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孩子,只要妳活著


五歲的元瑜碰上正流行的冬季B型感冒,看似平常的流行性感冒,卻變成「B型流感引發腦病變」,病毒幾乎侵擊全身器官,父親每天向她說:「元瑜只要妳活著,只要活著,不管妳變成怎麼樣,爸爸永遠會接受的!」歷經十九天,真神垂聽他們的禱告,元瑜終於脫離危險期!但等待他們的又是一個新挑戰…。 (akiku 摘要)

2001年12月,一場看似平常的流行性感冒,卻變成「B型流感引發腦病變」,病毒幾乎侵擊全身器官(肝、脾、肺、血液、腦……),差點奪走五歲吳元瑜小妹妹的生命。

「元瑜只要妳活著,只要活著,不管妳變成怎麼樣,爸爸永遠會接受的!」元瑜的父親吳耀家在每天加護病房探視昏迷的她時,總是如此對元瑜說著。

陪著愛女走過一段未預料的死蔭幽谷,謝淑楨心猶有餘悸的回憶事情經過,她說:「很多時候,我十分恐懼會失去她。」

不是小感冒嗎?


2001年12月,元瑜碰上正流行的冬季B型感冒。和往常一樣媽媽淑楨先在住家附近診所看醫生,但看了三次,高燒一直不退,直到第四天,淑貞看到元瑜已病得無精打采,再不換醫院,一定不行。於是就請上班中的先生速回,將孩子送往長庚醫院。

醫生一看元瑜就說:「這孩子情況很不好!呼吸相當急促。」於是就趕快照X光,X光顯示元瑜的肺一半都黑掉,表示發炎相當嚴重,於是就趕快辦住院。幾個醫生會診後,皆表示情況真的很不好需送往加護病房。

於是20日下午二點長庚救護車就將元瑜送往林口長庚醫院的兒童病房。而加護病房探病時間固定,家長一定要離開病房,但元瑜當時神智還很清楚,一直不肯讓父母離去,然而礙於規定淑楨,還是在晚上11點離開了病房。

生命在垂危中


直到第二天他們再抵達醫院時,護士告訴他們,元瑜連續抽搐五十分鐘,打了四、五種藥才止住。淑楨和先生急忙進加護病房,「當時看到元瑜已呈昏迷狀態,全身插滿管子,100%用機器輔住呼吸……」看到這一幕他們夫妻心碎了,怎麼一夜不見,孩子就嚴重至此?

然而眼前的事實就真實的呈現眼前,再艱難也得接受醫生告訴他們夫婦:「這一、二天是最危急的時期,能過得否,我們也沒把握。」在這個痛苦煎熬的時刻,撐著淑楨不倒的是「同靈不斷探訪、代禱!我如果在病房看到同靈來訪,心裡就產生一股安靜的力量。」

元瑜在加護病房住了十九天。而淑楨在病房外守候單獨與死亡奮鬥的女兒,卻是分秒難挨。

「知道嗎?我最怕聽到醫院廣播,因為那意謂著不好的消息。」淑楨提到每天總有三、四個小朋友「走掉」。因此加護病房外哭泣聲從沒停過。聽到別人哀嚎的聲音,一方面慶幸不是自己的孩子,一方面卻得打起耗弱的精神,安慰別人。

那種「下一個會不會是我?」的焦慮和恐懼,實非言語可形容,所以淑楨談起那段煎熬的時光,仍猶有餘悸。

患難中想起神


就在這樣艱難的時刻,恐懼快將人淹沒時,唯有神的話語,可以給人帶來力量、勇氣、剛強,甚至──平靜。

承認以前因忙碌從未好好讀經、禱告的淑楨,就在此時養成靈修的習慣。「真的,安逸的生活,使我離神愈遠。」然而苦難迫使淑楨調轉自己的腳步。

在醫院加護病房守候元瑜的淑楨,有一次在不知所措時,曾打電話給曾在加護病房外守護太太一陣子的淡水教會劉邦幸執事,他告訴她兩件重要的事:一、讀經、禱告,二、要記得吃,千萬不能累倒。

淑楨謹記在心,她每天早、晚各一次到六樓禱告看聖經(因那地方較安靜)。清心、專注的讀神的話語,與神交通,讓她獲得每天支撐下去的力量。

更奇妙的是,她久年不癒的胃病,竟在這次苦難中,蒙主醫治。原來都憂心到吃不下飯的淑楨,記住劉執事的話,每天強迫自己吃完一個便當,以獲取體力。「那種完全沒食慾,卻得強迫自己吃東西的情況,也是一種折磨。」淑楨苦笑談自己硬吃便當,卻意外蒙主醫治胃病。

神垂聽禱告


與神深入靈交,是淑楨慌亂中一股定力,同時她也看到神垂聽禱告了。

原來的處境如揮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中。長夜漫漫,不知何時見光?然而在加護病房第三天後,淑楨終於看到一線光──元瑜可以自己呼吸了!因為從呼吸器的螢幕上看到元瑜自行呼吸的比例是80%。這給淑楨很大的鼓勵,因為這代表元瑜的生命跡象在恢復著。

第五天,元瑜張開眼睛了,雖然眼神是空洞,不能辨識任何人、事、物。然而恩典的門一旦開了,就要有信心相信全能的神必然拯救到底。

慢慢地,手、腳都能動了。

第十九天,醫生終於宣佈元瑜可離開加護病房了。這個消息使淑楨與先生耀家都很高興「孩子終於脫離生命的危險期!」

又是一個新挑戰


然而,在淑楨夫婦全心懇求回來的孩子,卻成為腦子退回到零點,不能說話,不認識父母,走路有困難……,有障礙的小孩。「但是,我們還是滿心喜悅的接納元瑜,因為,我們一開始的禱告是──孩子,只要妳能活著,而神成全了。」淑楨與先生耀家有心理準備接受「走過死蔭幽谷」的孩子。

但是,在真實生活裡,碰到的挑戰、困難、挫折,卻超乎他們原來的想像。

先是在普通病房裡,就讓淑楨和先生吃足了苦頭。在這裡的護理工作要由家長全部負責,淑禎必須學會從鼻胃管灌食,幫拿著全身管子的孩子洗澡……,更難的是,沒有機器可以觀看元瑜呼吸狀況,護士吩咐淑楨必須一邊查看元瑜的唇色,作為判斷呼吸良好與否的依據。

「於是我們夫婦白天、晚上24小時輪流照顧元瑜,深怕一不留神,又再度失去元瑜。」淑楨提到當時真的是戰戰兢兢的,精神極度繃緊。先生耀家白天還要上班,所以淑楨儘量讓他睡。然而體力畢竟有極限,實在撐得很辛苦。

每天疲憊不堪的淑楨,心中不禁想:「這樣還可以撐多久?」

人的需要、困難,神總會關懷、憐憫的。

就在淑楨認為她隨時都會倒下的時候。參加林口長庚醫院佈道的淡水教會「阿美姨」(她曾探望過元瑜),此時突然來電,表明可以來幫忙看護(她曾學過「看護」,經驗豐富。)並言明不要付錢。淑禎不禁由衷感謝神:「是祢差派來的吧?這正是我最需要的!」

終於拔掉鼻胃管


普通病房住了一個多月,元瑜因受不了鼻胃管的痛苦,常掙脫被綑綁的手腳,一次又一次的拔開鼻胃管,然而,拔開後再重插入更痛苦。淑楨看著元瑜這麼小,就得承受這麼大的苦難,常在禱告中求神釋放她,早日脫離鼻胃管。

有一次禱告完後,淑楨憑著信心,試著在湯匙上放點水,餵元瑜,一向緊閉著嘴的元瑜,竟張口吸食湯匙中的水。淑楨欣喜若狂,趕快跑去告訴護士,護士告訴她可以餵果汁,較有味道。結果元瑜就一口氣吸了約一杯的果汁。

既然可以自己進食,就不必插鼻胃管了,然而淑楨沒有信心請醫生拔掉鼻胃管,「結果元瑜自己拔掉了!真感謝神,孩子知道父母的軟弱。」淑楨欣慰的說著。

可以出院了


拔掉鼻胃管的元瑜,被醫生告知可以準備出院了。於是就被送往復健室,訓練走路,結果在復健室發現躺了一個半月的元瑜竟可自己站立,且可以走路,這都是出乎醫生意料之外的。

於是元瑜就在2002年2月1日出院,在普通病房住了一個月又10天。

能結束以院為家的日子,親自照顧被忽略很久的長子,讓生活秩序恢復,使淑楨欣喜不已。

當然,元瑜回到家中,仍帶給淑楨不少操練,如睡覺日夜顛倒(持續兩三個月),不願親近父母,見人就畏縮(在醫院裡,父母、護士們為防止她拔管子,曾多次綁她的手腳。),智力退化至一、二歲,無法言語……。

「面對這樣的孩子,難免有許多挫折的時候,但每想到元瑜的命是神救回來的,我就又恢復信心!」

你的信,救了你


元瑜出院至今(2002年10月)已八個月,她每週三天到台大醫院做語言職能、心理治療,雖還不能言語,但發育得很好,與父母、哥哥的互動也很親近,她的進步,教會的同靈都可看到。

「你的信救了你!」這是在聖經四福音中,我們常看到耶穌對全然相信祂必有醫治權能的求治者,所說的話。與女兒元瑜一同走過死蔭幽谷的謝淑楨,就對此句話有深刻的體會。

按照醫生事後的說法,元瑜的病是千萬人中才可能有一人感染。

「為何會是元瑜?」這是謝淑楨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她不是抱怨,而是想知道:「神更好的美意是什麼?」

我想,一個有反省能力的信仰,必然走入更深的靈程。
(見證/吳元瑜,文/陳豐美,摘自[聖靈月刊]2002年11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