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圈隨行網 喜信福音團契 喜信醫宣網 生命體驗營 Android APP IOS APP 喜信 FB TJC 喜信網路家庭 首頁 會員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福音 網路雜誌 網路廣播 網路電視 福音傳真 遠距教學 日光美樂地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喜信家庭-關於我們 喜信家庭-大小報 喜信家庭-教會與團契 喜信家庭-喜信成員 喜信家庭-文藝特區 喜信家庭-會員服務 喜信家庭-聯絡我們 討論園地-代禱園地 討論園地-聖經學堂 討論園地-心靈綠洲 討論園地-慕道友茶坊 討論園地-詩歌花園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駐牧功能再加強&分級聚會的可行性?


當教會中問題愈來愈多,是否該歸咎於「駐牧功能」有待加強?當不分男女老幼的大眾崇拜聚會效果不彰,是否要以「分級聚會」來取代?我們已有各年齡層的宗教教育及性質不同的團契;至於牧養功能該如何加強等,總會與各教區也常作檢討和改進,相信未來必然會更好,而有件事長老深信:只要虛心聽道,任何人都可以「各取所需」、皆得造就...。 (joy 摘要)



發問人:南投縣•呂弟兄

哈利路亞,謝長老平安

請問您幾個問題:

台灣近況並非每個教會都是熱心、朝氣蓬勃的。有些教會多年來慕道受浸者寥寥可數,受浸後熱心的也不多。老信徒抱怨多於感謝,無信心做聖工,更無信心傳揚福音。究其因,我認為長期以來牧養工作是本會的弱點。現在信徒行道有難題,不會找傳道、長執幫忙解決,因對他們沒有信心(或因他們沒有能力,或因他們沒有好模範)。

問題愈來愈多,教會也愈來愈不像神的家,信徒的信心每況愈下。所以愚意以為現有的「駐牧功能」應再加強,還要增強各地教會的牧養功能。針對前者,我們的神學院應加重牧養課程的學分及傳道者的再教育,糾正部分傳道者不好的心態,促其重視牧養信徒的工作。因為教會若有能力牧養信徒,主耶穌自將新門徒天天加給我們,交由我們牧養。

若教會做不好牧養工作,老問題一直沒有解決,新門徒加入將會帶來更多問題,主耶穌自不會感動人來加入。則花再多錢於大眾傳媒來宣揚福音,恐怕其效果微乎其微。其次,總會及區會應協助駐牧傳道解決教會中的問題,讓每一個信徒的問題都圓滿解決,信心因而增加,教會因而得以健全。淺陋見解,請長老指正。

教會的禮拜已形式化,主不悅納,信徒亦無造就。原因是不能分級聚會、按人分糧。幼稚園生與高中生一齊上課,其效果可想而知。現有的講道聚會再不改善,信徒必愈來愈不喜歡聚會,除了牢騷滿腹,何來造就?現在交通發達,要去稍遠處聚會不是難事,地方教會做不到的,小區應可辦到這種分級聚會。莫責怪信徒看講道者來決定要不要參加聚會,要使聚會的內容生動,讓信徒可自作選擇,各取所需,而喜歡聚會。長老您的意見呢?願聞其詳。


謝長老答覆

主內呂弟兄收信平安:

由來函可知,呂弟兄對台灣教會目前的信仰狀況很焦急,對真教會的未來也頗有隱憂;為了改善這種狀況,又提供一些建議給總會做參考。感謝主,願主記念你愛主的心意。

你的建議共有四項: 

神學院應加重牧養課程的學分,並舉辦傳道者的再教育,以便加強「駐牧功能」。
增強各地教會的牧養功能。
總會及區會應協助駐牧傳道解決教會中的問題,讓每一個信徒的問題都圓滿解決。
小區應該舉辦「分級聚會」,方能「按人分糧」。

茲針對這些建議,答覆如下:

1.關於「駐牧功能」的問題,神學院已有「教牧學」的課程,佔二學分。傳道者的再教育,則有總會教牧處所策劃每年一次,每次二至三天的全國性傳道者進修會;以及訓練中心所推行的傳道者梯次進修會,每年分為六梯次,每次十天;另有各教區所舉開的靈修會,每個月一次,每次一天。

2.關於各地教會的「牧養功能」,總會與各教區都經常舉開各種講習會或進修會。至於神學院當如何加重牧養課程的學分,如何加強傳道者的再教育,以及各地教會的牧養功能該如何加強等,總會與各教區也都常作檢討和改進,相信未來的狀況必然比現在更好。

3.教會中有任何難以解決的問題,駐牧傳道隨時都可以請示區負責,由區內自行處理該區所遇到的難題;如果教區無法處理,則須呈報總會商討解決的對策。這種處理方式,是我們幾十年來所遵循的程序。

4.關於「分級聚會、按人分糧」的問題,就宗教教育而言,各地教會都有幼稚、幼年、少年、初級、中級、高級和社青等,不同階層的班級;就一般會眾的聚會來說,則有校園、青年、弟兄、婦女、夫婦或老人等,性質不同的團契;另外還有查經聚會、見證聚會、家庭聚會,或慕道班聯誼會等,各種不同的聚會方式。除此之外,無須另作「分級聚會」。


理由如下:

會堂晚間和安息日的崇拜聚會,全教會不分男女老幼、老信徒、初信者或慕道友,都必須參加;這乃屬於大團契、大家庭的大眾聚會,崇拜意義重於上課性質。要以「分級聚會」來取代這種屬於大眾的崇拜聚會,從舊約選民至使徒時代的教會都沒有前例可循。

保羅是值得我們效法的好牧人,但他所建立的哥林多教會卻非常軟弱,有分爭結黨、娶繼母、彼此告狀、在聖餐禮前的愛餐中醉酒,或不信死人會復活等許多需要改進的缺點(林前一11∼13,三1∼4,五1,六5∼7,十一20∼22,十五12)。但保羅卻不因此而以「分級聚會」來取代「大眾聚會」,我們也未曾責怪保羅的牧養方式不好,或牧養能力不足。

主耶穌曾哀歎當時的猶太聽眾說:「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太十一17)。我們該不至於據此認為:主耶穌所宣講的信息「不夠生動」,那些聽眾才聞歌而不起舞吧?對於傳道人所講的道理,今日是否也有無動於衷的信徒呢?

1950年代,我駐牧台中教會的時候,有一位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東洋哲學系的叔父,雖然非常有學問,卻極其謙卑。不但如此,他又非常愛慕真理,除了在家婸{真查考聖經之外,每逢晚間和安息日的聚會都必參加,而從未間斷。他常說,他每次來教會聽道都是滿載而歸,而從未空跑一趟。因此,他肯定本會確實是聖靈親自建立的真教會,不管誰講道,神都會賜給他美好的信息。這件事使我深信,只要虛心聽道,任何人都可以「各取所需」,各得信德之造就的。




(摘自謝順道長老《順道信箱釋疑1》,2004年06月,腓利門書房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