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行恩道-889期

舊約聖經疑難六題(中)

(摘自謝順道長老《順道信箱釋疑1》,2004年06月,腓利門書房出版社發行)|發佈日期:2020/05/14

舊約聖經疑難第四題:「邱壇」是什麼?聖經上說:「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只是還在邱壇獻祭燒香。」下句與上句,是否互相矛盾?《列王紀下》及《歷代志下》經常提到,百姓與國王在「邱壇」燒香,是否指著拜偶像而言?...... (Joy 摘要)

  • 字型小
  • 字型中
  • 字型大

發問人:高雄市‧陳弟兄
.
.
.
4.聖經說:「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只是還在邱壇獻祭燒香。」(王上三3)。請問: 「邱壇」是什麼? 下句與上句,是否互相矛盾? 《列王紀下》及《歷代志下》經常提到,百姓與國王在「邱壇」燒香,是否指著拜偶像而言?
.
.
.

 
mail謝長老答覆
.
.
.
4.聖經說:「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只是還在邱壇獻祭燒香。」(王上三3)。請問:「邱壇」是什麼? 下句與上句,是否互相矛盾?《列王紀下》及《歷代志下》經常提到,百姓與國王在「邱壇」燒香,是否指著拜偶像而言?

「邱壇」(bama):這是祭祀用之高台的專有名詞,原文的意思是,背脊、山脊或高處。《和合譯本》或譯為「高處」(民廿二41),或譯為「壇」(王上十四23),但多數譯為「邱壇」(詩七十八58);日本《文語體譯本》和《口語體譯本》,則一律譯為「高處」。不過就祭祀用之高台的專有名詞而言,或許譯為「邱壇」比較恰當。

所謂「大衛的律例」(王上三3中句),就是大衛臨終的遺命(王上二1~4)。所羅門切實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遺命),便是他「愛耶和華」的具體表現(王上三3上句)。「只是還在邱壇獻祭燒香」(王上三3下句),似乎與「王上三3上句」互相矛盾,其實不然。答案在第二節:「當那些日子,百姓仍在邱壇獻祭,因為還沒有為耶和華的名建殿。」聖經記載,在尚未為神的名建造聖殿之前,撒母耳先知和他所培訓的先知班,經常上邱壇去獻祭(撒上九12~14、19、25,十3~5,十九20)。這個邱壇若是設置在拉瑪,便是撒母耳所築的祭壇(撒上七17)。

聖經又記載,大衛作王的時候,受他派任的眾祭司要在基遍的邱壇神的帳幕前,每日早晚,照著律法書上所吩咐的,常給神獻上燔祭(代上十六39~40)。大衛的兒子所羅門在耶路撒冷作王之後,也上基遍去獻祭;因為在那裏有「極大的邱壇」,他在那壇上獻一千犧牲作燔祭。當夜在基遍,神向所羅門顯現,應許將賜給他空前絕後的智慧,以及超乎列王之上的富足和尊榮(王上三4~15;代下一2~13)。

神曾曉諭摩西說,以色列人進入了迦南地,必須毀滅迦南人的偶像,又要拆毀他們一切的邱壇(民卅三50~52)。摩西將要離世的時候,再向以色列人重申神的訓誨說,務必除掉迦南人的偶像,也要拆毀他們的祭壇(申十二1~3)。然而,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後,卻沒有依從神的吩咐,拆毀當地祭祀偶像的邱壇。因此,大衛和所羅門作王的時候,那個設置在基遍的邱壇,究竟是大衛所築,或是迦南人留下來的,則難以確定。

「邱壇」這個名詞,在《列王紀上下》和《歷代志下》等經卷上,幾乎處處都可以發現。此事很自然地會令我們提出質疑:邱壇與以色列人的信仰生活,到底有什麼關係?對我們今日的信仰來說,又有什麼警戒作用?為了探討這些問題,茲將有關邱壇的信息分為四項,簡要敘述如下:

a.所羅門為偶像建築邱壇

公元前970年,所羅門在基訓受膏為以色列國第三代的王(王上一38~39)。然後,費20年的工夫,建造了聖殿和王宮(王上六38,七1,九10)。他的財寶和智慧,都勝過天下的列王。示巴女王和各國諸王都來求見所羅門,要聽神賜給他的智慧話(王上十1~8、14~24)。這段日子,可以說是所羅門王朝的全盛時期。令人惋惜的是,所羅門除了法老的女兒之外,又寵愛許多外邦女子,即有妃七百,還有嬪三百。到了晚年,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去事奉別神。不但如此,他甚至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為那些偶像建築邱壇。此事惹神發怒,而導致國家的分裂(王上十一1~13)。

b.南朝猶大列王與邱壇

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是南朝猶大國首任的王。他在耶路撒冷作王的時期,猶大人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就是在各高岡上築壇,立柱像和木偶(王上十四21~24)。羅波安死後,他的兒子亞比央接續他作王(王上十四31)。亞比央行他父親所行的一切惡,上邱壇去向偶像獻祭,而不像他祖大衛誠誠實實地順服神(王上十五1~3)。

亞撒繼承他父親亞比央作王,他卻效法大衛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 ,而除掉一切偶像和邱壇;「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王上十五8~14;代下十四1~5,十五16~17)。亞撒的兒子約沙法接續他父親作王,他遵行神的誡命,從猶大除掉一切邱壇和偶像(代下十七1~6);「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百姓仍在那裏獻祭燒香(王上廿二43)。在此需要留意的是,亞撒和約沙法所除掉的邱壇乃是迦南人所築,用以祭祀偶像的邱壇(代下十四3,十七6)。「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王上十五14;代下十五17;王上廿二43),則是所羅門所築的邱壇;言外之意是,該除而未除,非常可惜。

接下來的兩代王,就是約沙法的兒子約蘭和孫子亞哈謝,都效法亞哈家拜偶像,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王下八16~18、25~ 27)。但亞哈謝的子孫接連四代,即約阿施、亞瑪謝、亞撒利雅和約坦等,卻遵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王下十一2,十二1~2,十四1~3,十五1~3、32~34);「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百姓仍在那裏獻祭燒香(王下十二3,十四4,十五4、35)。約坦的兒子亞哈斯不但沒有持守他列祖純正的信仰,反而效法以色列諸王所行的,在猶大各城建立邱壇,向偶像燒香獻祭;甚至效法外邦人所行的,使他的兒子經火,以致惹動他列祖之神的怒氣(王下十六1~4;代下廿八1~4、25)。然而,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作王的時候,卻與他父親截然不同。因為他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道,毀壞一切偶像,並將各地的邱壇拆除淨盡(王下十八3~5;代下卅一1)。

瑪拿西起初雖然效法外邦人所行可憎的事,重新建築他父親希西家所毀壞的邱壇,又為偶像築壇,事奉天上的萬象(王下廿一2~9)。但後來卻因為受神管教而悔改,即時除掉外邦人的神像,並且重修神的祭壇,吩咐猶大人事奉以色列的神。可惜的是,「百姓卻仍在邱壇上獻祭」;當然,他們只獻給耶和華他們的神(代下卅三10~17)。瑪拿西死後,他的兒子亞們接續他作王。亞們離棄他列祖的神,行他父親瑪拿西起初所行的,敬奉他父親所敬奉的偶像(王下廿一18~22)。

猶大國最後一次的復興,發生於公元前621年,由亞們的兒子約西亞領導,各地的邱壇都被拆毀(王下廿一23~24,廿三5、8、12~13、15、19、25)。至此,所羅門在三百年前所建築的邱壇,才徹底被廢棄。

c.北朝以色列諸王與邱壇

所羅門王國分裂以後,耶羅波安被立為北朝以色列國首任的王(王上十二20)。耶羅波安擔心以色列人若上耶路撒冷去,在神的殿裏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猶大王羅波安。於是分別在伯特利和但兩地建築邱壇,讓百姓在那裏拜他所鑄造的金牛犢,又立凡民為邱壇的祭司(王上十二26~33;代下十一13~15)。此事雖然惹神發怒,受神管教,他卻仍然不離開惡道;凡願意的,他都立為邱壇的祭司(王上十三1~6、33~34)。

耶羅波安的兒子拿答登基,接續他父親作以色列國第二代的王。拿答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那罪──上邱壇去拜金牛犢(王上十五25~26,十二28~33)。
查閱《列王紀上》和《列王紀下》這兩卷史書可知,以耶羅波安踏出錯誤的第一步為開端,北朝以色列國總共19代的王,竟然沒有一個好王,而代代都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就是「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那罪」──上邱壇去拜金牛犢。諸如:巴沙、以拉、心利、暗利、約哈斯、約阿施、耶羅波安第二、撒迦利雅、米拿現、比加轄、比加……等,都重蹈耶羅波安之覆轍 ,而惹神的怒氣(王上十五33~34,十六12~13、18~19、25~ 26;王下十三1~6、10~11,十四23~24,十五8~9、17~18、23~24、27~28)。

在北朝以色列國的諸王之中罪孽最深重的,莫過於第七代的亞哈王。他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拜金牛犢),還以為輕,又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為巴力築壇,並且作亞舍拉,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因此,惹神發怒,使以色列國遭遇三年半的旱災(王上十六30~33,十七1;路四25)。當他遇見以利亞的時候,竟然問以利亞說:「使以色列遭災(旱災)的就是你嗎?」以利亞坦然無懼地指責他說:「使以色列遭災的不是我,乃是你和你父家;因為你們離棄耶和華的誡命,去隨從巴力。」(王上十八17~18)。

亞哈的兒子亞哈謝接續他父親作第八代的王,他效尤他父親一切所行的,敬拜巴力,又行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事。第九代的王約蘭也是亞哈的兒子,他雖然除掉他父親所造巴力的柱像,卻貼近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那罪,總不離開。亞哈謝和約蘭所行的,都是神眼中看為惡的事(王上廿二51~ 53;王下三1~3)。

在北朝以色列國19代的王之中,比較好的是第十代的耶戶。因為他為耶和華大發熱心,在一日之間殺盡了事奉巴力的眾先知、眾祭司和一切拜巴力的人;不但如此,他又拆毀巴力廟,燒毀巴力的柱像,從以色列中除滅了巴力。於是神對耶戶說,他所辦的是神眼中看為正的事,所以他的子孫必接續他作王,直到第四代。可惜的是,他卻不盡心遵守耶和華神的律法,不離開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那罪(王下十18~31)。

d.列王與邱壇之關係的教訓

‧教訓之一

所羅門王為偶像建築邱壇,在信仰上墮落這件事,發生於他一生中的全盛時期;一個空前絕後的智慧王(王上三12,四34),竟然做了最愚昧的事,致使國家分裂!所羅門的父親大衛王污辱了拔示巴,又謀殺她的丈夫烏利亞(撒下十一2~17),接連干犯十誡所禁戒的兩項大罪(出廿13~14),也是發生於他打贏幾場戰役,國家最強盛的時候(撒下五6~12、19~25,八1~14,十9~19)。

大衛和所羅門父子的失敗所給予我們的教訓是,當我們的事業最成功,或在聖工上最有成就,而受眾人敬仰的時候,往往是魔鬼要試探我們,使我們從真道上跌倒的時候。此時我們所需要的防備之道是 :要告訴自己,這一切成就都是從神領受的,一點兒也不值得自誇,而當將榮耀歸給神(林前四7,十五10;但四29~37;路十七10)。除此之外,還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太廿六41);因為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以吞吃的人(彼前五8)。

‧教訓之二

耶羅波安分別在但和伯特利兩地建築邱壇,讓以色列人在那裏拜他所鑄造的金牛犢。他所以要作這個決定,乃為要抓住以色列人的心,免得他們因為上耶路撒冷的聖殿去獻祭,心裏歸向猶大王羅波安(王上十二26~33)。耶羅波安所做,在神眼中看為惡的這件事,終於以他為禍首,導致他以後的18代王,代代都「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那罪」──上邱壇去拜金牛犢。北朝以色列歷代諸王如此累積罪孽的後果是,積蓄神的忿怒,使以色列人被擄於亞述(羅二4~5;王下十七5~12)。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耶羅波安的失策,使以色列人始終陷在罪裏,導致日後被擄於異邦。這個慘痛的教訓提醒我們,今日各國總會以及各地教會的領導階層,在領導或推行一切聖工的事上,必須慎重決定教會當走的方向和途徑。因為高階層的決策若正確,教會必日益興旺;否則,後患無窮!

其實為要達成抓住以色列人的心之目的,最有效的方法並不是把他們留在本地的邱壇拜偶像,而是施行仁政。所羅門在世的日子,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對羅波安所提出的建議,乃是王者抓住民心,興邦強國之道。他們說:「現在王若服事這民如僕人,用好話回答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僕人。」(王上十二1~7)。

這是他們長久以來的從政經驗談,也是極其寶貴的智慧話。羅波安卻採納了少年人的意見,用嚴厲的話回答以色列人說,他必加重他們的負擔。於是以色列人便背叛大衛家,而釀成王國分裂的局面了(王上十二8~20)。老年人知道,欲得人民,必先得其心;而施行仁政則是得民心,使國家強盛的惟一上策。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卻是施以苛政,而苛政乃激動人民群起抗爭的下策。孔夫子曾說:「小子識之,苛政猛於虎也。」(《禮記》檀弓篇);據此可知,以色列人的背叛乃是必然的結局。今日神所設立,在各國總會領導工人,或在各地教會事奉主的聖職人員,也必須以愛心為治理教會的最高原則,即所謂的「人性管理 」;惟有如此寬以待人,才能令人心服口服,振奮工作士氣,提昇服事品質,人人為興旺福音齊心努力(腓一3~6、27)。否則,教會之衰微,甚至造成分裂,並非不可能。

‧教訓之三

在南朝猶大列王的歷史上,一再敘述的一句話是:「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王上十五14,廿二43;王下十二3,十四4,十五4、35;代下十五17,廿33)。值得留意的是,這些沒有廢去邱壇的王都是好王;諸如亞撒、約沙法、約阿施、亞瑪謝、亞撒利雅,以及約坦等。
在北朝以色列諸王的歷史上,不斷重複的話則是:「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那罪」(王上十五26、34,十六13、19、26、31,廿二53;王下三3,十31,十三6、11,十四24,十五9、18、24、28)。至於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裏的,則涵蓋以色列歷代的諸王,而無一例外。

南朝的猶大人上邱壇去獻祭,當然是獻給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並不是拜偶像(王上廿二43;王下十二3,十四4,十五4、35)。在尚未為耶和華的名建殿之前,這不過是權宜之計,神還可以容許(王上三2);然而,建殿之後,他們卻應該遵行神的律法,在神所選擇立祂名的居所獻祭(申十二5~6、11~14)。惟因猶大的列王沒有遵行這項律法,所以《列王紀》和《歷代志》的作者便一再地歎息:「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百姓仍在那裏獻祭燒香。」而將這件事視為美中之不足了。

比南朝猶大更墮落的是北朝以色列的諸王,因為他們不但沒有拆毀迦南地異教的邱壇,反而效尤耶羅波安所行的道,上邱壇去向偶像獻祭;甚至建造巴力的廟,在廟裏為巴力築壇,而惹神的震怒(王上十六30~33)。原來,《列王紀上》、《列王紀下》和《歷代志下》的著作,乃依據「申十二1~14」和「民卅三50~52」之精神而成,所以認為上「邱壇」去向神獻祭,是違反神之訓誨的崇拜;尤其是為偶像建築邱壇,向偶像獻祭,更是大逆不道,神所憎
惡的事。職是之故,才在這三卷史書上一再地重複,「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以及「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這兩句話。

‧教訓之四

南朝猶大的列王,如果背叛真神,去事奉偶像,便受敵人侵犯,或遭遇其他的災禍(王上十四22~26;代下廿一10~20;王下八27,九27;代下卅三1~11;王下廿一20~23)。反之,如果毀壞偶像或拆毀偶像的邱壇,帶動神的選民復興信仰,誠誠實實地敬畏真神,國家便強盛(代下十四2~15,十五8~15;王下十八3~8,十九14~19、35~37)。至於北朝以色列諸王,則因代代都「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所以他們的後果都非常悲慘(王上十五29~30,十六11~13、18~19,廿二34~38;王下九24~26 、31~37,十6~10,十五8~10、23~25、27~30,十七1~4)。

其所以有如此懸殊的結局,乃因惟獨真神才是「活水的泉源」,可作神的選民絕對而完全的倚靠(耶二13;詩一四六5;創十七1);但偶像卻是虛無、無益的神,如同「破裂的池子」,不能存水,對世人毫無幫助(耶二5、8、11~13;詩一三五15~18;賽四十六7)。

‧教訓之五

聖經說,神所以要差遣撒母耳膏掃羅為王,乃要派他治理神的百姓,即所謂的「替天行道」;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掃羅必須聽從神的話,做眾百姓的好榜樣(撒上十五1)。然而,掃羅卻沒有聽從神的命令,辜負神的期待,叫神傷心,後悔立他為王(撒上十五3、9~11、15~16、22);於是神便厭棄掃羅作王,而改立合神心意的大衛,取代他的國位了(撒上十五23、28,十六12~13;王上十五5;徒十三22)。

《列王紀上》、《列王紀下》和《歷代志下》這三卷史書告訴我們,列王中任何一個,如果立志聽從神的命令,盡本分治理神的百姓,神便與他同在,賜福給他(代下十七3~10;王下十八3~7);否則,便如同以色列的諸王,除了耶戶蒙神施恩之外(王下十30),代代都因背逆神而有悲慘的下場。這些史蹟讓我們看清楚,掃羅和大衛的表現和結局,一再在列王的身上重演;正如所羅門所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一9~10)。

就今日的教會而言,聖靈所立的聖職人員都是神所託付,負有代替神治理和牧養教會的重大責任。因此,必須切實遵行神的旨意,做眾信徒的好榜樣,才能完成任務(徒六3,廿17、28;提前三1~13,四12~16;彼前五1~4)。

‧教訓之六

「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這句話所要表達的意思是,應該在為神「立祂名的居所」獻祭,而不可在自己「所看中的各處」獻祭(申十二5、11~14)。換句話說,毀壞外邦人的偶像,不向偶像獻祭,在信仰上來說,只是消極的表現(申十二1~3);惟有拆毀一切邱壇,在神「立祂名的居所」獻祭,才堪稱為積極的信仰(民卅三50~52;申十二5、11~14)。

以新約時代的觀點來看,「立神名的居所」──聖殿,乃預表聖靈親自建立的真教會(林前三16~17,六19);她是「羔羊的妻」,一旦預備好,妝飾整齊,就可以等候丈夫基督來迎娶的聖城新耶路撒冷(啟廿一2、9~10)。因此,我們必須在真教會親近神、事奉神,無論遭遇任何艱難,都不可離開基督的身體真教會(弗一23;西一24;約壹二19)。這是本會的老前輩蔡聖民長老,1954年向神學生講解《舊約聖經概論》的時候,所作的詮釋;至今將近半世紀,記憶猶新。

「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這句話也提醒我們說,我們所敬拜的神是忌邪的神,祂的名為「忌邪者」(出卅四14)。所以我們必須立志,以神的「忌邪之心」為心(民廿五11~13),倚靠聖靈的幫助,攻克自己的情慾,叫身服我,終生過著聖潔的生活,藉以作成得救的工夫(加五16~17;羅八13;林前九27;彼前一14~16;帖後二13;腓二12,三12)。這是我們個人之幸,也是教會全體之幸。  
.
.
.







文章標籤:  #力行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