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媽媽受洗了!


您曾否為了一件事每日向主禱告,卻未見主開路而感到失望呢?桂珍每日為了家人信主一事禱告,1年、2年……14年過去了,桂珍的母親因肝硬化住院,僅管眾多長執、傳道、同靈前往關心,她仍舊堅持原本的信仰,桂珍請教會同靈幫助代禱,終於在病情危急時,主開路了……。藉這事,也讓桂珍明白只要一心仰望主,抓住主的應許,主必開路,因為在主絕沒有難成的事。 (akiku 摘要)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做見證:

感謝主,也感謝於家母生病期間不斷前往探視、代禱的同靈們,最後母親終能接受洗禮,乃教會眾多弟兄姊妹關懷和代禱所成就的。願主耶穌記念大家的愛心,記念我的家人。

當媽媽受洗從水裡上來的那一刻,我不禁流下感恩的淚水。感謝主!我最親愛的媽媽終於接受洗禮了,這是獻給媽媽最好的禮物──有什麼比靈魂得救更寶貴呢?

母親是我這一生最親近,最愛我的人。1980年10月,我蒙主揀選,於高雄教會受洗歸入主名下,感謝主!素來祭拜祖先的家人並不十分排斥我的信仰。每逢過年過節,母親知道我不能吃拜過的東西,總會幫我另外準備吃的,甚至提醒我某些東西是拜過的不能吃。但她卻無法接受我的信仰,認為什麼宗教都是好的,不可以排斥別人的宗教。雖然我用盡心思,想盡辦法帶領她信主,但傳統的信仰已在她心中根深柢固,若想改變,除了靠禱告,實在別無他策。

因此自1987年起,我將家人信主放入了每天的禱告生活中,1年、2年、3年……10年、14年過去了,母親仍舊不改變她的信仰,雖然我經常在她身邊唱詩、禱告、見證,母親依然固執如往昔。主啊!我一生最親愛的媽媽難道就這樣被棄絕在救恩門外嗎?我在心裡失望地向主傾訴著。

母親嫁於傳統農業社會的大家庭,平常要下田耕種,還要侍奉公婆、撫育子女,一生操勞,凡事為別人著想,是兒女心中的慈母,也是鄉里稱頌的好媳婦。但她晚年健康情況不佳,我因長年在高雄上班,只能利用星期假日回台南老家陪伴她。2001年4月,母親肚子腫脹,在家人的強迫下才入院檢查(母親個性固執,非常不喜歡到醫院),發現已罹患肝硬化。我聽到這個噩耗,彷彿青天霹靂,趕緊請教會同靈幫忙代禱。這期間,高雄教會的同靈分批前往關心訪問,台南地區的同靈更是不間歇地探訪母親。當母親病情愈來愈嚴重時,我唯一能做的除了禱告還是禱告。記得有次趙明洋傳道到高雄教會,當我提起母親病重時,他說:「你母親可能來受洗嗎?」彷彿主耶穌藉著趙傳道告訴我,母親受洗是我努力的目標。

然而,依當時的情況要母親受洗實在不可能,因家人仍為母親求神問佛;當我想拿走母親口袋裡的平安符時,她很生氣地要回去。這時,我腦海浮起多年前在《聖靈月刊》看過的一篇見證。內容是一獨自信主的執事為搶救病危父親的靈魂與家人爭戰的經過;感謝主,最後他父親終於接受了大水洗禮。我在心裡祈禱著:主啊,求祢幫助我,帶領母親來受洗,雖然在人看來,這實在不可能的事。一個星期四晚上,我到十全教會參加高屏小區聖經講習會,會後我鼓起勇氣,請與會同靈為母親禱告,主啊!我知道代禱的力量是大的,我必須把握每一次禱告的機會。

7月5日,母親病情危急,再度住進奇美醫院,家人皆認為母親可能拖不過一個星期。這段期間,當時駐牧台南教會的顏東濱傳道經常帶領台南地區的同靈前往病房探視、代禱;高雄教會的姊妹也經常陪我坐火車到台南,在病房唱詩、禱告。感謝主!剛好正值暑假期間,開元教會紀老師適時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他是我大學的助教,與我家人很熟),他幾乎天天到醫院探視家母,帶給我們很大的幫助和安慰。他亦曾到家裡與父親、弟弟溝通,萬一媽媽離世,在教會辦告別式既簡單又隆重。而那時我們的信心,似乎只停留在能於教會辦告別式就感謝主了;但家人並不接受這個建議。

參加高雄教會早禱會時,我向駐牧高雄教會的顏傳道提起,希望在教會舉辦告別式,他卻鄭重地提醒我:「如何舉辦告別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接受洗禮,靈魂得救才重要。」一語點醒了我,是啊!我要為母親能洗禮而努力才對!感謝主,主耶穌終於開路了,7月18日(星期三)下午我請假到醫院,剛好大姊、小弟與紀老師都在醫院,我提到希望媽媽能接受洗禮,靈魂得救,紀老師也勉勵他們,想不到他們居然答應了,我欣喜異常。但母親的神智時而清楚時而昏迷,然而,主還是藉著大能讓她肯定地點頭了。

隔天7月19日(星期四)上午,我再度與高雄教會訪問組前往醫院,到醫院時,郭老姊妹一直勉勵母親接受洗禮,她便肯定的點頭兩次,大家都很高興。中午用餐時,顏傳道告訴我要趕快安排洗禮,因為母親的時間可能不多了,於是趕緊聯絡台南教會安排洗禮事宜。

目前一切都已就緒,但尚未告知關鍵人物,就是我爸爸。7月20日(星期五)參加高雄教會早禱會時,我特別請大家為這件事禱告,求神感動我爸爸能答應。禱告會結束,我趕緊打電話回台南,想不到爸爸居然答應了,教會同靈和我皆不斷地感謝主。於是趕緊聯絡洗禮事宜,終於敲定在7月22(星期日)上午由顏傳道負責為母親洗禮。

7月21日(星期六)早上回台南,我向主治醫師徵詢意見,希望他同意媽媽請假外出受洗,醫生一口答應,我忐忑不安的心彷彿石頭落地般。當一切都妥當之時,事情卻突然有了變卦,讓我差點走到絕望谷。原來家人變卦了,大姊從家裡打電話到醫院給我,支支吾吾地反對媽媽受洗,我一時心急,不禁大聲苛責她,一旁的紀老師接過我手中的手機,輕聲細語地與大姊溝通了半個小時,好不容易大姊同意了。接著小弟又來電表示不同意,理由是媽媽身體如此虛弱,身上滿了針孔,要到水裡受洗是很冒險的。紀老師又與他溝通了一段時間,他似乎仍有意見。這時在英國的哥哥和高雄的二姊夫也來到了醫院,他們決定中午回家召開會議。

到家後,他們請我先上樓。我在樓上房間想到自己被孤立,母親受洗似乎無望,不禁向主嚎啕大哭。當勉強下樓,要講話時又忍不住大哭一場,首先我將教會洗禮的方法講了一遍,接著說到媽媽一生含辛茹苦,未曾享過福,如今她就要走了,為何不讓她受洗到天國享福呢?這時主耶穌感動大哥排除眾議,說出一些比較客觀公道的話,也許大哥長年居住國外,比較能接受基督教;他還提到我如此堅持,一定有我的道理,不妨讓媽媽受洗。經過大哥一番說詞,大家就不講話了,算是勉強答應讓媽媽接受洗禮。

當天晚上,我們到醫院準備明天受洗事宜,因為母親情況危急,需要一位護士陪伴至洗禮場,但醫院的護士考量責任問題皆不願前往,感謝主!紀老師適時找到曾擔任護士的許姊妹願意陪同前往,並租用氧氣筒備用,一切準備妥當後,我們就回家休息。當晚我一覺到天亮,根本不知道半夜曾下大雨(大哥說他半夜被雨聲吵醒,還擔心隔天沒辦法洗禮呢!)

第二天一早起來,天氣非常晴朗,台南教會開救護車的薛弟兄載媽媽前往喜樹洗禮場。台南地區許多弟兄姊妹都到場,高雄教會也來了一輛遊覽車,這麼多人關心媽媽受洗,從神而來的愛,深深感動著我,相信也感動了我的家人。當母親從水裡上來的那一刻,她的臉色彷彿有化菕A非常好看。洗腳禮唱詩歌時,她更是心情愉悅地跟著大家打節拍,與洗禮前的虛弱,真是判若兩人。涼爽的天氣、感人的詩歌、眾弟兄姊妹濃濃的關懷與母親安詳的臉龐……,喜樹海邊這令人難忘的一幕,將永遠烙印在我心裡,感謝主!母親終於受洗了,這是我多年來朝朝暮暮期盼的,主耶穌藉著祂的大能,將看似不可能的事變成事實了,我滿心感謝主!

按常理判斷,肝硬化末期之疼痛是相當難熬的,可是母親受洗後,病情一直很穩定,沒有嚴重的疼痛。三個星期後,2001年8月12日,主耶穌將她接走了,享年77歲,十分安詳,帶著微笑的面容,給家人莫大的安慰,證明她真的在主裡安息了。主耶穌再次顯出大能,讓家人同意在教會舉辦告別式。告別式的前一天,我們到殯儀館看她,當工作人員為她穿衣服時,發覺她的身體竟柔軟如常人般,非常容易就將衣服穿好了,這種種跡象讓我深深相信,我親愛的母親已回到主耶穌身邊。

8月26日(星期日)上午,為母親於台南教會舉辦告別式,約有兩百多人參加,許多親戚、朋友與同事皆第一次到教會,媽媽在世雖沒有機會為主做工,然而主耶穌卻藉著她的告別式,向尚未信主的親友作了最好的見證。

中午我家人和親友一起用餐,平常難得見面的孫子、孫女及曾孫女齊聚一堂,席間充滿了濃濃的親情。外孫女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阿姨!如果阿嬤沒有受洗,我們今天不可能這樣子喔!」是的,因為母親受洗,得救了,我們雖然不捨,卻不哀傷。真感謝主的恩典,讓母親在晚年能夠趕上天國列車,這是我一生中最欣慰的事。也讓我明白只要一心仰望主,抓住主的應許,主必一一開路,因為在主絕沒有難成的事。(見證/陳桂珍,摘自[聖靈月刊]2002年07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