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圈隨行網 喜信福音團契 喜信醫宣網 生命體驗營 Android APP IOS APP 喜信 FB TJC 喜信網路家庭 首頁 會員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福音 網路雜誌 網路廣播 網路電視 福音傳真 遠距教學 日光美樂地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家庭-大小報 喜信家庭-教會與團契 喜信家庭-喜信成員 喜信家庭-文藝特區 喜信家庭-會員服務 喜信家庭-聯絡我們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討論園地-聖經學堂 討論園地-心靈綠洲 討論園地-慕道友茶坊 討論園地-詩歌花園
喜信家庭 > 喜信福音>信仰入門-聖靈論
書名:聖靈論
作者:謝順道 編者
發行:真耶穌教會台灣總會
初版日期:1966年2月
第十五章 我受聖靈的體驗談
受聖靈樂不可支 雖南面王亦不易 林悟真 上一節 下一節
對於耶穌教,我是一個門外漢,不知道耶穌是誰。1929年,我在溪口行醫,雖然自己為人醫病,家堳o有一個患了多年氣喘病的妻子,無法治好她。有一天,我的襟兄弟蔡海濤君到敝寓來說:「現在真耶穌教會已經傳到大林,聽說有聖靈。凡是醫生不能醫治的難症,只要到他們那堨h,都可不藥而癒。請您快帶姊姊去信,好叫她的氣喘病速癒。」我不耐煩地罵他一句:「獃子!」也就不把它放在心頭了。

幾天後,我往大林訪問郭柱君(他是我最好的酒友,也是同業)。他手堨耨陬菕u聖靈報」閱讀,一看我就開口說:「天下間真是無奇不有,現在從大陸傳來了一個真耶穌教會,與其他的基督教大不相同。他們有聖靈,會說方言,也會醫病趕鬼,這個教會必定是真的。」他說得十分起勁,我卻罵他一聲:「胡說!」再對他說:「你這素稱聰明,精通哲學,不信鬼神,不談迷信的人,怎麼也和海濤君一樣的愚蠢起來呢?賣花的誰不說自家的花香?那有人肯說自己的東西是假的呢?就是我們行醫的也說自己醫術高明,藥品真實,比他人好。當然宗教也不能例外,那一種宗教不說自己是真的?是能濟世救人的?你還說什麼真不真?我總不信!」他說:「現在傳來的是真耶穌教會,與從前的確實不同。我郭某一生最頑固,不信鬼神,但既親睹所認識的幾位病人因信蒙醫治,就不能背著良心不信了。所以現在想費一點精神和時間,來研究這個教會的道理到底如何。」我受了感動,就向他說:「照你的觀察既然有研究的價值,我也想研究一下,請你一有佈道會的機會,就來連絡我去聽吧!」

回家後第三天(1929年4月8日),襟兄弟海濤君忽然帶一個傳道者(日人須田清基長老),與他的令弟蔡海清君(蔡聖民執事)到我家來。他說:「因聽郭柱先生說你要研究真道,所以特地來。」我就出去邀請好幾個朋友來聽他們講道。這天由須田長老以日語講道,由蔡聖民執事以臺語翻譯。講道後,就叫內子和兒女們跪在床上禱告,教他們心堿菻H,口堸寣G「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懇求聖靈充滿我心。」須田長老和蔡執事二人,忽然身體搖來搖去,口堸嶀@大堆聽不明白的話。他們禱告後就說:「你們若心虔意誠的相信耶穌,隨便在任何地方禱告,不用我們按手,也可以受聖靈。」五分鐘後,我看見內子兩腳微微顫動,轉瞬間全身也震動起來了。似乎有什麼力量將她拉高,離床約有數寸,甚至跪行跳舞;本來緊握著的兩手也展開了,右手向左,左手向右,大力打起自己的胸部來,口堣ㄙ器D唸些什麼。我目睹這情景,心中大大害怕,因為當時她氣喘病正在發作,並且兩眼患了急性風火熱目,這樣猛打,跪行跳舞,恐怕會使她肺裂出血,昏厥而死。就愴惶上床,想阻止她,也要看看她的面容究竟怎樣。須田長老看我異常害怕,就上床按手在她頭上,說一聲「阿們」;她便安靜如常,滿面笑容,汗如雨注,似乎很愉快的樣子。在我想來,患氣喘病的人,說話尚覺困難,何況跪跳旋舞,大聲喊叫,兩手打胸!誰知內子不但不苦,反而覺得十分爽快,比服藥打針更好。她說:「禱告時,看見前面光輝耀眼,好像電光照射一樣。」蔡執事就說:「感謝神恩,她看見『榮光』了。」那時我還是門外漢,不曉得什麼榮光;內心暗忖,並沒有螢火蟲飛進來,怎麼會有螢光呢?(原來「榮」字與「螢」字,臺語是同音。)臨睡時,內子和兒女們在鄰室再禱告一次,仍被聖靈充滿,大聲說方言,並且跪跳如前。我不可思議的問她:「你是病人,為何要這樣費力禱告呢?」她說:「因為禱告一次,病就好幾分,非常爽快,勝過打針服藥,所以喜歡禱告。」

1929年5月20日下午五點半,就是我重生做新人的時候。自從內子和女兒們都受浸歸主後,我就不斷到教會去聚會,研究聖經,從不懈怠。蒙主大愛,開啟我的心竅,使我漸漸明白真理,遂決意領受浸禮。當日受浸的男女信徒共有十人,我的酒友郭柱君和襟兄弟蔡海濤君也同時受浸,此外還有幾位學校的教師和奇形怪狀的病人。因此,特來參觀的村民甚多,似乎感覺十分希奇的樣子。他們說:「這班花天酒地,且是有知識的聰明人,竟然也信耶穌了。」他們認為我們迷信,就譏誚、毀謗,以我們為愚拙。受浸後回到會堂,再受郭腓利門長老的洗腳禮,感覺主愛無窮;繼而領受聖餐,求聖靈。這時黃基甸長老給我按手,我忽然覺得一陣風閃閃發光,從額上吹過去;額上火熱,心中爽快,但仍未受聖靈。

受浸翌日(21日)下午八點半,我與內子及兒女們在屋後學校的操場上禱告。因為雨後地濕,不能跪,大家便站著禱告,求聖靈。幾分鐘後,我感覺兩足站立不穩,似欲搖動,心內火熱,卻十分清醒,知道將受聖靈;就故意握緊兩手,防備被震展開,也留意禱告的話,想咬清字音,控制舌頭,不要說出不明不白的方言。但人意何能抵制聖靈的大能!不知不覺,身體被聖靈舉起,離地尺餘,跳舞旋轉,兩手展開如鳥飛舞,不由自主的說出自己聽不懂的方言來了。同時看見對面光亮如白晝(那晚因雨天黑),好像鬧市的燈光夜景。

此次初嘗受聖靈的滋味,心中的喜樂,實不可言喻,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經驗,縱使南面王之高位也不能相易呢!回家後,馬上寫八、九封信,寄給各處的長老、執事與靈胞,報告我受聖靈的情景。
因丈夫改變受感動 決心受浸歸主名下 楊淑真 上一節 下一節
我從前是一個拜偶像,不認識主,沒有盼望的人。住在土地貧瘠的山村,家道窮困。丈夫不但病弱不能做事,且性情暴躁,時常打我,使我覺得絕望無依。感謝主的大恩,祂先拯救了我的丈夫(蔡聖民執事),以後也拯救了我。

1928年,丈夫到台南一教友(長老會)的家媕蠷i時,被聖靈引導,到真耶穌教會去專心查考真道。結果,明白而受浸歸真,脫離本來所屬的長老教會;又受了聖靈,重生做新人。後來回到故鄉,熱心傳揚真耶穌教會聖靈工作的妙恩。我因一直被苦待,過著悲慘的日子,所以不理睬他,不願意同他信主。雖然如此,我卻暗中留意觀察他的行為。幾天後,我發見他的生命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不再是從前那種暴躁的人了。

有一天,一位長老到我們的山村,要為人施行浸禮,我便心決心信主受浸。那時,丈夫問我:「你為什麼要受浸禮?」我回答:「我願意洗去我的罪,改變舊性情,重生做新人。」他很高興的答應了。下水之時,我看見榮光照耀在眼前;受浸起來,好像背著的千斤重擔,全然卸下來,成為極輕鬆,極自由的人,滿心充滿喜樂,口堣@直唸「哈利路亞」。在回家的路上,沿途在路旁的樹下祈禱了五次。回家之後,取衣服到山谷有水的地方去洗,又在山谷的水邊祈禱了兩三次。煮晚飯時,又退去後房祈禱了五次。至晚飯準備好了,請家人吃飯之間,再退去迫切祈禱,聖靈就降在我身上了。在未受聖靈前的祈禱,只用輕微的聲音;至聖靈臨到身上,聲音就大而有力,身體也震動起來。在別室看書的丈夫聽見了,就跑過來,一同感謝禱告,給我按手,聖靈大大的充滿我,使我說出很多的方言來。當時的歡喜快樂,真如活水的江河,一直從腹中湧出來,實在不是用言語與文字所能表達的。

我自受浸脫罪,得聖靈重生以後,不但從前那個滿心憂苦的可憐人,完全滅盡,變為充滿喜樂,日日在光明中,感謝滿足的新人;連從前一身的病苦,也一概離去了。這種受聖靈特殊的喜樂的經驗,是永久不能忘記的。

有一次,在初受聖靈不久的時候,因孩子不聽話,發怒將他打了一頓,以後祈禱時,聖靈竟離去,不在我身上了。因此,使我大大驚恐起來,痛哭認錯,切切祈求主赦宥;半個鐘頭後,離去的聖靈再回來,恢復以前喜樂的心地。由這次的經驗,使我以後對於心思行為,時常謹慎,惟恐做事違背神的教訓,以致聖靈離開。感謝主!到如今,真理的聖靈還住在我的心堙A時常教導我,安慰我,又做我得救的憑據。我也專心倚靠聖靈的幫助,順從祂的領導,行在主的道路上,盡一點力量事奉祂,等候祂自天顯現,榮耀的日子來到。
聖靈大降 地基搖撼   陳揚真 上一節 下一節
我生長在一個多神教的家庭,原名藹如,聖名揚真。祖居福建莆田縣,民國初年,隨父母遷居龍溪縣石碼鎮經商。對於耶穌教,絲毫未感興趣。1921年冬,回莆田完婚,內子是美以美教會學校畢業的,她信奉耶穌,頗見熱忱。記得在婚禮中,她曾堅持不肯在祖宗的神位前跪拜,但是後來卻漸漸的被吾家多神教同化了。我原是經營乾果糖類等貨,向滬杭甬方面銷售的;遞年年終,都要前往上海杭州等埠結賬。因商業上的應酬,日夜常在嫖賭飲場合打滾,平時對於打牌(麻將),尤嗜之如命,一兩晝夜連續的豪賭,是司空見慣,不以為奇的。有時雖自覺痛苦,然而落在賭魔的手掌中,確是難以自拔。吾妻受此無情的刺激與冷落,只敢怒而不敢言,始終抱著無聲抗議的態度。

1931年正月間,有同鄉陳夢蘭、陳厲、歐玉春等人,因沈溺鴉片煙癮,中毒甚深。正憂無法戒除之時,風聞莆田有真耶穌教會,用祈禱求神方法,就能醫治百病,革除煙癮。於是,彼等求醫心切,便不辭數百里的跋涉,由石碼相率,前往原籍莆田求治。果於越月,抱著勝利的姿態回來了,每人確都較前肥胖而神采煥發,簡直判若兩人;並邀請一位名叫蕭路求執事的傳道者同來,借屋傳教,日夜都在祈禱。有時延至半夜,還在大喊大叫。然看來都是下等社會的人物,且其舉止粗率而怪異,使人見之,大感厭煩。尤其是「真」字出頭,驕矜可笑,在我那時的眼光看來,不過是一班無聊的人物,做些無意義的輕舉妄動而已,殊不值一睬。

當此之時,正是內子重病之日。內子因生產時接生不慎,觸傷子宮,以致日久潰爛,下腹痛楚難堪。半年於茲,醫藥罔效,以致骨瘦如柴,形容憔悴,呻吟床笫之間,一籌莫展,而束手待斃。忽聞真耶穌教會的蕭執事,正在藉祈禱能力,治癒很多病人,同鄉們疊來報信,並催促從速請來為內人祈禱。那時我疑信參半,猶豫難決,但鄰居同鄉們則往來如鯽,竭力推薦;感他們的好意,遂聚集家人,商量決定,由我與襟兄許天由(業中醫及針灸醫師,後來介紹許多人入真教會)二人,同往訪問蕭執事。為要探其究竟,我問他說:「聽說蕭先生能醫治疾病,是不是?」蕭答:「那是耶穌能治病,你別誤會了,我又不是醫生!」我聽了覺得很奇怪,就說:「不管是你,是耶穌,現在我家有個病人,欲請先生設法醫治,不知尊意如何?」蕭答:「你如能相信耶穌,在主耶穌是凡事都能的。所以不問病情如何,只要你們決心相信,病就會好了。」我說:「若是因祈禱,病能好了,我們當然會相信。」但是蕭氏卻說:「你們必須先有信心,祈禱始能見效。」如此各執一理,相持不決。

後來我們回家,再加商議,最後決定請蕭氏來舍祈禱。到家後,蕭執事提議:「從今天禱告求主醫治開始,你們應將醫藥一律停止不用,方能顯明耶穌基督的權能;否則,靠祈禱痊癒了,你們還以為是醫生換新藥而見效的。這樣不但奪去神的榮耀,更足以影響你們的信心,反為不美。」此議我們自然答應(當時每天的醫藥費,約花五、六塊大洋),因為祈禱如有效驗,何必用藥?但是我看他大膽的作風,心埵釣ヲ菻H他必有甚麼奇異的作為;否則,必不敢如此荒唐。蕭執事又見證很多道理,我們都不太懂,各人只存著好奇的心理,盼望他趕快祈禱,看他能顯出甚麼奇蹟,使病得癒?

在禱告之先,蕭氏吩咐倒杯水來,要祈禱給病人喝。我就倒半杯開水給他,但他說最好是用生水,因這是他平素的經驗。說到生水,大家都靜默無言,因內人係生產得病的,平時喫喝,連碗盤都要擦乾(當時的流傳,在生產病中,若誤喝冷水,會使病症加劇),那敢用冷水給她喝?然又不能因此就謝絕作罷,正在兩難之間,我忽然決心用茶杯倒些少得不能再少的冷水給他。他似乎嫌少,但終於存著體貼軟弱的心情接受了。在禱告中,我暗地偷看是否有邪術行為,但只看蕭氏迫切祈禱,說些甚麼求主施恩醫治,使多人歸主,俾這裡得以早日成立教會等語。其舉止虔誠嚴肅,並無輕浮乖謬之嫌。禱告後,就把冷水給病人喝下。蕭執事又說:「我看神已施恩看顧了,這病必能痊癒。」我問他有何根據?他說:「剛才禱告時,看見有榮光照耀,這是真神已經垂聽我們禱告的證據。」我問其他同禱的家人,竟無一人看見甚麼榮光。這時我內心反生憂慮,以為必是邪術無疑;否則,我們為何沒有一人見到榮光?今已喝下冷水,深為後悔,對蕭氏只得虛與委蛇,送他出門而去,事後心情為之不安。

說也奇怪,是晚我恐怕內人病情將要轉劇,一夜難以安眠;但她反而安靜睡到早晨七時才醒來,是患病以來未曾有的好現象。我急問她腹部痛苦的情形如何。她用手掌在小腹上按按搖搖的說:「好得多了,不痛了。」我喜出望外,心花為之怒放,急往教會向蕭執事報信。他既歡喜且安慰說:「昨天已經告訴你們,神已施恩看顧了,一定會好的。」此時我內心非常快樂,信心為之大增,就請蕭執事再來舍間代禱。他仍舊叫我取冷水。因昨天的體驗,我今天取來的水特別多,他笑著說:「今天你的信心進步了。」如此一連禱告七天,內人的病症完全脫除,且能起床行走了。有此奇特神蹟,不但使我消除以前懷疑輕視之心理,進而生出敬畏信靠之念頭來。數日後,全家接受主耶穌寶血的浸禮,歸入真教會。

是年農曆3月28日(陽曆5月15日),是我們全家接受浸禮的日子。此次參加受浸者,男女共計33人,是由蕭路求執事施浸的。在施浸的過程中,有二位姊妹看見好像飛鳥形狀的發光體,在空中飛來飛去,直至施浸完了才逸去。經蕭執事說明後,才知道這是聖靈臨在的表現,大家都很快樂的歡呼感謝主。回到會堂後,眾人同心向神感謝祈禱。在這次迫切禱告時,聖靈大降,聲音確似眾水與大雷的樣子,眾人都覺得連地基都在震動搖撼。有一位信徒,名叫許葉九,他以為房子將要倒塌了,趕快跳出門外。禱告後,查明當日受浸的男女信徒,共有半數以上被聖靈充滿,彼此歡喜快樂之心情,溢於言表,實為有生以來最喜樂的一天。我就是在這次受靈浸的。我受聖靈的情形如下:

感謝祈禱片時後,好像有輕微電力觸動,身體被振,搖動不已。繼之舌頭不由自主的說出聽不懂的音調來,越說越有勁,內心非常快樂。從此,每次禱告,都有方言。靠聖靈的能力,使我從前所有的不良嗜好,漸次改除;連那上癮十餘年而屢改不掉的吸香煙惡習,亦除淨了。前後比較,如釋重負,又蒙真神賜我一切屬靈力量,一直到現在。這就是我得聖靈的體驗。

再者,家母患十八年歷史的鴉片煙癮,也是藉禱告革除的。得聖靈後,使她多病消瘦之軀,換來肥胖健康之體,至今年逾八十,尤能健步如飛。早晚參加聚會,數十年如一日,未有間斷。

感謝真神的恩典,把我們全家由罪惡痛苦之中拯救出來,又使我們靈肉都得平安快樂。主耶穌的大恩大愛是永遠不能忘的,除時刻感謝外,謹此見證,以榮主名。
領受靈浸 凡事能自制 謝錦坤 上一節 下一節
「人若信耶穌,得了聖靈,無論在甚麼逆境,遇到甚麼患難,都能歡喜快樂。」

喪失雙親,正感人生多愁,又加上生來之易怒脾氣,每天過著苦惱生活的我,聽到這話,雖然半信半疑,但似如黑夜中的一顆明星,吸引我到教會聽道。到教會一看人家禱告,身體震動,口堻銙靽w篤,不知在說甚麼,只感莫名其妙而歸。時在1957年的夏天,藉學校放暑假的空閒時間,為求此無價之寶,在台中真耶穌教會繼續慕道二個月;結果,毫無所獲,大失所望,一到開學就停下來了。

神所要賜恩的人,並不因你放棄祂,就丟棄你。開學一個多月,受些打擊而再回到教會來。時正在開秋季靈恩會,為求聖靈,踴躍參加早晨禱告會。傳道者引用主耶穌所說的話:「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堥茬隉C信我的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七37-38),勉勵渴慕聖靈的人,到前面來求聖靈。正感心中飢渴的我,似受一種力量的催逼,不由自己地跟人家到前面跪下祈求。受聖靈感動,身體自然顫動起來,眼淚不禁的潸潸而下;尤其蒙長老執事按手時,感動更大。禱告完畢,因還沒說出方言,不算受聖靈;但這次禱告,已使我體驗到受聖靈感動的滋味。

從這次受聖靈感動後,禱告時常感覺從腹中滾湧出一種力氣,身體跳動,聲音亦大,三更半夜吵醒熟睡中的家人是常有的事。在祈禱室禱告受聖靈感動,長老執事為我早得聖靈心切,常給我按手,但總不會說出方言來。雖然已蒙聖靈的感動,但真耶穌教會句句引經據典的講道,仍然聽不懂,常覺不耐煩。但既有心要查考,非查個究竟不可。以後凡遇台中市內各教會有培靈、佈道大會時,總前往聆聽。其中,以聚會所(另名小群會)的道理較能入耳;亦因有適當書籍可讀,而喜歡參加那邊的聚會。因此自1958年1月起,約有半年時間,勤往查考道理,對於耶穌教亦稍知其輪廓了。另一方面,真耶穌教會每星期三晚上的蒙恩見證會,也喜歡來聽。常因信徒所見證的真神奇妙之大能而受感動,漸得信心。

1958年5月28日(星期三)晚上,照素常的習慣,到真耶穌教會來聽蒙恩見證。聚會後,想拉自行車騎回家,纔發見今晚第一次向人借來的新腳踏車已無影無蹤了。將此事告訴教會的人,大家為我著急,打電話問今晚看管腳踏車的人。負責人安慰我,如果找不到,教會將設法賠我;林悟真長老亦勸我,不要因此灰心,以致喪失永遠的福氣,應當繼續來查考。其實,當時我的心中平靜如常,毫無憂慮之色,亦無慌張之態。回來報告家人時,甚至哈哈大笑,大家以為我在騙他們。等到一本正經地說,纔挨罵:「在發瘋了,丟了腳踏車怎麼還在笑?」這次經驗,倒使我感謝真神,因我向祂所求的妙方已得到了。原來我開始慕道的動機,就是為獲得一帖「無論遇有甚麼患難、逆境,都能歡喜快樂」的藥方。這次丟了一輛將用一個月的薪水纔賠得起的腳踏車,不是一件患難麼?為甚麼還能哈哈大笑,泰然自若,一點憂愁之情都不露於外呢?自己也莫名其妙,不知其所以然,只有感謝神的恩典就是了。自從體驗到這次恩典以後,前常以婉言拒絕的受浸就不便再推辭了。因此6月8日(星期日),聚會所有一次浸禮之機,感覺有神明顯的帶領而決心受浸歸主。無奈,在前一晚之受浸談話時,主持人說:「受浸沒有赦罪的意思,信主的時候,罪已得赦了!」的話,似被撥一盆冷水,火熱的心便冷卻下來;悵惘之餘,又失去了受浸的決心。

6月23日晚,與一知己之友談起自慕道以至這次受浸未成之經過。這位朋友告訴我,受浸未成乃因已逝之父母阻擋之故,原來先父母對於耶穌教是恨惡痛絕的。回家時,已是人人在酣睡中的過半夜,萬籟俱寂,朋友的這句話刻在我的心中,難以消除。跪下禱告便說:「慈愛的主耶穌!我相信?會拯救我,但我的環境使我太不容易來相信?了。今晚我的朋友又提起死去的父母來阻擋我信耶穌,所以如果?不賜我一個明顯的證據,絕大的力量,我是沒有辦法信?,對圍在我四周的親戚朋友也是無可交代,以解圍啊!我已知道聖靈是接受赦罪之浸禮,聖潔的人纔有資格領受,但求主憐憫我這特殊的環境,先賜我聖靈罷!」作完這種意思的禱告後,安然就寢。

翌日真耶穌教會的郭弟兄帶一位姓黎的弟兄來找我。黎弟兄是曾在聚會所信了七、八年後,由郭弟兄的令尊帶領,受浸歸入真耶穌教會的。他說明從聚會所到真耶穌教會來的原因與經過後,勸我明天早晨到教會參加禱告會,求聖靈。本來打算暫時在家埵袹疙t經,以資判斷真耶穌教會與聚會所所講道理之正誤,不想再往任何教會聽道的我,這時也只好點頭答應了。

6月25日早晨,照約早起,參加禱告會。參加的人數約有十來個,黎弟兄已經在那兒等我了。唱詩、誦讀一節經文後,纔開始禱告。總共約半小時,禱告會就完畢。為求聖露,再進祈禱室禱告。一進祈禱室,便看到蔡弟兄已在那堙A口堸菪X娛心悅耳的美妙歌聲。這就是所謂「靈歌」罷!雖然曾聽過信徒說,靈歌是多麼好聽;但親耳聽到的,這是第一次。雖然唱的是甚麼意思,除了夾在其中的幾句「哈利路亞」以外,完全聽不懂──既非台語,又非日語,當然也不是國語,更不像英語,好像是希伯來語的樣子。(筆者當然不懂希伯來語,只是當時心中忽然有這種感覺罷了。)但是他為甚麼會唱出希伯來語的歌曲呢?據我所知,他也沒有受過中等教育,連英語也沒正式學到,怎能唱出這種優雅的希伯來歌聲呢?自聞自問之下,受聖靈的感動,忽覺:這不是證明真神的存在麼?真神明明存在,現在藉他顯明在眼前,聽在耳中,為甚麼過去都不認識祂,不相信祂,甚至反抗祂,褻瀆祂呢?自責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跪下來,身體不寒而顫,喉嚨哽咽良久,終壓不住從腹中滾湧出來的一股熱氣,便放聲大哭起來了。這時身體的跳動也很厲害,合起來的雙手震動得手錶的鏈子也被震斷了。汗淚一起而下,手帕擦不夠,兩袖亦濕,背部內外衣也濕透了。痛哭流涕二十分鐘許,到眼淚已乾,聲音將啞,身體才安靜下來。三十六歲的大孩子,號咷痛哭這麼久,事後感覺很不好意思。記得父母去世時,還沒哭得這麼厲害,為甚麼今朝體驗有生以來第一次的大哭呢?但在悲中卻有一種莫名的喜樂,似如回到久別之慈愛天父的懷抱一樣;又似淚水洗淨過去的污穢一般,感覺輕鬆愉快。所謂「悲喜交集」之情,就是這種情形之謂罷。起來擦乾汗淚後,黎弟兄也沒說甚麼,只叫我從學校回來,再來禱告。照他的吩咐,上完了課,再來禱告一次。

當晚趕到教會聚會。聚會完了,再到祈禱室禱告;出來時,郭弟兄喜出望外地向信徒介紹說:「他已受聖靈了。」此時纔恍然大悟,早晨痛哭流涕一場,就是我得聖靈的時候罷!衷心喜樂:渴慕已久的聖靈,我也已經得到了。馬上在聖經表皮背面記入:民國47年(1958年)6月25日早晨,於台中真耶穌教會受聖靈的浸。感謝主!這天是我一生不可忘記的日子。

第二天早晨,天未亮就醒來。睡意已逝,只好起來漱洗後,趕往教會參加禱告會。第三天亦約同一時間起來參加,第四、第五、……天天都是一樣。暗覺奇怪:原來睡慣早覺的我,常常趕不上到校監督學生的自修時間,這幾天怎麼這樣早就能醒來,且一醒就不想再睡呢?這不是聖靈所賜的力量麼?聖靈亦開啟我的心眼,使我較能明白聖經。尤其對於使徒行傳所記與現在真耶穌教會的情形很符合,而感覺津津有味,連續讀了好幾遍;以後,以經解經的講道也漸能聽懂了。得聖靈後,易怒的脾氣雖然還不能全消,但如果趕快禱告,被聖靈充滿,怒氣自然就消退,而得以恢復心平氣和的狀態了。記得從前常將家庭之氣帶到學校,在學校所發之怒攜回家庭,遷怒時常,鬱鬱終日,無以排遣。自得聖靈後,只靠幾分鐘的禱告,就能消除以前無可奈何的怒氣,真是感謝不已。

不久,少許借人的錢,慘遭倒閉之禍。生活拮据的公教人員,這可說是一個不算小的打擊。但在禱告中得到安慰,化憤怒為喜樂,憂愁變為同情;對於債戶的可憐境遇,不由發出憐憫,亦感謝自己現在比他們還優裕的環境。諸如此類,體驗到聖靈之恩賜不少。但因為幾千年歷史的拜公媽(祖宗)問題,與從小跟父母拜慣的偶像,不能圓滿得到解決,仍然躊躇受浸良久。

八月中旬,在台中舉開學生靈恩會時,大家為我報名受浸而感覺奇異。林長老向我說:「是不是因有甚麼問題還不能解決?如果不趕快受浸,聖靈就將離開,不會常住在罪未得赦免的人身上的。」聽到聖靈將離開,不覺一愣;如此寶貴的聖靈若離開,我就糟了,以後發怒、憂愁將何以自解?但心中亦想:神一定會賜我一個受浸的機會,等到我對此二問題得到解決的時候。感謝真神的恩典,聖靈也漸漸啟示我過去所拜的偶像與祖宗之錯誤(曾以「我所認識的真神」與「論拜公媽問題」為題,發表於聖靈報第一五五期和一五七期),而於該年11月16日,台中舉開秋季靈恩會時,受浸歸入基督,完備重生作新人的條件了。
恆切祈求 果蒙聖靈澆灌 朱阿娥 上一節 下一節
哈利路亞,感謝主!我受聖靈至今已有12年了(編者按:朱姊妹於1954年受聖靈)。

我是生長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自小就在神慈愛的恩育下長大。過了幼年時代,到漸漸懂事的時候,無論在教會或家裡,都很喜歡聽人家講聖經的故事;對於兒童詩歌更感興趣。在這種環境的薰陶下,我也漸漸地明白一點道理了。這時我已經知道,沒有聖靈是不能進天國;也曾聽過受聖靈的人說,聖靈降在人身上時,會使人感到如何的快活等話,就開始求聖靈了。在小學六年中,每次教會開靈恩佈道大會時,我都很迫切祈求,甚至聲淚俱下地叩求良久,也受長老執事的按手,但結果都失望。看到別人得聖靈那種快樂的表情,真使我羨慕極了。每次靈恩會,我都未曾錯過求聖靈的良機,但每次都使我灰心。現在想起當時,若不是主以恩惠待我,扶助我幼稚的心靈,賜我一顆「百折不回」的心,我想我將永遠得不到聖靈了。

1954年秋季,梅山教會為要培養信徒的靈性起見,定每星期五晚間為特別祈求聖靈的聚會。感謝神的靈親自帶領,每次都有人受聖靈。有時候一個晚上好幾位得到聖靈,因此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有好些兒童受聖靈了。他們口說方言,身體震動,跳來跳去,滿心喜樂,叫人看見了羨慕不已。我雖迫切祈求,但仍然得不到,而自覺慚愧,心媯h苦不堪。我自問為什麼求不到呢?原因何在?這一個晚上,我又是好像一個打敗仗的兵丁似的,垂頭喪氣的走出會堂。歸途我就暗暗的自想:我非下一個最大的決心不可,下星期五晚上,若不達到願望,決不回家。回到家裡,主意已定,就要睡覺了。這個時候,爸爸因為不知道我已下定主意,便向我說:「人家小孩子都有聖靈,妳弟妹也有了,妳年齡比他們還大,應該更加努力迫切祈求才行。」聽了父親一番鼓勵的話,我默默無言可答。我的內心為他的話受到更大的激勵,我的心志更堅了。
  
11月27日晚上,是我所期待的時候,我照常上會堂去。這時我的情緒與往日不同,好像出征的戰士,下了非打勝仗誓不休的悲壯心情出門;因為今夜我須完成一件重要的事──得聖靈啊!跪下禱告,我先提醒自己說,如這次跪下求不到聖靈,決不要起來。然後,開始情詞迫切祈求。公義的神要考驗我,祂不因我的決心就速速將祂的靈賜給我;但我也不因此灰心餒志,繼續祈求下去。大約有兩小時之久,不離跪處。散會了,人家都走了。父母親也在旁邊休息等著我,只剩我一個人還在禱告。汗流浹背,眼淚簌簌而下,專心一意懇求天父憐憫,賞賜聖靈。哈利路亞!感謝主的愛,祂終於憐憫我,垂聽我的禱告,就在這個時候,賜下祂寶貴的聖靈給我這個十六歲的少女了。記得起初只是口裡一直說出方言來,接著身體微微震動,雖不大充滿,但已是被聖靈感動了。因為夜深了,過不多時,我就停下禱告,趕快回家。我的心非常輕鬆愉快,飛也似地跑回家。第二天清早起床,準備到會堂去禱告。跪下不到五分鐘,聖靈就非常充滿,全身跳動,方言一直說個不停,心清氣爽,興奮難以形容。

藉著聖靈的運行,使我發起熱心,信心加倍剛強,喜歡常常祈禱,有時一天祈禱了好幾次還感到不足。尤其我是從恆久忍耐,千辛萬苦中得來的,故深怕聖靈離開我,而每天不斷的虔誠感謝禱告。我想,受過聖靈的兄姊們必有同感吧!如今我親自體驗到神所應許的聖靈的滋味,常在主的靈磐石邊暢飲寶貴的靈水,靈性一天一天的滋長,更覺主恩浩大。

在這個彎曲悖謬的社會裡,曾當一個微小女工的我,在日常生活中,常遭遇到種種不如意的事,嘗過甜酸苦澀的各種滋味。每日眼中所看到的大都是邪惡的事,真是個俗化的世代,令人痛心疾首。因此若不是有聖靈的幫助,恐怕我早就陷入罪坑了。感謝恩愛的主,先賞賜我聖靈,然後把我放入茫茫的人海中,任其漂盪,藉此熬煉我,考驗我。但我全賴聖靈的引導,勇往直前,遇到驚濤駭浪,我總是靠祈禱以解決一切困難。常於絕望中呼求神,慈愛的神都垂聽我的呼聲,憐憫我肉體的軟弱,為我開了一條出路。祂不但照顧我,還管教我;我若偏行正道,祂就以慈愛的鞭管教我,使我歸回平安的路上。真神的權能,無人能測透,確是大而可畏!

如今神的靈濕潤了我乾燥的心,使我心靈不至於飢渴,祂奇異的恩典是何等長闊高深!
閃電落在身上 方言脫口而出 簡東豪 上一節 下一節
關於受聖靈的情形,在我未歸主之前,曾經看過好多次;因為在家附近有一個真耶穌教會,他們在禱告時,都是大喊大叫,身體搖來搖去。那時年幼不懂事,不會去追想他們為何要這樣,直至歸主後自己受了聖靈,才體會到當時他們快樂之因由。

我生長在拜偶像的家庭,對於耶穌教是一個門外漢,當然談到聖靈更是一無所知。尤其家父是一位熱心於拜偶像的人,每逢祭鬼神,他都去參加;做他兒子的我也難免受他影響,便生活於迷信中。原來與真神離開甚遠的我,實在不配得天父賜下無價寶的聖靈;然而感謝神的慈愛,在日治時代,神就揀選了姑母與叔父歸入祂的名下,體驗聖靈中的快樂。因此家父曾有一段時間在真耶穌教會慕道,是姑母向他見證的結果。在求道期間,我常跟父親到會堂去,故也嚐過耶穌教的好處。有一次,教會的一位長老到家來訪問,看見父親正在抽煙,就不客氣的對他說,信主的人不可吸煙、喝酒。不料,家父不能接受他的勸勉,就從此不再到會堂去了。我那時不明其意,也隨著與教會疏遠了。

但是神的慈愛,使我在十五歲那年,患了惡性的瘧疾病,病況一天沈重一天,家父為了獨生子的我著急,到處尋醫;姑母卻在暗中為我禱告。我雖尚未歸主,卻體驗到姑母代禱之效,不久身體漸有起色。但是父親只認得醫生高明,而不把榮耀歸給神。那時,正有一位鄰居的長老會信徒,常到家來見證主道給家母聽。當時家母對長老會有點傾慕,決意在我病癒時,要去長老會。以前姑母常見證真耶穌教會的道理給她聽,但她總以婉言拒絕。這次不知如何竟對長老會有所愛慕,如今想起來,這正是主安排我進入本會的機會。

父母親在長老會領洗後,牧師常來訪問,要我到長老會去聽道。我本來為人沈默怕羞,對人地生疏的長老會,始終不敢去。母親常對我說:「人家好意請你去,怎麼不去呢?」我總是回答她一句:「不敢去。」有一次我向她說:「既然要我到教會去,那麼我到真耶穌教會去可以嗎?因為這堣騆近,而且姑母、叔父也在那堙C」母親說:「也好,都是一樣。」從此,我開始在真耶穌教會慕道。感謝主,聖靈的感動,使我對所聽的道理漸漸明白了。

1953年11月22日,教會開靈恩會時,我趁此機會受浸歸主。受浸那天,姑母贈送我一本聖經,勉勵我迫切禱告,求聖靈。當天我雖祈禱到流下淚來,也毫無動靜,連一點外來的感覺都沒有。靈恩會過了幾天,鄰舍一位老人議長論短的說:「他們真耶穌教會在祈禱時大喊大叫,身體搖來搖去,是因為一位老人在作祟,用催眠術使信徒這樣的。」其他幾位鄰居也隨夥議論。他們所說的那位老人,就是一位姓張的女執事。我當時年輕,以此為真,也不敢向人發問,便把這事存在心堙A每次禱告都有點膽怯。

次年3月5日,教會有一位姊妹患病,大家為她禱告。當祈禱到很迫切時,忽然有閃電似的光落到我身上來,身體就不由自己的震動起來,口婸”Э奶懂的話語,心埵頂﹞ㄔX的快樂。那時張執事到中部做聖工去,懷疑已久的我,從此才恍然大悟,人家的議論是個謠言。回家滿懷快樂,一開口就對家母說我得了聖靈。但很奇怪,她滿不在乎的答道:「我們也有。」不久,長老會的牧師知道我去真教會,就對家母說:「怎麼讓妳兒子到真耶穌教會去呢?」從此逼迫就來了,每當我要上會堂,家母就以怒目威嚇,或開口阻擋我。但我滿不在乎,想她的憤怒必漸次消逝。有一次姑母到家來,她就破口大罵說:「你們真,難道我們是假的麼?」如是,阻擋一天加厲一天。

不久,我的胃不知為何竟痛起來了。精神上和肉體上的痛苦互相交迫,若非靠著聖靈的保守與幫助,我是不能戰勝這二重的打擊的。為了全家未歸入真教會,常在暗中流淚向主祈求。慈愛的天父終於垂聽我的禱告,經過幾年,家人先後都歸入真教會了。惟加在身上那根刺未得拔除,如今想來也是主的美意。

身上雖帶有病痛,內心卻充滿了快樂。因為聖經上說,被聖靈充滿的人,必蒙聖靈的安慰,得到喜樂(徒九31;來一9)。此外,在生活中蒙聖靈帶領,解決困難的事很多,不能一一詳述,只在此感謝主賜給我聖靈的恩典,願一切榮歸於天上的真神。
先經歷靈浸 後定意領受水浸 林獻生 上一節 下一節
我生長在拜多神的家庭,家母是篤信這些偶像的虔誠的教徒。當時鄰居有一位醫生周福全先生,是信耶穌的,每逢汪培英牧師來他家堨D持家庭聚會時,我便跟家母應邀去參加。那時堂兄德進,就讀於嘉義的東門長老會星期日學校,我也常跟著他去參加。某年的聖誕節,他參加兒童話劇的表演──劇名「萬國和平會議」,扮一位中國代表的角色,穿起長衫馬褂來;秩序雖然亂,卻在我的腦海堥銴W了很深的印象。

就讀嘉義中學的時候,因看見那些信耶穌的青年們以知識分子自居,便對耶穌教發生惡感。及至中學畢業,上東京讀美術專科學校時,住在聖潔教會「聖書學院」的北一條小巷,恰巧與曾承坡君是鄰房,所以每星期日都跟他到柏木的日本基督教會做禮拜。這段時期,日文改譯聖經是我最心愛的讀物。

後來回到台灣,當起教員,隨著環境的改變,便將聖經擺在書架上,不再看它了。1937年的夏天,因學校放暑假,回到嘉義。某晚與堂兄上街時,經過東門的真耶穌教會門前,就一起進去聽道。當大家唱完了聖詩,跪下來禱告時,我們卻坐著東張西望,觀察他們祈禱的情形。中學時代,每天都從真耶穌教會小會堂前經過,姨丈是該會的長老,我卻認為那是一種自我催眠而不願意去看。但那晚詳細觀察的結果,發現有喊著聽不懂的話的,也有用悟性禱告的;有人身體如發抖一般在震動著,也有斯斯文文的。在似乎明白從前的批評是錯誤的時候,忽然從上面有一股很嚴肅的氣氛臨到我心堥荂A我便跪下來,開始用悟性禱告了。之後,差不多每天都到會堂參加禮拜,禱告求聖靈了。

暑假過後,回到學校的某晚──10月5日,一位真耶穌教會的信徒何銀賞弟兄來找我說:「感謝主,聽說林老師這次暑假回嘉義時,到過真耶穌教會慕道,……」然後叫我跪在宿舍的榻榻米上,同他禱告。不到五分鐘,我忽然感覺從上面來了一種能力,隨即從口婸‘X不像英語也不像法語的聲音來;不但身體震動,且跪在榻榻米上,一直跳來跳去,雖然擦破了皮,心堳o有無法形容的快樂!感謝主,那時我心堜白,這是領受靈浸的表現;林悟真長老向我所做受聖靈的見證,我如今也親身體驗到了。停止了禱告,擦乾了汗水,就抱著非常感激的心情,寫一封信向蔡聖民執事報告我受聖靈的情況,並要求趁我安息日回嘉義時,於星期日為我施浸。

感謝主的愛,按照預定,我於10月16日,在八掌溪由蔡執事給我施浸,使我歸入主的名下。我寫給蔡執事那封信,寄到嘉義教會時,剛好日人傳道者須田清基長老來此,蔡執事便將我的信拿給他看;他看完,將我的信帶回台南,刊登在他所發行的日文「聖靈時代」雜誌(第三號第五頁)上面。

在使徒時代,有未受浸前,先受聖靈說方言,而後才受浸的(徒十44-48);也有先受浸,經按手之後才受聖靈的(徒八15-17,十九1-7)。這些經歷,現在本會都有。感謝主的恩寵!我是先受聖靈,才受浸的。主知道我的心,倘若沒有先給我體驗到聖靈的浸,恐怕我不容易歸主,如今還徘徊在迷途上吧!

1941年10月1日,我獻身,還了我於受浸當時在心媕q許的願,得以終生事奉主;感謝主,這是我覺得最快樂,最光榮的事。哈利路亞!
被聖靈充滿 穿上新人 吳揚道 上一節 下一節
按聖經的記載,受聖靈是:由屬肉的老亞當,蒙更新,成為屬靈的新亞當(參:林前十五22;約三3、5;西三9-10)。由滅亡中,得永遠的生命(羅五12;結三十七14)。由魔鬼的壓制中,得自由而歸屬基督(約壹五19;羅八9)。由罪惡的奴僕婸X救贖,成為神的兒女(約八34;加四4-7)。由虛空的世界堙A領受進入天國的憑據(傳九5-6、9;弗一13-14)。因此,受聖靈是基督徒的一件大事,是得救的必備條件。

我因父親早亡,五位兄長也相繼離世,家境異常窮困,自幼時就備嘗痛苦。後來由於信主耶穌,又得著天父所應許的聖靈,纔得到莫大的安慰與盼望。茲將我得聖靈的體驗略述於下,以供渴慕聖靈的人做參考。

保羅說:「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弗二2)。我生長在拜偶像的家庭,早年跟隨母姊拜假神,每逢年節,都去求籤問卜。稍為長大後,只知求世上的名、利、慾。因此身體虛弱,精神也多苦悶;雖然圖謀強身修養之術,總是無濟於事。

29歲那年,在玉里見一位同事姜醫師讀聖經,就譏笑他說:「您是受過大學教育的,怎麼也糊塗得讀起聖經來了?」他聽了之後,和善的回答我說:「你也來讀讀看,一定會了悟聖經的偉大!」因此覺得有理,就開始讀經,首先看創世記與羅馬書。感謝神,祂開啟了我的心竅,當讀到「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七19)的時候,為其道破真理而佩服不已。因為這不僅與自身的經驗相符,在他人身上,也能發現這種軟弱。又讀「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覺得基督的愛真是偉大。自此才決心信主,並靠主克服身心的軟弱。

當我讀了約翰福音,覺得講論聖靈的地方特別多。其中十四章16、17節記載:「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祂,也不認識祂……」我想主既然這樣應許過,相信必定會賜給我們。但我們有何種感覺,纔能確信是得了聖靈呢?把這事請教姜醫師時,他說:「這是大問題,我也不大明白。」後來再轉問幾位基督徒。有的說:「讀聖經能明白,有善行,就是得到聖靈。」但我覺得這樣的回答是不夠的。

感謝神,祂安排了一位許真信弟兄,給我解決這問題。有一天,在火車上,遇見兩個陌生人在談論聖經。他們在聖經上劃了許多紅線,一看便知道是老信徒,就近前問道:「今天是星期六,你們要到那堨h?」回答說:「我們是在星期六守安息日,所以現在要去做禮拜。」後來我們談到安息日問題,看出他們熟習聖經,就接著又問:「你們是否已受了聖靈?」許弟兄肯定的回答說:「有,受浸後三年纔求到。您如想得此恩賜,請到我們真耶穌教會來查考罷!」當時,我得了這個信息,非常驚喜。後來到立山真耶穌教會和陳聖工執事談論後,纔知道得聖靈是能見能聽的(徒二33,八17-18,十46)。從此對於聖靈的疑問已完全冰解,就要求受浸。但陳執事為了慎重起見,沒有即時給我施浸。經過幾次的查經並要求,終於1951年8月5日領受浸禮,歸入主的名下了。

以後,一日三次跪著禱告,口唸「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啟十九5-6),心堶═蟀閮D聖靈(路十一13)。經過一個多月,仍無感覺,因而心堳D常著急。每次傳道來訪問時,常問他:「我為什麼得不到聖靈?」感謝神的安排,不久能有機會參加靈恩會。當時由簡益真長老及楊約翰執事領會,他們見了面就說:「我們是幫助你求聖靈的,要賜給你的是主耶穌,須要迫切祈求。」得此指示後,凡休息的時間,都到祈禱室禱告。禱告中,有一次覺得熱風從身上吹過,可是時間很短。至下午六點,準備回家時,兩位傳道者再幫助我們禱告。簡長老按手在我的頭上時,突然感覺有一股莫大的力量從頭上降下,漸漸充滿全身,心堳D常愉快,好像進了天堂似的。肚子媢釵閉﹞蘁u起,舌頭被這股力量控制轉動,不由自主的說起聽不懂的話來了(約七37-38;林前十四2);全身發熱、流汗、搖動,但心堳o清楚在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感謝神,我終於得到渴慕許久的聖靈了!

「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喫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得聖靈後的頭一件變化,就是有「聖靈中的喜樂」。屬世的喜樂,無論是考試及格或結婚,或做爸爸等,時間稍為一久,印象就逐漸模糊不清;可是在聖靈中的喜樂,不但印象深刻,不易忘記,更不受環境的變遷所影響(徒十六25)。這種喜樂,只有親自去嘗嘗才能明白。
  
「只等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約十六13)。得聖靈後的第二件經驗,就是「得真理」。我信主不久,聖經看得不多。但心堮伀`火熱,一有機會就想做見證(徒四20)。有一位朋友,聽到消息後,就帶了兩位牧師來訪問。我不知他們的來意,也一一的給他們做見證。結果,他們說:「那不是聖靈;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十四33)。我感覺奇怪,只回答說:「我所做的見證,只按聖經的指示,心內也充滿喜樂,我想我們是對的。」他們不肯接受我的見證,就此告別了。我對神學原來是一張白紙,但為把這件事弄清楚,纔開始用心查經。感謝神!蒙聖靈的帶領,明白了神的道與人的吩咐的差別(太十五8-9),又認識本會的道理確實符合聖經。後來他們再來訪問的時候,就根據聖經與他們辯駁;結果,因無法可答,就不敢再來了(路二十一15)。

「……作神福音的祭司,叫所獻上的外邦人,因著聖靈,成為聖潔,可蒙悅納。」(羅十五16)。我本來是一個軟弱的人,過去有許多的缺點,就如脾氣暴躁、好勝、說謊、善感多愁、心懷不平等等。但感謝神,自從得聖靈後,便有了改變,昔日那些舊人的「衝動」,漸漸被控制(多三5;結三十六26-27);且能結出聖靈的果子來了(加五22-23)。

以上是我所得到的經驗。「科學是重實驗,宗教卻重體驗。」聖靈是要親身去領受,才能明白天恩之滋味的(來六4)。但願慈愛的主耶穌,親自帶領每位讀者,都能來本會領受寶貴的聖靈。
閉門專心禱告 聖靈果然降臨 楊約翰 上一節 下一節
大概是五、六歲的時候,由於家嫂(長老教會傳道師師母)對我們的善待和愛護,使我幼稚的心靈生出「我長大起來要跟嫂嫂去信耶穌」的意念。約十歲時,家兄為要應援其襟兄負責的教會所舉辦的「救主誕」──聖誕節,曾帶我們到離家數十公里的地方去表演。(家嫂四姊妹中,三位嫁給牧師、傳道師。)

十八歲的時候,到了上海,照例常去基督教會做禮拜;但當時對於道理近於無知,常抱著去看看異性的心情上教堂,真是對不起真神。過了年餘返來台灣,本想往廣東,惟在未成行之前,應真耶穌教會信徒熱心的邀請,前去聽道。對於他們所講的道理,覺得比一般牧師更有能力,事事引經論證,使我樂意繼續去參加他們的聚會。惟有一事使我大惑不解的,就是他們所說的「受聖靈的浸」。我看到他們──有地位有學問的信徒也是一樣,都跪在地上,身體震動,口媯o出一種聽不懂的聲音來;且有唱歌的(他們說那是靈歌),有拍掌的,喧聲響徹四鄰。真是又奇怪,又可笑,覺得太不成體統。

有一天,由台中教會來了一位傳道者──朱惠民執事。他在安息日講道,我的心大受感動;於是,上午聚會畢,頭一次甘願跟他們跪下禱告。忽然從上頭來了一種力量,使我的身體不自主的震動起來,合著的手展開,一直的拍著;同時舌頭衝出一種聲音,心堳D常激動,雙眼淚流如注。但頭腦十分清醒,又覺得很快樂。至此,懷疑已久的「靈浸問題」便完全冰解了。感謝主!我自受了靈浸之後,過去的種種罪過,竟一一浮顯於腦海堙A深覺自己是個罪人,便想領受浸禮(那日屏東教會開了浸禮的恩門)。惟因偶然聽見某信徒叫另一信徒不可勉勵我受浸,怕我意志不堅,不易守道,使我自覺慚愧,而不敢報名要求受浸。但我心堣Q分不安,待下午聚會畢,向朱執事提出真耶穌教會與一般教會不同的教義──浸禮方式、遵守安息日、洗腳禮等,再一次詳細的領教後,表示渴慕早日領受主寶血的浸,藉以潔淨眾罪,歸入基督,做神的兒子(徒二38;加三27)。朱執事十分高興,允諾翌日為我施浸。

翌日,屏東客運汽車公司的巴士,專為我一個人的浸禮開到隘寮溪去了。受浸後,我覺得罪擔完全脫落,身心聖潔、清爽。但出乎我意外的事發生了!就是回到教堂禱告的時候,昨天得到的聖靈竟然一點兒也不感動我了。我心堳D常焦急,就請教朱執事。他說:「有的人由查經明白真理而入信,有的人是因病癒而入信。你聽道許久也不明白,身體又沒有病,不需要主的醫治;但主愛你,為帶領你早日歸祂,便使你先受靈浸了(參考:徒十44-47)。此後,只要你再熱心祈求,必能得到(參考:路十一13)。」如此一天過了一天,一個安息過了一個安息,雖然晝夜不斷的渴慕祈求,聖靈卻仍然遲遲不賜下來。

受浸後第25天,我深深地檢討求不到聖靈的緣故,才知道在乎「心不能專」。蓋我求聖靈是在自己的寢室堙A那一棟房屋另外有人住著,不能隨意關鎖大門。當時信心軟弱,怕屋內的未信者知道我在禱告,所以不敢大聲祈求;一方面在禱告中不斷的留意人的腳步聲,好在他們入門之時停止禱告。我既知毛病在此,那天就決意由堶惕滫驩磞瞴A我的心就不再跑出門外去顧慮一切了(參考:太六6)。

感謝主!這次禱告沒有多久,聖靈就比第一次更大的充滿我了。那時,跪在榻榻米上的雙膝被提起來,移動的跳著;雖然閉目,卻不會碰著牆壁,或跳到床下去。我的嘴,很有力量的從腹中湧出方言和靈歌來,聲音宏亮。住在隔壁的楊靈泉長老聽見,就跑來看。有人叩門要進來,楊長老叫他不要打擾我,要讓我被聖靈充滿。(我的頭腦十分清醒,所以外面的人說話的聲音,句句都聽得很清楚。)如此約有一個鐘頭之久,完全被聖靈佔領,汗流滿面,心堨R滿了說不出來的快樂和幸福感。雙膝的皮膚雖已擦破,卻毫不疼痛。惟恐聖靈又離開我,從那天起更是不住的祈禱,求聖靈繼續的充滿我。

因先母於我九歲時就離世,使自幼失去母愛的我,對人生常覺冷淡,甚至十多歲時就企圖尋短見。這次蒙主耶穌之大愛,獲得進入永生的憑據──聖靈,使我自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為保守既得的寶貝,我就決心要選擇對守道較為有利的鄉村生活。但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腳步(耶十23),我現在竟蒙主恩召,得以從事最有價值,最能使人在今生與來世得到真平安與真福氣的工作──傳揚「得救的福音」了。這福音有聖靈為憑據,有神蹟隨著,更有聖經證明,是「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猶3;弗一13-14;可十六17-20)。

感謝主,由於我一個人先蒙恩,後來家父及在長老教會傳教約有二十年之久的家兄一家大小,也都歸入真教會,並且蒙主賞賜聖靈了。但願主耶穌的救恩普賜於我的親戚、朋友。更願一切讀者都明白現在是末日臨近,晚雨聖靈大降的時候,而趁早渴求聖靈的浸,使我們成為同靈;且於真道上追求一致,成為同道,合為一群。藉以共負傳揚末世真救恩的大使命,完成真神普救萬民的大經綸,迎接救主耶穌再臨,凱歸榮耀的天國。
領受靈浸 肺癆重症得癒 簡益真 上一節 下一節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做見證。

我自主後1931年12月1日蒙恩至今,已逾35年,雖曾以口頭在各地教會做過見證,但尚未以文字榮耀主名,實辜負主恩太大。

1928年,我在嘉義縣梅山鄉公所服務。所交的都是酒肉朋友,每晚的生活總離不開嫖、賭、飲三條路。因放蕩過度,以致損壞身體。初染氣喘病,經過一年多,肺癆併發而喀血。雖不斷服藥、打針,並無起色,病症反加沉重。這樣拖過三年,已變成第三期的肺癆症了。西、漢醫藥均告無效,金錢亦已用盡,並負許多債務。雖然曾多方求神問佛,施行巫術,燒符念咒,亦均無功效。蒙恩前三個月,竟不能起床,只半臥在床上,不能喫也不能睡;身體枯瘦若柴,只剩下皮包骨而已。在此無錢亦無友,只臥而待斃之際,感謝主耶穌的憐憫,向我施恩垂愛,感動一位真耶穌教會的女信徒向內人說:「真耶穌教會有真神,能醫病趕鬼。無論何等病,只要有信心,祈禱必得醫治。」內人回來,勸我相信,我卻硬著心不信。只因同情內人,日夜不眠不休地服事我,也將要病倒,所以不得已答應她要相信。於是,她歡歡喜喜地去聯絡教會的信徒來禱告。

1931年12月1日晚上,有七、八位會友來敝舍幫助禱告。他們叫我臥著,合掌閉目,口唸「路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只這樣禱告二次,當晚就能很舒服地睡著了。睡到半夜,在半睡半醒中,忽然有兩隻長著黑毛的魔手出現,一隻按在我背後,一隻按在胸前;並且出聲說:「叫你不可信,你倒要相信。」如此三次,使我全身無力可以動彈;最後勉強大聲唸「哈利路亞!」那兩隻毛手才不見了。我醒來滿身大汗,心想:將開始信主耶穌,魔鬼就來阻擋,這一定是真道。因此,不但不加疑惑,反而加強信心。之後,他們每晚都到家來聚會,因而病體漸有起色;經過一星期後,就可以自己下床了。

第十天晚上,我問一位老信徒郭友兄說:「你們每晚祈禱,口唸:『哈利路亞』以後,就說出哩哩嚕嚕的話來,身體也要震動,這是甚麼意思?」他回答說:「這是受聖靈,說方言。主耶穌在世傳道時,曾應許信祂的人要受聖靈,而說方言就是受聖靈的憑據。」(約七38-39;徒十44-46)。我再問:「我能不能受聖靈?」他說:「你若熱心迫切祈求,亦可得到。若給聖靈充滿的人按手,就更容易受聖靈。」(徒八17-18)。但我想:不被按手,自己求而得著比較好。因以前常聽說,這個老頭子(指郭友兄)法術高明,人被按手在頭上,全身就震動起來。如果被他按手才得聖靈,或者反使我疑惑。因真神是公義的神,你既然求到了,我也應當求得到才對。他說:「你自己求也可以,不過要迫切祈求才能得到。」那天晚上,因有一位老太婆患氣喘病,正在發作而要請他們去祈禱,所以聚會後,他們就走了。
  
我送他們出去以後,就告訴內人說:「我今晚要祈求聖靈,若有任何異狀,不可叫我,也不可打開蚊帳看。你要在蚊帳外面幫助我求聖靈。」她答應後,我就進入臥房,上到床舖,將蚊帳放下。那時還不能挺起來跪著,只能屈膝,坐在腳跟上祈禱。起初因為身體還軟弱,聲音微小;大約十分鐘後,聲音漸漸大起來,並感覺身體有力量。將近二十分鐘的時候,已經滿身大汗。突然間,有一股如電流般的力量從頭上降下,感覺由腳跟震動起來,從腹中滾出活水似的熱氣,舌頭轉動,說出方言來。此時,身不自主地大大震動起來了。兩條腿挺起來,跪在床上,旋轉跳動約四、五寸高。如此繼續二十多分鐘,使內人很害怕。因前幾天,右鄰的婦人對她說:「你為何要信真耶穌教會?這個教會,許多人初信時還好,但經過一段時期,就要發瘋了。」所以她看見我受聖靈,跪跳不停,以為真是發瘋了;但又不敢叫我停止,只在蚊帳外著急。當時我全身大汗,所穿的二件毛織的厚內衣和一件外衣都濕透了。心想如能暫停,換衣服再禱告,不知多好!這麼一想,全身的震動就停下來了;因主知道萬人的心。我休息時,因心堳雱祤痋A便顧不得換衣服,也不能等那些去幫助人禱告的信徒回來才報告,而很想趕快去報告給他們知道我已受聖靈,我下床穿木屐,一直往外跑。內人看到這種情形,更怕得不得了,以為我真的發瘋了,便跟我後面追來。跑到半途,遇見他們回來,就向他們說我已經受聖靈了。他們既歡喜又感謝神,而跟我一同回到家來。換過衣服再禱告,又被聖靈充滿。他們就說:「真的受聖靈,與我們一樣。」而同聲感謝讚美神。其後,每晚在我家舉行家庭聚會,每日心靈上都感覺很快樂。

經過一個多月,即1932年1月9日,往大林教會領受浸禮。感謝主的寶血,洗淨我一切的罪孽。以後病魔離去,身心日日輕鬆了。不但病得醫治,以前的嫖、賭、飲、煙等各樣惡習,都蒙主耶穌除淨了。真是應驗主所說的話:「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我為這場大病,以前所積蓄的金錢都花光,且負了許多債務,不能償還;因此,生活困苦,營養不良,病雖痊癒,身體還是虛弱,消瘦得難看可怕。當時我想這樣的身體,要怎樣活下去呢?有一天,我勇敢向神祈禱,求主讓我活到50歲,使我有一段時間為主做見證。(當時我是30歲,自想如此下去,恐怕不能再活5年。)感謝主耶穌的大愛,祂垂聽我的禱告,賞賜意外的平安在我身上(腓四6-7)。

1966年我已經65歲了,祂改造我的身體,延長我35年的壽數。現在我身體的健康情形,比青年時代還好。主向我施行如此奇妙的作為,賞賜莫大的慈愛與豐富的恩典,使我不知道要怎樣感謝頌讚祂。我常記得大衛所作的詩:「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堶悸滿A也要稱頌祂的聖名。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祂用美物使你所願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詩一○三1-5)。

因篇幅有限,在此簡單見證主的恩典,敘述受聖靈的體驗。(自受聖靈至今始終與初信時一樣,被聖靈充滿無異。)願尊貴、榮耀、感謝、頌讚,歸給主耶穌基督的聖名,直到永永遠遠。
依「報爾佳音」所示祈求 遂被聖靈充滿 李靈實 上一節 下一節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見證我受聖靈的經歷如下,以供信主而尚未受聖靈的兄姊們以及慕道的朋友做參考。

1935年(當我21歲那年)某日,我正在家堿摀髡^小說的時候,鄰居蘇乾執先生(蘇靈安執事)拿一本「報爾佳音」來送給我看。該書係台灣真耶穌教會所發行,書中所載,乃有關受聖靈的問題。據說,是預備在台北開博覽會時,要作宗教宣傳用的。我接過來,一句一句仔細的閱讀,心堥了很大的感動,思想隨之急變;於是我想,受聖靈的經歷既然如此奇妙,我也該信耶穌了。

在接到「報爾佳音」那本書之前,我一直未曾上過真耶穌教會的教堂,也未曾看過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如何祈求聖靈,與受聖靈的狀態;我之所以渴慕聖靈的浸,並曉得祈求聖靈的方法,都是由「報爾佳音」那本書的指示得來的。該書說祈求聖靈時,當唸「哈利路亞,讚美耶穌,求主賜聖靈充滿我心。」按「哈利路亞」一語,是希伯來話的譯音,本當用國語唸才比較接近原音;但我起初不曉得其底細,竟用台語發音了。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祈禱,既怕忘記當唸的話,又怕被人看見,實在很不習慣;於是我事先把當唸的話背誦數次,然後躲進穀倉堨h祈求聖靈。

第二天早晨約五時,我依照計畫跪在穀倉堙A用虔誠而微細的聲音,很迫切的唸著「哈利路亞,讚美耶穌,求主賜聖靈充滿我心。」如此禱告一小時,卻沒有得著什麼。但我並沒有因此而灰心,乃下了最大的決心,決定此後必一天三次,分早上、中午、晚上,繼續不斷的祈求下去。第三天仍然沒有得著什麼,只是膝蓋跪著,有些紅腫罷了。到了第四天中午,大約禱告半小時,很奇妙的,我就受聖靈了。
  
當我正在慢慢反覆唸著「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求主賜聖靈充滿我心」之時,忽然感覺好像從上面來了電流,也好像有一股溫水由頭上澆灌在我身上一般,心花怒放,其樂陶陶,實在難以筆墨形容。同時,舌頭也開始轉動,一直說出連我自己也聽不懂的話來了(林前十四2);不僅如此,連身體也會震動,震動得那麼輕鬆,那麼舒服!如此約逾一小時,就自然的停下來了。當我被聖靈充滿的時候,自始至終,我並沒有喪失知覺,意識很明瞭,連屋外的雜音也聽得很清楚;因為我所領受的是聖靈,與跳神的人受邪靈的體驗完全不同。

自從那時開始,31年來,聖靈一直沒有離開我;當日聖靈如何充滿我,今日仍然照樣充滿我,並無二致。感謝主耶穌的恩惠,祂知道我的心渴慕聖靈,終於將寶貴的聖靈賞賜給我了。祂是公義慈愛的神,從不偏待人,凡虛心追求靈浸的,祂都必垂聽他的呼求。

尚未受聖靈以前,我雖然沒有犯過重大的罪惡,卻不能算做很好的人;但受聖靈之後,我的性情卻大大的改變了。我想,若不是聖靈的能力改變了我,使我成為凡事溫和的人,我怎能引導我全家都歸主呢?當時叔父和父親還沒有分居,全家人數將近二十人;祖母是拜佛喫齋的,對耶穌教恨入骨髓,而且我是長孫。在這種環境下,我竟然信了耶穌;我當時的處境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受聖靈之後,我就暗中往嘉義真耶穌教會去聽道,也買了一本聖經,開始查考神的話;後來有人告訴我民雄也有真耶穌教會,便改在民雄教會參加聚會了。不久,祖母、父親、叔父和其他的家屬知道我信耶穌,都非常憤恨,多方譏刺、攻訐,迫我即時退出教籍。感謝主的憐憫,藉著聖靈賞賜我從上頭來的能力,使我的信心堅定不移,凡事忍耐到底,以善勝惡,未致半途而廢;結果,他們因看見聖靈在我身上所結的果子,又因我不斷的求主開路,終於受感動而重新估價耶穌教了。兩三年後,祖母也願意同我祈禱,並且蒙主賞賜聖靈了;不但如此,她更看見主的榮光,心埵陬L限的喜樂。於是,她表示決心信耶穌,吩咐家人即時燒燬家堣@切偶像;父親和叔父當然不敢反對,一一唯命是聽。至此,我的信仰才得到了自由,可以公然往教會參加聚會了。之後,家人都跟著祖母來信主了。

感謝主耶穌的恩惠,藉著「報爾佳音」這本書,引導我這個未曾上過教堂的人,在家堥D聖靈,而垂聽我的禱告,賜給我日夜所渴慕的最寶貴的聖靈(我將該書保存至今為留念);然後,又藉著我,引導全家的人都歸入真教會,與我在基督埵P沾神的慈愛。不但如此,祂又揀選我這卑賤的器皿,成為祂佳音的出口(傳道人),藉著我所宣揚的信息,引導更多的人接受祂為救主。主如此引導我,實在越想越奇妙。但願一切信主而尚未受聖靈的兄姊們,都不要灰心,只要憑著信心恆切祈求,主必垂聽;更願一切尚未歸入真教會的朋友們,都能虛心查考靈浸的真理,以便領受主所應許的聖靈。
想駁倒傳道者 反而成為神的俘虜 謝東壁 上一節 下一節
我是台灣真耶穌教會現任的傳道者。

1947年6月,大姊告訴我說:「耶穌是宇宙的主宰,是我們世人當敬拜的真神。」這種見解,難免叫人懷疑她的學識。我說:「你讀過了外國歷史沒有?耶穌明明是猶太人,你為什麼硬說他是宇宙的主宰呢?先有宇宙萬物,還是先有耶穌呢?」我看她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時,又趁機給她一個難堪:「好,就算有一位統治宇宙的神吧!那麼,請你告訴我,那位神多高多胖?或矮或瘦?」她回答說:「神是以人的肉眼所看不見的,我怎能說出祂的形像呢?」於是,我以哲學家的口吻教訓她說:「宇宙中根本沒有神,因為凡是不能以科學證實的事物,都不足取信;如果一定要說有神,那麼,各人的良心便是他自己的神了。因此,我否認神的存在,我惟信我自己!」辯論至此結束,我自己宣判我是勝利者。我很愉快,因為我以獨到的見解擊倒了一個可憐的迷信家──我的大姊。

數日後,大姊告訴我說:「我求道不久,缺乏聖經的知識,不知如何解決你的疑問;教堂那埵雀ЛD者,今晚你同我去參加聚會,他必能給你滿意的答覆。」我想:這倒很有趣,如果他們的傳道者也不能答覆我的問題,我豈不是會更快樂嗎?因為難倒一切迷神家,使之不愉快,就是我唯一的愉快。我即時允諾。是晚,我從頭到尾認真的聽著,為的是要抓住講道者的話柄。結果我落空了,因為他講的全是聖經,而對於聖經,我是外行的,只好暫時認輸。從此,為要搜獲駁倒那位傳道者的資料,我每晚都去參加聚會。

感謝神的慈愛!在這段時期,祂一直藉著聖靈啟導我,使我不但掃除了辯駁的念頭,而且覺得越聽越有興趣,以致完全投降在祂的腳前了。這是退步或是進步,我一時不能斷定;我只知我的觀念確實變了,我的無神論被推翻了,我已經成為神的俘虜了。當我冷靜思索的時候,這種一百八十度的大轉移,往往叫我不得不懷疑我自己。如果說這是糊塗,但我的意識卻很清楚;如果說這是輕佻,但我的態度卻很莊重;如果說這是脆弱,但我的個性卻很倔強;如果說這是妥協,但我所主張的卻是無神論。為什麼我有如此的大轉移,我委實不能解釋,我想我也不必勉強加以解釋;我只得承認這是奇蹟,這是神的慈愛,這是主耶穌的恩惠,這是聖靈的感動!至此,我以前所懷疑的問題,也就是藉以駁倒了大姊的問題,已經獲得圓滿的答案了:

第一、耶穌基督有人性,也有神性。就人性而言,祂是猶太人,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也是大衛王的子孫;就神性而言,祂在萬有之上,也在萬有之先,萬有靠祂而造,也靠祂而立,祂是永遠可稱頌的神(太一1、18;羅九5;西15-17)。第二、神是靈,不是物質,人眼看不見,人手摸不到(約四24);大而可以充滿宇宙,小而可以住在人媕Y(詩一三九7-10;弗四6)。因此,世人不能確定祂多高多胖,或矮或瘦。第三、易經繫辭記載:「形而下者,謂之器;形而上者,謂之道。」聖經記載:「道就是神。」(約一1)。科學所要解決的是形而下的問題,則屬乎有形的物質界;宗教所要解決的是形而上的問題,則屬乎無形的靈界。因此,科學雖然無法證實神的存在,但神的存在卻是不能否認的事實(羅一19-20)。第四、良心是神的燈,可以代替神鑒察人的心腹(箴二十27),也能叫人分辨是非(羅二14-15);但良心並不是神,而且也沒有幫助人棄惡從善的能力(羅七18-20)。我一向認為可靠的良心,誰知竟如此不可靠(羅七21-24)!

此外,最能引起我的興趣,也最令我覺得頭痛的問題,就是他們禱告的情形。我想,他們既不是瘋狂,又不是虛偽,為什麼一跪下就全身顫抖,並且滿口說出令人聽不懂的語言來呢?我不能解釋,因為我當時還沒有這種體驗;我也不能否認,因為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他們告訴我說:「這是人被聖靈充滿的狀態;聖靈是神的靈,受聖靈是得天國基業的憑據;受聖靈的人,心埵頂﹞ㄔX來的快樂。」

7月5日,虎尾教會舉行浸禮。這次受浸歸主的人,連我一共有12人。施浸前,大家先站立禱告,求聖靈親自帶領;然後在齊唱讚美詩第9首「贖罪妙恩」的歌聲中,一個一個下水去受浸,場面相當嚴肅。受浸後,我覺得滿心輕鬆舒適,心堿v溢著意外的快樂;我自覺,從今天起,我就是基督徒了,我的新生活就此開始了。歸途中,有一位伯母說她受浸時看見了血,有人解釋那是主耶穌的寶血;這件異象,又增添了我信心不小,如今記憶猶新。

從這天開始,或在教堂,或在家堙A我一直不斷的祈求著聖靈的浸,有時甚至禁食禱告;為的是要得著承受天國基業的憑據(弗一14),並且獲得從上頭來的能力(路二十四49)。如此一連繼續幾天,雖然同班受浸的人已有好幾位受過聖靈了,我卻始終求不到,以致幾乎絕望;但聖經明說神是公義慈愛的神,祂必不偏待人,也不辜負人,於是我再接再厲的祈求下去。7月14日晚上聚會後,多數的靈胞都已經回去,只剩兩三位執事和弟兄在教堂媯尼琚C我獨自一個人走到禱告室,虔誠的跪在神前,合掌禱告說:「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求主賜聖靈充滿我心。」我如此一直不停的反覆祈求著,並且決心今晚若求不到聖靈,必定跪到天亮也不起來。約略經過了一兩個鐘頭,兩腿已經麻木的時候,忽然有一種壓力從上頭壓下來,心堣齞騿A全身顫抖,舌頭也不自主的轉動著,我就被聖靈充滿了。他們看見這情形都說:「東璧受聖靈了!」其中的一位執事上前來給我按手,於是聖靈加倍充滿了我,說方言的聲音很大,身體也顫抖得很劇烈;並且有一道閃光(榮光),一晃一晃的從眼前掠過。

當我受聖靈的時候,我覺得心堬@無一物,意識清楚,一種以筆墨不可形容的喜樂,一直從媕Y湧上來;我領悟這就是所謂「內在的平安」,是屬靈的喜樂,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經歷。本會黃以利沙長老歸真後,在「由懷疑到信仰」一文中說:「我本想由理性進入信仰,到了這時才明悟信仰是由體驗而來的。」這句話可為我這次的經歷作一個最好的註釋。主耶穌曾在「借餅的比喻」中說:「我告訴你們,雖不因他是朋友起來給他,但因他情詞迫切的直求,就必起來照他所需用的給他。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呢?求雞蛋,反給他蠍子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十一8-13)。我這次受聖靈的體驗,完全證實了主的話──只要情詞迫切的直求,就必領受神所應許的聖靈。但願尚未受聖靈的人都不要喪志,憑著信心再接再厲的直求,以致被聖靈充滿,與我同享聖靈中的喜樂;並願榮耀歸與主耶穌的聖名,直到永遠。

習題

一、試述本章讀後的心得。
二、試寫一篇「我受聖靈的體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