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猶大王約蘭及亞哈謝


神為應許永遠賜燈光與大衛和他的子孫,一代一代的繼續作王不滅絕,直到彌賽亞來臨;但以色列就不是如此,他們的朝代都經過不久就被截斷,這都是因為他們犯罪作惡的緣故,因神並沒有向耶羅波安和他的後裔有這種無條件的應許。以色列和猶大王朝,使我們看到與犯罪的外邦人結親所貽禍害的結果,實在可怕,當銘心永為鑑戒。 (Ru 摘要)

經文:(列王紀下八章16-29節;歷代志下二十一章-二十二章9節)

本課要查考南國猶大,這時候是約沙法的兒子約蘭作猶大王。從列王紀下八章16節我們看到亞哈的兒子約蘭,和約沙法的兒子約蘭同時作王;一個是以色列王,一個是猶大王,名字都是約蘭。本課所論的是猶大國的約蘭。

約蘭雖是猶大的善王約沙法的兒子,但他壞到極處。他作惡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因為娶了一個極為敗壞的妻子亞他利雅,就是亞哈和耶洗別的女兒(列王紀下八章18節;歷代志下二十一章6節)。

約蘭所行各樣的惡是:殺害眾弟兄及猶大的首領,築邱壇使百姓拜偶像行邪淫,在國中強行壓迫等等(歷代志下二十一章4、11節)。神為著向大衛的應許,還是保留約蘭的家,不完全滅絕,是應許「永遠賜燈光與大衛和他的子孫」(歷代志下二十一章7節),一代一代的繼續作王,不滅絕,直到彌賽亞來臨。神對這個應許是無條件的保守著,不管大衛的子孫怎樣的變節,背信與犯罪,祂還是保守祂與大衛所立的約,這就是神寬容忍耐猶大諸王的理由。

猶大諸王雖是敗壞,他們的兒子仍能一代一代地繼承父親的王位;但以色列就不是如此,他們的朝代都經過不久就被截斷,這都是因為他們犯罪作惡的緣故,神並沒有向耶羅波安和他的後裔有這種無條件的應許。神應許大衛的王朝繼續治理猶大,第一個刑罰乃是以東人的背叛,脫離他的權下,他也沒有法子平定變亂;又加上本國的立拿人也背叛了他(歷代志下二十一章8-10節;列王紀下八章20-22節)。

在歷代志下二十一章12節記先知以利亞達信給約蘭,可能是以利亞交託以利沙,到了神責罰約蘭的時候,才將信交給他,但約蘭不理會信主的信息。以後神又刑罰他,激動非利士人和亞拉伯人來攻擊他,使他損失了所有的財寶和他的妻子、兒女,除了他的小兒子約哈斯(又稱亞哈謝)之外,沒有留下一個人(歷代志下二十一章16-17節)。

雖然這可怕的刑罰臨到約蘭,但他仍不離開所行的惡,最後就應驗了以利亞信上所說的預言,患了不能醫治的疾病,纏綿日久後死了。他死後,百姓沒有為他悲哀,很潦草地把他埋葬在大衛城,只是不在列王的墳墓裡(歷代志下二十一章18-20節;列王紀下八章24節)。

約蘭作王的八年之間,國中充滿了戰爭、反叛,各種的虧損與疾病之苦,只是慘澹困苦的連續。背逆神的人,雖身在王位,其實是過著痛苦的日子,豈不可憐!

約蘭死後,他的兒子繼承王位,名字也是「亞哈謝」(列王紀下八章25節),和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同名,又稱「約哈斯」(歷代志下二十一章17節),也有「亞撒利雅」之稱(歷代志下二十二章6節)。但此新王實在是不中用的,只在名義上為王,其實是他的母親惡婦亞他利雅掌權治理猶大,像亞他利雅的母親耶洗別在北國以色列代夫執政一樣。這兩個外邦女子,都厭惡真神,敬拜偶像巴力,心中充滿了惡毒,但兩國的政權都操在她們手中,其影響是多麼的大呀!所以全國百姓對神的信仰,幾乎全被除去,在國中到處設立了異教。因此,神的刑罰,已是不能逃脫的。

亞哈謝與他父親一樣,都是作惡,並有他的母親和亞哈家的人,給他作主謀,以致敗壞太甚(歷代志下二十二章3-4節)。亞哈謝和他的舅舅以色列王約蘭,聯合去打亞蘭王哈薛,在戰爭中受了傷,以色列王約蘭到耶斯列求醫治,猶大王亞哈謝到那裡去看他,就在那裡被耶戶所殺(列王紀下八章28-29節;歷代志下二十二章5-9節)。

亞哈謝作王,只有一年,就如此遭害而亡,無力保守他的國權,是因為與亞合家「結親」,受亞哈家之罪惡所影響的緣故。

亞哈謝的祖父約沙法,雖是有名的善王,但為他的兒子約蘭娶了耶洗別的女兒亞他利雅為妻,影響了子孫二代都因此行惡,死得太可憐,且無力保持國灌。這事使我們看到與犯罪的外邦人結親所貽禍害的結果,實在可怕,當銘心永為鑑戒。

惡人受刑罰,遭苦害,是理所當然的事,這是神所命定所成全的,請留意「亞哈謝去見約蘭就被害了,這是出乎神」的一句話(歷代志下二十二章7節);如同「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亞哈的甲縫裡」一樣,絕對不是偶然的遭遇(參閱:列王記上二十二章34節及本書第十一課)。

猶大家與亞哈家結親的結果,不只如此;在亞哈謝死後,其母亞他利雅,還起來剿滅猶大王室,篡了國位為王,其害又是何其大呢!(列王紀下十一章1-3節;歷代志下二十二章10、12節)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