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圈隨行網 喜信福音團契 喜信醫宣網 生命體驗營 Android APP IOS APP 喜信 FB TJC 喜信網路家庭 首頁 會員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福音 網路雜誌 網路廣播 網路電視 福音傳真 遠距教學 日光美樂地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家庭-大小報 喜信家庭-教會與團契 喜信家庭-喜信成員 喜信家庭-文藝特區 喜信家庭-會員服務 喜信家庭-聯絡我們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討論園地-聖經學堂 討論園地-心靈綠洲 討論園地-慕道友茶坊 討論園地-詩歌花園
喜信家庭 > 喜信福音>信仰入門-聖靈論
書名:聖靈論
作者:謝順道 編者
發行:真耶穌教會台灣總會
初版日期:1966年2月
第八章 聖靈果然降臨
第一節 早雨先降 上一節 下一節
施浸者約翰特蒙神啟示,預知主耶穌將以聖靈給人施浸,乃將祂介紹於世人(約一32-33),並自述他只能施行悔改的浸(太三11)。於是,一千多年來神藉託各時代的先知所應許的聖靈,隨著耶穌基督的出現,便同時發出有盼望的曙光來了。

一、 降早雨的預言

「祂必按時降秋雨、春雨,……」(申十一14)。

「祂按時賜雨,就是秋雨、春雨;……」(耶五24)。

「秋雨」和「春雨」,都是聖靈的象徵;呂氏譯本作「早霖」和「晚雨」(雅五7);欽定版作「早雨」和「晚雨」〝the early and latter rain〞。國語和合譯本之所以作「秋雨」和「春雨」,乃因前者降於秋季撒種前,後者降於春季收割前。從聖經看來,五旬節降臨的聖靈既然屬於首次,並且降於原始教會撒種工作之時,則可知那是早雨聖靈了。

「我要將水澆灌口渴的人,將河澆灌乾旱之地;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的後裔,將我的福澆灌你的子孫。」(賽四十四3)。

「你的後裔」一句,指雅各的後裔,就是以色列人;因為第一節記載:「我的僕人雅各,我所揀選的以色列啊,現在你當聽。」

「我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也要將新靈放在他們堶情F又從他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他們肉心。使他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結十一19-20)。

「他們」一詞,指以色列全家;因為16節記載:「我雖將以色列全家遠遠遷移到列國中,將他們分散在列邦內,……。」

「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堶情F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堶情A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結三十六26-27)。

「你們」一詞,指以色列家;因為22節記載:「所以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家啊,我行這事不是為你們,……』。」

「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堶情A你們就要活了;……」(結三十七14)。

「你們」一詞,指以色列全家;因為11節記載:「主對我說:『人子啊,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浸,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祂提鞋也不配;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浸。」(太三11)。

「你們」一詞,指猶太人;因為第5節記載:「那時,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並約但河一帶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堙C」

上列數處有關賜聖靈的應許,都單獨提到以色列人,可作降早雨的預言的依據;因為五旬節神賜給以色列人的聖靈是早雨聖靈,而不是晚雨聖靈。此外,以西結書三十九章29節和撒迦利亞書十二章10節,也都很明顯的預言早雨聖靈的降臨。

二、 降早雨的歷史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徒二1-4)。

像大風吹過的響聲!如火焰的舌頭!不可思議的方言!神所應許的聖靈已經降臨了!「隨著意思吹的風」(約三8),及「焚燒的靈」(賽四3-4),已經落在約一百二十個正在禱告的門徒身上了(徒一14-15)!風是神妙莫測,去來無定的,證明聖靈雖然看不見,卻有響聲可聞;當許多人聚集禱告,聖靈大降之時,常有這種現象(參考:徒四31;啟十九6)。火能發出熱量和光輝,又有煉淨和鎔合的功能;表徵聖靈能激勵人發起熱心和發出光,又能煉淨人的罪污和叫人合一。舌是說話的工具,表徵聖靈能賜人口才,叫人按著神的旨意見證全備的福音;再就另一方面而言,舌也可表徵聖靈能賜與人說方言的恩賜,呂氏譯本作「捲舌頭說話」(徒十46)。

主耶穌被接升天後,門徒為要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都遵從祂的囑咐,每天聚集在耶路撒冷,同心合意的恆切禱告(路二十四49;徒一4-5、12-15);五旬節到了,他們的禱告果然蒙神垂聽,約一百二十個人都被聖靈充滿,而應驗了一千多年來有關賜聖靈的一切應許。惟因從天下各國回來耶路撒冷的猶太人都驚訝猜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甚至有人譏誚他們喝醉了酒(徒二13);彼得便引證先知約珥的預言(徒二16-18;珥二28-29),說明他們所領受的就是神藉託眾先知所應許的聖靈;並說只要肯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浸,得蒙赦罪,誰都必領受神所要賜與的聖靈(徒二37-39)。結果,約有三千人領受了他的話而受浸,並且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徒二40-42)。這是聖靈藉著使徒所做第一次的見證,也是原始教會的誕生。之後,使徒們到處為主傳福音,都有聖靈的澆灌(徒八17,十44,十九6)。

第二節 聖靈停降 上一節 下一節
以色列國的雨季有早雨和晚雨二季。早雨降於秋季撒種前,也叫做秋雨;晚雨降於春季收割前,也叫做春雨。二千年前,五旬節聖靈初降,約三千人受浸,建立了原始教會,是早雨聖靈的撒種時期;二十世紀初葉聖靈復降,建立了末世真教會,是晚雨聖靈的收割時期。

早雨聖靈雖然依照神的應許而降臨了,但介居早雨和晚雨之間,卻有一段停雨(聖靈停降)的時期。這並不是說以色列國的冬天沒有雨水,而是由於選民的悖逆招惹了神的怒氣,以致當降的雨不降下來。這件事與其他的問題同樣,在聖經上早就有許多預言和預表了(賽四十六10)。分述如下:

一、 聖靈停降的預言

「我必斷絕你們因勢力而有的驕傲,又要使覆你們的天如鐵,載你們的地如銅。你們要白白的勞力,因為你們的地不出土產,其上的樹木也不結果了。」(利二十六19-20)。

「天如鐵」,指天不降甘霖;「地如銅」,指因久旱不雨而地皮堅硬。參考本章14-16節的經文:「你們若不聽從我,不遵行我的誡命,厭棄我的律例,厭惡我的典章,不遵行我一切的誡命,背棄我的約,我待你們就要這樣,……」則可知,不雨的原因就是選民悖逆神,惹祂發怒。就靈意方面而論,舊約選民預表新約選民,不雨預表聖靈停降,地預表人心,土產和果子預表聖靈所結的果子。因此,聖靈停降的原因,乃由於羅馬教的變質。結果,信徒的心靈枯燥如堅硬的地土,雖然克苦修道,卻因缺乏聖靈的助力而遲遲不進,未能如願結出纍纍的靈果來。這是一千多年來許多俗化的教會墮落的情形,以及其所以如此墮落的原因。「你們要謹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離正路,去事奉敬拜別神。耶和華的怒氣向你們發作,就使天閉塞不下雨,地也不出產,使你們在耶和華所賜給你們的美地上,速速滅亡。」(申十一16-17)。

「你向淨光的高處舉目觀看。你在何處沒有淫行呢?你坐在道旁等候,好像亞拉伯人在曠野埋伏一樣;並且你的淫行邪惡玷污了全地。因此,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有娼妓之臉,不顧羞恥。」(耶三2-3)。

從申命記十一章這段經文看來,則可知事奉敬拜別神,是舊約選民之所以遭受天旱不雨之災的原因;耶利米書三章這段經文所說,因舊約選民的淫行而春雨不降,也是這種意思(耶二20-25,三6-14)。從新約教會的歷史看來,這兩段經文更清楚的說明了聖靈停降的原因。就前者而論,亞哈王的時代,因王和選民都拜偶像,惹神發怒,以致天閉塞不下雨(王上十七1、7,十六30-33),而應驗了申命記十一章這段預言。就後者而論,羅馬教皇自稱地上基督,公然受人跪拜,又給人敬拜耶穌、使徒、聖者、殉教者和馬利亞的圖像,是聖靈停降的原因之一。一般俗化的教會雖然沒有明顯的拜偶像,卻崇拜一些神學博士,或大佈道家等教會中的領袖人物;甚至取用他們的名字為會名,以資紀念,把榮耀歸與人而不歸與神,也是類似彫刻偶像和拜偶像的行為。使徒彼得和保羅都有超然的恩賜,是主所重用的器皿,卻不敢接受人的跪拜和稱頌(徒十25-26,十四11-15),是值得我們深省的。

「祂使江河變為曠野,叫水泉變為乾渴之地,使肥地變為鹼地;這都因其間居民的罪惡。」(詩一○七33-34)。

聖靈的降臨,原是要叫曠野(人的心地)變為泉源的(約四14),只因其間居民(教會)的罪惡,江河終竟變成曠野(聖靈停降);而且連肥地也變成鹼地,不能耕種了(喪失了聖靈,天國的種子無從在教會堣蒡琚B發芽、生長)。

「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長;我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賽五6)。

神以葡萄園比喻以色列家,以葡萄樹比喻選民;神指望結好葡萄(公平),他們倒結了野葡萄(暴虐)。因此,神要任憑它荒廢,生長荊棘蒺藜,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賽五3-7)。羅馬教的墮落,終於釀成聖靈停降的原因。

「猶大悲哀,城門衰敗,眾人披上黑衣坐在地上,耶路撒冷的哀聲上達。他們的貴冑打發家僮打水;他們來到水池,見沒有水,就拿著空器皿,蒙羞慚愧,抱頭而回;耕地的也蒙羞抱頭。因為無雨降在地上,地都乾裂。」(耶十四2-4)。

猶大人多次背道,喜愛妄行,不禁止腳步,惹神發怒,以致神不悅納他們的祭物,也不聽他們的呼求,預言他們必遭遇荒旱之災(耶十四7-12)。羅馬教違背真理,不遵行天父的旨意,以致聖靈停降。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20)。

主耶穌願常與門徒同在,不撇下他們為孤兒,直到世界的末了;但必須接受祂所提出的條件,切實遵守祂的一切教訓。反面說,教會若更改主的教訓,不切實遵守,祂必離開,不再與他們同在了。聖靈是主的靈,主不與教會同在,就是聖靈要停降的意思。羅馬教改變福音,終於使這段應許不能實現,而成為聖靈停降的預言,何等可惜!

「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人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愛他,並且我們要到他那堨h,與他同住。」(約十四15-17、21、23);「你們當因我的責備回轉;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們,將我的話指示你們。」(箴一23)。沒有聖靈的各教會團體必須切實悔改,歸入真教會,遵守主的命令,才能蒙主澆灌聖靈。

二、 聖靈停降的預表

「我對你們說實話,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路四25)。

以利亞的時候,天所以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則不外乎亞哈王離棄神的誡命,隨從巴力,跪拜偶像,甚至引導神的選民同行惡道(王上十六30-33,十八17-18)。

雨象徵聖靈,天閉塞不下雨預表聖靈停降。一日頂一年(民十四34;結四6),三年半不下雨預表一千多年聖靈停降。亞哈王在位的時代,選民因悖逆神而帶來了三年半不下雨的災禍;新約時代也因羅馬教更改原始福音,悖逆神,而造成了一千多年來聖靈停降的局面(參考:太二十八20)。

三、 聖靈停降的歷史

要考查聖靈停降的歷史,簡直不容易。第一、聖經只有停降的預言和預表的記錄,沒有記明停降的歷史;因為約翰寫成最後一卷聖經(啟示錄)之時,聖靈還沒有離開原始教會。第二、羅馬教和一般屬世的教會都主張五旬節的聖靈一直沒有離開教會,所以要從他們所編著的教會歷史中找出聖靈停降的資料是不可能的。第三、聖靈是隨著信徒的墮落漸漸離開教會,而不是突然停降的。因此,這堜珥n敘述聖靈停降的時期,祇是一種推測,而無法確定。分述如下:

德國籍的神學家魏芮(Weinel)曾把使徒時代屬靈的現象,做了通盤的研究。他說:「到第二世紀仍然還有可稱為『靈感的聚會』。」又說:「聖靈是藉著按手和禱告,交給了歸主的人,並且行了神蹟奇事。」所謂「靈感的聚會」,就是為了那些想求聖靈的人而舉行的特別聚會;既說第二世紀還有這種聚會,則暗示以後已經沒有了。

瑞斯博士(Dr. W.T. Rees)著論:「教會在第一世紀是因聖靈顯現的工作而認識祂,但是自第二世紀以來是藉著教會的規條而認識祂,所以凡是與教會規條不相符合的屬靈現象,都被視為邪靈。」在第二、三世紀的教會,為反對一些聚會時過度的表現,他們就走上了相反的極端,給聖靈的工作留下了極小的地位。結果,教會的熱誠冷淡了,屬靈的表現也大部分停止了。「不要銷滅聖靈的感動」(帖前五19),保羅的提醒值得深思。

當使徒約翰寫約翰壹書的時候,正是神哲主義(Gnostic)流行之時,甚至有些人因受迷惑而離開教會(約壹二19)。他們說救恩由「知識」(希臘文:gnosis)而來,所以與生活是否嚴謹絕不相干;而最要不得的,是以知識的外衣掩飾其不可告人的淫猥行為。

「聖經百科全書」文藝部午上第28頁記載:「諾斯替派(Gnosticism)以靈魂與軀體分立,二者如絕不相關,使靈魂專務屬靈之意想,而任軀體放縱其屬肉之情慾。究其所持之理由,謂軀體與靈魂之性質完全不同,軀體作任何卑鄙齷齪之事,不能染污靈魂。」在第29頁又記載:「若輩自謂識上主,而行則背之;是為可憎、違逆,自絕於諸善上(多一16),誘人犯不潔諸罪(提後三5-6),由形軀之慾,以淫邪惑人。其所以勝利者,乃因其言矜誇虛誕,其結果則將於所敗者而見敗(彼後二12-18)。彼係不虔之人,以上主之恩,反從其慾,而不認獨一主宰及我主耶穌基督,縱淫慾污衊形軀,且為利而狂趨邪塗,血氣是從,無有聖神(猶4、8、11、19)。約翰致七教會書中,亦有述及諾斯替派者,所謂尼哥拉黨所倡言者,乃犯罪之自由,而彼等行為,實為基督所惡。在致別迦摩書中又見之,亦謂彼等之道,為主所惡,其訓乃縱慾,食祀偶之物而行姦淫。又致推雅推喇書中,記此派作惡多端,悉如前述,堅持邪道即撒但之淵云。」

這種神哲主義在原始教會已逐漸醞釀,流弊滋多;雖為使徒們所揭穿和斥責,卻不能完全消滅。於是教會日漸墮落,以致聖靈完全停降。當尼西亞會議之先,在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和羅馬城,均有眾多的人去附和它,使原始教會的正統信仰大受影響;直至尼西亞會議之後,這種學說才慢慢消滅,只是仍然不能剷除盡淨。

多數的解經家都一致主張,約翰寫啟示錄的時間是主後95至96年,也就是第一世紀末葉。那時,約翰在拔摩海島上蒙主啟示,寫信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等七個教會,責備他們的錯誤和冷淡(啟一9-11)。到了第二世紀,使徒們都離世(約翰是最後一個使徒,死於主後98年),教會缺乏了中堅領導人物,自然益趨俗化,消滅聖靈的感動,以致漸漸沒有聖靈降臨的現象。

根據上述幾個理由,我們可以推測聖靈完全停降,是在第三世紀以後。
第三節 晚雨後降 上一節 下一節
「雲若滿了雨,就必傾倒在地上;……」(傳十一3)。

就靈意上而言,「雲滿了雨」,正是聖靈將要降臨的時期;早雨聖靈的澆灌既有定時,晚雨聖靈的澆灌也必有定時。「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傳三1-8)。

神是慈愛的神,第二、三世紀以後的教會,雖因墮落而得罪了祂,以致聖靈停降;但祂卻不永遠懷怒,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仍要澆灌應許的聖靈,以復興祂的教會。「神啊,有何神像?,赦免罪孽,饒恕?產業之餘民的罪過;不永遠懷怒,喜愛施恩;必再憐憫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必按古時起誓應許我們列祖的話,向雅各發誠實,向亞伯拉罕施慈愛。」(彌七18-20)。

一、 降晚雨的預言

「當那日,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餘剩的。」(賽十一11)。

舊約選民雖然悖逆神,被趕散於外邦,神仍要二次伸手救回他們;新約選民所遭遇的,以及將要承受的救恩,也與此類似。可見神對於降下晚雨聖靈,重施拯救的問題,早已有所預言了。原來亞伯拉罕有屬肉和屬靈的後裔(創二十17):舊約選民是屬肉的後裔,新約選民是屬靈的後裔(加三29);那屬肉的後裔所遭遇的事如何應驗預言,屬靈的後裔所遭遇的事也必照樣應驗預言。

「等到聖靈從上澆灌我們,曠野就變為肥田,肥田看如樹林。」(賽三十二15)。
 
猶大國雖然因悖逆神而荒廢,神卻應許以後必使之復興。教會自從喪失了聖靈之後,便像曠野一般荒廢,但神卻應許澆灌晚雨聖靈,使曠野變成肥田,洋溢蓬勃的生氣。「耶和華已經安慰錫安和錫安一切的荒場,使曠野像伊甸,使沙漠像耶和華的園囿;在其中必有歡喜、快樂、感謝和歌唱的聲音。」(賽五十一3)。

「以後,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老年人要作異夢,少年人要見異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在天上地下,我要顯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煙柱;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珥二28-31)。

這段預言,在五旬節聖靈大降那一天,彼得雖然引證為早雨聖靈的降臨(徒二17-21);但從最後二節所提及的奇事看來,卻仍可視為晚雨降臨的預言。

「當春雨的時候,你們要向發閃電的耶和華求雨;祂必為眾人降下甘霖,使田園生長菜蔬。」(亞十1)。

春雨即晚雨,象徵建設末世真教會的聖靈,這是關於降雨的最明顯的預言。看哪,現在正是晚雨大降的時候,凡是前來真教會祈求的人,都必蒙神賜與所應許的聖靈。

關於降晚雨的預言,除了上述幾處之外,聖經上還有多處的記載,請讀者參閱本書第七章第一節「眾先知的預言」(申十一14;結三十九29;何六3;珥二23;亞四6,八12等各條註釋)。

二、 降晚雨的預表

「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地也生出土產。」(雅五17-18)。

「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堨h。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四5-6)。

以利亞是求雨的先知,預表求神降聖靈的末世真教會:以利亞怎樣領導百姓離棄偶像,遵守神的誡命,使神的怒氣轉消,降下甘霖(王上十八17-21、39-45);末世的真教會也必為真道竭力爭辯,領導眾人離棄異端左道,求神賜下聖靈,使神人復和。以利亞也預表施浸者約翰,因為施浸者約翰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太十七10-13;路一15-17):施浸者約翰怎樣做主的先鋒,領導人悔改就近主,使他們得以迎接主(賽四十3-5);末世的真教會也必領導人悔改就近主,預備迎接主的再臨(啟二十一2、9-10)。

「他們必修造已久的荒場,建立先前淒涼之處,重修歷代荒涼之城。」(賽六十一4)。

「看哪,我是幫助你的,也必向你轉意,使你得以耕種。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數,在你上面增多,城邑有人居住,荒場再被建造。」(結三十六9-10)。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潔淨你們,使你們脫離一切罪孽的日子,必使城邑有人居住,荒場再被建造。過路的人,雖看為荒廢之地,現今這荒廢之地仍得耕種。他們必說,這先前為荒廢之地,現在成如伊甸園;這荒廢淒涼毀壞的城邑,現在堅固有人居住。那時在你們四圍其餘的外邦人,必知道我耶和華修造那毀壞之處,培植那荒廢之地。我耶和華說過,也必成就。」(結三十六33-36)。

舊約時代所羅門王所建造的聖殿,因列王和眾民都不斷地悖逆神,以致被敵人焚燒拆毀,餘民被擄於巴比倫(王下二十五8-12);滿了七十年,神為要應驗眾先知的預言,乃感動波斯王古列,允許他們回國重建聖殿(代下三十六17-23;賽四十四28;耶二十五11-12)。此事預表屬靈的聖殿,即真教會(林前三16-17;彼前二5),也必經過同樣的途徑:建設→被毀→重建。

「他對我說,這是耶和華指示所羅巴伯的。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

主前536年波斯王古列的時候,所羅巴伯得了王允許,領導百姓回國重建聖殿;不久,遭遇當地仇敵的阻擋,用勢力強迫他們停工,直到波斯王大利烏第二年(拉四1-24)。那時,神藉著先知撒迦利亞指示所羅巴伯,必須倚靠神的靈,才能戰勝出於仇敵的許多攔阻,早日完成重建聖殿的偉業;此事預表末世的真教會也必須依靠晚雨聖靈的助力,才能戰勝魔鬼的破壞工作,完成主所交託的復興原始教會的重大使命。

「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賽五十八12)。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摩九11)。

「對他說,可以將這器皿帶去,放在耶路撒冷的殿中,在原處建造神的殿。」(拉五15)。

就靈意上而言,「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預表第二、三世紀以後的教會,因墮落而被魔鬼拆毀信仰的根基,至二十世紀初出現真教會才要重新建立起來,修造久已荒廢之處。「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和「在原處建造神的殿」,都預表出現於末世的真教會,必以使徒和先知為根基,以基督為房角石(弗二19-20),復興原始教會,完成主所交託的使命。

當所羅巴伯領導百姓回國要重建聖殿之時,神曾藉著先知撒迦利亞指示他必須依靠神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主耶穌也指示門徒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約十六13)。可見若要在原有的根基上重建聖殿,必須依靠晚雨聖靈的引導和幫助,才能成功。

「祂帶我回到殿門,見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原來殿面朝東);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結四十七1)。

「聖殿」,預表主耶穌(約二21);由殿門檻下流出來的「水」,預表由主耶穌那堮t來的聖靈(約七37-39,十七7)。本章3-5節記載水勢越來越大,由可逿的水成為可洑的江河,預表晚雨聖靈的工作必越來越強盛。因為早雨聖靈的工作是由大而小,以至完全消滅;晚雨聖靈的工作卻由小而大,直到主再臨,迎娶教會(啟二十一2、9-10)。「這殿後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該二9)。

三、 降晚雨的地點

耶穌基督降生於猶太國,早雨聖靈也降臨於猶太國;猶太國位於亞細亞、歐羅巴、阿非利加等三大洲的來往大道中,屬亞細亞洲,居於當時世界的東方。早雨聖靈既然降臨於東方,在東方建立原始教會,使「生命之道」由東方傳至西方,拯救當時各方各族的人;晚雨聖靈的真教會也應該建立於東方,使純正的原始福音由東方傳至西方,更正各教派的錯謬,完成末世的救恩。理由如下:

「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堛漱H,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一78-79)。

「坐在黑暗中死蔭堛漱H」,指尚在罪中未重生的人;他們需要光明和生命,也需要踏上平安的坦途。「清晨的日光」,象徵主耶穌;祂是人類的太陽,是一切坐在黑暗中死蔭堛漱H的救主。太陽如何東昇而平西,使東方人先得到光明,主耶穌也要降生於東方,使東方人先沾祂的恩光。聖靈是主耶穌的靈,不分早晚雨,都應該先降臨於東方,然後傳至西方。

「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二十四27)。
 
聖靈是「人子」的靈,「人子降臨」就是聖靈降臨(太十六28)。「閃電」指聖靈,也指真理;閃電如何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聖靈和真理也要由東而西。
 
「耶和華閃的神,是應當稱頌的,……願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堙C」(創九26-27)。

閃是黃色人種的祖宗,雅弗是白色人種的祖宗。「耶和華閃的神」一句,暗示閃的後裔在拜神的事上,將得到神的特別祝福。因此,亞伯拉罕和救主耶穌都出自閃的後裔(創十一10-27;路三23-36),早雨聖靈也降在他們的國度;照樣,晚雨聖靈也必須降臨在閃的後裔(中國人)的國度,然後傳至雅弗的後裔的國度。「願神使雅弗曠張」一句,預言雅弗的後裔在物質文明的方面,將得到神的特別祝福,而一直擴大其領域;後來歷史果然如此演進,應驗了這段預言。就靈意方面而論,「願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堙v一句,預言白色人種的教會在外表上無論如何進展,也必須歸入出自黃色人種的真教會,才能享受真實的安息。

「耶和華神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堙C」(創二8)。
  
「伊甸園」,預表聖靈所建設的真教會:第一、神賜青草給一切走獸和飛鳥為食物(創一30),使牠們和睦相處,沒有弱肉強食的情形;在真教會婸X聖靈更新的人(多三5),也能彼此相愛,復顯伊甸園堜M平的美景(賽十一6-9)。第二、神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一27),把他們安置在伊甸園堙A是聖潔無罪的;在真教會媟s造的人也是聖潔無罪(林後五17;多三5;徒二十二16;羅八2),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第三、伊甸園埵野糽R樹(創二9),其上的果子能使吃的人永遠活著(創三22);在真教會堣]有生命樹(啟二十二2、14),能使歸入的人得享永生(約三5、16;加五25)。第四、伊甸園埵陶\多果樹,能結出各樣佳美的果子(創二9);在真教會堻Q聖靈充滿的人,也能結出聖靈的果子(約十五5;加五22-23;歌四12-14)。第五、伊甸園埵陶\多珍貴的精金和寶石(創二11-12);在真教會婺g過百般的熬煉的真信徒,也必有精金和寶石般的信心(彼前一6-7;啟二十一18-21;伯二十三10)。第六、伊甸園埵野|道河,可以滋潤園埵坁哄]創二10-14);在真教會埵野H江河為象徵的聖靈,能叫人永遠不渴(約四13-14,七37-39)。第七、在伊甸園堙A人得以常與神交通(創三8上);在真教會堙A神的靈要與人保持更密切的靈交(啟二十一3;約十四16-17;約壹三24)。

伊甸園設置在東方。因此,早雨聖靈所建設的原始教會,曾出現於東方;晚雨聖靈所建設的末世真教會,也必須出自東方(啟七2)。

「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B@A和四面轉動發火燄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三24)。

伊甸園設置於東方,始祖悖逆神被逐出之後,神又在園子的東邊安設B@A和四面轉動發火燄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路;可見唯一的門路在東邊,此外不再有第二條門路。此事暗示救恩要出自東方,任何時代,凡要追求永生的人,都必須歸入出現於東方的真教會;早雨聖靈所建設的原始教會的時代如此,晚雨聖靈所建設的末世真教會的時代也如此。

「以後,祂帶我到一座門,就是朝東的門。以色列神的榮光從東而來,祂的聲音如同多水的聲音,地就因祂的榮耀發光。」(結四十三1-2)。

「如同多水的聲音」,是神的聲音,也是人被聖靈充滿所發出的「說方言」的聲音(啟十九1、6)。殿門朝東,神的榮光從東而來,神的聲音也由東響徹於殿中,所以早晚雨的聖靈都必須降臨於東方。

「祂帶我回到殿門,見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原來殿面朝東);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結四十七1)。

從聖殿門檻下流出來的水,越來越大,由可?的水成為可洑的江河,象徵晚雨聖靈的工作必越來越大(請讀者參閱本書第三章第5節「江河」);水所以往東流出,乃因殿面朝東,預表晚雨聖靈必降臨在東方。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者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啟七2-3) 。

「日出之地」是東方,「永生神的印」象徵聖靈(弗一13,四30);掌握此印的天使出自東方,所以晚雨聖靈必降臨於東方。何以見得約翰所看這個異象是單指晚雨聖靈呢?第一、這位掌握神印的天使,是出現於末日的大災難迫在睫前之時,而不是出現於早雨聖靈降臨的時代;第二、啟示錄的內容是預言未來將要發生的事(啟一1),而不是敘述既往已經成就的事。

「你們要在東方榮耀耶和華,在眾海島榮耀耶和華以色列神的名。」(賽二十四15)。

救主耶穌必出於東方,聖靈也必降臨於東方;然後傳遍於眾海島,舉世榮耀神的聖名。

四、 降晚雨的歷史

聖靈分兩期降臨:早雨聖靈於五旬節降在猶太國,建設原始教會,推行撒種的工作;晚雨聖靈起初降在美洲,後來在中國建設末世真教會,完成收穫的工作。現在先介紹1900年以後,於世界各國所興起的五旬節運動;然後敘述真耶穌教會的發源,藉以明瞭降晚雨的歷史的梗概。

1. 世界各國的五旬節運動

使徒行傳又叫做聖靈行傳,因為使徒時代是聖靈的工作最活潑的時代,在教會堣@切活動都以祂為核心。但自第二、三世紀以後,隨著教會的墮落,聖靈卻漸漸離開,以至完全停降了。之後,教會既因沒有聖靈而喪失了基督的生命,便日漸俗化,與世界沒有分別。尤其是美國的教會,為了博取信徒的歡心計,有的竟編出放映電影和跳舞等各種娛樂節目,添進崇拜的前後;講道注重社會教育,不忠實傳揚神的話;聚會成為形式,沒有屬靈的氣氛。於是,有些虔誠的信徒歎其腐敗,飢渴於來自天上的嗎哪和活水;乃三、五成群聚集在家堙A熱心查經和禱告,而逐漸形成一小集團於各地。

1900年,在堪薩斯(Kansas)、德克薩斯(Texas)、俄克拉何馬(Oklahoma)諸州中,於聚會禱告時,竟發生了說方言、身體震動、靈笑等奇妙的現象。這現象因為類似使徒行傳二章4節的情形,便組織小團體,以原始教會的信仰開始傳道。結果,教堂和佈道所遍設於美洲各地,又有一部分前往英國作旅行傳道,成為晚雨聖靈大降的先聲。

1906年4月,在美國加利佛尼亞州(California)洛杉磯市(Los Angeles),有一小群虔誠的信徒,聚集在一個草舍迫切禱告,求神大降聖靈,以奮興普天下的教會。他們預定聚集十日,同心合意耐性等候聖靈的浸;他們相信聖靈大降時,必有說方言的現象,如使徒行傳二章4節的記載。4月9日晚上聚會禱告中,神果然垂聽他們的禱告,沛然澆灌聖靈在他們身上;他們便被聖靈充滿,說方言,或狂歡,或感泣,或唱靈歌等,深切的體驗著主同在的快樂。最奇妙的事就是那一小群受聖靈的信徒都是黑人,沒有一個白人;可見神不偏待人,為的是要使一切信徒都除掉對於異族的歧視,如早雨時代(加三27-29)。

不久,此事傳揚於遠近各地,便有許多心靈飢渴的信徒來參加他們的聚會,同沾靈恩。草舍容納不下那麼多的人,乃在阿蘇沙街租一個破舊的房屋,為臨時的聚會所;孰料,那如馬房或榖倉的陋屋,竟是聖靈大降之地!之後,聖靈晝夜大降,聚會人數激增,以致該屋異常擁擠。有人赴會終日,忘卻飲食;有人自數千里外而來,不辭路途遙遠之勞。他們常常延長聚會時間到深夜,甚至到黎明;未幾,受聖靈的人數已有數百名。神蹟奇事大顯,絕症痊癒,邪鬼被逐出。居遠處的病人,山河阻隔,不能赴會求醫,乃郵寄手帕,請聖徒為之禱告;旋將原物郵還病人,病人用以按患處,也有許多人得了醫治。世界各國的傳道人聽到這消息,紛紛來赴會,既受了聖靈的浸,便回國去傳揚五旬節的真理了。從此,許多人志願到世界各國去宣揚聖靈復降的福音,以報答主的恩典。他們遄征異邦,沿途熱心佈道,使全球興起了五旬節運動的熱潮。

當時屬世的各教派看見這現象,大受威脅,乃予以譏笑和排斥;甚至誹謗他們受邪靈,盡其百般敵擋之能事,以圖消滅。但聖靈親自推進一切聖工,到處彰顯神蹟奇事,證實他們所傳的道,使教會得以在風雨中成長。另一方面,有些虛心的傳道人和虔誠的信徒,漸漸認識他們所受的正是五旬節的聖靈,他們所傳的正是原始教會的信仰,便毅然棄假歸真,信徒數日日增添。他們所說的方言,也常有翻譯;經翻譯出來的話,大概都說「耶穌快來了」。並且有許多人看見耶穌再臨的異象,以及天堂的異象,而堅固了信心。

自晚雨大降於洛杉磯市約半年後,許多地方都相繼有聖靈大降的現象。有一個挪威(Norway)的傳道人,在紐約(New York)受聖靈時,有人看見他頭上戴一頂「火冕」,異常光明。不久,他將這福音傳至挪威、瑞典(Sweden)、英國、中國、印度等國家。當他在中國和印度時,神曾屢次顯大能於他的子女,又命令他們發行報紙,傳揚五旬節的真理。此外,澳大利亞洲(Australia)、瑞士、丹麥(Denmark)、荷蘭、蘇俄、帕勒司聽(Palestine)等地,也有聖靈的降臨。至1908年為止,在世界各國刊行報紙,按址免費贈送,傳揚聖靈的浸的重要性和消息的,已有十多處了。

印度古奴勞山,是駐在印度的傳道人的避暑地。1908年夏,五旬節會的傳道人往該處大開聚會,同心合意的迫切禱告;起初雖然受了不少的阻撓,但後來卻有許多傳道人受聖靈,而得以繼續聚會四個月。當五旬節會的傳道人抵印度時,曾接到林馬巴氏來函,邀請他們往木地林馬巴女書院講道。那些傳道人未至木地時,該院內的女學童已有四百名受了聖靈的浸,能說方言。她們有時一千人齊聲禱告,其聲音之雄壯,有如美洲尼亞加拉瀑布(Niagara Fall)的水聲。她們受聖靈感動說方言,有操英語的,也有操山士其列的古語的;並且有人領受了特別的恩賜,能翻譯方言,或按手治病。那頓(Na Ton)的男學堂,相去數里,有65名男學童也受了聖靈的浸,並且有許多領受了翻譯方言的恩賜的人。

聖靈大降在南非洲。在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克盧革斯多普(Krugersdorp),及其他各城邑,都有許多受聖靈的人。有一個少婦受聖靈上講臺,說印度各種土話,且用各種方言唱歌讚美神。聽眾中適有印度人,一聽見她說印度話,便驚奇不已,而同上講臺,以期聽無遺漏。有一個印度青年為她翻譯,使會眾都聽得懂,內容是關於印度人的得救問題。略謂:「人的得救,不是倚靠穆罕默德(回教創設人),是倚靠耶穌基督贖罪的功勞;祂不久必駕雲而來,凡得祂寶血赦罪稱義的,必被接升天。」在非洲,除了聖靈大降之外,還有許多神蹟奇事。有一個盲婦,至臺前請眾聖徒為她禱告,然後返原位坐下。當聽眾聚集之時,她忽然感覺她的眼睛開了,便歡歡喜喜跳上講臺說:「我看見了,我看見詩班的座位了!」當她轉身向會眾之時,又大聲喊著說:「我看見你們的臉了!」

1908年夏,英國山打崙(Sunderland)地方有求聖靈的大聚會,赴會者有荷蘭、意大利、挪威、蘇格蘭等地的人。當會眾跪下大聲禱告時,聖靈如火大降,他們便被聖靈充滿,說方言;並且有許多人做見證說,他們的病已經蒙神治癒了。有一個巴羅(Barrow)的婦人回挪威後,將這消息登載於挪威文的報紙;她報導這次聚會,或說方言,或唱靈歌等,都勝過在挪威京城的「靈感聚會」。

在澳大利亞洲巴拉辣(Ballarat),有十多人受聖靈;美利濱城(Melbourne)的外廓,威霖士埠(Williamstown),也得聖靈大降。在埃及阿思戶埠(Asyut),有一百人接受五旬節的真理,其中多半已受聖靈;又有一個意大利人,能翻譯某弟兄所說的方言。在南非洲地蘭士華(Transval)彼利多利亞埠(Pretoria),有四十多人受聖靈;在約翰尼斯堡受聖靈的人更多,得神醫治的人也不少。此外,在英國、蘇格蘭、愛爾蘭、意大利、瑞典、荷蘭、敘利亞(Syria)等,都得聖靈大降。

在1910年以前,往世界各國傳道的工人,因全係個人的志願,倚靠熱心的信徒的資助,所以毫無統制,各自的工作只屬於個人。後來覺得有統制集團的必要,乃組成了總會(General Council)、神的集團(Assembly of God),並組織友會(The Fellowship),做連絡機關。又在南北美洲各設立一個神學院,盡力栽培以原始教會的信仰為根基的傳道人才。根據五旬節會1937年「年報」的報導,畢業於他們所舉辦的神學院而受差派出國傳道的人,有被按手者三千零八十六人,未被按手者二千多人。他們以使徒信心會、神召會、五旬節會、神的教會等名稱,在世界各國佈道。因為主張說方言為受聖靈的絕對憑據,所以在中國被稱為「方言派」。

本來組織的目的,是要連結各地教會的一體關係,強化一切聖工,並鞏固信仰根基,以謀求教會的興旺;但自有組織之後,卻不知不覺攙雜麵酵,以屬世的作為代替聖靈的引導,使聖靈的活動大大的減弱。結果,多數的教會認為「說方言」不過是受聖靈當初的憑據,以後不必再說方言,甚至禁止在公開禮拜中說方言,而漸漸俗化到與一般教會沒有什麼分別的地步;只有少數的教會謹守真道,繼續主張被聖靈充滿,說方言,順從聖靈的引導,與世界分別為聖,而能顯出神的能力而已。

聖靈復降後,受差派往日本傳道的,在神戶有提拉女士,在名古屋和東京瀧野川有汝爾肯先氏父子,立川町有德斯理女士,奈良有克德氏等,都是初期的傳道人。汝爾肯先氏在文字傳道方面也甚盡力,除了在「後雨」上常發表道理外,又有「聖靈的浸的感受法」、「聖靈的浸的證據」、「聖靈的浸」、「重生與聖靈的浸」等著作,概由「後雨社」發行。但在日本的五旬節運動並沒有什麼進展,雖然設立了十幾個教堂,卻顯示難以維持的狀態。

1907年,五旬節會傳來中國。次年,五旬節會莫禮智(美國人)牧師在香港發行「五旬節真理報」,宣揚受聖靈的重要性。五旬節會當時與使徒信心會似有連絡,於是一脈相通,同時傳入使徒信心會於上海。他們都主張受聖靈必說方言,起初確有聖靈活潑的工作,是中國最早期的五旬節運動。後來因為禁止在公開禮拜中說方言,教會便逐漸俗化,以至於冷淡不振。又在華北有賁德新(美國人)牧師,1911年來山西省正定府創立使徒信心會,發行「通傳福音真理報」,強調基督徒必須受聖靈的問題;後至北京,改稱神召會,又改為神的教會,停刊「通傳福音真理報」,而以福音傳單代替。賁氏所牧養的教會,始終未見什麼進展,只能維持現狀而已;其他屬於五旬節系統的教會,在中國多數都是這種情形。

總而言之,由歐美所興起的五旬節運動,自有組織之後便輕視聖靈的活動,或為了避免外來的譏笑而制止屬靈的奇妙的現象,給聖靈留下了很小的地位,以致聖靈的工作漸漸衰微,教會隨之俗化到與一般教派沒有什麼分別的地步。惟有一件不能否認的事實是五旬節運動始自美國,然後藉著美國人把聖靈復降的福音傳遍於遠近各國,積極向全世界傳警告。這是神的美意,為要刺激一切忠心的傳道人和虔誠的信徒,喚醒他們脫離屬世的教會,歸入主親自藉著聖靈牧養的真教會,合成一群(約十16),同沾靈恩。東方是精神文明的發祥地,舉凡猶太教、佛教、儒教、耶穌教、道教、回教,都產生於東方,形成了所謂「東方文化」。歐美是物質文明的先驅者,難以領悟東方文化,猶如唯物論者之難以理解唯心論。主耶穌說:「神是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四24);「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六63)。足見耶穌教是純粹的心靈上的宗教,姑且借用哲學上的名詞而言,就是「形而上學」;因此,惟有在精神文明方面特別蒙神祝福的東方人,才能體會其中的奧秘。至於在物質文明方面受祝福的歐美,因為向來都基於「形而下學」的觀點,用科學方法去研究聖經,所以無從明白聖經的正意。尤其是近來由美國興起的新神學派,對於用實證科學不能證實的神秘思想和事實,都認為不合理或不可能而予以推翻,更是令人痛心!

基於上述的理由,晚雨聖靈雖然先降在美洲,卻必須在中國(東方)成長,以完成復興原始教會的末世真教會的建設。正如耶穌基督雖然降生於伯利恆,卻選擇了沒有出過先知的拿撒勒,在那堛齯j,被稱為拿撒勒人一般(太二23;約一46,七52)。

世界各國的五旬節運動參考資料:
日文真耶穌教會要論(1943年12月31日發行)
第十一期香港五旬節真理報(1908年11月發行)
第二冊第三期香港五旬節真理報(1909年3月發行)
第三十三期香港五旬節真理報(1911年8月發行)

2. 真耶穌教會的發源

自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於主後1517年改教之後,新教便很快的被捲進一個大混亂的漩渦中,在短短的四百多年間不知道已經分裂為幾千個教派了。一般屬世的教會姑且不提,僅就五旬節系統的教會而言,至目前也已經有兩千多個派別了。而且這種分裂的混亂狀態,無論任何系統都一直的繼續下去,似乎永遠沒有止境。原因是:沒有聖靈的啟示和引導,擅自曲解聖經的正意;以出於世智的神學,代替了原始的純正的福音;以人意的統制,代替了聖靈的治理。

真耶穌教會的建設,與一切新教的分裂根本不同,與五旬節系統的各教派也有差別。就前者而言,真耶穌教會是晚雨聖靈所建設的真教會,有聖靈和神蹟同證(可十六20;來二4),以使徒和先知為根基,以基督為房角石(弗二19-22),負有更正各教派的異端的使命。就後者而言,真耶穌教會的教義都出自聖靈的啟示,不承受任何神學上的錯誤的遺傳,負有領導五旬節系統的各教派,促進在聖靈埵X而為一的使命。

真耶穌教會初期的工人有張靈生、張巴拿巴、魏保羅等。茲介紹他們的略傳如下,藉以明瞭真耶穌教會的發源的梗概。

張靈生略傳

張靈生,原名彬,山東省濰縣人。1900年(37歲)歸入長老會,做信徒七年,任執事三年,前後共歷十年。1909年,長子溥泉在上海中國公學教德文,上海使徒信心會丁牧師領他去該會慕道,遂受聖靈,假期返魯(山東)向張彬做見證。張彬深信不疑,同年九月底至滬(上海)認罪悔改,切求靈恩,受使徒信心會的牧師按手,在該會住二十多天未受聖靈。返魯繼續迫切祈求,經五十多天,於12月21日(農曆1910年1月31日)清晨禱告時,果然受聖靈,說方言;蒙主啟示,改名靈生,又明白當守一週的第七日(星期六)為安息日。1910年至蘇州,受使徒信心會的牧師在湖中施浸,便看輕生命財產,立志獻身為主工作。蒙主允許,同年在濰縣西莊頭設立「耶穌真教會」,謹守安息日;主大大祝福,受水浸靈浸的,日日增多,而領受了特別恩賜合乎主用的,首推張巴拿巴一人。

1914年赴北京,受使徒信心會賁德新牧師和奎長老按手,立為該會長老。1916年向賁氏建議當守安息日,賁氏接受這項建議,自6月2日(陽曆7月1日)開始守安息日,並且在第十三期「通傳福音真理報」上聲明。1918年春至天津真耶穌教會,與魏保羅見面,同守安息日,同靈相親;受魏氏按手禱告後,也得了更正的能力,即與魏氏同工。1919年正月(陽曆2月),與張巴拿巴在濰縣西莊頭二百里外的唐家莊傳道,有許多人未受水浸先受靈浸。正月27日(陽曆2月27日),有三十多人要受水浸,他們兩人彼此先行了面向下的浸禮,然後才給他們施浸;這面向下的浸禮,是由魏保羅所得的啟示而來的。2月(陽曆3月),魏氏至山東省濰縣與靈生同工,籌辦第二期「萬國更正教報」。9月(陽曆10月),靈生第三次至北京,初見李曉峰和梁欽明,加入「萬國更正教報」報務工作。同月6日(陽曆10月29日),總監督魏保羅將要離世時,靈生和欽明都在身旁,同被魏氏按立為更正教的監督,繼承魏氏的職任。

靈生曾至南京、長沙各處傳道,所傳的是「萬國更正教真耶穌教會」。1920年春,至北京辭退監督之職;後返魯保守教會,但一直未曾向外發展。

張巴拿巴略傳

張巴拿巴,原名殿舉,山東省濰縣西莊頭人,業農,兼販古董。1910年,同族張靈生到他的鄉里,傳悔改赦罪的道和聖靈的浸的福音。其妻聽道受感,樂於為主做見證,殿舉起初加以反對,後來相信使徒行傳一章5節的妙旨,認罪悔改,朝夕恆切追求靈恩。1911年(宣統三年)3月16日(陽曆4月14日)薄暮,在曠野時,忽然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末世救恩由東而西,普救萬民。」乃跪下迫切禱告,果然受聖靈說方言。靈生便奉主耶穌的名給他全家施浸,又為他培養道德三、四年。以後禁食禱告,按立為長老。1916年2月(陽曆3月),在路上聽見主的聲音說:「你要往南方傳道,我要賜你大權柄。」4月,得主啟示,改名巴拿巴。1917年7月(陽曆8月),聖靈催逼,往山東以南,安邱諸城高密等縣佈道,設立教會。同年(幾月不詳),靈生告訴他說:「北京魏保羅蒙神賜他鴻恩,能面A救主,前後數次;又有傳單,異常奇妙。」巴拿巴受了感動,相信不疑。1919年正月(陽曆2月),同靈生至樂安唐家莊傳道,靈工甚活潑,受靈浸水浸的人不少;正月27日(陽曆2月27日),與靈生互相施行面向下的浸禮,然後給三十多人施浸。2月(陽曆3月),魏保羅至山東省各縣傳道,與張靈生同工;4月4日(陽曆5月3日),在濰縣西莊頭開靈恩佈道會兩天,施浸21人。巴拿巴從此決心捨命傳道,製四面白旗,上書「萬國更正教真耶穌教會」;屢次禁食禱告數日,往各地傳揚萬國更正教,並提倡他的鄉里五家實行「有無相通」。他立志跟從魏保羅,同生同死,走遍天下傳揚更正教。秋季,與郭長愷及梁欽明往遠方傳道,往還九個多月,經過八省,設立教會42處,施浸約二千人。

1923年9月21日(陽曆10月30日),至福州傳道。10月初旬(陽曆11月中旬),先在安息日會教堂佈道,後往科貢鄉郭多馬的家塈G道,對象都是安息日會的信徒。結果,郭多馬、錢亞伯、金復生等,共12名受浸歸真,當晚舉辦聖餐典禮,許多人受聖靈的浸。乃決定開靈恩佈道會3天,大家熱心向外界宣傳,報答主的恩典;3天內,受聖靈22人,第三天施浸93人。於是,按立長老3人,執事7人,租定房屋佈置一切,而成立福州教會。1925年6月(陽曆7、8月間),在溫州佈道一星期,蒙主施恩,醫治許多病人,受浸131人,受聖靈五十多人。8月(陽曆9、10月間),第二次至福州,參加全省代表大會。在短短兩年間,全閩已成立六十餘處教會,各派代表來赴會。

1926年正月19日(陽曆3月3日),由廈門搭日本輪船來臺灣傳道,同行者有郭多馬、高路加、陳元謙,以及在漳州和廈門接受真道的臺灣人黃呈聰、吳道源、王慶隆、黃醒民等,一共8個人。22日(陽曆3月6日),抵達彰化縣線西鄉黃呈聰的鄉里,那時線西已有許多由長老會來歸真的人;是1925年秋,黃呈聰的父親黃秀兩歸臺後所撒的種子,多數是他們的親戚。27日(陽曆3月11日),在線西鄉十五張犁施浸62人,按立長老2人,女執事2人,而成立線西教會。2月3日(陽曆3月16日),往嘉義縣牛挑灣開靈恩會3天,施浸三十多人,都是長老會的信徒,而成立牛挑灣教會。21日(陽曆4月3日)起,在臺中縣清水鎮佈道3天,聽眾多半是長老會信徒;24日(陽曆四月六日),在清水鎮鹿寮施浸11人,而成立清水教會。3月1日(陽曆4月12日),由基隆搭開城丸回大陸。這次在臺灣的工作,雖然只有40天,卻施浸一百多人,成立教會3處;就臺灣基督教界而言,確是空前的盛舉。
 
1929年9月1日至12日(陽曆),開第五次臨時全體大會,被選為總部負責人之一;同時決議審查真耶穌教會的發源,巴拿巴不滿這個措施。10月,奉總部差派至廣州。不久,在香港私設偽總部,稱為中華真耶穌教會,自立為總監督,刊行「角聲報」,反對大局,破壞教會。雖經總部屢次派人勸戒,卻始終硬心不肯悔改,而自稱為教會的元首;乃於1930年5月1日至9日(陽曆),召開第六次臨時全體大會,予以開除處分。

魏保羅略傳

魏保羅,原名恩波,河北省保定府容城縣人,業綢緞商,恩信永恩振華二號綢緞布莊總理。1902年,一家四口上北京經營布商。某日,倫敦會信徒王德順引導他去磁器口倫敦會慕道,前後共歷一年多。1904年秋,全家在雙旗杆倫敦會受密志文老牧師施洗(點水禮)。受洗後,每逢星期日必休業,全家至教堂參加聚會,並且熱心幫助貧困的信徒。入冬,在崇文門外東茶食胡同租借店舖,開絨線洋貨舖。1905年夏季,開恩信永布莊,每逢星期日仍然休業,率領全舖夥友和學徒三十多人去參加聚會。年底結算,除還清負債外,尚餘數萬元的布匹,乃向密氏建議中國教會當由華人自立,密氏接受這項建議。魏氏變賣房產得三千元大洋,悉數獻給教會,並且竭力勸募,而建成了北方最早期的自立教會。

1915年,上海安息日會施列民同魏殿卿至北京,魏氏與他們談論安息日問題,明白完全符合聖經,很受感動。1916年5月(陽曆6月),患重病,心口疼痛,咳嗽氣喘,經中西醫師治療三個月,未見效驗。8月17日(陽曆9月14日),使徒信心會新聖民長老來恩信永布莊探訪,對魏氏說:「你要立志不靠醫藥,我給你抹油按手禱告就好了。」魏氏接受他的話,一心相信主耶穌必能醫治他,兩人就上樓禱告。次日,新聖民長老又引導魏氏去東誠使徒信心會見賁德新牧師(美國人),魏氏欽佩賁氏的品德,即時和他交成密友。數日後病癒,與妻同受賁氏施浸,大受聖靈感動,被賁氏栽培不少聖經上的道理。入使徒信心會後,立即遵照聖經謹守安息日(那時該會已守安息日),在恩信永布莊樓上聚會,聖靈時常大降,許多人受聖靈,說方言。結果,蒙神祝福,生意更興隆,三個月後又在前門外打磨廠分設恩振華綢緞布莊。某日,在恩信永布莊樓上聚會禱告時,受了聖靈的浸,說出許多方言。

1917年3月(陽曆4月),女兒惠英病重將死,魏氏為她禱告,有聲音說:「你的女兒好了。」禱告後,女兒果然好了。有一次臨睡時,看見一個大鬼率領許多小鬼站在面前,魏氏大聲奉主耶穌的名趕鬼,眾鬼即退。從此知道,全能的主已經賞賜他醫病趕鬼的權柄了。4月3日(陽曆5月23日),神開聲對他說:「你要禁食三十九天,一定不致餓死。」他遵守神的命令,即開始禁食。禁食期間,終日禱告和寫作,常在路旁佈道,又常往團河施浸(往還十四里),每天只睡三小時。5日(陽曆5月25日),離開北京,往黃村傳道。8日(陽曆5月28日),正在大聲禱告時,忽然從天上有聲音對他說:「你要受耶穌的浸!」於是被聖靈引導,至永定門外大紅門河,跪在水媄咩i。又有大聲音對他說:「你要面向下受浸!」他遵命面向下受浸,浸畢抬頭看見榮耀的救主向他顯現,覺得身體靈魂都聖潔了。由水堣W來,進入樹林,又看見救主向他顯現;蒙主指示當改名保羅,並更正各教派的錯誤。從此立志獻身給主,完成主所交託的使命。10日(陽曆5月30日),蒙聖靈指示更正教規數條:(1)必須求聖靈的浸,因為不是從聖靈生的不能進天國;(2)必須受全身下水的浸禮,因為主耶穌曾如此受浸;(3)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施浸,不可奉父子聖靈的名施浸;(4)必須謹守安息日,不可將星期日當做安息日;(5)要取消牧師的稱呼,因為我們只有一位師尊,就是基督;(6)不可稱上帝或天主,要稱神或真神。25日(陽曆6月14日),郵寄更正教規給各教派,共計四十八單位。

5月13日(陽曆7月1日),禁食三十九天滿期,大得聖靈充滿的能力,救主又在曠野向他顯現,有摩西和以利亞在左右兩邊。14日(陽曆7月2日),蒙聖靈指示離開黃村,經南苑回去北京,與趙得理同工傳揚萬國更正教,靠主的大能更正各教派的錯誤。18日(陽曆7月6日),至興隆街使徒信心會探訪賁德新,勸他順從聖靈的啟示,接受面向下的浸禮。30日(陽曆7月18日),從前引導魏氏去倫敦會的王德順在大紅門河受浸,以後成為魏氏的同工。至6月23日(陽曆8月10),已成立黃村、南苑、北京三處真教會了。7月16日(陽曆9月2日),在魏善莊某廟宇佈道,遇見一個雙眼失明的人,魏氏受聖靈感動問他:「你信耶穌能叫你看見嗎?」他說:「我信!」魏氏為他禱告,按手在他頭上。聖靈說:「他好了。」那人果然能看見了。8月間(陽曆9、10月間),由北京起程,至各城各鄉醫病趕鬼,廣傳福音。9月27日(陽曆11月11日),為開支設立教堂、印刷更正教規,及聖靈真見證書的費用,至容城變賣一部分土地。10月2日(陽曆11月16日),又變賣二畝半土地,得46元為傳道費用。13日(陽曆11月27日),再賣一塊土地,進一百多元,為同工的開銷,及印刷刊物的費用。11月20日(陽曆1918年1月2日),寫信給警察總廳吳總監,申請在打磨廠恩振華布莊開設真耶穌教會。從此決定會名為「真耶穌教會」。

1918年正月(陽曆3月),賁德新在第十八期「通傳福音真理報」上聲明再守星期日,魏氏歎其信心軟弱,往後退步。天津西沽有一個被蛇鬼附著38年的老媼,她的丈夫於7月13日(陽曆8月19日)來請魏氏去給她趕鬼。魏氏與李約翰同去,奉主耶穌的名趕出蛇鬼,又給她一家三口施浸。北京刑部街大中府胡同有一個啞吧,叫做孫子真,9月1日(陽曆10月5日)來受浸。魏氏奉主耶穌的名趕出啞吧鬼,啞吧吐了許多唾沐就能說話了。受浸後又受聖靈,說方言,唱靈歌,立志與魏氏同工,搭救萬民。同日,至孫子真的家,將啞吧說話的消息登在「京話日報」,傳遍各界,榮耀主名。又印刷八千多份傳單散佈各處,說他自得真道後,熱心傳道,治好了各種病症,布莊一概不管,所有存貨特別大減價出售,還清帳目再為定奪。

1919年正月1日(陽曆2月1日),發行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免費分發各界;發行後風行各省,函件如雪片飛來,為各省本會建立了美好的根基。2月(陽曆3月),至山東省各縣傳道,在濰縣與張靈生同工,籌辦第二期「萬國更正教報」。4月4日(陽曆5月3日),在濰縣西莊頭開靈恩佈道會兩天,施浸21人。6月(陽曆7月),返北京。8月中旬(陽曆10月上旬),張靈生、梁欽明、李曉峰3人,不約而同至北京。9月6日(陽曆10月29日),將要離世時,張靈生和梁欽明都在身旁;魏氏蒙聖靈指示,按手祝福他們兩人繼承其職任,為更正教的監督。賁德新來探訪,彼此握手大哭。同日下午4時許,在大笑中喊叫:「看哪,天使來了!」又在大笑中氣絕而逝。

張靈生、張巴拿巴、魏保羅等,雖然都是本會初期的重要工人,卻不是真耶穌教會的創設者;究其真,不過是真神為要藉以完成末世真教會的基礎工作,而選召的僕人罷了。

真耶穌教會的發源參考資料:
魏保羅著聖靈真見證書上卷(1917年發行)
魏保羅著聖靈真見證書下卷(1919年發行)
張巴拿巴著傳道記(1929年10月發行)
日文真耶穌教會要論(1943年12月31日發行)
臺灣傳教三十週年紀念刊(1956年12月發行)
真耶穌教會總部十週年紀念專刊(1937年4月1日發行)
吳賢真著使徒魏保羅略傳(1929年5月發行)
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1919年2月1日發行)
第二期萬國更正教報(1919年7月27日發行)
第三期萬國更正教報(1919年11月22日發行)
第四期萬國更正教報(1920年1月22日發行)
第一號聖靈報(1925年3月24日發行)
第三十五期香港五旬節真理報(1912年10月發行)
張靈生致總部覆信(1929年7月31日寄)
第十三期通傳福音真理報(1916年11月發行)
第十八期通傳福音真理報(1918年3月發行)

註:「真耶穌教會的發源」一文中所記載的日期,一律保留文獻上的陰曆,並附註陽曆;參考資料的發行日期,一律用陽曆。

習題

一、試述早雨先降的依據。
二、試述聖靈停降的預言。
三、試述聖靈停降的預表。
四、試述聖靈停降的歷史。
五、試述降晚雨的預言。
六、試述降晚雨的預表。
七、試述降晚雨的地點。
八、畫製世界各國五旬節運動歷史年代表。
九、畫製真耶穌教會發源歷史年代表。
十、真耶穌教會對五旬節系統的各教會有什麼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