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不要冒險


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希伯來書十三章4節)。神禁止以色列百姓與外邦人通婚(申命記七章3節)。神的子民應聽從神的命令。自古順從者蒙福;違背者自食其果,真教會信徒是屬靈的以色列百姓,因此也應遵守經訓,不與未信者通婚。從例子裡,我們可以看出嫁娶給未信主的弟兄姊妹,必須面對的各種危機......。 (joy 摘要)



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希伯來書十三章4節)。神禁止以色列百姓與外邦人通婚(申命記七章3節)。保羅也說: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哥林多後書六章14節)。

神的子民應聽從神的命令。自古順從者蒙福;違背者自食其果。

真教會信徒是屬靈的以色列百姓。因此也應遵守經訓,不與未信者通婚。但事實上許多青年不重視此問題,對與未信者通婚無所忌諱。與未信者通婚的後果如何呢?現在我舉出數十年來所見所聞之代表性實例,與諸位同靈。共同做個檢討。


一、娶未信妻子部份:

甲太太婚後隨夫家上教會聽道理,神開啟她的心眼,她明白道理後才受洗歸主,信主後非常虔誠熱心。當她母親去世時,因信主守誡命不能拜其母,而觸怒其父,在出殯那天,不准她回娘家送葬,更禁止她再度踏進家門。至今她每想及此事就悲慟欲絕。但主安慰她,尤其自從甲弟兄被立為執事以後,更是熱心事奉主,並默默地幫助貧困同靈,現已成為當地教會的柱石(馬太福音十九章29節)。

乙太太的娘家是迷信偶像的家庭,但她很討厭拜偶像,希望與信主的人結婚,訂婚後慕道一年受洗。信主後熱愛主,已回娘家引導大哥、大嫂、二嫂與幾位姪子來歸主。乙太太在當地教會是位模範信徒。

丙太太的娘家不反對女兒隨夫家去信耶穌。但當頭一個外孫出生不久就患重病的時候,外婆卻為了愛孫心切,瞞著女兒女婿,擅自為外孫相命。結果那位名聞全省的大相命家說:「這孩子的名字不在我這裡,不必算命了。」當然囉!孩子是屬神的,利用邪術賺錢的什麼「半仙」,哪有辦法預言天國子民的命運?但孩子卻已無辜的被汙染了,後來孩子把父母折磨了三年,而後被主召回安息。

丁太太經不起夫家的一再勸導,在婚後第五年才受洗,但她的信仰一直都不冷不熱,也不注重子女的宗教教育,常以功課要緊為由,禁止子女參加兒聚、青聚。

戊太太在婚後第七年才為了患重病的兒子來信主,結果兒子蒙主醫治得到平安,因此非常感謝主。她雖然常參加聚會,但信仰基礎極淺,把信主的目的建立在肉體的平安上面,信主幾十年後,仍然是個「乳臭未乾」的信徒。

己太太十幾年來堅守著對娘家的諾言──雖嫁給信耶穌的,但絕不會跟他們去信耶穌。她所生的三個孩子都已受過洗,但因母親不懂得培養信仰,因此信心軟弱。過年過節時,祖父母禁止孫子隨母回外婆家,免得吃到祭物。

庚太太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高唱無神論,先生是自幼即受洗,且接受教會宗教教育長大的青年,但受太太的影響,現已十幾年沒有來過教會了。她夫家住在教會隔壁,在星期日她的孩子站在陽台上,以羨慕的眼光看著教會的小朋友在後院唱遊,但一被母親發覺,立刻就喊進去。


二、嫁未信丈夫部份:

甲姊妹信心堅強,一面不斷地為先生禱告,一面用百般的忍耐與好行為感化他,先生終於在婚後第八年信主了。

乙姊妹的先生不反對妻子把子女都帶去受洗歸主,他自己則到婚後第十七年才信主,但一直都是有名無實的信徒。

丙姊妹在年輕時因畏懼公婆的壓迫而不敢去聚會。如今公婆早就不在世,她也當祖母了,現在不再有人阻擋她,且家住在教會附近,但遺憾的是她的信仰早已隨著公婆埋葬掉了。

丁姊妹的先生婚前追求她的時候,滿口答應絕不干涉她的宗教信仰,也不必拜祖先,但婚後立即食言,不但反對她上教會,她連禱告讀經的自由都喪失了。

戊姊妹剛結婚時還有點信心,認為孩子在主的保佑之下容易養育,就讓四個子女在嬰兒時期就受洗了,但她只注重學校的功課,忽略了堷養子女信仰的責任。現在子女都已上高中、大學了,全都不認識主耶穌。本人也不再來教會了。

己姊妹在結婚那天好不容易通過了「不拜祖」這一關,但婚後全家人都不放過她,她忍受不住夫家對她的百般歧視與虐待,終於低頭了。有一天傳道者訪問她時,痛哭流涕說:「以後不必再來了。」

庚姊妹念大學時,曾經當過兒聚教員,是相當熱心的姊妹。但婚後不知何故,不但不來聚會,連昔日與她最親密的同靈們,也都視如陌生人。

從上面的例子裡,我們可以看出娶未信主的比嫁未信的危險性較少,但並不是絕對安全。因為誰也無法保證,你所娶到的未信主的妻子,將來會像甲太太和乙太太那樣成為模範信徒。事實上這種例子多麽稀少!大體說來,像丁、戊太太的情形佔多數。而且只要岳父母是未信的,像丙太太那種遭遇隨時都有可能臨到自己的身上。萬一所娶到的像己、庚太太,那麽豈不使你痛苦一輩子?

嫁給未信主丈夫的姊妹,必須在危機密佈的環境之下,斬荊披棘,孤軍奮鬥,能保住自己的信仰已經是大幸,要想感化夫家來歸主,談何容易!若像戊姊妹那樣由於無知,隨便抱孩子去受浸,而後疏於培養信仰,讓無辜的子女在審判的日子裡罪加一等,是多可怕的罪過!我知道有許多明白道理的姊妹,眼看著婚齡已亮起紅燈,卻遍尋不著主內年齡相等的對象之情況之下,含著眼淚嫁到未信的家庭去。當然不盡如此,也有少部份明知不好,卻自投情網而無法自拔,只得走入未信主的家庭。




(摘自蔡貞《攜手同行》,1985年07月,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