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主裡婆媳牽萬情 ◎撰文/王雪芬 ◎期數:339期 ◎2005.12號
在以色列宗教、道德和政治都一片混亂的時代,有一家婆媳──拿俄米&路得於顛沛流離的困境中,展開了人性光輝的對話,猶如黑暗中亮起了一盞明燈。

婆婆:「……回娘家去罷!願耶和華恩待你們,……使你們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得一8-9)
媳婦:「不要催我回去……,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我的神。」(得一16)

《路得記》編在《士師記》之後,這樣的編排有歷史文獻的分類作用,因《路得記》一開始即記載士師秉政時代。但在猶太正典編排所列的聖卷中,並不局限於歷史之內。

因為媳婦路得所持守的信心,和婆婆拿俄米無私地為媳婦未來的幸福歸宿設身處地,都已經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呈現出完全堅貞的信仰素質,打破婆媳難和的迷思,跳脫婆媳恩怨的窠臼,寫下婆媳相依的佳話。

拿俄米對路得說:「女兒啊,我不當為你找個安身之處,使你享福麼?」(得三1)
路得說:「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得三5)

婆媳姻緣牽


人際關係環環相扣,兩性之間透過倫理關係發展出不同結構的人際關係,而其中最微妙的莫過於「婆媳」關係。

有人形容婆媳是兩個想不開的女人,老是刻意製造紛爭。又有人說:「婆媳之間的戰爭,是錯在兩個愚蠢的女人同時愛上一個懦弱的男人所致。」

其實,婆媳之間的人際關係,應該是種「愛屋及烏」的心態。就是因著愛同一個男人;即是母親含辛茹苦孕育成人的寄望──兒子,又是妻子託付終身至死不渝的生命夥伴──丈夫,而有幸成為婆媳,也願意為這個心愛的男人,彼此負責任地運用行為技巧。

人際之間本來就要和睦而非樹敵,尤其是關係越親密越要小心地珍惜與維護。檢討本身的個性,突破傳統落伍的思想餘毒,客觀清晰地了解自己的定位,特別是女性與女性之間的情誼發展。

日光之下沒有新鮮事,新鮮事亮在日光下也就不再新鮮,惟有「愛心」──一顆真正了解愛的意義與真諦的心,才能改善婆媳關係。

戀子情結的婆婆


A君父親嗜賭又加上外遇,早年即與母親仳離。母子孤苦伶仃,在教會的關懷協助下走過來。

A君在未婚青年活動中遇到了賢慧的A姊妹。雖然她的年齡比他稍大,但性情溫柔婉約,且對他照顧有加,於是A君毫不猶豫地認定A姊妹即是他失落的肋骨。

由於年齡上的差距,違反了傳統中男長女幼的搭配,A君母親每當聽別人安慰「某大姐金交椅」時,嘴角泛起的冷笑可略見一斑。

婚後不久,A媳就懷孕了,A君體貼妻子,且收入綽綽有餘,希望妻子專心在家待產。

婆婆年輕時獨立撫養兒子,根本沒有權利拒絕當職業婦女,想不到媳婦一懷孕,就受如此禮遇。

最受不了的恐怕還是小倆口那份恩愛情景,對她而言簡直就是諷刺,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是戀子情結作祟。

因此,為了喚起兒子對自己的重視,佯稱健康出問題,果然引起晚輩的關照。

婆婆在兒子面前總表現出虛弱的神態,等兒子去上班了,就精神抖擻地數落媳婦的不是,不但推卸所有的家事,還口口聲聲羞辱媳婦像隻狐狸精,迷惑她的寶貝兒子。

有一天婆婆起得晚,發現餐桌上雖準備早餐,卻不見媳婦的影子,以為八成又偷懶去睡回籠覺了。

於是拉開嗓門,對媳婦做毫無意義的人身攻擊,發現對方不理不睬,更加怒火上升,猛敲媳婦房門。

房門打開了,探頭出來的居然是兒子。

母親納悶地怔住了,A君用無奈的表情對母親說:「媽!我感冒了,沒去上班,多睡一下子。因為我在家,所以她才出去買菜。我以為媽身體虛弱,沒想到教訓起人來,倒挺硬朗的!」

言畢關上房門,母親在門外氣得直發抖。

從此A君對母親的行徑和言論產生莫名的反感,這樣的打擊,使得婆婆果真不堪病倒了。

但A君認為母親的病無大礙,懶得理會,免得又中了放羊孩子的計。

兒子的冷漠態度徹底傷了母親的心,病體越來越衰弱,卻仍倔強地表示出院以後,決定去養老院。

深夜時分,老淚縱橫,又氣又不甘心,栽在媳婦手裡。無意中聽到病房外兒子與媳婦的對話。

「媽說要進養老院,我沒意見,反正她有福不會享,我懶得再去遷就她了。」兒子賭氣般地說著,並嘆了口氣。

「我以為饒舌會破壞你們母子的感情,沒想到沉默也會惹出麻煩來。女人家一生指望的是丈夫和兒子,你母親失去丈夫,再失去你這個兒子,她還有什麼生趣?

人家是怕媳婦不要婆婆,沒想到你卻是兒子不要母親……。」媳婦有些激動地反應道。

老而昏庸的婆婆萬沒想到自己一直錯怪了像路得般賢慧的好媳婦,慚愧地淚水禁不住汨汨流下。

「那依妳的意思,我們該怎麼辦?」A君躊躇問道。

「明早我們一起出面挽留媽,請她看在即將出生的孫子情面上,孫子也是她老人家的指望呀!」

婆婆頓覺寬心、眼睛開始酸澀,帶著欣慰的笑容進入夢鄉。朦朧中見到兒孫滿堂,感謝神的恩典!賢德的媳婦真是耶和華所賜。

婆媳同居的智慧


B君和B姊妹透過教會的媒介認識,結婚前約法三章:

第一、母親年輕守寡,他是唯一獨子,所以婚後必須與寡母同住。
第二、B君個人薪水中每月撥出三分之一,做為母親的養老金。
第三、母親同意代勞家務及代育孫兒,但媳婦下班回來,也必須分擔家務。

婚後幾年來,一家四口,相處得還算和諧,因為有婆婆做為後盾,使得B媳得以在工作上全力以赴,所以她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個好婆婆、好幫手。

當B媳晉升為公司的單位主管以後,由於業績壓力及工作量增加,經常需要應酬和加班。拖著疲憊的身子返家,又感覺到婆婆情緒上的變化,以及丈夫日漸不滿的反應。

終於,某個加班趕完一項緊急方案的晚上,丈夫開口了:

「妳到底是真忙,還是假忙呀!誰沒當過主管?從來就沒見過像妳當主管當得連家庭、丈夫、孩子都不顧了。經常不回來吃晚飯,還要我老母侍候妳,太過分了!」

哦!原來是婆婆告了狀,母子倆聯手來欺侮我這個不同姓氏的外人。

「你媽侍候我?哇!這麼大的罪名我可擔待不起,明天我花自己的薪水請個傭人來侍候她,看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隔早,婆婆一臉寒霜,仍然為他們準備了早餐。

B媳一整天很不開心,無法從低落的情緒中調適過來。於是向公司請了假。

在咖啡廳的雅座裡,經過徹底深思,為什麼不能請個傭人,就不需要看婆婆的嘴臉了?為什麼會痛苦得猶豫不決呢?原來彼此之間已夾疊著複雜的情誼,需要相互依賴,早已在無形中變成生活中的默契、生命記錄的一部分。想抹煞也難。

提早回家,窗明几淨的客廳空蕩蕩的,婆婆大概帶小孫女去散步了。

深沉的落寞感籠罩著B媳,楞坐在沙發,直視牆上大匾額寫著:「基督是我家之主」,想到自己的自私和欠靈修,不禁愧疚滿胸。

望眼欲穿地盼到婆婆的身影,終於有了可以袒裎內心的機會。

兩個婆媳一起談心,而且用心地……。把彼此積壓的心結一一打開。

「我沒能擁有白首偕老的婚姻生活,深覺虧欠兒子,所以希望有生之年,能夠幫兒子建立幸福的婚姻做為回報。我一直努力做個好婆婆,可是覺得妳濫用了這份關係,把我當成無處投靠的老太婆,越來越把我當作傭人看待,連不回來吃飯也懶得掛電話告知,害我經常苦等,又擔心妳夜歸萬一出啥意外!兒子沉不住氣犯嘀咕,我還勸他要包容和體諒,妻子的成就也就是丈夫的光榮。」婆婆語重心長地說。

「我太多疑、任性、耍賴又不負責任,反怪罪婆婆從中作梗、居心破壞,實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媽,對不起!沒有您的存在,我永遠不了解婚姻的價值。」B媳坦然交心見真情。

千里馬遇見伯樂,拿俄米碰上路得,而我何德何能擁有像拿俄米般的婆婆,應該迎頭趕上路得的孝順。

讓基督成為我家之主,自然萬事OK。

新孔雀東南飛


C君與C小姐原本青梅竹馬。後來,C君考上醫學院,C小姐也考上了大學。

然天有不測風雲,C小姐大三那年,家中工廠遭到回祿之災,經濟陷入空前危機。

C君保證愛情天荒地老,但C小姐卻覺悟這段感情將是無緣的結局。漸漸疏遠,並舉家遷徙。屋漏偏逢連夜雨,C小姐父親遭此驟變中風臥病不起,母親以淚洗面,弟妹惶恐茫然。C小姐一籌莫展之餘,幹起酒廊的公關小姐,掙回現實生活的補償。

或許老天憐憫他倆一片癡情,居然碰頭了,C君無論如何再也不放C小姐離開。

就這樣,醫生和風塵女郎同居,懷孕了。

風聲傳到C君父母耳中,引起一場家庭大風暴。

C君以死要脅父母,並坦言C小姐已懷身孕,若有差池他將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C婆婆千萬個不甘心,就像懷中的寶貝突然被土匪(媳婦)搶走,雖然寶貝奪回來,但附帶條件是得養此土匪。簡直豈有此理,但生米煮成熟飯……。從此是非不斷。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C媳成了C婆婆的眼中釘,處處百般刁難,並指桑罵槐地給予難堪。

C媳從風塵中的歷練看透世態炎涼,加上又是長輩,總是委曲求全,希望終得婆婆歡心。

C婆婆得寸進尺,造謠C媳紅杏出牆。C君禁不起母親一而再、再而三地繪聲繪影,於是對C媳的忠貞產生懷疑。

C君變成暴躁易怒且多疑的丈夫,常以下三濫來形容她過去的風塵經歷。總之C媳過著委曲求不了全的婚姻生活,在精神多重迫害中,失落了活下去的勇氣。

終於在一次一次地爭執後,結束自己的生命。

留給婆婆的遺書: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媽,您我同是女人,女人應該更能體會當女人的辛苦,我不明白為什麼您非置我於死地不可?

我走了,不再污辱您家的門風,但願C君將來再娶的對象,不管她的出身如何,都可以因我的犧牲獲得公平的待遇……。」

給丈夫的則是:
「………為什麼女人在歷經風霜之後,選擇洗盡鉛華,卻仍然無法擺脫前塵陰影的汙蔑呢?

你既然給了我名分,為什麼卻不給信任?你既然與我擁有現在,為什麼還要計較過去?你既然已為人父,為什麼還無法從人子的角色中獨立出來?

這一連串的問題我帶不走,留給你自己去思索。未來的歲月裡,只要你再面對另一起婚姻的考驗,你就會需要它的答案。

請善待我們的子女,他們多無辜,………。原諒我不死別也唯有生離一條路可走,不如死了百了!」1

向婆婆、丈夫死諫的C媳,連生命的動力──兒女,也無法扭轉她乖舛的命運,魂歸離恨天!至終無緣認識救主耶穌,靈魂迷失了,找不到生命的出口。

夾心餅的獨白


我的母親像一片烏雲,陰鬱地籠罩整個家庭。

我是家中的獨子,三個姊妹出嫁之後,母親更深信不疑地認定我必須娶個唯唯諾諾的媳婦,並且婚後的生活必須絕對服從她的意志,作為寡母育子備嘗艱辛的回報。

我的母親動輒發怒,一意孤行的性情脾氣,每當念及她自私地企圖主宰我的婚姻,就痛苦地意識到:將無可避免成為婆媳糾葛的夾心餅。

我多麼地希望有位女子,完全了解我的母親,知道與我結合將會遭罪受累,可是仍然心甘情願地委身於我,和我共嚐人生的悲歡苦樂。

我並沒有令妙齡女子一見傾心的瀟灑風采,但我工作認真,為人誠懇,卻因有一位對人挑剔、我行我素、難以伺候的母親,而自覺卑微敬而遠之。

我為母親擇偶的婚姻動機,終於與錯失婚姻的黃金歲月,卻通達人情世故的教會姊妹結成連理,也因此認識耶穌基督。

我的妻子通達情理,所以母親才能為所欲為獨攬家政大權。結婚7年,我的薪資和獎金,從來沒有交給妻子,但即使是這麼賢慧的媳婦也曾不只一次地因受不了婆婆毫無根由的歇斯底里而哭回娘家。

我的女兒,牙牙學語的女兒,常為婆媳吵鬧的家庭風波擔驚受怕,跟著嚎啕大哭,那一顆受蹂躪的童心在呼喚著家庭生活的平靜。女兒五、六歲時,若妻子背地裡說著婆婆的不是,她便趕緊虛聲勸說:「媽媽,快別說了,被奶奶聽見又要挨罵!」

我的妻子頻頻抱怨,甚至痛哭流涕,要求與我母親分開居住。我的母親也常對我發火,幾乎每天吃晚飯,都得配發一頓牢騷,不啻比腹疼還難受的精神折磨。

「你只會對你媽媽言聽計從,我的話你一句都聽不進去!」

「你就會疼老婆,心裡哪還會有我這個老太婆!」

我只能心中禱告,然後好言勸說,或用無言來為自己辯解。我聽夠了母親的咆哮,妻子的哭聲,以及女兒那令人心痛的哀鳴。

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在夫妻倆的「分歧」與「合作」之間努力謀合,在婆媳的爭執吵鬧之中,穿插迂迴。直到主耶穌為我開路。

我的母親一生滄桑煎熬,恪守陳腐的婦道,被巨石般的觀念壓抑,導致不健全的心理和外強中乾的身體,在大病一場之後,感受教會長執姊妹的關懷,接納耶穌為救主,脾氣也有所改變了。

我的妻子及女兒都歡心地感謝主,一切的縱容與忍耐,終於盼到家庭生活滿溢春光。

給晚輩一個自主的空間


兒子長大成人且結了婚,不但具有完全獨立自主的人格,且必須負起新家庭的責任。結了婚的兒子並不表示跟父母親的關係就此中斷,而是生活模式將面臨重組、改變,所以父母若要和兒媳繼續保持良好的關係,就必須跟著做心理上的調適。

兩個成長在不同環境的人,雖有愛情的力量使彼此結合,但仍需要相當時間和耐性做調適,才能達到新關係的契合。在這段調適的過程中,父母給予兒女絕對的自由和尊重,是協助他們對婚姻生活中,彼此依賴的平衡與方向的調整。任何第三勢力的介入,會使原本強勢的一方更強,弱勢更弱,破壞了制衡的局面,慢慢出現鴻溝;一旦距離拉大,要再縫合就相當困難了。

很多做婆婆的到兒子家作客,心理上沒有調適好,仍當做是她自己的家,希望用她治家的方式來干涉,卻忽略了這個新的小家庭,不只是屬於兒子,同時也屬於媳婦兩人所共有。

如果硬擺出婆婆的權威,任意指使媳婦來遷就自己時,恐怕只會應了「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的難堪。一旦面對婆媳交惡時,最為難的仍是夾在中間的,既是兒子又是丈夫的關係人,偏偏他又什麼忙也幫不上;雖然他是婆媳最大的希望,但卻往往也是婆媳問題中最沒指望的!

體諒化解意氣之爭


「不自覺」是多數女性心理上障礙的因素,但缺少智慧的啟迪才是真正無法突破的瓶頸。如果為媳者,能存著感恩的心思想:「假使沒有婆婆含辛茹苦的培植,我怎麼能夠擁有這個丈夫呢?」而為婆者,能以更包容的心情想:「假如沒有媳婦的替代,我怎能卸下這份重擔?」那麼婆媳關係豈有不如母女般親密。

媳婦用誠懇、溫順的態度來獲得婆婆的配合與支援。所謂「家中有一老,勝過懷個寶」,老年人的智慧和經驗,正是年輕人參考、避免重蹈覆轍的經典,就看你怎麼運用。

如果媳婦以主觀的意識認為「家中多個老,生活多氣勞」的話,則自己將失去學習的空間,同時也剝奪了子女童年中最珍貴的人倫親情的回憶。

同樣地,做婆婆的在心理上對於孫兒女的情感,要抱著隨遇而安的心境──「奶媽帶孩子,終究是別人家的」。在媳婦需要時鼎力支援,事過則要功成身退;到底母親才是真正最具影響子女的核心人物,別越俎代庖。

讓媳婦擁有絕對被尊重的空間去扮演母親的角色,這樣她才能發揮自如。

女人的雙重角色


「婆媳關係」是女性一生的牽繫,微妙且難解。今日為媳婦,明白成婆婆,既是女性必經的歷程,何不互相關懷,學習成長,化去心中那道藩籬。

善體婆婆暮年心境,適度給予重視和關懷,讓她覺得受到尊重與肯定,則垂暮的生命將繼續散發生存的餘暉。

有多少人進教會祈禱,盼望靈魂得救?但多少人能真正悟到「心」──真正樂意給別人信心和依賴的心,才是永生的殿堂。

春去秋來……日沉月升……初生老死……是大自然不變的通則,正如同媳婦變成婆婆的循環一樣,只要想通了這個道理,很多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懷中,作他的養母。(得四16)
婦人們對拿俄米說:「有這兒媳比有七個兒子還好。」(得四15)
Happy Ending Story

註:新孔雀東南飛係節錄自黃越綏《婆媳牽萬情》一書,培根文化,1992年4月1日出版。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