見的神會話(林前十四2、28)。」麥氏認為:﹙1﹚說方言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也是原始教會最顯著的特徵;﹙2﹚說方言是聖靈在人的心媬E動人說的,不是感情的衝動;﹙3﹚說方言是與看不見的神會話,不是毫無意義的。

許多在使徒以後的教父們,如愛任紐(Irenaeus)、特土良(Tertullian)、游斯丁(Justin Martyr)、俄利根(Origen)等,都與主後第四世紀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的金嘴傳道人屈梭多模(Chry-sostom),用同樣的話說:「凡是在使徒時代受靈浸的都是立刻說方言,……這就是向教外的人顯明,聖靈在那人堶掩☆隉C」注意他肯定的論證:﹙1﹚凡是受靈浸的人,都必立刻說方言;﹙2﹚能說方言的人,證明聖靈在他媕Y。

討爾笠博士(Dr. R. A. Torrey)在他所著《聖靈論》一書上說:「我曾注意使徒行傳二章、十章及十九章記載那些受聖靈的浸的人,都說方言。我就詫異每個受聖靈的浸的人,是否都說方言?我也曾詫異如果說方言不限於使徒時代,為什麼現今我未見過說方言的人?」討氏的查經態度尚稱虛心,可惜見聞狹窄,不知道現今也有許多受聖靈說方言的人,正如使徒時代的情形。

漢譯世界名著《利維坦》一書的作者霍布士(T. Hobbes)說:「當日之信徒,既受洗而得聖靈之降其身,則能驅魔鬼,口說方言,手執毒蛇而不為害,且按手於病者,即能使之復原。若夫今日之傳教士,則無復此種傳授之能,其殆真正之信徒已不多見乎?抑世間已鮮有基督之真正教士耶?」(商務印書館出版)。霍氏的查經態度也可算虛心,只是見聞仍嫌不廣,不知道今日在真教會中也有他所說的情形,正如原始教會一樣。

孫德生在「無量的聖靈」堬85頁說:「在五旬節三千人被聖靈充滿的時候,我們看不到有這恩賜(指說方言)的記載。以後當教會增加五千人的時候,沒有提及說方言的事。在使徒行傳八章當聖靈賜下給撒瑪利亞人的時候,也沒有這記載。使徒行傳所記保羅生平的工作,除了以哥林多教會的事推測之外,從頭到尾都沒有提起說方言是陪伴著工作的恩賜。」

我們的答覆是:
﹙1﹚ 五旬節約三千人受浸,聖經上不但沒有記明他們說方言,甚至連被聖靈充滿也沒有記明;所謂「三千人被聖靈充滿」,是孫氏的臆測。
﹙2﹚ 在撒瑪利亞領受了福音的人受聖靈的時候,聖經上雖然沒有提及他們說方言,卻記載:「西門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就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徒八18-19),證明他們受聖靈的時候必有明顯的憑據。
﹙3﹚ 哥尼流一家人受聖靈的時候,那些奉割禮和彼得同去的信徒所以知道他們已經受聖靈,乃因「聽見他們說方言」(徒十44-46)。
﹙4﹚ 彼得上耶路撒冷去報告這消息的時候,指明哥尼流一家人受聖靈的情形,與他們在五旬節的經歷相同(徒十一15-16)。
﹙5﹚ 說方言既然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縱使有時沒有記明他們說方言,也不能硬指他們沒有說方言,更不能藉此否認這真理。
﹙6﹚ 五旬節約三千人受浸,以後增加到五千人,都沒有受聖靈說方言嗎?在撒瑪利亞領受了福音的人受聖靈的時候,也都沒有說方言嗎?我們絕對不能如此武斷。
﹙7﹚ 保羅曾對哥林多教會說:「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我感謝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林前十四14、18),證明保羅確能說方言,何以見得這是「推測」的呢?

孫氏在該書同頁至第86頁又說:「以弗所書列舉升天的基督所賞賜為要建立基督教會的各樣恩賜,其中並不提起說方言一項,這省略是特別顯著的。羅馬書雖然是較早寫的,也提供有關於工作的特別指示,但卻沒有關於『說方言』的事。今日難道沒有說方言這一回事麼?我們並不武斷說現在不可能有這恩賜出現了,可是我們要說大部分宣稱有這恩賜的情況,都大大違背了運用這恩賜所應負的條件,而充分地顯明是偽造的,不是真實的。」

我們的答覆是:
﹙1﹚ 以弗所和羅馬的教會都是聖靈親自建設的教會,他們已經深知說方言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保羅不必再對他們贅述,對其他各地的教會也是如此。
﹙2﹚ 說方言是為要造就自己(林前十四4),不是為要建立教會,當然不會列在教會的恩賜之中。
﹙3﹚ 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所提到九種恩賜之一的「說方言」,是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不能與受聖靈的憑據的方言混同為一。
﹙4﹚ 孫氏承認今日也有說方言的事實,卻不夠虛心。
﹙5﹚ 禱告中對神所說的方言不必翻譯(林前十四2、28),是聖靈在媕Y激動人說出來的,怎麼有「運用這恩賜所應負的條件」呢?
﹙6﹚ 設若如孫氏所說,今日說方言的情形大部分都出於偽造,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偽造?偽造的事能自欺欺人到底嗎?他們都那樣幼稚可笑嗎?

史克基(W. Graham Scroggie, D. D.)說:「現在廣汎地盛傳一種教訓,說許多基督徒都從來沒有受過聖靈的洗,說大家都當追求這洗直到經驗到了才行。到底這是什麼一回事呢?我所能說的是:這樣的教訓不是從新約來的,傳這教訓就是使許多人陷入捆綁和黑暗。這錯誤或者是因為弄不清楚何謂聖靈的充滿,和何謂聖靈的洗的緣故;但我以為更特別地是由於企圖把聖靈的福祉,和說方言的恩賜互相聯結起來所造成的。」

我們的答覆是:
﹙1﹚ 這教訓是從新約來的(徒一5,八14-17,十九1-7),為要使許多人蒙釋放(羅八1-2),進入神的國(約三5);說這教訓不是從新約來的,是要使許多人陷入捆綁和黑暗。史氏任意更改福音,這豈算小事?
﹙2﹚ 這錯誤的產生,是因為弄不清楚何謂聖靈的充滿,及何謂聖靈的浸的緣故。
﹙3﹚ 但我們以為更特別地是,由於企圖把聖靈的福祉與說方言的恩賜切開所造成的。

彼克福特在「何謂聖靈的浸?」堬27-28頁說:「伴隨著聖靈降臨的顯現(指說方言)不是共通的體驗,也不是常有的體驗,沒有比彼得驚奇神澆灌聖靈給外邦人『如同澆灌給猶太人』的事實,更清楚的指示這件事。如果說方言的體驗是一般基督徒的體驗,彼得為什麼會驚奇呢?不要忘記,由五旬節至彼得訪問哥尼流之前,已有安提阿的尼哥拉和埃提阿伯的太監等,許多外邦人都得救了(徒六5,八36-39)。如果『靈浸的體驗』是當時的常態,彼得對於受這體驗所影響的人,不但撒瑪利亞和猶太,就是在外邦人中也必看過很多。那麼彼得驚奇在哥尼流的家堜珛o生的事,就毫無意義了。如果五旬節是信徒的標準的體驗,彼得為什麼忘記了?」

我們的答覆是:
﹙1﹚ 伴隨著聖靈降臨的顯現(說方言),是信徒共通的體驗,也是常有的體驗。
﹙2﹚ 驚奇外邦人受聖靈的,是奉割禮和彼得同去的信徒,不是彼得(徒十44-45);他們所以驚奇,乃因這是外邦人中首次受聖靈蒙主恩召的紀錄,此事甚至使彼得壯膽認為不得不給他們施浸(徒十47-48)。
﹙3﹚ 安提阿的尼哥拉雖然是外邦人,卻已經進了猶太教,受聖靈充滿也不值得驚奇,甚至按立他為七執事之一也沒有人異議(徒六3-6)。
﹙4﹚ 埃提阿伯的太監曾上耶路撒冷去參加禮拜(徒八27),可能已經進入猶太教,也是不值得驚奇。
﹙5﹚ 使徒行傳八章14節「撒瑪利亞人」一詞,呂譯本和幾種英譯本都沒有「人」字,是以地域為主,說明福音已經傳入撒瑪利亞,應驗了主的預言(徒一8),而那些領受了福音的人並不是撒瑪利亞人。約翰福音四章9節所提「撒瑪利亞人」一詞,呂譯本和幾種英譯本都有「人」字,是純粹的撒瑪利亞人,原與猶太人沒有來往。
﹙6﹚ 如果使徒行傳八章所記載的是撒瑪利亞人,而不是住在那堛熊S太人,腓利給他們施浸,彼得和約翰給他們按手,為什麼那些奉割禮的門徒沒有責備他們?
﹙7﹚ 如果哥尼流一家人歸主不是外邦人中首次蒙召的紀錄(參考:徒十一19),那些奉割禮和彼得同去的信徒為什麼驚奇他們受聖靈?彼得上耶路撒冷的時候為什麼受責備(徒十44-45,十一1-3)?
﹙8﹚ 五旬節是信徒受聖靈的標準的體驗(徒十47,十一15),誰也不能否認這件千真萬確的事實。

彼氏在該書第56-57頁又說:「方言是一時的證據(徒二7-8;林前十四22),在經上找不出能與現代的方言體驗相比的;保羅說明,方言體驗產生於缺乏抑制感情的力量。」

我們的答覆是:
﹙1﹚ 彼氏所引證這兩處經文,都不能證實方言是一時的證據。
﹙2﹚ 保羅對哥林多教會說,他「說方言」比他們眾人還多,又提醒他們不要禁止說方言(林前十四18、39),證明說方言不是一時的證據。
﹙3﹚ 要從聖經上找出能與現代的方言體驗相比的,是輕而易舉的事,不要少見多怪。
﹙4﹚ 不要冤枉人,保羅並沒有說明方言體驗產生於感情衝動;如果他如此說過,那麼,他自己感情衝動還不夠,而必須教導人不要禁止感情衝動嗎(林前十四18、39)?五旬節的經歷,也產生於感情衝動嗎(徒二1-4)?

彼氏甚至在該書第40頁說:「為了求降火而幾乎發狂的巴力的先知們,在祭壇的四圍踴跳,並且狂呼亂叫的情景(王上十八22-28),會使人想起在聚會後為求靈浸的體驗而苦悶著的人們。對那種狂信的行動,足使人想借用以利亞的話嬉笑他們說:『大聲求告吧!因為牠是神,牠或默想,或走到一邊,或行路,或睡覺,你們當叫醒牠。』」

我們的答覆是:
﹙1﹚ 如此謗讟的話竟然出自一個牧者,真是令人痛心!這件事足以使人懷疑,他是不是忠心的傳教者?是不是真實的基督徒?
﹙2﹚ 巴力的先知所求告的對象是假神,我們所求告的對象是真神,究竟共同點在那堙H「狂信的行動」和「恆切的禱告」,又有什麼共同點?什麼叫做「狂信」?
﹙3﹚ 「所以我告訴你們,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十二31-32)。我們要以沈痛的心情,引證主耶穌當日警告法利賽人這句話,警告彼氏和一切與他同論調的人!

王明道在「聖經光亮中的靈恩運動」堬14頁說:「為向信的的人證實祂的應許,祂在賜給他們聖靈的時候,使他們說方言。現今已有許多的事可以證明福音的真實,行奇事說方言等,在今日已經不像使徒時代那樣急需。」在第2頁又說:「說方言是聖經所記載,古代聖徒所有過的經驗,今日我們斷乎不應當追求這種經驗。」

我們的答覆是:
﹙1﹚ 在早雨時代,神為向信祂的人證實祂的應許,就在賜聖靈給他們的時候使他們說方言,今日也是如此。
﹙2﹚ 說方言是受聖靈的憑據(徒十44-46),不是急需不急需的問題;說今日說方言不像使徒時代那樣急需,等於說今日受聖靈不像使徒時代那樣急需。
﹙3﹚ 受聖靈是屬於基督的重要條件之一,人若沒有聖靈就不是屬基督的(羅八9);說今日不急需受聖靈,等於說今日不急需屬於基督。
﹙4﹚ 為了追求聖靈的浸,為了屬於基督,今日我們仍然急需追求說方言的經驗──像古代聖徒所有過的經驗。

二、 身體震動

「於是使徒按手在他們頭上,他們就受了聖靈。西門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就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徒八17-19)。

受聖靈的另一種憑據,就是身體震動。根據初期幾世紀的留傳,西門是原始教會有名的仇敵,在反對教會的事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從聖經上的記載看來,他是用邪術迷惑撒瑪利亞的百姓,使他們由驚奇而聽從他的術士。他所以要受浸歸主,乃因主曾藉著腓利行了許多神蹟和大異能,眾人都離開他而信從了腓利所傳的福音。他所以要拿錢向使徒買「按手給人受聖靈的恩賜」,乃因他親眼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來。這就說明了聖靈降臨在人的身上時,除了會感動人說方言之外,必有從外表看得出的憑據,就是使人「身體震動」;否則,行邪術的西門為什麼能看得如此清楚?為什麼願意拿錢向使徒買這超然的恩賜呢?

當門徒為了傳福音而遭受逼迫的時候,他們對神所祈求的,並不是求祂使他們免除一切的逼迫;而是求祂使他們能放膽講道,並求祂伸手醫治疾病,大顯神蹟奇事。結果,神垂聽他們的呼求,即時使他們體驗了更奇妙的經歷:「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徒四24-31)。這段經歷,因為用「地震」來代替「火舌」和「大風的響聲」,也足以顯示聖靈的權能和威嚴,所以有人稱為「第二個五旬節」。從此可知,由於聖靈的力量甚大,當許多人聚在一處禱告的時候,若都被聖靈充滿,偶而連地也會大大震動起來的。那麼,當聖靈降在人的身上時,能使人的身體震動,有什麼希奇呢?

三、 能見能聞

五旬節聖靈大降時,有些猶太人竟然譏誚門徒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徒二13)。此事證明他們必定聽見門徒說方言,並且看見他們身體震動,認為不甚雅觀;因為酒話連篇,搖晃不定,是喝醉酒的人的特徵。彼得認為他們的判斷違反常識,他們的評論太過分,便立即糾正他們的錯誤說:「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其實不是醉了,因為時候剛到巳初。」(徒二15)。「巳初」一詞,呂譯本作「白天九點」。意思就是說,醉酒的人是在夜間(帖前五7),沒有人一早就在醉酒。接著,彼得引證先知約珥的預言,證明神所應許的聖靈已經降臨了;他們所以如此,乃因被聖靈充滿的緣故(徒二16-18)。其次,彼得又證明基督已經復活升天,現在澆灌應許的聖靈;並指著他們受聖靈的狀態說:「就把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徒二33)。所謂「看見」,就是看見他們的身體正在震動;所謂「聽見」,就是聽見他們正在說方言(當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的時候)。固然他們曾聽見「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看見「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徒二2-3)。但這些來自上頭的奇妙的景象,都只能叫他們驚奇,而不能使他們譏誚;惟有「說方言」和「身體震動」,一見似乎毫無秩序,才會使他們譏誚。

彼得所強調的,特別是這兩件事。今日晚雨聖靈大降,復顯五旬節的景象,也有許多不諳究竟何謂聖靈的浸的人,因不肯虛心領受神的話,並冷靜思考神的作為,而任意譏誚被聖靈充滿的人。歷史就是如此常常重演的。

主耶穌曾對尼哥底母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尼哥底母不明白重生的意思,以為主耶穌所說的是肉身的重生,所以大惑不解的說:「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麼?」為了解決尼哥底母的疑問,主耶穌更進一步對他說:「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但尼哥底母不明白究竟何謂「從聖靈生」?怎麼生法?於是,主耶穌便以「風」為象徵,解釋從聖靈生(受聖靈的浸)的狀態說:「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堥荂A往那堨h;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三3-8)。

「風」一字,希臘原文作〝Pneuma〞,與「靈」同字。主耶穌的話,使我們明白了下列幾個問題:聖靈好像風,能任意往任何地;不能用人意加以左右,也不能用條規加以束縛。人用肉眼看不見風,也看不見聖靈;不曉得從那堥荂A往那堨h。風吹的時候,人能聽見它的響聲,也能看見物體被吹動的狀態;聖靈降臨的時候,人能聽見祂感動人說方言的聲音,也能看見人體被震動的狀態。從此可知,受聖靈必有明顯的憑據,能見能聞,是不可否認和置疑的事實;使徒時代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第二節 方言的功用 上一節 下一節
「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堙A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秘。」(林前十四2)。

對這段經文,黑崎幸吉氏在註解書婸﹛G「蒙聖靈引導說奧秘,當然沒有人聽得懂,所以說方言的人只是對神說,而無視了人。」這是不明白何謂聖靈的浸,而且不知道說方言的功用的人的想法。沒有說方言的體驗的人在妄評說方言,是何等的可笑!

我們的答覆是:
(1) 說方言是受聖靈的浸必有的憑據,由於聖靈的感動自然說出來的話語,並非故弄玄虛。
(2) 說方言的對象是神,而不是人,沒有人聽懂也無關緊要;既然如此,就不能認為無視了人。
(3) 黑崎氏無非是把「以禱告為目的」和「以講道為目的」的方言混同為一了,這將在第三節「特殊的恩賜」婺埣蛂F如果說方言是無視了人,那麼,保羅為什麼願意信徒們都說方言呢(林前十四5)?
(4) 「以禱告為目的」所說的方言雖然沒有人聽得懂,甚至連自己也不明白,卻是在心靈媮蕃△萓U樣的奧秘,並不是毫無意義的。

受聖靈說方言,除了在心靈媮蕃’U樣的奧秘之外,還有下列四種很重要的功用:

一、 代求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信徒祈求。」(羅八26-27)。

「軟弱」,是基督徒對於神的旨意愚昧無知,或一知半解的軟弱。「幫助」一詞,原文作〝sunantilambano〞是「共同」、「代替」、「取」的組成字,意思是「分擔重擔」。我們的智慧都極其有限,往往測不透神的旨意,尋不出神的蹤跡(羅十一33);為了不明白神的旨意,我們的心堭`常有苦悶和歎息,情緒紊亂,以致不曉得當向神求什麼。但聖靈卻不忍把我們放置在這種狀態中,必分擔我們的重擔,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神曉得聖靈的意思,必悅納祂的代求,救我們脫離這苦悶的狀態;因為聖靈替我們祈求,是照著神的旨意,不怕沒有效果(約壹五14-15)。有時我們為軟弱所困,脫不出肉體上的生活圈,雖然求些有害於靈性的屬肉之事,也不自覺已經踏上了歧途。但我們若有聖靈在媕Y,聖靈必以歎息的聲音掩蓋這些錯謬的禱告,重新替我們向神祈求,藉以彌補我們在禱告上的不足。

此事使我們不難明白「在聖靈媄咩i」(猶20),及「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弗六18)的意義;並且使我們得以坦然無懼,更親密更有效的與神交通。至於那些沒有聖靈的人,卻只能用悟性禱告,把當說的話一說完,就沒有別的話可說;直至心堹B上一個新題目,再說幾句,說過又無話可說,於是禱告也算終結了。因為我們的話語都極其有限,就我們所懂得的詞彙,往往不能完全表達我們內心真實的需要。「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這卻怎麼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林前十四14-15)。用方言禱告是靈的禱告,方言和悟性的禱告要並用;然而,一個沒有聖靈在媕Y的人,如何能用方言禱告呢?
 
二、 為不信的人做證據

「這樣看來,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憑據,乃是為不信的人;……」(林前十四22)。

「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可十六17)。

上列兩段經文中的「證據」和「神蹟」,日譯本都作「記號」;幾種英譯本都作〝sign〞,可作「證據」講,也可作「神蹟」講。這就是說,對於不信的人,說方言是一種極明顯的神蹟,足以使他們不得不承認神與人同在;正如約翰所說,我們所以知道神住在我們堶情A是因祂所賜給我們的聖靈(約壹三24)。尤其是主耶穌在馬可福音十六章17-18節那段經文堙A應許信祂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之時,將「說方言」列在幾件神蹟之中,更可使我們明白我們這種看法是正確的了。至於那些不能說方言的人,既然還沒有受過聖靈的浸,如何能向不信的人證實神住在他們堶惟O?

五旬節聖靈大降時,從各國回來守節的猶太人,因為聽見門徒受聖靈說方言,就甚納悶、驚訝、希奇;後來明白這是受聖靈的憑據之後,就立刻悔改相信耶穌基督為救主,而接受赦罪的浸禮了(徒二5-7、37-41)。如果門徒沒有說方言,如何能證實他們已經受了神藉著先知所應許的聖靈呢?如果聖靈沒有因著耶穌基督的名澆灌下來,如何能證實祂確已復活升天呢?如果祂沒有復活升天,如何能證實祂是救主呢?「這耶穌,神已經叫祂復活了,我們都為這事作見證。祂既被神的右手高舉,又從父受了所應許的聖靈,就把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徒二32-33);「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林前十五14)。

行邪術的西門曾用邪術迷惑撒瑪利亞的百姓,使他們認為他是神的大能者。後來腓利在那埵璊F許多神蹟奇事,他們就離開西門,接受了腓利所傳的福音。西門看見神奇妙的作為,並且看見眾人都離開他而跟從了腓利,也信而受浸了。腓利雖然有行神蹟的恩賜,也給一切接受福音的人施浸,卻沒有人受聖靈;直至彼得和約翰由耶路撒冷來,給他們按手禱告,他們才受了聖靈。西門看見使徒按手,聖靈便降臨,就拿錢給使徒,要向使徒買那超然的恩賜(徒八5-19)。這段歷史告訴我們:西門所以願意棄假歸真,乃因看見主藉著腓利行了許多神蹟奇事,認識他所傳的神是全能的神,也是宇宙的主宰;他所以要拿錢向使徒買那超然的恩賜,乃因聽見他們都在說方言,知道神在他們堶情C

因此,對於不信的人,醫病趕鬼固然是神蹟,能為神做美好的見證;但是說方言也是一種神蹟,同樣有為神做美好的見證的功用。

三、 造就自己

「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林前十四4)。「造就自己」一句,日譯文語體作「建立自己的德性」;日譯口語體作「提高自己的德性」;呂譯本作「建立自己」;欽定版和英國改訂版都作「啟迪自己」(edifleth himself)。可見聖靈感動人說出來的方言,並不是地上的某種語言,而是屬天的語言;因為屬地的一切語言,都沒有「提高人的德性」的功用。

有人說造就自己是自私,不甚重要,應該追求造就教會的恩賜;但從聖經看來,這是一種捨本逐末的說法。主耶穌曾被馬大接到她的家堙A馬大的妹妹馬利亞坐在主的腳前聽道。馬大伺候的事多,心埵ㄥ獺A求主吩咐馬利亞幫助她。主卻回答她,馬利亞已經選擇了那上好的福分(路十38-42)。馬利亞熱心聽道,是為要造就自己;馬大忙亂於事奉主,類似盡力造就教會。造就教會事奉主固然重要,但造自己卻更重要。保羅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九27)。一個不能造就自己的人,如何能造就教會呢?我們承認,保羅終身熱心造就教會,為的是要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林後十二15;西一24);但我們更要留意,保羅並沒有因此而忽略了造就自己,也沒有教導人如此做。所以基督徒在建立別人之前,必須先建立自己(羅二19-24)。這就是所謂「自達達人,自立立人」的道理。

對於上列哥林多前書十四章4節這段經文,黑崎幸吉氏在註解書婸﹛G「所以有愛心的人,將自選後者。」認為沒有愛心的人,才會重視說方言,一心只想造就自己;但有愛心的人,卻羨慕做先知講道的恩賜,以求造就教會。

我們的答覆是:就哥林多教會的情形而言,黑崎氏的見解是正確的;但就神的眾教會和一般屬世的教會來說,卻不合適。理由如下:(1)哥林多教會偏重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而忽略了做先知講道的恩賜,尤其是缺乏了更寶貴的愛。(2)保羅寫前書十二至十三章,是要使他們明白愛是眾恩賜應有的基礎,以挽救他們脫離自高和分裂的危險;寫前書十四章,是要使他們明白做先知講道的恩賜能造就教會,強如說方言的恩賜只能造就自己。(3)這不是說「說方言」的恩賜不好,而是說不要以此自滿自足,當再進一步羨慕做先知講道的恩賜;除了哥林多教會之外,神的眾教會都沒有這種情形,所以不能以此為根據而否認說方言的重要性。(4)哥林多教會是聖靈親自建設的教會,一般沒有聖靈的教會不要自以為輕視說方言的恩賜,就比哥林多教會更屬靈更超越了。說方言是聖靈的恩賜,同時也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一般沒有聖靈的教會當先虛心追求聖靈的浸,然後羨慕做先知造就教會的恩賜。(5)黑崎氏說有愛心的人將選擇做先知的恩賜,而不選擇說方言的恩賜,卻不知道沒有說方言的恩賜的人就是沒有聖靈,本末倒置,自欺欺人,莫此為甚!

四、 造就教會

「弟兄們,這卻怎麼樣呢?你們聚會的時候,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來的話,凡事都當造就人。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林前十四26-28)。

方言本來是要對神說,而不是對人說的,所以不但沒有人聽得懂,就是連自己也不明白所說的是什麼(林前十四2);但在必要的時候,神就賜人翻方言的恩賜(林前十二10),把它翻譯出來,使人聽得懂,藉以造就教會。從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和十四章可以看出,哥林多教會既普遍的有說方言的恩賜,又有翻方言的恩賜,若運用得合適,原可使教會大得造就;但他們卻不在乎這些,縱使沒有人翻譯,也要用方言向會眾說話,以致聚會發生混亂。保羅告訴我們,愛是不自誇,不求自己的益處,只求眾人的益處(林前十三4-5,十35);哥林多教會這種現象,顯然違背了基督的愛的精神,若不及時予以善導,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為了糾正哥林多教會的錯誤觀念,領導他們在聚會的時候,一切都要以造就教會為共同的目標,保羅指示他們說:「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來的話,凡事都當造就人。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林前十四26、5、13)。但這不是說,惟有做先知講道的恩賜才能造就教會,而說方言的恩賜就不能造就教會,只好棄如敝屣;乃是說,只要有人把所說的方言翻出來,使人聽得懂,教會仍然能由此獲得造就,而不差於由先知講道所獲得的造就。

為了給哥林多教會制定聚會秩序,藉以消除他們的混亂,保羅舉出說方言的實例,指示他們必須留意的幾個問題:(1)就人數而言,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不要超過這個數目。(2)就次序而言,要彼此輪流著說,不要兩三個人同時齊說。(3)就運用的方法而言,必須有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4)但這不是說若沒有人翻就不可以說方言,乃是說要對自己和神說,而不要對參加聚會的眾人說(林前十四27-28)。
第三節 特殊的恩賜 上一節 下一節
一般沒有聖靈的教會,都認為說方言是屬靈的諸恩賜之一,並不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因此,他們認為他們雖然沒有說方言的恩賜,卻仍然有聖靈在他們媕Y。

當然說方言是一種屬靈的恩賜,不是人類與生俱來的,也不是由學習得來的;但聖經卻告訴我們,說方言不僅是一種恩賜,而且也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徒十44-47)。一般沒有聖靈的教會所以為此發生爭論,甚至曲解聖經的正意,乃因把「普通恩賜」和「特殊恩賜」混同為一,是我們必須特予留意的關鍵。所謂「普通恩賜」和「特殊恩賜」,固然都不是聖經上的名詞;但為了辨明這個問題的方便而計,我們卻不得不暫用它們。

孫德生在「無量的聖靈」堬85頁說:「查一查哥林多前書第十二、十四章,我們看到說方言被列為最後和最小的恩賜,並且不是應當特別追求的,因為它的用處非常有限。倘若說方言是在聖靈堛漪~的特別記號的話,聖經便決不這樣記載了。作先知講道(或譯為說預言)被列為更大得多的恩賜,也是最當切求的,因為它是特別為要造就教會。保羅說他『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林前十四19)。從他問『豈都是說方言的麼?』這句話看來,說方言的恩賜分明不是賜給一切聖徒的;因為這句話所含蓄的答覆是個『不』字。」

我們的答覆是:
(1) 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所提到,被認為最後和最小的恩賜的「說方言」,都與「翻方言」並列(10、30),是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哥林多前書十四章所提到,被認為不是應當特別追求的恩賜的「說方言」,也與「翻方言」並列(26-28),仍然是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有人翻譯才可以說,其用處當然非常有限。
(2) 說方言確是受聖靈的浸必有的特別記號,只是有「普通恩賜」和「特殊恩賜」的差別,所以使徒行傳與哥林多前書並沒有互相抵觸。
(3) 做先知講道的恩賜能造就教會,當然是最當切求的;但是在聚會的時候若有人翻譯,說方言也能造就教會,卻不能因此而被否認(林前十四5、12-13)。
(4) 說方言是受聖靈的憑據,受聖靈是得基業的憑據(弗一14);嚴格說來,凡是沒有受聖靈的人都沒有做先知講道的資格(約二十21-22;羅十15),還能談什麼「更大得多的恩賜」呢?
(5) 保羅說他「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乃特指「但在教會中」(林前十四19),就是在聚會的時候,呂譯本作「但在集會中」;這就是說,聚會的目的是要造就人,所以與其要說萬句沒有人翻譯的方言,不能達成造就人的目的,倒不如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
(6) 分明這是特指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而言,並不是指著禱告的時候對神所說的方言而說的。所以保羅說:「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感謝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林前十四15、18-19),而不致令人覺得前後互相矛盾。
(7) 「豈都是說方言的麼?」一句,與「翻方言」並列(林前十二30),是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當然不是賜給一切聖徒的;但這種特殊恩賜卻不能與普通恩賜混同為一,因為前者是屬靈的諸恩賜之一(林十二8-10),後者卻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
(8) 一切信徒都能用悟性禱告,卻未必都能做先知用悟性講道;與此同理,一切受靈浸的人都能用方言禱告,卻未必都能用方言講道。

彼克福特在「何謂聖靈的浸?」堬34頁說:「這證據(指說方言)不過是一時的。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關於屬靈恩賜的說明中,保羅雖然舉出說方言為恩賜之一,但在次章卻明言『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林前十三8)。他在十三章指示當時方言已經漸廢,並以『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林前十三13)為結論。」

我們的答覆是:
(1) 說方言的證據不是一時的,而是經常伴隨著受過聖靈的人的;所以保羅說他說方言比哥林多教會的眾人還多,並且提醒他們不要禁止說方言(林前十四18、39)。
(2) 「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一句,不是說當時說方言已經漸廢,而是說到了基督再臨的時候必停止,不要曲解保羅的意思。
(3) 為什麼那時說方言之能要停止呢?因為我們要面對面見神,不必再用方言祈求,也不必再藉著方言造就自己了。
(4) 那時不僅說方言之能要停止,就是連先知講道之能和知識也都必歸於無有的;因為現在屬於我們的一切恩賜都有限,等那位完全者(基督)來到,這有限的當然要歸於無有了(林前十三8-12)。
(5) 現在距基督再臨的日子甚近,一切恩賜都越來越重要,越來越要進步,越要完全,直到那位完全者來到。
(6) 信望愛固然都要永遠存續下去,不至歸於無有或停止;並且其中最大的確是愛,因為愛是神的本質,絕對不能有所改變。但就現在而言,卻不能因此而否認說方言的重要性,更不能藉此臆測「說方言」的恩賜早已停止了。

彼氏在該書第56頁又說:「在處理方言問題的時候,保羅教導那是被限制的劣等恩賜。」

我們的答覆是:
(1) 被認為劣等恩賜的方言,都與「翻方言」並列(林前十二8-10、30,十四26-27),是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不能與受聖靈的憑據的方言混同為一。
(2) 恩賜原無優劣的差別,為要建立一個健全的教會,沒有一件恩賜可以唾棄(林前十二7-11、29-30);如同身上的肢體也沒有貴賤的差別,為要使百節各按各職彼此相助,叫身體漸漸增長,沒有一個肢體可以輕視它(林前十二14-22;弗四16)。
(3) 保羅雖然勸哥林多教會羨慕做先知講道的恩賜,一方面卻仍然很重視說方言的問題(林前十四1、18、39),我們怎能認為說方言是劣等恩賜呢?縱使說方言是劣等恩賜,也不是說不需要這恩賜,而是說有了這恩賜之後,還要追求更優越的恩賜。
(4) 一般沒有聖靈的教會,連這被認為最劣等的恩賜也沒有,還能談什麼更優越的恩賜呢?
(5) 被限制的方言是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林前十四27)。

有些人引證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節說:「若沒有愛心,能說方言也沒有用;有愛心便是有聖靈,未必要能說方言。」

我們的答覆是:
(1) 這段經文是前章的續文,指著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而言,不是受聖靈的憑據的方言。
(2) 這是對強調用方言講道的恩賜而缺乏了愛的哥林多教會說的,並不是對沒有聖靈不能說方言的一般教會說的。
(3) 這是說愛心強如說方言,不是說只要有愛心而不需要說方言;換句話說,能說方言的人若有愛心更好,卻不是說有愛心等於有聖靈。

一、 林前十四章的正意

認為說方言是屬靈的諸恩賜之一,並且是不重要的恩賜,而不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的人,除了哥林多前書十二章之外,還以十四章為根據。但這章卻為「普通恩賜」和「特殊恩賜」劃分了一個很清楚的界限,無奈被他們混同為一,是非顛倒,而使許多人受了迷惑。

就普通恩賜而論,它是在禱告的時候所說的方言,保羅稱為「用方言禱告」(14),或「用靈禱告」(15);惟因是對神說,而不是對人說的,所以雖然沒有人聽得懂(2),甚至連自己也聽不懂,卻不必翻出來。這種屬於普通恩賜的方言,在使徒時代一向被門徒認為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徒二4,十44-46,十九6),若沒有這恩賜就是沒有受聖靈;其功用是在心靈媮蕃’U樣的奧秘(2),造就自己(4),並且為不信的人做證據(22)。因此,我們既不可把它與特殊恩賜的說方言混同為一,認為它是屬靈的諸恩賜之一,也不能認為它是最劣等的恩賜而予以唾棄。

就特殊恩賜而論,它是在聚會的時候向會眾所說的方言,其功用是要造就教會,所以一定要有人翻出來(27)。但哥林多教會卻不在乎這些,在聚會的時候縱使沒有人翻譯,也要用方言向會眾說話,以致聚會造成了混亂的狀態。於是,保羅舉出幾點有力的理由,糾正他們的錯誤觀念,藉以勸導他們要有人翻譯才可以用方言向會眾說話。這些理由就是:
﹙1﹚ 做先知講道造就教會,強如說方言沒有人翻譯,不能造就教會(4-5)。
﹙2﹚ 只說方言,沒有講解,對會眾毫無益處(6)。
﹙3﹚ 由樂器所發出的聲音,要有高低、強弱、長短的分別,聽眾才知道所吹所彈的是什麼(7)。
﹙4﹚ 在戰場若吹無定的號聲,誰也不能預備打仗(8)。
﹙5﹚ 說方言而沒有人翻譯,以致會眾不明白,等於向空說話(9)。
﹙6﹚ 地上萬國的語言都有意義,但在不明白的人是化外人,他也以對方為化外人(10-11)。
﹙7﹚ 在教會中,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19)。
﹙8﹚ 全教會聚在一處的時候,若都說方言,偶然有不通方言的人,或是不信的人進來,必被誤認癲狂了(23)。
﹙9﹚ 在聚會的時候,凡事都當造就人,說方言也不例外(26、12-13)。
﹙10﹚ 先知的靈要順服先知,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32-33)。

這種屬於特殊恩賜的方言,是屬靈的諸恩賜之一,由聖靈的意思要分給誰就分給誰(林前十二8-11),並不是每一個受聖靈的人都有分的;因此,保羅在說明這種恩賜的時候,都與其他的恩賜或翻方言的恩賜相提並論(26-27;林前十二10、28、30),分明與普通恩賜的方言有所差別。哥林多教會忽略了這個問題,仗著自己有這種恩賜而得意忘形,自高自大,甚至藐視別人,所以保羅對他們說:「豈都是說方言的麼?豈都是翻方言的麼?」(林前十二30)。在運用這種恩賜的時候,除了必須有人翻譯之外,還要留意秩序的問題,以免造成混亂的狀態。這些秩序就是:﹙1﹚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不可再多;﹙2﹚要輪流著說,不可兩三個人同時齊說;﹙3﹚若沒有人翻譯,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27-28)。

關於用方言講道的問題,除了上述的特殊恩賜之外,還有突然被聖靈感動而說的。前者無論何時何地都能自由說出,若沒有人翻譯,也可以在會中閉口(27-28);後者是在必要的時候,聖靈突然催逼人說的,所以不能自禁,非說不可(參考:伯三十二17-22;耶二十9)。因此,當聖靈突然感動人用方言講道的時候,必定有人能翻譯;而翻譯的人,有時是他自己,有時是在場的人。在聚會中若發現這種情形的時候,那先說話的人就當閉口不言,讓那得了啟示的人說;因為我們都可以一個一個的做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30-31)。

「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32-33、40)。保羅所以寫哥林多前書十四章,乃為要勸哥林多教會遵守聚會的秩序,以期達成在一切事上被造就的目的(26)。但在另一方面,保羅卻擔憂這種指示會使他們誤會,以致輕視說方言的問題,所以特別醒他們說:「也不要禁止說方言」(29)。他自己豈不是也吐露:「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禱告;……我要用靈禱告,……我感謝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14-15、18)嗎?可見對於方言的問題,保羅既不輕視,又不反對。

胡恩德在「靈恩問題」堬7-8頁說:「有不少靈恩派的聚會,與所謂聖靈充滿的信徒,總呈現混亂的狀態,或是大呼大喊,或是大唱所謂靈歌;改良了的,只大家齊說方言,或只在少數人的集會中齊說方言。查考聖經,有沒有這種情景?哥林多前書十四章多論方言問題,不主張在會中齊說方言,惟許可兩三人說,輪流著說,且必須有翻譯的。同時本章第33節說:『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凡混亂的都非出自我們的神,我們切記神是叫人安靜的。」

我們的答覆是:
﹙1﹚ 大呼大喊的情形若是出於人意,當然不對;若是出於聖靈的感動,是不能非議的。
﹙2﹚ 保羅說他「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林前十四15),又指導信徒「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弗五19;參考:西三16),怎麼說唱靈歌是混亂呢?
﹙3﹚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所論,惟許可兩三人輪流著說方言,也要有人翻譯(26-27),是指用方言講道的特殊恩賜,不是指方言禱告;否則,悟性禱告尚且不限制人數,也不必輪流,為什麼惟有方言禱告卻必須受這些限制呢?
﹙4﹚ 保羅所以說「神是叫人安靜,不是叫人混亂」,乃因哥林多教會的聚會太沒有秩序,縱使沒有人翻譯,也要用方言向會眾說話。
﹙5﹚ 胡氏既說「混亂的狀態」不對,又說「改良了的齊說方言」不對,那麼,應該怎樣做才對呢?兩三個人輪流著說嗎?但保羅所指的是方言講道,不是方言禱告;不可說嗎?但保羅說「不要禁止說方言」(林前十四39)。

「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林前十四4-5)。有些人引證這段經文說,做先知講道的恩賜,強如說方言的恩賜;甚至以此為根據,把說方言的恩賜棄如敝屣了。

我們的答覆是:
﹙1﹚ 方言若沒有人翻出來,只能造就自己,不能造就教會;做先知講道的,卻隨時隨地都能造就教會。在這種情形之下,做先知講道的,當然強於說方言的;但這卻不是說只要追求做先知講道的恩賜,而不要追求說方言的恩賜。
﹙2﹚ 保羅說:「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直譯是:「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為的是更願意你們都說預言。」(I would that ye all spake with tongue, but rather in order that ye prophesied.)
﹙3﹚ 方言若有人翻出來,教會由此所獲得的造就,當不差於由先知講道所獲得的造就;我們甚至可以說,若有人翻譯,方言講道必強於先知的悟性講道。
﹙4﹚ 保羅寫哥林多前書十四章的目的,主要是勸哥林多教會在聚會的時候要有秩序(40);因為他們一向毫無秩序,縱使沒有人翻譯也要用方言講道,不但不能造就教會,反而造成混亂的狀態。我們若把握這個重點,且冷靜思考,就不至唾棄說方言的恩賜了。

二、 五旬節的經歷

「五旬節」又名「收割節」,在原文上的意思是「第五十」;即在逾越節過後,自無酵節的第一日算起第五十日(利二十三15-17)。這是猶太人一年中最盛行的節日,全耶路撒冷充塞著從各地回來守節的猶太僑民;但節日一過,他們就要束裝離開祖國,回到他們所僑居的家鄉去了。感謝主,神實現祂歷代以來的應許,澆灌聖靈給新約選民,使他們說出奇妙的方言的日子,正是基督復活後第一個五旬節!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消息,及聖靈首次降臨的重大事件,已經喚起猶太僑民們極大的興趣,使這日成為不平凡的日子。就證明基督的復活和升天而言,這確是最有效的方法,因為基督若沒有復活和升天,聖靈必不會降臨(約十六7;徒二33);就傳揚神拯救萬民的福音而言,這確是千載難逢的良機,因為這福音將在一天之內傳給僑民們,然後傳遍於天下各國。這就是神所以選定五旬節為聖靈降臨的日子的原因。大哉,神奇妙的經綸!

一般沒有聖靈的教會,多數引證使徒行傳二章1-13節的經文說:「五旬節聖靈降臨的時候,門徒所說的方言必是地面上的各種語言,聚集的猶太僑民們才聽得出是他們自己的鄉談。現代方言派的人所說的方言,卻令人聽不出所說的是些什麼,這顯然與五旬節的經歷不同。」

我們的答覆是:五旬節聖靈降臨的時候,門徒所說的方言雖然令人聽得出,卻不是地上的各種語言,實際上與今日無異。理由如下:

第一、「別國的話」(4)一句,使人覺得門徒所說的,好像是地上各國的語言;其實,門徒所說的是「方言」,但聖靈卻使他們聽成自己的鄉談。

第二、經驗告訴我們,少數人同時說出不同的語言,就使聽眾因聲音混雜而聽不出什麼了;何況五旬節聖靈大降時,約一百二十人(徒一15)都被聖靈充滿說方言,其聲音必更混雜。但那些從各國回來的猶太人,卻聽得出是自己的鄉談(十五種語言),並且能辨別他們正在講論著「神的大作為」(11)。

第三、虔誠的猶太僑民們才聽得出是自己的鄉談(5-8),不虔誠的人卻因聽不懂而譏誚他們被新酒灌滿了(13)。「還有人」(13)一句,希臘原文和日譯口語體都作「其他的人們」,呂譯本作「另有人」;表示那些譏誚的人是另一個團體,與虔誠的人不同。如果門徒所說的是地上的語言,則虔誠與否,應該都聽得懂才對。

第四、神為要拯救那些虔誠的猶太僑民,便賜他們翻方言的恩賜,使他們明白門徒所講論的是「神的大作為」;結果,他們為罪自責,悔改信主,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浸(37-41)。對這件奇蹟,黑崎幸吉曾在註解書堣雯苳K種學說,其中第六種是:「神在聽眾身上顯出神蹟,使他們把不是自國語的話語聽成國語。」這種學說最正確,但黑崎氏卻不贊成。

第五、這種翻方言的恩賜,聖經上與特殊恩賜的方言並列,並不是每個受聖靈的人都有分,而是聖靈要賜給誰就賜給誰的(林前十二10-11、30,十四26-28)。但是也有人暫時性的領受了這種恩賜,就是在聖靈認為需要的時候,暫時使人聽得出方言的意思。五旬節的經歷便是屬於這種暫時性的恩賜,與隨時隨地伴隨著永遠性的恩賜不同;哥尼流一家人受聖靈說方言的時候,那些奉割禮的門徒聽得出他們用方言「稱讚神為大」(徒十44-46),也是屬於這類。

孫德生在「無量的聖靈」堬84頁說:「我們應注意到在『五旬節』所說的方言不是沒有人懂得的,當時乃是用聚集在一起的各國人的幾種話語。據聖經所有的記載而論,並不再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彼克福特在「何謂聖靈的浸?」堬17頁說:「在五旬節所顯現的方言的恩賜,是各國的語言,而藉此向各國的人傳播了福音(徒二6-11)。」又在第55頁說:「在五旬節的聖靈的浸的特徵,現代的方言體驗一種也沒有具備。」

對於使徒行傳二章1-4節這段經文,黑崎幸吉在註解書婸﹛G「『說別國的話』就是人人被聖靈充滿,成為恍惚狀態,說自己不懂的外國話,而外國人一聽就能瞭解。」又說:「五旬節以後,在哥林多的教會,或在其他的場面,雖然也有『說方言』的現象,卻不再有五旬節的特別現象。這就是因為聖靈降臨不是必須常常發生的現象,乃是以這次為完結的現象。所以期望今日重複這特別的奇蹟,以為沒有這奇蹟就是沒有受聖靈,便是誤解了聖靈降臨的意義。於五旬節降臨的聖靈,今日仍然與我們同在。」

概括的說來,他們認為:﹙1﹚門徒在五旬節所說的方言,是聚集的猶太僑民們各國的語言,所以他們才聽得懂;這種情形在聖經上只記載這一次,以後不再發生。﹙2﹚現代的方言體驗,完全與五旬節的聖靈的浸的特徵不同。﹙3﹚門徒說別國的話,是被聖靈充滿,在恍惚狀態中說的。﹙4﹚五旬節的現象不再重複,乃因聖靈降臨不是必須常常發生的現象;期望今日重複這特別的奇蹟,以為沒有這奇蹟就是沒有受聖靈,便是誤解了聖靈降臨的意義。﹙5﹚於五旬節降臨的聖靈,今日仍然與我們同在。

我們的答覆是:
﹙1﹚ 門徒在五旬節所說的並不是屬世的語言,聚集的猶太僑民們所以聽得懂,乃因蒙聖靈分配了暫時性的翻方言的恩賜;除了這一次之外,在哥尼流一家人受聖靈的時候也有類似的經歷,因為那些奉割禮的門徒都聽得出他們用方言「稱讚神為大」(徒十44-46)。
﹙2﹚ 五旬節的聖靈的浸的特徵是說方言,但來自各國的僑民們卻聽做自己的鄉談,今日的方言體驗也有類似的情形。
﹙3﹚ 門徒說方言的時候,意識都很清楚,知道有人驚奇,也知道有人譏誚(5-8、13-15),並不是在恍惚的狀態中說的。
﹙4﹚ 受聖靈必有的憑據是說方言(徒十46),但未必令人聽得懂(林前十四2);以弗所的門徒說方言的時候,聖經上雖然沒有記明有人聽得懂,也被認為已經受聖靈了(徒十九1-6)。
﹙5﹚ 聖靈降臨是必須常常發生的現象,所以彼得說悔改受浸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徒二38),保羅說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屬基督(羅八9)。
﹙6﹚ 聖靈降臨的現象,在聖經上記載五次為代表性的(徒二4,八17,九17,十44,十九6),證明不是以五旬節為完結。
﹙7﹚ 所謂「特別的奇蹟」,若指聽眾能明白方言的內容,當然不對,因為這種現象並不是常有的;若單指「說方言」,是不能非議的,因為若不能說方言便是沒有受聖靈,這是駁不倒的真理。
﹙8﹚ 五旬節降臨的聖靈,只在一切能說方言的人的心堙A不要自欺欺人,以免喪失了恆切求聖靈的機會。

五旬節早雨聖靈降臨的時代有翻方言的經歷,今日晚雨聖靈降臨的時代也有這種經歷。據我目前所搜集的資料,聖靈感動人翻方言的方法,至少有六種類別,現在順便在此一提:
﹙1﹚ 好像聽自國語一樣,每一句方言的意思都能理解,五旬節就是這種情形。
﹙2﹚ 全部聽完,然後被指示方言的內容。
﹙3﹚ 說完方言,然後全部逐句翻出來,但說方言的時候不知其意。
﹙4﹚ 自說自翻,說一句翻一句,說的時候不知其意,但隨後不自主的翻出來。
﹙5﹚ 自知其意,也知道聖靈要感動誰來翻,果然那位站起來了,並且所翻的話與他心婸X啟示的內容一致。
﹙6﹚ 自己不知其意,由神感動別人起來給他翻出來。

茲將本會翻方言的體驗介紹數則如下,以資參考:

臺灣省臺中縣和平鄉博愛村裡冷教會陳阿貴弟兄,1959年7月26日突患「破傷風」,即時就醫治療,但三位醫師都束手無策。遂決心拒絕醫藥,恆切禱告,求神垂憐,全教會也都同心為他助禱。林秋菊姊妹用泰雅爾話(臺灣山地泰雅爾族土話)翻方言,說:「在這個家庭埵雩o。」禱告後即時悔改,然後再禱告,但依然無效。林姊妹又翻方言,說:「在禱告的人群中,有一個人已經干犯了致死的罪,要即時把他趕出去,不可讓他禱告。」經一番調查,果然如此。會眾便順從聖靈的旨意,趕出那個犯罪者,重新禱告;結果,陳弟兄的呼吸因此而平順,臉色也漸漸好轉了。次晨禱告時,林姊妹再翻方言,對陳弟兄說:「現在要治癒你的病了。」陳弟兄果然當日就能吃稀飯,五天後就能自坐(本來僵硬如木頭),不久就能自立自行,而痊癒了。這一連三次翻方言的經驗,都是林姊妹一個人自說自翻的,但說方言的時候自己不知其意。

1927年,本會初傳來臺不久,臺中教會設置在郭腓利門長老所經營丸中運輸公司樓上。那時傳道人奇缺,臺中教會為培養講道人才,以應付目前的急需,常由信徒輪流練習講道,再由傳道人予以指導。某安息日下午聚會輪到楊貴川弟兄,聚會結束最後一次禱告後,楊弟兄正要離開講臺的時候,一開口就不能自主的向錢亞伯執事說方言;一句一句很清楚,並且用指頭指著錢執事,語氣急激,似乎在責備錢執事,卻不解其意,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此衝動。說畢,錢執事自動的站起來翻方言,說:「現在我所聽見的是福州話,他對我說:『你人在臺灣,心卻在家鄉,你要專心在臺灣傳道!』」錢執事是福州人,當時他心媢磞b常常思念著家鄉,無心為主工作;他受此指責,深為痛悔,便發起熱心來,一心一意盡力於聖工。楊弟兄是臺灣人,當然不會說福州話,他對錢執事所說的話,在會眾聽來確是方言;但聖靈卻感動錢執事,使他聽做福州話,而得以及時醒悟過來,完成主所交託的使命。

同年某夜,黃基甸長老主持聚會。聚會結束後會眾正在求聖靈的時候,楊貴川弟兄被聖靈充滿,心媟P覺自己所說的方言需要人翻譯。那時他所說的方言,一句一句很清楚,心堜白所說的是什麼,也知道誰能給他翻譯。禱告完了,那個應當翻譯的人雖然心堻Q聖靈催逼,卻不敢起來給他翻譯,楊弟兄便站起來向會眾說:「我剛才在禱告中所說的方言,弟兄中有一位能翻譯,請他不要怕,勇敢起來翻譯。」於是,楊泉弟兄(貴川的父親)站起來翻方言,說:「以諾信神的話,不經過死而升天。」這次所以有這種經歷,乃因楊泉弟兄信心軟弱,對受聖靈說方言的問題半信半疑,聖靈便藉此造就他的信德了。

幾個月後某夜,聚會結束後會眾正在求聖靈的時候,清水教會蔡謀煌弟兄進來。聖靈藉著楊貴川弟兄把自己所說的方言翻出來,對會眾說:「在你們堶情A有一個人已經犯罪了。」後來經調查的結果,才知道清水教會蔡謀煌弟兄干犯了第七誡,乃予以除名處分。這次所以有這種經歷,就是為要潔淨教會。

1947年,韓國教會建設不久,只有少數信徒,沒有專職傳道人才,會眾生疏於聖經,飢渴於靈糧,在更正各教派的異端上尤覺困難。為了應付目前的急需,聖靈竟然依照自己的意思,把翻方言的恩賜分配給金泉教會白仁德姊妹;於是,自九月起繼續數年之間,她便經常隨著需要而翻出方言來造就教會,直至教會長進到相當的程度。她每次翻方言的情形都是:起初用方言禱告,後來轉變語調,成為方言講道;先用方言說完,然後逐句用韓國話翻出;自說自翻,說的時候不解其意,翻出來才明白自己所說的是什麼;翻的時候,一字一句很慢,發音很清楚,誰都聽得懂; 翻出來的話是經文和聖經章節,次序是先翻經文,然後翻聖經章節;經在場的人對照聖經結果,證實一字也不差,但翻方言的人卻生疏於聖經;每次翻出來的經文,都很切合當時的需要。茲將她的體驗介紹數則如下,以資參考:

1947年9月,裴相龍弟兄和朴昌煥弟兄在金泉長老教會,與該會某長老談論靈浸和水浸的問題之時,白仁德姊妹上「校洞」的山上去禱告,其他的靈胞們也和她同禱,求神幫助他們得勝。白姊妹翻方言,說:「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祂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祂造的,世界卻不認識祂。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翰福音一章9-12節)。洪鍾培弟兄即時下山來向裴弟兄和朴弟兄連絡,證明真教會是主的身體,主如何被世人拒絕,真教會也要照樣被世人拒絕;但接受真教會所傳的真道的人有福了,因為主必賜他們權柄,使他們做神的兒女。

1949年2月,金泉教會在附近的小河舉行浸禮。當施浸完畢,回來教堂禱告的時候,白姊妹翻方言,說:「你們在祂堶情A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禮,乃是基督使你們脫去肉體情慾的割禮。你們既受浸與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祂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祂從死奡_活神的功用。你們從前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神赦免了你們一切過犯,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歌羅西書二章11-13節)。使他們明白受浸確有赦罪,以及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復活的功用。

裴相龍弟兄是韓國教會第一粒種子,1941年在日本大阪歸真。1945年1月返國,熱心宣揚真道,並為韓國教會之建設恆切禱告。1951年竟放棄傳道工作,致力於經營事業;約兩年後失敗,負債不少,經濟陷入困境,痛苦難言。某夜在路旁禱告,讀詩篇九十四篇12節,大受感動,流淚痛悔。半年後,白姊妹翻方言,指示他說:「因此,你們是大有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卻是愛祂;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並且得著你們信心的果效,就是靈魂的救恩。」(彼得前書一章6-9節)。裴弟兄由此大得安慰,而再致力於傳道工作。

金泉教會朴昌煥弟兄,一向心存邪念,對女信徒常有不合體統的舉動。1953年某日(與裴相龍弟兄蒙指示得安慰同日),白姊妹翻方言,指示他說:「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馬書十三章11-14節)。但朴弟兄卻置若罔聞,不肯切實悔改,兩三年後因犯第七誡而被教會開除。

習題

一、何謂聖靈的浸?
二、早雨聖靈降臨的記錄,為什麼只有五次?
三、試述受聖靈的憑據。
四、試述方言的功用。
五、方言禱告與方言講道有什麼差別?
六、神為何選定五旬節為聖靈降臨的日子?
七、試駁下列謬說:
﹙1﹚ 每一個真信徒都有聖靈,但未必有聖靈的浸。
﹙2﹚ 洗,是把我們放進一件元素堶情F充滿,是把一件元素放進我們堶情C因此,「洗」字本身已排除了一切堶掩漼聖靈的意思。
﹙3﹚ 被聖靈充滿的人,未必有靈浸的體驗。
﹙4﹚ 聖經上沒有個人受靈浸的記事。
﹙5﹚ 聖靈的浸是一種危機的體驗。
﹙6﹚ 受聖靈未必有感覺。
﹙7﹚ 撒瑪利亞城的人的經歷,證明受聖靈未必說方言。
﹙8﹚ 猶太人驚奇哥尼流一家人說方言,證明它不是受聖靈必有的憑據;因為尼哥拉太監、撒瑪利亞人等,也都是外邦人。
﹙9﹚ 說方言是一時的證據。
﹙10﹚ 保羅說明方言體驗產生於缺乏抑制感情的力量。
﹙11﹚ 「豈都是說方言的麼?」一句,證明說方言是屬靈的諸恩賜之一。
﹙12﹚ 在處理方言問題的時候,保羅教導那是被限制的劣等恩賜。
﹙13﹚ 不少靈恩派的聚會,或大呼大喊,或大唱靈歌,證明不是出於神(林前十四33)。
﹙14﹚ 保羅反對會眾齊說方言,惟許可兩三人輪流說,且要有翻譯的人(林前十四27-28)。
﹙15﹚ 五旬節聖靈降臨的時候,門徒所說的方言是地上各國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