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猶大王亞哈斯、以色列王何細亞


亞哈斯王有一個忠厚的父親和一個良善的兒子,但他是猶大王中的「惡王」之一,且是極惡的,他的父親約坦一生「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他的兒子希西家也是同樣的。有人在成功、平安、昌盛時,離棄神犯罪,如耶羅波安、烏西雅等;有人在遭遇患難時不要神而犯罪,如亞哈斯。我們基督徒切不可雖然拜神,但心中仍存留從前惡的根源。 (Ru 摘要)

經文:(王下十六-十七;代下廿八)

△猶大王亞哈斯(王下十六;代下廿八)

亞哈斯王有一個忠厚的父親和一個良善的兒子,但他是猶大王中的「惡王」之一,且是極惡的。他的父親約坦一生「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他的兒子希西家也是同樣的(代下廿七2,廿九2);亞哈斯卻走了極端,行各樣的惡事,凡會觸動神忿怒的事他都作了。

他效法以色列諸王所行的惡,並各樣可憎的事,造巴力的像,將自己的兒子焚燒獻祭,在邱壇上燒香(王下十六1-4;代下廿八14)。但神憐憫他,仍給他自新的機會,這是以賽亞書所記載的。

在他父親為王時,因百姓不離開罪,有亞蘭國和以色列聯合來攻打猶大,於今亞哈斯王既已行惡,這兩國又起來攻擊亞哈斯,想要滅淨大衛家(賽七1-9)。但神又伸出拯救的手,雖然亞蘭王收回以拉他,卻不能實行他們的計畫來侵犯耶路撒冷(王下十六5-7)。

亞哈斯只要肯轉向神並信靠祂,就可以得神的幫助,可惜他並不如此作,故神使他毫無幫助,毫無力量可以敵擋亞蘭和以色列,完全被攻敗,猶大人被以色列人殺了十二萬的勇士,被擄的百姓有二十萬,並被奪去了許多財物(代下廿八5-8)。

幸有一位勇敢的先知俄德出來警告以色列軍兵,若果他們大行殺戮又擄掠弟兄作奴婢,神的烈怒必然要臨到,他叫以色列人要將擄來的猶大人釋放回去。以色列人怕神的刑罰,隨即遣還被擄的二十萬猶大人,並且給他們衣服和食物;軟弱的使他們騎驢,送他們到耶利哥去(代下廿八9-15)。這是實行以愛對待敵人的模範,是現在的信徒當紀念並要效法的。

不論是神藉著以賽亞的信息,或是藉著兩個王聯盟來攻擊的責罰,都不能使這惡王轉向神。當亞蘭和以色列來恐嚇他時,亞哈斯不但不求神的幫助,反而將聖殿和王宮所有的金銀送給亞述王,求他的幫助(王下十六7-9)。先知以賽亞堅決的警告他,謂求亞述王的幫助是絕對靠不住的,將來猶大倒要被制服(賽七17-20)。

因亞哈斯不聽從先知的話,故患難日益增加,以東與非利士也來侵犯,都是神所准許的刑罰,要使猶大卑微(代下廿八16-19)。

神藉著以賽亞所警告的話都應驗了,不久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真的應了亞哈斯之請,藉以攻打亞蘭的大馬色(王下十六9),在征服了亞蘭之後,就來到猶大,不但沒有幫助他,反倒欺凌他。亞哈斯從聖殿、王宮,並首領家內所取的財寶都給了亞述王,這也無濟於事(代下廿八20-21)。在遭難時,不倚靠神,只倚靠人的幫助,是全然無益的,由此實在證明出來。

亞哈斯既不能得到亞述王的幫助,理當轉向尋求神,但他不這樣行,反而「在急難的時候,越發得罪耶和華」(代下廿八22)。有人在成功、平安、昌盛時,離棄神犯罪,如耶羅波安、烏西雅等;有人在遭遇患難時不要神而犯罪,如亞哈斯這種人。

亞哈斯所犯的罪,實在越犯越多而且重。他不尋求耶和華,一直堅決拜偶像,向亞蘭王所拜的神獻祭,將神殿裡的器皿毀壞了,且封鎖了耶和華殿的門,又在猶大各城建立邱壇,向別神燒香(代下廿八23-26)。不但如此,還有一件更惡的事,是他往大馬色迎接亞述王時,看見那裡有一座偶像的祭壇前,竟畫了該壇的圖樣送到耶路撒冷祭司那裡,祭司就照圖樣建築了一座新壇,王從大馬色回來時,就進來獻祭,擅自挪移聖殿所有的聖器,破壞事奉真神的聖事,此罪實在不能容赦(王下十六10-18)。亞哈斯因為罪惡纍纍,受了責罰,壽命很短,在二十歲登基,三十六歲就死了,他的兒子希西家登基作王,這實是猶大國的福分(王下十六19-20;代下廿八26-27)。

△以色列最後的王何細王(王下十七)

何細亞是北國以色列最末後的王,他也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只是不像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王下十七1-2)。在他為王不久,十個支派就被擄到亞述去,如此就結束了這國的歷史。北國的歷史約為二百四十年。

這國傾覆的近因,是因為何細亞的謀叛反抗亞述,即何細亞曾被亞述所勝,向他進貢並服事他,不久想脫離壓迫,圖謀復國,便與埃及聯盟,以為如此必可脫離亞述的軛。亞述王知道了,就將何細亞看為囚犯,鎖禁在監裡。

亞述王上來攻擊以色列遍地,圍攻撒瑪利亞三年,最後城被攻破,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去,並將他們分散於各地(王下十七3-6)。

以色列國之滅亡,尚有重大的遠因:即這國歷代諸王及百姓犯罪的緣故,在王下十七日7-23節詳紀其理由,若詳細查閱這段聖經,誰都可以明白如此犯重罪的國民,神這般對待,是應當的。試將其罪惡的要點略舉出來,就可以更明白。就是:(一)敬拜偶像(王下十七9-10、16)(二)效法外邦人(11)(三)不肯聽從神藉著先知所勸誡的話(12-13)(四)厭惡神的律法,離棄祂一切的誡命(15-16)(五)使自己的兒女經文,又用占卜、行邪術(17)。總而言之:歷代的君王、百姓都犯了耶羅波安所犯一切的罪,總不離開(22)。

神對這一直背逆犯罪的國民,在二百幾十年之間,勸誡又勸誡,寬容又寬容,既然全不聽從,至罪惡滿盈到無可容忍的地步;所以到了時候,就照神所警告的,使刑罰臨到這國民身上,誰說不應當呢?

亞述王將以色列人分散於各地後,又將東方各處的外邦人遷置在撒瑪利亞。而住在撒瑪利亞的外邦人,因不敬畏神致不少人被獅子咬死;因此亞述王又命被擄之祭司歸回撒瑪利亞,教導他們敬拜神(王下十七24-28)。這些外邦人就是撒瑪利亞人的祖先,他們雖然在外表上敬拜耶和華,另一方面仍然為自己製造素來所敬拜的偶像。「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事,從何邦遷移,就隨何邦的風俗。」(29-30)這豈是真實的信仰呢?後來,撒瑪利亞人被猶太人輕賤的理由,即在乎此。撒瑪利亞人不但民族不純,宗教上更是混雜。不只是古代,恐怕現在的基督徒中,到處都有撒瑪利亞人;雖然拜神,但心中仍存留從前崇拜的偶像──貪愛金錢、地位、虛名。這種虛偽的信仰是得不到祝福的。

撒瑪利亞人雖遭人輕賤,主與使徒都到該處傳福音,得了不少好門徒,是我們當效法的榜樣(約四章;路十33-35;徒八5-8)。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