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慈繩愛索•繫我一生 ◎撰文/王雪芬 ◎期數:329期 ◎2005.02號
信心的本質


水瓶倚肩,每天黃昏,利百加總是到城外的水井為家人打水。

一天傍晚,姑娘們正扛著水瓶紛紛從井邊上上下下。老僕人禱告祈求真神施恩,話還沒說完,利百加已映入老僕人的眼簾,他趕緊趨前迎著她說話。

「拜託妳將瓶堛漱舋鳩琱@點喝。」滿身風沙,狀至疲憊的老僕人求道。

「好的,請喝!」她說,拿下水瓶托在手上。

老僕人輕輕啜著,目光不曾離開她的臉龐,要曉得耶和華賜他通達的道路沒有?!

「讓我再為你的駱駝打水,叫駱駝也喝足。」她在井邊石階走上走下,打水、倒水、直到十匹駱駝喝足了。

「妳是誰的女兒?有地方讓我們借宿嗎?」老僕人拿出一只金環和兩個金鐲,給了利百加。

「我們家堥泵麻陳鞳A也有住宿的地方。」利百加回答。

老僕人低頭向耶和華下拜,「我主人亞伯拉罕的神是應當稱頌的!不斷地以慈愛誠實引領我,直走到我主人的兄弟家堙C」

* * * *


男人們蹲坐油燈旁,你一言我一語討論著。

兄長拉班和老父彼土利允諾之後,老僕人趕忙下聘。照著禮數將聘品奉送女方家長,並贈給利百加金器、銀器和縫裁高貴的衣服。

隔天一早,老僕人即刻請辭:「請打發我回主人那堨h罷。」

利百加的哥哥和母親說:「不要這麼急迫,請再接受我們招待。至少十天。」

「耶和華既賜通達的道路,請勿耽延!」老僕人說。

「那麼就讓利百加自己決定吧!」眾人說。

毫不猶豫地,利百加說:「我同意。」

於是堅毅自信的利百加,在一天之間憑著信心交託了終身大事。

真神的匹配


萬里黃沙,丘陵起伏,日頭偏西,背向夕陽的山丘漸生陰影,一隊駱駝在大漠中徐徐前進。

老僕人牽韁領路,隊伍後面,使女們騎著駱駝緩緩跟著,而夾在中間的,正是善解人意的利百加。

日落黃昏,風沙捲塵,以撒步出帳棚,在田埂間低著頭,若有所思。舉目一看,老僕人帶引的駱駝隊伍已在視線可及之處。

利百加望見以撒,便躍下駱駝,把帕子蒙在臉上,當下兩人完成結婚三部曲:領利百加進入母親的帳棚→娶她為妻→並且愛她。

古今婚姻歧異觀


若說,舊約時代的以撒和利百加幸福美滿的婚姻,只靠著「神的話」;那麼,現代婚姻,為何變成「神話」呢?

過去,人們依賴耶和華的旨意成全,自有永有的獨一真神,從來不叫呼求祂的人失望。今天,人們藉著婚姻,依賴對方的安慰與支持,只是人的能力有限,希望愈多,失望愈大;理想愈高,越難達到。因此現代有許多人捲入婚姻的漩渦,窘態百出。

傳統觀念中,男性結婚是為了家族的延續,為父母找兒媳婦,為弟妹找好嫂子。對女性而言,不外找個婆家,做一生的終極歸宿。近代,男女平等觀念改變了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接受同樣的教育,享有同樣的權利,女性不再需要依附男性,而是男女雙方尋找兩情相悅的知心伴侶。

現今,大家庭的型態漸趨沒落,代之而起的是由夫妻子女組成的小家庭或折衷式家庭。奉養父母或與父母同住,不再理所當然,反倒處處可見獨立的父母以經濟支援兒女,甚至常常打電話噓寒問暖。

客觀環境的變化,使得婚姻對個人的意義、責任、想法與期待,也有了180度的轉變。

戀愛容易結婚難


戀愛與結婚的差別是:沒有愛情的結婚難以幸福,但是愛情卻也不能保證婚姻幸福。因此,「戀愛容易結婚難」是時下青年面對婚姻所共有的感嘆。造成「結婚難」的原因:

˙婚姻自主,給予青年人太大成敗的責任與壓力。

以往婚姻不是父母之命便是媒妁之言,婚後幸福與否,可全推給長輩或訴諸命運。自主後的責任必須由個人完全承擔,加之近來離婚率節節升高,使人對婚姻自主產生了遲疑與困惑。

˙無一定規則可遵循,又無學習的經驗可累積。

結婚不比做數學,只要套用合宜的公式便可獲得答案,或者即使算錯也可重來。婚姻的孤注一擲,只准成功不准失敗的終身大事,令人舉棋不定。

˙雖然人人都說婚姻是個人的事,實際上,卻也不得不承認牽連廣闊。

婚姻所牽涉的絕非只是男女雙方當事人而已,還包括兩個家庭,甚至兩個家族,不僅與過去有關,還影響未來……。如此錯綜複雜的因素交織之下,想邁向紅氈的那一端,不由得令人舉步維艱。

˙人類的獨特喜好無奇不有,連專家都束手無策。

沒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法則可讓人依樣畫葫蘆,譬如點燃愛情火花的導線──氣味,至今科學家仍無法具體解答。也有心理學家調查顯示,外向、活躍的男性,比較喜歡豐胸的女子;而內向、善感的男人則喜歡平胸的女性。另外,一般女子常不自覺地認為成功的男人多半「比較高大」,事實卻證明頗有出入。

類此,擇偶結婚──困難重重、問題疊疊、莫衷一是。

甲揶揄說:「開車要考駕照,上學、就業要經過考試;而當擇偶的時候,不必經過實習與訓練,只需要有結婚的念頭就行了。」
乙苦笑道:「從芸芸眾生中,挑出一個並不透徹了解的人與之共同生活一輩子,而親友們會紛紛讚許你作了最佳的抉擇。」
丙大聲叫:「到底說啥是啥呀!」

婚姻的磐石──真愛


如此讓人迷惘而夢幻的感情,究竟如何突破瓶頸、展露生機?回歸聖經的總結,只有一個字──愛,「真愛」是維持幸福婚姻生活的基本元素,如何分辨真愛與迷戀?如何尋求及把握真愛?從擇偶時起步,時間點恰恰好。

擇偶時首先必須澄清的,便是了解自己及對方關於「婚姻」抱持的觀點:

a.婚姻是束縛、或是成就與滿足?
b.願分享共度一生,或迫於環境壓力?
c.結婚的好處與壞處?d.婚後的責任與義務,觀念一致嗎?

與生俱來的能力


許多人都認為,論婚嫁談條件,實在俗不可耐。其實,從一開始,個人就已列出許多條件而不自覺。格林•威爾森博士的研究:

△認為人類係以「商品價值」擇偶,每個人潛意識堻ㄕ酗@張名單──

「外貌」、「智慧」、「能力」、「修養」、「財富」、「幽默感」、「社會地位」等,按自己設定的重要次序排列,加以衡量並評分,整個步驟由潛意識控制,剎那間由頭腦完成複雜的估算。

△運用X光般的透視力──

喜愛的不只是表面,而是綜合內在的性情。記得學生時代,有位老師說:「同學們!在你和漂亮性感或英俊瀟灑的人結婚之前,先問自己:這個人30年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震住了!毫無疑問地,她臉上將有醜陋下垂的面頰及眼瞼。而他呢?頭頂光可照人,身材鬆垮不堪。變成那樣,你還會愛嗎?外表的虛華只是美麗的包裝,透視它,因為關係到你一生的幸福。

△感覺親密而愉快──

自然懂得如何消除彼此間的緊張,越來越容易解決彼此間的差異。如作家麥卡利說:「成熟的愛是穩定地取得平衡與節制。」成熟的愛是不走極端的,只是平凡的生活方式而已。

心理專家性向歸納


a.同質性:

兩人關係越親近,會越容易輕視對方,所以共同的興趣是很重要且不可忽略的。當婚姻的刺激和夢幻消失時,需要很多其他共同的興趣,將你們牢牢地繫在一起,使兩人關係恆久不變,彼此恩愛也彼此喜歡。

b.互補性:

個性相反的兩人可能彼此吸引,造就成功的婚姻。譬如:一個喜歡支配別人會和喜歡被支配的人過得很快樂。不同的個性導致截長補短,相得益彰。

c.差異性:

若社會性相反的兩人,幾乎不可能有美滿的婚姻。在童話故事裡,讀過王子和撿破爛的女孩結婚之後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但在現實生活中,這只是童話故事。

真愛的線索


☆真愛對性情有創意性及建設性的影響。

假如你的學業成績或工作效率不斷上升,那麼恭喜你,你是處於真愛中,這是幸福帶來的改變,自由自在,心情開朗,更有信心且更富活力。

☆真愛會容忍對方的缺點,而不是將之理想化。

了解對方並不是完美的人,但看到更多可尊敬欣賞的地方,願意與之共同生活。事實上,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對象,要遠較選擇一個十全十美的對象,更能確保婚姻的美滿。

☆真愛可支持別離,甚至讓愛不斷成長。

因為愛是基於彼此之總合性格的吸引力,當倆人相愛,有許多特性交織在一起,可說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分離時,倆人都會感到生命中彷彿缺少某些東西,盼望著再整合。分離可證實彼此的關係,有多麼重大的意義!

☆真愛沒有爭論,是以冷靜來代替爭論。

爭論不會有贏家,它只會使彼此更固執於自己的看法。曾有一對情侶做了實驗:無論衝突多大,無論多麼生氣,雙方都保持沈默直到雨過天晴。這方法果然奏效。真愛總是能夠找出解決爭論的方法。

☆真愛寧可說兩位一體。

對周遭的事物,會很自然地用「我們」的字眼。放棄很多切割的自我,變成可結合的自我。若以培植園圃為喻,婚姻不是找個人來耕耘自己的園圃,也非去耕耘別人的園圃;而是離開各自的園圃,一起開拓新的園圃。

☆真愛是慢慢開始的,它不可能有其他捷徑。

研究結果顯示,戀愛期越久認識越深刻,婚姻的美滿度愈大,所以沒有比來自於神的禮物──時間,更重要的替代品。盡量多費時間去考量關乎一生的決定。

若有人抗議,並提出閃電結婚也如膠似漆五十年如一日,那麼,我只能說:「感謝神!他們真是幸運的一對!」

☆真愛是為對方及兩人付出或奉獻,盡所能帶給對方快樂。

有一對非常慈祥恩愛的宣教士貝姓夫婦,貝師母是美國人,大學畢業後毅然隻身前往動盪不安的中國傳福音,遇見大陸人的貝老師,兩人攜手互相砥礪。

後來貝師母得了癌症,過世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貝老師,她說貝老師完全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所以就暗地裡到處打聽,臨終前把新的貝師母的手放入貝老師的手中,要貝老師答應她,娶她做新妻,這樣貝師母才能走得了無牽掛。愛像山上的泉水,永無止境地汩汩湧出。愛是無盡的奉獻。

☆真愛是不嫉妒,越喜歡越放鬆。

「放鬆是一種信任、尊敬和接納對方的表現。」沒有人能完全不自私,但要愛得不自私,才能逃出忌妒的枷鎖。隨著愛情成長,信任與信心也成長,結果嫉妒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消失。

☆真愛有堅持。

舊約人物雅各是個陰謀家,缺點很多,但是他卻有一項生命的特質,為了娶表妹拉結服事母舅七年,洞房花燭夜,新娘被調包,因著愛情的激勵,又允諾為岳父服事七年,才得償宿願,娶到心所愛的人。

兩全其美的擇偶


擇偶是基於道理而不是夢幻。
愛情的展開是婚後而非婚前。

若說要回到由媒人撮合的婚姻制度,可能會被愛好自由的現代人所反彈,那麼,最好的擇偶方法,便是同時保存兩種擇偶制度的優點,並避免它們的風險。即保留自己選擇的權利,然後和家人、朋友慎重地討論可能適合的對象,這樣同時也可獲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傳統精髓。

相愛容易相處難


當擇偶時巧思用盡──。

我嚮往的婚姻生活是井然有序,窗明几淨,或牽手或偕行、促膝談心,一抹眼神,一個微笑,然後一切盡在不言中。而現實堙A我所擇偶的對象是位洋溢激情,獨鍾擁抱接觸,並樂此不疲的人。

兩個南轅北轍,截然不同的性格作風,就這樣不斷地衝擊、折磨。我屢屢在腦海中閃過千百回意念──分手,都因他「從一而終」的傳統觀念,加上我身為基督徒的約束而按捺下來。他對婚姻有著以「不變應萬變」的中心思想,每當我個人的時空被侵擾到不能忍受的時候,總是抱著置之死地的決心擺出談判的架勢,他不是嘻皮笑臉,就是置之不理。只曾語重心長地說:「什麼都可談,就是不要談離婚。」

「很多」媽媽總是對女兒說:「不要嫁給妳愛的人,要嫁給愛妳的人」。不知道有沒有「很多」爸爸也會對兒子說:「不要娶你愛的人,要娶愛你的人」。如果對稱的話,那麼爸媽的婚姻法則一定是:「被人愛是幸福的,去愛人是被詛咒的。」

的確,人世間,千奇萬樣,命運殊途,有人愛得甜蜜,有人偏就愛得很辛苦。如果愛情的路上,辛苦中有了甜蜜,那就是:「妳嫁給了妳愛的人」或「你娶到了你愛的人」。

我覺得被愛得很辛苦,先生卻愛得很甜蜜,雖然他偶而也會有似乎被下符的感慨,卻更甘心如飴於這樣的結果。

現代流行的躁鬱症候群,專家說是情緒的壓抑。我倒認為人應該學習適度壓抑,分際點在於聖靈所結的果子──節制,如果不嘗試壓抑自我膨脹的情緒,如何節制任性飛舞?兩個來自不同的環境、教育、習慣、遺傳等的個體,如何身、心、靈的結合?

我有嚴重的潔癖,他因愛而忍耐、寬容、配合,我也不斷地勉強自己漸漸放寬挑剔標準的尺度。我個性獨立堅強,自己應有的承擔,絕不假手他人。有次難得我住院,女兒說:「爸爸把服侍妳的工作,當成生活重心,視為凜然不可侵犯的任務。」

記得婚後十幾年的某一天,他當街激動得擁緊我,說:「妳可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十幾年,這是妳第一次主動握我的手。」感覺有些不忍,其實,我隱隱約約知曉他殷殷期盼的心思,只是很不習慣在人前人後親親熱熱,當下卻努力去按捺自己的不適應,接納他的熱情,任他勾肩搭背。馬上就被認識的朋友消遣:「哦!邱仔!原來是你老婆,不知道還以為你剛在初戀。」

我倆這樣壓抑自身性格,去體諒對方的感受,配合對方需求的婚姻之路,走得很辛苦,能夠一走走了將近30年,應該歸功於我的信仰。目前,我最大的心得是:偶而給予肯定,釋出些許善意,他就樂得像吃到糖果的小孩。

極目標──仰望神


單獨生活很寂寞,這是事實,但假如與合不來的配偶生活在一起,除了寂寞更加上悲哀。

擇偶的選擇權,是在於那些不急於結婚的人才能享有的權利。千萬別急著結婚,「有猶豫就拖延!」看時間考驗關係的變化。拖延會導致分開呢?或時間會使戀花開得更美麗?「拖延」在眼前可能會有挫折感,但至終仍是很值得的。終究,選擇正確,你還有一生的時間去享受成果,若發現選擇錯誤而及時回頭,頂多也只是白費一些時間而已。

人生有許多困難的抉擇。擇偶是其中最重大、最困難的抉擇,往往也是人一生的轉捩點,務必要選擇正確的方向。如果你問我什麼是正確的方向?我的答覆是:「只要打從心底敬畏神,服從神的話,爾後就是神的責任了。」

神不會下不負責的命令,祂會幫我們安排好的發展,好的結果,會讓我們和配偶的關係,有著出人意料的和諧,只要你(妳)在婚姻出現裂痕的時候,用「神的話」當做填縫劑。

若說我的一生有值得稱羨的成就──於婚姻,於事業,於兒女,只是在行將就木之時,我仍然想說:「感謝神!賞賜我一位不離不棄的配偶。」

結婚二、三事:


婚前健康檢查

熱戀中並即將踏上紅毯之際,幾乎都疏忽了婚後可能發生的問題;而婚前的健康檢查,則是婚姻幸福美滿的一項前提。

目前優生保健法規定:男女結婚前應盡可能要求對方向衛生單位辦理健康檢查。這種合情合理的約定,是有益於家庭、社會的婚姻保障。即使不幸發現了身體的疾病,如不孕症、遺傳病等,都可以藉此早期診斷、治療,以免日後婚姻生活出現暗礁,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遺傳性的疾病:如色盲、血友病、精神病、糖尿病、和21世紀新殺手AIDS等,若能及早檢查出來,則可謀求治療對策。

其次,一般性的物理檢查,放射性、生化血液等。另外,傳染性惡疾是不易治好的慢性病,最常見的如梅毒、菜花等。

要求婚前健康檢查,絕不是件羞於啟齒的事情,更非雙方互不信任的表示,而是對自己和愛人提供明確的幸福保證。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