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剩餅餘魚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烏利亞──第三十七為勇士


赫人烏利亞的一生,行事為人,誠然表現出他就是「神的光」,在彎曲悖謬的世代,為生命之道發出耀眼的光芒。他敬神,將神當作他的寶貝,關心神、愛慕神;他愛人,自己的同袍在前線,與敵人作殊死戰,而不願獨自逍遙;他克己,持守儆醒,甘願睡在宮門外,也不願盡情放縱;他勇敢且誠信,不會推託塞責也不會偷看信件。 (Ru 摘要)


經文:撒母耳記下二十三章39節及十一章

赫人烏利亞在大衛勇士名單中,列第三十七位,這為有貌美妻子(拔示巴)的英雄,卻因妻子與大衛的醜陋事件,而成被害的忠良;致使他的忠勇,幾乎灰飛煙滅於聖經的史冊中……。

今按其排列順序為第三十七,而稱呼為第三十七位勇士,他的價值當不能以此論定。

「烏利亞」有二意:①神的光。②神是光。

他的一生,行事為人,誠然表現出他就是「神的光」在彎曲悖謬的世代,為生命之道發出耀眼的光芒。他的際遇雖令人扼腕,可是事情後來的發展,峰迴路轉,神差先知拿單去警戒大衛(撒母耳記下十二章),證明「神是光」--他鑒察一切,沒有一樣在祂面前不顯然的(希伯來書四章13節)

一、敬神

大衛要他回家,他不回家,反說「約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在棚裡……」(撒母耳記下十一章11節)。

這時後,他所想到的就是神的約櫃;「財寶在那裡,他的心也在那裡」(路加福音十二章34節),烏利亞在這種時候,會先想到神的約櫃,充分顯明他的心是被神所充滿,他將神當作他的寶貝,他關心神,愛慕神;我們呢?我們是否常「將神擺在面前」(詩篇十六篇8節)?

但願我們都有如此心懷:「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詩篇一百三十七篇5-6節)。哈利路亞!

二、愛人

「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棚裡……我豈可回家吃喝……」,他記得此時此刻,自己的同袍在前線,與敵人作殊死戰,勝敗未卜,大家生活慘澹,自己怎能在後方,醉生夢死,只顧吃喝,獨自逍遙?這種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一體精神,使他在王面前起誓「決不行這事」(撒母耳記下十一章11節)。

使徒教會蓬勃發展,豈不也是因著這種互為肢體的精神,而讓聖靈同工賜福,成就堅固不搖的屬靈基業?

士師時代悲愴的歌謠,仍突兀在耳際:

『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你為何坐在羊圈內,聽群中吹笛的聲音呢?……基列人安居在約但河外,但人為何等在船上?』(士師記五章15-17節)

祈願,保羅的教訓「總要肢體彼此相顧」(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5節),成為我們今日建設教會的基本精神。

三、克己

「大衛對烏利亞說:你回家去,洗洗腳吧……烏利亞卻睡在宮門外,沒有回家去。」(撒母耳記下十一章8-9節)

大衛要讓烏利亞回家,紓解從戰地歸來的倦怠(真正原因是要掩飾自己所犯的罪),可是烏利亞卻甘願睡在宮門外;雖然得到大衛的賜允,他依然持守儆醒,不願盡情放縱,享受那一份愉悅。唉!若不是有一顆克己儆醒的心,「繡花毯子」(箴言七章16節)豈不是極大的誘惑嗎?

人生活在安逸舒適的環境中,很容易被世俗日漸同化麻痺,而失卻那份馳騁於真理的屬靈飄逸;難怪保羅要大聲疾呼:「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哥林多前書九章27節)。求主幫助我們,不被淹沒在世俗的洪流裡……。

四、勇敢

「派烏利亞前進,到陣勢極險之處」(撒母耳記下十一章15-16)。烏利亞順服的去了,並不逃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是真正的勇者;與主耶穌大無畏的精神「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路加福音九章51節),有異曲同工之妙!

五、誠信

大衛那封謀害烏利亞的信件,是託他自己交給約押的(撒母耳記下十一章14-15節),可見烏利亞為人忠厚老實,誠信可靠,他不會偷看信函,所以未知那將臨到的可怕網羅。他雖然死了,卻顯示出那可貴的品德--誠信。悲予!今日世代,有此美德者幾希!

結語


烏利亞一生,真的在邪惡的當代,以他那光彩奪目的品德,成為「神的光」,照亮了屬靈黑暗的天空;他雖被害,但「神是光」,神知道一切,神替烏利亞伸冤;烏利亞的一生,為這兩種意義作了最佳詮釋。

(郭祝壽撰,摘自《典型在夙昔》,1987年8月,棕樹出版社)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