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福音尋根之旅 ◎撰文/蕭榮光 ◎期數:488期 ◎2018.05號

一.引言

2016年10月,內壢教會喜樂團契邀請筆者為他們講一堂課,主題是「真耶穌教會傳教百年」。他們早在兩三個月前就發出邀請。為了這堂課,我搜尋、整理很多資料,期間發現一個極具歷史啟發的事實,就是引領真道入臺灣的兩個很關鍵的家族之一,即黃秀兩(黃以利沙長老及黃基甸長老賢昆仲的令尊翁)家族,他們全家都是在漳州接觸真道,進而入信的,時間點都是在1924-25年間。奇妙的是,隔不多久的1926年他們就將真道引入臺灣,並且全家都遷回臺灣。這麼一來,肯定對漳州教會帶來很大的影響。因此,讓筆者興起一個強烈的意願,想前往漳州教會一探這個與臺灣有這麼密切歷史淵源的教會。

旅程的出發是2017年二月初一,三月初一回到臺灣。筆者偕內人走小三通的路線前往廈門,再從廈門搭大巴到漳州。

原先設計的路線是先到漳州,然後依序探訪漳浦、莆田、惠安、泉州、湄洲島、平潭等教會,然後由平潭搭船回臺中梧棲。然而就如經云:「我曉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腳步」(耶十23)。

實際上,在金門教會停留了四天,在漳州停留了三天,其他的時間(2/8-28)都在漳浦,期間得到陳建麟、蔡偉彬兩位傳道很多幫助與提攜,受益頗豐,感謝主。這段時間的奇妙收穫,且讓筆者細數如下,期與諸兄姐分享。

二.漳州教會的興起

漳會成立於1924年,當時福州的郭多馬長老來漳州傳道,在洋老巷租了一棟房子作為聚會點。信徒有幾十人,其中有幾戶是臺灣的同胞(含黃家父子三人,呈聰、呈超皆已成家)。黃家三人入信應於1924-25年間。可是漳會後來卻日漸沒落,以致完全停止聚會,一直到了1976年,教會才又開始復甦,這一停,停了將近50年。

而當初之所以會逐漸凋萎,乃出於三個因素:1.臺灣同胞都回臺定居(其實是把福音傳回臺灣)。2.郭多馬長老離開漳州,當地信徒因而缺乏牧養。3.有部分信徒或因生活,或因職業而遷居外地,信徒所剩無幾,遂停止聚會。

三.峰迴路轉

1926年真道傳進臺灣,是神的美意。

1926年3月3日至4月12日前後四十天,八位福音佈道團成員(大陸工人郭多馬長老、張巴拿巴長老、高路加執事和陳元謙執事;臺灣工人黃以利沙長老、吳約翰長老、王耶利米執事和黃但以理執事),在臺灣建立了三間教會。4月12日四位大陸工人重返大陸,吳約翰長老(道源)亦返回廈門。

但翌年1927,吳道源舉家返臺,定居臺南,同一年在神的帶領下建立了臺南教會,邀請高路加執事到臺南駐牧一年,期間有一日本聖潔會的傳道人須田清基入信本會。

1928年,吳道源蒙主恩召,幸好須田清基可以駐牧臺南教會,在那一年中,適巧蔡聖民罹病,在蔡培火家療養,他到臺南教會聆聽須田清基講道,頗為信服感動,遂領受真理,入信真教會。不久,蔡聖民返回民雄、大林見證福音,進而開始臺灣中南部地區的聖工。

之後,須田清基在蔡聖民的協助下,陸續直接、間接的培植了楊約翰、謝順道、林悟真等初代臺灣的福音工人。前後建立了臺中、嘉義、臺南、臺北等教會,進而開展了全臺聖工,以致1967年舉開了第一次「世界各國代表大會」,從而帶動了全球性的福音之聖工。

四.煎熬的歲月

可是在大陸方面,從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之後,開始八年對日抗戰,1945年之後,又接連國共抗衡。1949年國民政府退守臺灣,共黨統治初期開始大加整肅,尤其1966年之後的文革十年,更使信徒的聚會全都轉為地下化,默默的或零星的家聚形式或全然停止聚會。

根據一位漳州的藍女執事的見證,他1954年出生,自小就生長在真耶穌教會的家庭中,但從小就沒機會上教會聚會,一直到1976(22歲時)才得以受洗,正式歸入真耶穌教會。

藍女執事受洗的時間點,剛好是大陸教會經歷屬靈大逼迫的末期(文革1966-1976),這段時間,大部分的教會(本會),歷經幾十年的沉睡時期,開始甦醒過來。

五.苦難的盡頭──神親自動工

文革的末期,1973年神在福建的福清地區興起一個忠心的工人──王德全女執事。神讓她從1973年農曆11月25日開始,一連七天絕食作準備,而後從12月3日開始看異象、遊天國,連續參加天國聚會12天。期間每日固定時間(晚上6、7點到翌晨3、4點),天使讓她看聖經故事,配合圖片、生動活潑,如看電影一般,總共看了12個圖片,並有天使詳加解說,講出許多奧祕的真理,又看地獄12個小時。

這些聖經故事就如:但以理三朋友被扔大窯;但以理被扔獅坑;以利亞遇危險饑荒;主在客西馬尼園禱告;分別善惡的果樹;該隱和亞伯的獻祭;挪亞造方舟;亞伯拉罕獻以撒;羅得出所多瑪;摩西出生、牧羊、神選召、出埃及;耶穌出生;彼得出監前後。王德全女執事在看這些圖片,其實就是在上課,就像天國的神訓班。每一次的聚會有領會的天使,在每一堂課結束前,領會的天使會將重點作一歸納。比如,在亞伯拉罕獻以撒的課結束前,天使說:「亞伯拉罕仁慈,讓其姪兒選擇好地,並代他求神免遭毀滅,無人能學亞伯拉罕的愛心。」

上課完畢後,在天使帶王執事回家途中,又帶她去看一間房舍,房門的上段是透明的水晶製成,下段是不透明的白玉作成,牆壁、窗戶,都是精金、美玉,房門把手和門框是秀麗的碧玉作成。天使跟她說:「這是你的房間」。她說:「我要住在這裡,不回去了。」天使說不行,妳的時候未到,妳還要回去傳福音,而且妳還有三個缺點要改正,就是公平心不夠、有嫉妒心,要更加努力作聖工。

王執事看天國十天後,主也讓她去了地獄。首先,她看到一間黑暗的破屋內,有一個大石磨,旁邊蹲著一個愁眉苦臉的女人,是她的同鄉,是天主教徒,也是她的一位親戚,不斷地推石磨。另外,她又看到兩個坑,一邊是火,一邊是蟲,每隻蟲都有草鞋那麼大,圍住人咬,被咬的人不斷掙扎、哀叫,踩死一隻,又變成小蟲繼續咬,蟲咬一會兒,鬼又把他們丟進火坑,如此反覆,哭聲震耳,這時王執事問引路的鬼,說:「他們這樣受苦要多久?」那鬼說:「要這樣受苦三年,三年後改為七天一次。」那鬼問她還看不看,就搬開地下一個蓋子,只聽到裡面傳出鞭打和慘叫聲不絕,王執事萬分害怕,就說:「我不看了」。

她到天國去上課時,年紀已經82歲了,回來後到處見證、勸勉,讓很多沉睡的教會再度興旺起來。

原先,她身體衰弱、食量少、體力差、眼花,耳已半聾,可是天國回來後,她變成耳聰目明,比年輕人的眼睛還好,聲音宏亮、精神健旺,從1974年1月開始四處去傳福音,振興教會聖工。

六.教會復興的其他管道

剛復興的教會,當時信仰的環境還是很不方便,因為社會剛經過「破四舊」──舊思想、舊宗教(佛教、基督教、道教……)、舊文化、舊風俗。所以,聖經、讚美詩被燒掉,信徒家所剩的聖經、讚美詩很少,凡事由神賜聖靈親自教導。如果主有甚麼指示,往往都藉由說方言、翻方言,直接指示聖工方向。

1976年某一天聖靈又指示,藉翻方言,指出七個人的名字:楊仲實執事和其他兩位弟兄、四位姐妹,要去福清、莆田、仙游等地為主作見證,主與他們同工,神蹟隨著,造就很多信徒。他們一行也去過廈門、惠安等地,這個團隊出去四處傳福音、佈道,總共有49天,經過的城鎮有幾十個地方。

掌管宇宙的主宰,我們的父神,從1974年年初開始藉由王執事喚醒了各地沉睡的信徒之後,聖靈大大興旺各地的聖工,在1976年,福清、莆田、漳浦各地都開始聚會。

七.漳州教會展翅高飛

在漳州地區,1976年時,剛開始甦醒時是在藍慶仲夫婦家舉行家庭聚會,在安息日作家庭崇拜。本地四散的信徒也開始來到他們家守安息,就這樣維持了二十年,一直到1996年。

後來,信徒數一直增加到四、五十位,聚會點已顯得擁擠,1994年有人提議買會堂,可是當時教會奉獻的積蓄只有一千多元(因當時大家都認為家庭聚會不需甚麼費用,所以奉獻款項大都支援鄰近的教會。)雖然資金嚴重短缺,但大家仍不灰心,繼續同心為購置會堂禱告,因而感動兄姐踴躍奉獻,加上兄弟教會的熱烈支援,終於買下了一間約30坪(90平方米)的房舍作為教堂。在買房、裝修、添購設備共花了二十萬元人民幣,居然還剩三萬多元。

在1996年4月13日把新浦花園教堂奉獻給神。嗣後,在短短幾年的發展,信徒數竟增加到三百人左右,會堂又容納不下了。在眾人的齊心努力下,終於在2001年12月買下座落於華僑新村的現在這個「僑村堂」,面積約兩百坪,是一棟兩層樓的別墅,2002年12月15日正式獻堂。

這間漳州教會的會堂購置,純然是神刻意幫我們準備好的一間聖堂。

在我們買下這間房舍之前,屋主早已登報要出售,但始終賣不出去。後來屋主知道我們有意願購買時,很樂意的以低於市價,約原開價二分之一不到的43萬人民幣賣出,因他們覺得我們買來作為教堂使用是一樁美事,所以廉售予我方。當我們買下之後,鄰居問我們怎敢買這棟房子,因他們常看到屋內有一隊隊白衣人飛來飛去,誤以為這是不祥之物。喔!原來主老早就派天使把守這棟屋舍,不准人買走。感謝主,讓我們順利買下這棟房舍獻與主用。在這之前,這棟房子要出售的廣告已作了兩年之久了。

八.結語

筆者有時天真的假想,當年1926年真道設若沒有傳到臺灣,說不定時至今日,福音也僅只傳至鄰近少數幾個國家和地區。感謝主,在1924-1925這個關鍵年代,聖靈感動了黃以利沙、吳道源等忠心有智慧的福音工人,糾合一些合適的福音先輩把這全備得救的福音傳進臺灣。神既然驗中了我們,把福音託付我們,我們就照樣講,不是討人喜歡,乃是要討那查驗我們心的神喜歡(帖前二4)。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