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先知以利亞(二)


神的靈是先知以利亞力量的來源,是他行動的啟動者,也是他方向的引導者,以利亞先知為了求神降大雨,上了迦密山頂,極其謙卑屈身在地,將臉伏在兩膝之中,恆切直求,從一小片雲所生的「大信心」,一點不疑惑神完全的應許──「降下大雨」,相信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Ru 摘要)

四、以利亞靈修後工作的勝利(列王紀上十八章)

以利亞在基立溪旁,約有一年之久,在撒勒法寡婦之家或兩年有餘。「過了許久」即到第三年,神的時候已到,耶和華的話臨到以利亞說:「你去使亞哈見你,我要降雨在地上。」以利亞隨即遵命去見亞哈,又在迦密山上大顯神榮,甚至求神從天上降下火來,求降下雨來,作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工,領導全國民眾回轉,歸向真神。

1.勇敢斥責亞哈王(列王紀上十八章2-19節):當時耶洗別殺害主的眾先知,又要尋索以利亞的命,亞哈又打發人到各地各國去找以利亞,各地各國若說以利亞不在那裡,就必叫那邦那國起誓說:「不在這裡」(十八章4、10節)。在這種情形下,以利亞怎敢顯然去見亞哈呢?但以利亞不但親自去見他,甚至當面直責亞哈的罪(18-19節)。以利亞如此斥責惡王亞哈,其膽量實在勝於拿單責備大衛(撒母耳記下十二章)。因以利亞已清楚知道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王面前,還有萬軍之耶和華與他同在。

在這段記事裡,我們看見神的另一位僕人俄巴底,他雖然是敬畏神,卻和以利亞大不相同。俄巴底沒有以利亞那樣的信心,雖然有虔誠和愛心,卻懼怕亞哈的忿怒。不過他將一百個先知隱藏在洞裡,拿餅和水供給他們,在饑荒時,並且是王在壓迫先知之時,他能盡愛心盡力作這件美事,真是難能可貴,值得讚賞與效法的。另一方面,那一百個被隱藏的先知,雖名為先知,實在只是飯桶,一點用處也沒有。

2.在迦密山與巴力先知決戰(列王紀上十八章20-40節):當亞哈王受以利亞痛痛的責備時,並不回答一言,而且聽從以利亞的話,替他招聚以色列眾人,和事奉巴力的四百五十個先知,並耶洗別所供養事奉亞舍拉的四百個先知,使他們都上迦密山。這事豈不怪哉!一定是因以利亞的態度和言語帶著能力,且是叫他知道天將降下雨與否是繫於以利亞身上,所以亞哈對以利亞,究無可奈何。

以利到山上,先詰責民眾,叫他們勿心持二意,目的是要民眾悔改歸向神。因為要求神從天降雨,必先領國民悔改,這是第一條件。如此,以利亞挽回了民眾的心,叫巴力、亞舍拉的眾先知,開始獻祭,各求自己的神從天降火來顯應,以證明神的真假,使民眾認識誰是真神,從而使他們的心得以棄假歸向真神。

請注意巴力先知祈禱的態度,終日宛若瘋狂,甚至在壞的周圍跳舞,又用刀槍自割身體,直到流血(十八章26-28節),從早晨到午間,又直到獻晚祭時,仍沒有聲音,沒有顯應,證明他們所拜的是假神,已無可推諉。

後來以利亞要獻祭祈禱時,先作的幾件事均具有重大的意義:(1)重修已經毀壞的祭壇;(2)又取十二塊石頭築壇──表以色列十二支派當合一不可分開;(3)用十二桶水倒在祭牲和柴上──含著潔淨百姓,並藉以彰顯神的榮耀。

要留意以利亞的祈禱,如何的稱呼神,他又是何等的焦急盼望百姓能明白耶和華是他們的神。他所求的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而不改變的神;是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神從不使以利亞的信心和祈禱失望,隨即從天上降下火來,燒盡燔祭、木柴、石頭,並燒乾溝裡的水;眾民看見了,就俯伏在地說:「耶和華是神,耶和華是神!」(十八章30-39節),這樣,以利亞的大決戰得了勝利,神的聖名得了榮耀,百姓可以再蒙神的恩澤。

3.除滅巴力的先知(列王紀上十八章40節)──眾民既已回心轉意,承認耶和華是神,以利亞就發命令:「拿住巴力先知,不容一人逃跑。」眾人就拿住他們,以利亞帶他們到基順河邊,在那裡殺了他們。因為這些假先知是禍國殃民的敗類,全部除滅是應當的,如從前以色列民對待迦南地的罪惡居民,「都盡行殺滅,沒有留下一個」是同樣的作法(約書亞記十章)。

4.以利亞求雨(列王紀上十八章41-45節;雅各書五章17-18節):以利亞的獻祭、祈禱、蒙神悅納,並除滅了巴力的先知,百姓的心歸向神了,神應許降雨的時候已經來到(十八章1節),但還是需要以利亞上迦密山懇切的祈禱。當時以利亞求雨的禱告,實是我們今日求靈雨的好模範:

a.已聽見有雨的響聲,就上到山頂祈求;現在的信徒若聽見聖靈恩雨降臨之聲音的,亦要到神的山真教會來祈求,就必得著。
b.祈禱的態度極其懇切──屈身在地,將臉伏在兩膝之中。
c.唯求降雨,並無他求──求聖靈的也應該如此。
d.心存盼望──每祈禱一次,即遣僕人向海觀看,雖然僕人回答說:「沒有什麼」,以利亞仍不失望,如此七次,可見他存盼望之堅誠。
e.深信效驗──只見「如人手那樣大的片雲」,即知神已垂聽他的禱告,他就不疑惑的叫亞哈快套車回去,免被大雨所阻。果然霎時間即降下了大雨,三年半的大旱災就解除,眾民喜樂,榮耀歸給真神。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