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圈隨行網 喜信福音團契 喜信醫宣網 生命體驗營 Android APP IOS APP 喜信 FB TJC 喜信網路家庭 首頁 會員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福音 網路雜誌 網路廣播 網路電視 福音傳真 遠距教學 日光美樂地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家庭-大小報 喜信家庭-教會與團契 喜信家庭-喜信成員 喜信家庭-文藝特區 喜信家庭-會員服務 喜信家庭-聯絡我們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討論園地-聖經學堂 討論園地-心靈綠洲 討論園地-慕道友茶坊 討論園地-詩歌花園
喜信家庭 > 喜信福音>信仰入門-福音小冊
書名:福音小冊
作者:謝順道等 編者
發行:真耶穌教會
初版日期:1990年
第13號-耶穌救我
主以慈愛吸引我 黃馬太 上一節 下一節

「主耶穌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卻不接受祂。」

黃馬太執事,1952年出生,1974年受洗,現居馬來西亞為加影教會教務負責人。時光若倒流至二十多年前,年輕的黃執事是不會輕易接受福音的。若非被生命的愁苦刺透,他可能還守著內心堅固的堡壘,可能還在真理的門外徘徊。回顧這些年來的信仰,他更堅定當初所選擇的路。

輕看喜信

1952年我出生於一個偏僻的農村,村民都很純樸卻非常迷信。村裡頭有三間廟宇,每逢有偶像節日我就跟著祖母去拜拜,幼小的心靈被感染,對鬼神產生一種敬畏的心,身上更離不開一些符紙之類的東西。在家中也常跟祖母、母親一起拜拜。

當時村子裡雖有基督教的設立,牧師誠懇的邀請我們到教會,但接受福音的人非常少,信主的人都受到排斥。年少時雖曾跟一些同學到教堂去,也曾參加過主日學,但始終不能接受福音,當時的牧師雖苦口婆心的勸戒,我非但不接受,且年紀稍長時還對牧師施以譏笑、唾棄及咒罵!

尋找的歷程

1970年正值18歲的我,身體非常健壯;但有一天鼻子卻連打了一、二十個噴嚏,這可把我急壞了。接下來就是每天流鼻水,鼻孔嚴重阻塞,白天無心工作,晚上不能成眠,看遍中西醫打針吃藥,還求問偶像,吃符水,但都不能把病治癒。最後到私人醫院動手術,因醫生失誤而流血不止,差點連命都丟了!後來又接二連三的發生車禍,遍體鱗傷,真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本來非常樂觀的我忽然感到萬念俱灰,對生命感到厭煩,好多次想把生命了結。

1973年,祖父母相繼去世,而祖母是跳水自殺的,當時曾轟動整個村莊。祖父母的去世使我對靈魂感到好奇:
1、人到底有無靈魂?
2、人生為什麼充滿苦難?
3、人死後要去哪裡?
4、有否天堂與地獄?

我當時就開始研究各種宗教,雖然身上帶著一些符紙,卻不能使我平安,我開始對所拜的神感到懷疑,我要尋找到一位真正的神!在一次非常偶然的機會裡,我撿到一張被人丟棄的福音單張,更想不到我尋找了好久的答案竟然全在裡面!這發現非同小可,我立刻參加了亞洲歸主協會舉辦的聖經函授課程,好不容易一口氣把全部課程唸完(分初、中、高級三階段)。

1974年初的一個星期天,我好興奮的拿著畢業文憑去信義會見牧師,我跟他說我要受洗,當時牧師感到很驚訝,因為他們教會有好些慕道友都沒要求要洗禮,甚至有位青年已當了青年團的主席,仍沒有接受洗禮。

這期間我對聖經的喜愛,簡直到了愛不釋手的地步,每天帶著聖經去工作,午餐後就讀經,時刻向同事作見證,傳福音,人生觀做了180度的轉變,人生充滿了希望!

1974年5月與牧師再次談論要受洗的事,牧師答應在元月初替我施洗,當時亦談及教派問題,我問他:真耶穌教會是什麼樣的教會?他答道:「真的就是假的!千萬不可去參加他們的聚會,真耶穌教會有邪靈,守安息日是異端。」當時我將牧師的話存記在心。

1974年5月22日晚上,我經過真耶穌教會的加影教會,恰巧那晚(那時每晚都有聚會)有聚會,我心想:我倒要看看真耶穌教會到底怎樣邪法?當時的加影教會是舊會堂,非常簡陋,陳舊又窄小,而我信的信義會每一間都是又大又新又漂亮,難道你是真,我是假的了?真是太驕傲!心想:既然自己是屬得救的教會,應將真理告訴他們才對啊!當晚的講題是「失迷真道」,由北馬雙溪大哖的何執事主講;我又在想,失迷真道的不知是你還是我呢!一個鐘頭的講道中,我留心聽,
何執事處處引用聖經,心中又緊張又害怕,等到要禱告的時候,可把我嚇壞了,眼見他們身體震動,口講聽不懂的話,真是可怕極了,那時直想要離開,但好像有一種力量叫我留下來。

好不容易等到搖鈴散會,執事及信徒都非常親切地招呼我,我將緣由告訴他們後,執事就引用聖經證明真耶穌教會是符合聖經的教會,我亦堅持信義會才是得救的教會,當晚的討論毫無結果。

第二天,因工作處有一家人其中三個被邪靈所附,整天胡言亂語,非常痛苦,曾請和尚、道士來驅魔卻無功效。我心想,既然真耶穌教會有聖靈又有神能、神蹟為何不請他們的執事來趕鬼呢?第二天我去找執事道明因由,萬萬想不到執事竟然一口答應,毫無懼色,頓使我對真教會產生了信心。

翌日清早便騎著機車帶著聖經要去找執事,並且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經過了將近二小時的詳細查考後,我承認真教會的五大教義的確合乎聖經,執事更勉勵我要求聖靈,我就依照他們教導我的方法禱告祈求,沒想到我第一次禱告,就被聖靈充滿,喜樂之情絕對無法用筆墨來形容,而且被聖靈催迫要接受浸禮。隔天我就接受了合法的赦罪浸禮,從水裡上來後,身心都非常輕省,如釋重擔,喜樂充盈!

末了的話

我14歲就輟學進入社會工作,因誤交損友而染上了各種惡習,如:賭博、嫖妓、拜偶像、求財問鬼、出言不遜等等都在聖靈的感動下一一改掉,使我成為一個新造的人。最奇妙的是我最喜歡的流行歌曲,在受洗數月後竟完全放棄,連唱機、唱片全部賣掉,更藉著聖靈的幫助使我非常渴慕聚會聽道、禱告唱詩、讀經及傳福音。回想在真教會多年中,親身體會到神的同在、神的看顧,更讓我明白惟有真耶穌教會才是合乎聖經的教會,也是獨一的真神,因為真耶穌教會有四寶:聖靈、真理、神蹟、愛心。最後我要高呼哈利路亞,讚美耶穌!阿們。
不再哭泣的蘆葦 張菊春 上一節 下一節

張菊春姊妹,1966年生,1984年受浸歸主,屬崎頂教會。她,未曾享受過童年的歡笑歌唱,這一切緣於她的身世及家庭背景。然而主耶穌的出現,打開她的世界也改變她的人生觀。

不懂什麼是快樂

從出生到滿7個月大,父母就以家境不好為由,將我送給別人撫養,就這樣,我成為養女。我的養父母很疼我,但我的童年卻活得很不快樂,常常是同伴取笑的對象,說我是別人不要的小孩子才會被收養,正因如此,同伴都欺負我,也不願跟我一起玩。上了小學,同學們更以奇異的眼光看我,在我人生成長過程中什麼是快樂?什麼是幸福?我幾乎從來沒有享受過。上了國中,情況更糟,常常思考一個問題:「人為何要生活在世界上,既已來到世間,為何又是這麼痛苦?活得這麼痛苦不如死了不更好?」就因為這種消極的人生觀控制著我,以致經常將自己鎖在房內,不與人來往,更討厭親近別人,甚至連父母也很少跟他們談心。

人生轉變的起點

我的養父是職業軍人。母親是原住民,屬安息日會,雖然是個基督徒,但我覺得她的言行舉止都不像基督徒,或許是因為種族的關係,母親非常愛喝酒,更將檳榔視為生命。所以我覺得她所信的根本不是真神,不能改變一個人的行為。我更排斥原住民,因為在我的世界中,看到的原住民都是愛喝酒,更糟的是酒後亂性,棄家庭於不顧。一直到有一次我住院期間,認識了一位真耶穌教會的信徒蘇印閃,當時住的是軍醫院,而蘇弟兄正好在這家醫院服兵役,由於他很誠心的邀請我到岡山教會去聽福音,他說像我目前的處境最需要的就是「福音」,我很好奇「福音」是什麼?有什麼好聽的?但是看他這麼熱心的邀請,我就答應去聽「福音」。

踏進教會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很平靜、很溫暖,沒有任何壓力與不安,雖然台上講道的人我不認識,卻覺得他好像是針對我講的,讓我很感動;會後禱告時,覺得很好奇,為什麼有人禱告會身體振動,講聽不懂的話。第一次禱告我就這樣觀察每個人的情形。而令我疑惑的是,難道禱告一定要這樣嗎?好奇怪喔!

後來因著弟兄姊妹的愛心將我的疑惑解開,才明白這就是聖靈,並不是每個人都擁有聖靈,必須心無二意的向神祈求才會得到的。所以在日後的慕道當中,聖靈更是我追求的目標,並且很認真的查考道理。這時岡山教會正舉辦靈恩佈道大會,於是我報名要求受洗,但岡山教會的負責人卻鼓勵我不要太早受洗,先查考道理,並求聖靈,道理認識深一點,下次就可以受洗了。當時可說是有點失望,但我並不灰心。

1983年10月10日,這天對我來說是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就是這一天,我終於得到寶貴的聖靈。當時我是應蘇弟兄的邀請到花蓮立山教會參加靈恩會,並且到他家中作客。10月10日那天早禱會,我與蘇弟兄的姊姊蘇印花一同到台前求聖靈;感謝主,我們竟然同時得到聖靈,當時真是好高興,無法用言語形容,更感謝主的一件事是在10月11日那天,蘇弟兄的大哥蘇印德也得到了聖靈,我相信他比我更高興,因為他是在信主後30年才求到聖靈,大家都替我們高興,這一切都要感謝神。

神帶我來到崎頂

慕道將近1年,當時南門教會正舉辦靈恩會,於是我就在台南的喜樹溪接受了大水洗禮,正式成為真耶穌教會的信徒。

在這1年當中我有非常大的改變。尤其是不再對任何事物抱著悲觀的想法,更不會將自己鎖在房內,也不再故意折磨自己的胃腸讓自己生病,並且不再排斥原住民。因蘇印閃弟兄就是道地的原住民,他跟我以前見過的原住民真的是不一樣,不但為人熱心,有人緣,並且那些不良行為他都沒有,所以我曾經很懷疑的問過他,你真的是原住民嗎?感謝主,神藉著蘇弟兄讓我知道了福音,改變了我對原住民不好的印象。

高中畢業那年就北上謀職,當時桃園教會有很多東部來的同靈在此地工作,由於常跟他們接觸,覺得原住民同靈的優點很多,尤其是主內的同靈,不但生活很有原則,而且幾乎沒有不良習慣,尤其是天生的好歌喉更是讓人羨慕。

後來經過傳道鼓勵,我與蘇弟兄組織家庭,目前都在崎頂教會聚會。這裡最大的特色就是有「九族文化村」之稱,因為種族太多了。種族雖多,卻不會互相排斥,反而更團結,甚至互相學習對方的語言,且在學習當中鬧了不少笑話。這就是語言不同的可愛之處。提筆至此,我還是要感謝神,因祂改變我太多了。

祂,讓我對原住民不再排斥,不但嫁給原住民,而且選擇了種族最多的崎頂教會幫忙聖工。願一切榮耀都歸天上真神,阿們。
我找到了 和錫琴 上一節 下一節

我出生於傳統信仰的家庭,高二時,開始思考人生問題,雖處在一個安康的家庭中,內心總是空虛、惶恐經常思想:
1、人從哪裡來將往哪裡去?
2、誰在掌管人的壽命,疆域的界定如何劃分?
3、有否天堂與地獄,善惡標準又如何定?

我曾試圖從哲學、藝術、偉人傳記、研究宗教書籍(佛、禪)及婚姻中尋覓人生的價值與意義,均無法得到心靈真正的充實,反而徒增更多的痛苦與矛盾。最後我便想以「死」來解脫,走在馬路上企圖讓車撞死,從高樓上企圖往下跳,最後有一天終於下定決心往下跳時,依稀從左後方聽見溫柔且清晰的聲音:「死不是完全的結束。」我赫然收回將跨出的腳,求生不得、求死不成、投訴無門、求救無方,我將如何?於是我跪下仰望蒼天,不再呼喊任何神祇名號,心中默想祈求:在宇宙萬物中,如果真有神,是賜我靈魂生命的神,求@開一條道路,讓我認識@,求神指引我路。

感謝主,祂奇妙的帶領,約過了4、5個月,藉著一位弟兄的指引,於1988年5月11日,我第一次上真耶穌教會台北教會參加靈恩佈道會。當我跨進大門的第一步,很奇妙的感受到有股暖流,從頭頂一直澆灌至腳底,像是內心在說話:「我找到了!」這種感受,如同一個孤兒流離失所,回到自己的父家,溫暖且平安。

走了幾步,到了電梯口,又有聲音向我說話,這不是外來的聲音,而是從心靈深處發散出來「這裡有神!這裡有神!」枯萎的心靈,頓時開始燃起生命的盼望與喜樂;那次聚會後的禱告,我告訴神:「如果@真是神,求@讓我知道神的存在,因我已走投無路了。」感謝神!人的盡頭即是神的起頭,我覆誦著「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當我唸到第三次時,舌頭竟捲起來並不住的跳動,我已無法去注意自己口中唸的是什麼,只知自已心中充滿前所未有的喜樂,所有的苦惱、重擔都在這一瞬間卸去,我大哭,卻哭得好開心;我哭,因覺得自己如此多的缺點與不潔,求主原諒赦免我,我笑,因我心中充滿喜樂與盼望。感謝主,若不是蒙神揀選,我已不存在了;但藉著神,我重新得到生命,生死問題不再是個謎,並得以進入得救恩門。

蒙神醫病趕鬼

1987年已患有脊椎盤骨凸出,即一般所謂「骨刺」、「坐骨神經痛」,X光照出脊椎骨已彎曲成C字形,病發作時,不能走路,腰必須90度下斜,幾乎每個月一半的時間需人服侍與照顧,甚至嚴重到大小便無法控制,整隻右腿麻痺,在疼痛難當時,必須注射滿六針骨髓止痛針的極限。在有病亂投醫的恐慌下,歷經了西醫、復健、中醫、密醫均無效果,求告神明花費了不少精神與金錢,最後仍無法治療。

就在得到聖靈的次月,一次無意間的回頭,突然碰到某條神經,整個人無法動彈,在家躺臥了兩天;6月19日內湖教會姊妹來電話,邀請我參加晚間家庭聚會,心中很想去,於是心裡默禱求主讓我能起來走路;約過一會兒,因內急想起來如廁,外子剛出去辦事,無人扶持;感謝主,自己卻能夠起來,並作了晚餐,心中又感謝又興奮。到了內湖家庭聚會的地方,坐骨神經又大大發作,非常地疼痛,腰挺不直,直冒冷汗,弟兄姊妹看出我的不適,知道我老毛病又發作了,會後有位姊妹帶我至她家,準備送我虎骨膏與虎骨丸,一同前去的弟兄姊妹連我共五人,我們一齊跪下禱告,當時的我並不知道主耶穌會醫病趕鬼,只知道世上已無醫生可醫治我了,求主憐憫幫助,聽到有位弟兄大聲喊:「奉主耶穌聖名撒旦退去」,開始產生很奇妙的反應,全身毛骨直立,有冷風從體內一直往外奔出,接著在後方有一股強烈的吸引力扭轉我的腰骨,我覺得非常疼痛,而往前昏厥,兩肩前方又有一股說不出的力量支持,不致往前傾倒,前後都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扶持著,約禱告15分鐘,一句「阿們」所有前後方力量立即消失,經歷了一場爭戰,全身是汗,幾乎無法自撐,姊妹立刻將我扶起來坐在椅子上,並看了兩節聖經,覺得身上的疼痛不見了,興奮得自己站起身,腰挺直了,左右搖擺自如,感謝主,我好了,這是多麼奇妙又真實的體驗。

民國79年我再去照X光,發現彎曲的脊椎已成I字形了,尚無信主的家人都稱頌是主耶穌救了我;以後外子若遇有人與我患相同的病痛,必作見證並請他到真耶穌教會禱告、信靠神。感謝主充充滿滿的恩典與豐富的慈愛,不但引領我走得救正路,並醫治我身體的疾病,主的慈愛是何等長闊高深,非筆墨可形容。

顯異象為憑證

1988年5月11日,在台北教會春季靈恩佈道會得聖靈之後,魔鬼並不罷休,連續三晚攪擾,不得安寧,在第三天晚上,夢中大喊「奉主耶穌聖名撒旦退去」而驚醒,爭戰才告結束,一心直想快點受洗,做主耶穌的子民,在天國有分。於是1988年10月22日,秋季靈恩佈道會帶著兩歲多的女兒,在台北新店溪接受主寶血洗禮,得勝的日子真是美好與奇妙,神常與我同在,只要藉著禱告,神將我所需的,都一一賜予,在教會弟兄姊妹的愛心與鼓勵之下,我也立志將聖經通讀一遍。

由於是家族中第一代信徒,常發生誤解與爭戰,內心開始為主抱不平,這麼多的恩典與神蹟奇事,他們都親眼看見,為何仍剛硬不信呢?心中不知不覺產生怒氣,經上說:「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雅各書一章第20節);因無憐憫之心,也就讓撒旦乘機而入,我開始喪志氣餒、無力繼續往前走,心中惶恐又害怕,害怕剛得到生命的道路又因此而偏離。

1989年6月3日,在內湖教會守安息聖日,在下午會後結束禱告時,將自己的軟弱告訴主:「我深知主是真神,賜我聖靈並醫治我疾病,但我卻軟弱無力奔跑天國路;求主給我一個憑證,讓我能堅守所信的道而不偏離。」忽然間,我站在空曠一望無際的原野上,抬頭看灰暗的天際,像是要發生災難變故的前兆,非常慘淡;此時恰有一道白光從中劃過,立刻打開呈現蔚藍光亮的另一層天,頓時覺得自己好渺小,眼前有一棟白色建築物聳立高達天際,四方形到了頂端成三角形,並
有一座白色十字架頂在雲端最高處,一看即知是教堂,口中也說「是教堂」!

爾後出現紅色十字架,大到所有視野所及的範圍,周圍並發出強烈的巨光,白光、紅光交織著,那時十字架像是被烙的鐵呈透明紅色,刺得眼睛無法正視,用自己左手擋住並從縫隙中偷窺,哇!大地到處是火,那火一直燒不盡,有黑、灰、橙、紅火焰一波波地燃起,我與那座教堂只有一線之隔,整個教堂卻被火擋住1/3,這時自己像是被提昇於空中,地面除了熊熊火焰,並遍處有張著大口,尖銳利齒的獅子,口中的舌頭如火焰般熾熱赤紅;地面有許多人表情非常痛苦,卻又無奈的一個個往下跳,在那有如舌頭的火焰中燒死,狀至悽慘,此時我立刻呼求主耶穌:主啊!@是人類的救主,快來救這些人;可是有聲響如雷貫耳,權柄帶著能力說:「那不信我十架救恩的人,必遭這種毀滅。」是時,我無力駁斥,只是順服聽命,求主赦免我無愛心幫助未信主的家人,我要立志為主傳揚福音,因不信主的結果太可憐了。

此時突然聽見鈴響,禱告後唱讚美詩,聖靈仍不斷地感動著,頓時才發現自己淚流滿襟,知道這次神藉著異象教導我:當用憐憫與愛心對待未信者,主必保守我堅守正道永不偏離。這憑證使我的信仰往前跨了一步。故在世上無一可誇口,只誇認識主耶穌基督;若有一天主問:「你要什麼?」我最大願望是:全家族都能歸入主名。

朋友,你在尋找嗎?你有勞苦重擔嗎?請不要放棄希望,有位慈愛的救主將伸手救你,並賜你喜樂平安。願一切的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