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戀戀未央歌(上) ◎撰文/伍仁正&王雪芬 ◎期數:324期 ◎2004.09號
前奏曲


燠熱的九月天,艷陽的南台灣,是這一夏的洗禮讓人熱情難消吧!成功大學的校園處處可見無精打采的花木低頭細語喃喃,彷彿在祈求太陽公公溫柔對待。

「唉!可惜了這片玫瑰園。」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孩,蹲在植物系館旁的園圃前悠悠嘆息。

她,李品潔,19歲,法律新鮮人,家住台南,真教會第四代信徒,一門四代出了三位執事、兩位傳道、一位長老,如此「輝煌」的背景,並沒給她帶來精神上的負擔。對她而言,信仰彷如吃飯、喝水,再自然不過;從小學開始,每當同學知道她來自信仰世家,總開她兩句玩笑,諸如謔稱「李耶穌」、「傳道小姐」、「神的忠僕」等是在所難免,還故意在她面前,胸口畫十字、嘴中喃喃「阿們!」的屢見不鮮。世俗的學問上:永遠的第一名,永遠的模範生,永遠的獎項明星,至於以全國社會組榜首,卻放棄台大就成大一事,她僅用「誰叫我是戀家的小孩」輕輕帶過,而她的傳道雙親對這位獨生女充分尊重,讓她自由選擇發展。

由於早上11點沒課,品潔想早點解決民生問題,避開晌午壅塞的人潮,便往學生餐廳走去。

「哈利路亞!」突如其來的「通關密語」,品潔放慢腳步,露出笑靨。

「這台老爺腳踏車真是傷腦筋……」一陣略為刺耳的煞車聲,林勤恩正如往常載著學長陳維榮,雙手按住煞車,左腳踩地支撐。

「早叫你多花些錢買台機動一點的中古『二輪』嘛!」肥胖的人似乎總是怕熱,維榮掏出手帕擦拭額上豆大汗珠。

「啊!哈利路亞,勤恩、維榮學長,你們平安。」品潔粲然笑道。

這兩位弟兄是同靈眼中的一對活寶,穿同一條開檔褲長大,近似唱雙簧的演出,常使安息日午後的高級班教室歡笑聲不斷。

「上課該拿出應有的秩序」靜坐窗邊一隅的品潔慣常保守回應。

維榮早了品潔兩年,已是大三,深具數學天賦,所以選擇成大數學;語文能力特強的勤恩大一,卻情定外文系。這三人的「最大公約數」──出身於信仰世家,勤恩為長老之子,維榮和品潔乃傳道之後。相較於老愛露出兩排牙齒的維榮,穩重的勤恩更讓教會和長輩期待「克紹箕裘」──踏上獻身傳道之路。

戀愛進行曲


星期三,下午一點,校園棒球場上30餘人身著制服,正大聲吆喝,在煙塵飛揚的紅土場上揮汗。

「勤恩,下週日就開始『大專盃棒球錦標賽』了耶!」維榮將紅線球狠狠地丟向勤恩的手套。

「還有『成師團契』、『大專詩班』、『幼年班教員聚會』,而且『靈恩佈道大會』也快到了不是嗎?」勤恩不客氣地回敬一記快速直球。

「喂,專心練球,不要聊天。」隊長眼睛直盯著隊員。

從國中接觸棒球至今,兩人始終對這項運動保有一份熱愛,身材壯碩魁梧的維榮很難推辭任勞任怨的捕手一職,清秀略嫌單薄的勤恩卻有令人讚賞的球速,日本人稱呼投手和捕手是棒球場上的夫妻檔。

麻煩的是,比賽經常在星期六,教會聖工眾多,往往不克出席正式比賽,還好他們人如其名,謙恭有禮,真正活出「基督徒的樣式」,有他倆出現的場合,即便未能贏球,也通常替校隊貢獻良多。勤恩加入球隊初登投手板的比賽便投出7局完封勝,令該隊經理目光聚焦如獲瑰寶。

葉小菁──大二、中文系、棒球隊經理,因酷似明星素有「成大玫瑰」美名,長榮女中畢,醫生世家獨生女,長老教會信徒,也是聖詩隊成員。

「勤恩,你們剛才練球時在講什麼,那麼起勁?」三人信步走在學生大道上。

「這屆盃賽我們可能無法全程參與,會讓隊上帶來困擾。」勤恩嘆口氣。

「妳不也是基督徒嗎?算起來是教友吧!」維榮又露出招牌的兩排牙齒。

「可是,我信仰沒像你們這麼瘋狂啊!」小菁不解地說。

「主日學」對小菁來說,是孩提排解漫漫時光的小點綴,已經是20歲的大人,該有自主能力,為自己的前途打算,譬如大學必修的四學分──課業、社團、愛情、打工──還有幾項是空白的?小菁想到此,雙頰忽地一陣泛紅。

勤恩的溫和、恭謙、有禮使他顯得比同儕成熟,臉龐線條美好更似少女漫畫中的白馬王子,如夢似幻,令小菁不禁心生愛慕。

中文系風向來保守,小菁的報到引起近乎天翻地覆的變化;「迎新化裝舞會」當晚,一襲瑪麗蓮夢露的造型驚艷會場,此後,「成大玫瑰」名號不脛而走。

秉持開放、先進作風的外文系,卻在勤恩加入後大大改觀,他的品學兼優、不凡談吐和氣宇軒昂,讓荒廢學業的學長姐汗顏,重振讀書風氣。

「勤恩,你從剛才進教室開始就怪怪的,上課也不大專心,怎麼一直低著頭?」品潔這學期的合校通識課程恰與勤恩選擇同門,可容納300人的圓形劇場大教室,卻仍讓人感到有些窒息。

「阿潔,剛才的筆記我抄得太亂了,可不可以借妳的參考一下?」勤恩靦腆地搔搔頭。

「學妹,好久不見,最近怎樣?」小菁來到品潔跟前,故作輕鬆大方地招呼。

小菁得知勤恩、品潔和維榮三人的關係,自然視品潔為頭號情敵,雖然從來沒有直接或間接證據,只憑所謂的「女人直覺」。

「學姊平安,託妳的福我很好!倒是有兩週沒看到學姐……。」面對品潔的問候,小菁一時找不到搪塞翹課的理由。

「我的兩位乖學妹都在這啊!看起來感情不錯喔!」維榮咧著嘴。

「誰是你的乖學妹啊!不過就這兩小時同課,而且文、理學院也差太遠了。」小菁雖嘟起嘴來,卻暗地裡慶幸維榮無心的解圍。

「品潔,謝謝妳,我只是在思考信仰與世俗間的平衡問題,我是說──該如何取捨……」上課刺耳的鈴聲帶進大批衝入教室的同學,打斷了勤恩、品潔間的對話。

「今晚七點半,『成師團契』查經。」一旁的小菁將三人的默契看在眼裡。

愛情幼稚班


「『我夜間躺臥在床上,尋找我心愛的;我尋找他,都尋不見…。』(歌三1)」

本次進度來到《雅歌》第三章,謝傳道酷愛以「蘇格拉底式問答法」啟發這群青年學子,今天輪值主席是品潔,於是她率先起身發言:

「我要分享第4節的『我拉住他,不容他走……』,各位可能都有過……這樣的精神境界是極為高超的,也值得我們去追求。」

「你們要注意第11節『錫安眾女子』是指現今其他教會的信徒,倘若可行,你們該邀約他們來真教會查考道理。畢竟,與純粹的外邦人比較,至少還存在著『聖經』、『耶穌』等公約數。」謝傳道微笑著。

「是不是要邀請學妹來團契啊?」維榮暗忖。

「你想說什麼,維榮?」喜怒形於色的維榮,滿臉的困惑引起傳道注意。

「嗯……是這樣啦!」維榮比手畫腳一股腦兒地說了出來。

「長老教會啊,跟各位做個分享吧!傳道小時候全家都是長老教會的信徒喔!」

「不會吧!都沒聽說過。」驚呼聲此起彼落。

「這沒什麼,本會多的是其他教會入信的;別忘了來自英國的長老教會於1870年代就傳來台灣,真教會遲了一甲子才落腳台灣,所以有這種現象也不足為奇吧!」謝傳道喝一口茶,繼續侃侃而談。

9點10分,結束後的茶點時間,大夥三三兩兩散在聯誼廳。

「每次常因教會事工影響學校社團活動或系上運作,這樣真能榮耀主名嗎?會不會反讓未信者批評『不合群』、『太迷信』?」勤恩有些激動。

「勤恩,你先吃點心,我想你的心情傳道可以體會。」謝傳道拍拍他的肩膀。

「那,維榮、品潔,你們二位的看法呢?」傳道瞄瞄兩人。

「我……應該說我從不認為信仰與世上生活有所衝突,神給每個人公平的24小時,端視你如何運用。」品潔雙手捧著陶瓷茶杯。

「好冷靜喔!不愧是我優秀的學妹。」一旁的維榮拍手說道。「但是勤恩好像沒你想像的堅強,依我看來他正陷入『天人交戰』中了。」

「傳道當年也是為情所困的莽撞少年呢!」謝傳道有感而發。

「真的?不會吧!」品潔以高八度的語調問道,隨即驚覺周遭以發現火星人的表情望著她,不禁感到持守不易的少女矜持受挫。

「傳道也是人啊!沒有人生下來就當傳道吧!」謝傳道看了腕口的石英錶。

「該回家了,再聊吧!」眾人起身互道平安。

品潔騎著小綿羊速克達,勤恩仍舊以老爺捷安特載維榮返宅。水銀燈拖著逐漸拉長的身影,府城月色皎潔依舊。

愛與不愛.兩頭難


最讓人提不起勁的星期一午後。成大社團活動中心──學生咖啡屋,聚集不少休憩片刻的學子。

「不是說你有事情找我,怎麼連兩位學弟妹都到齊了?」小菁有點詫異道。

維榮有點不敢直視小菁,因她裝扮:細肩連衣裙,厚底麵包鞋,胸前閃閃發亮的十字架,茶色蜷曲長髮迤邐及肩,沁人脾肺的濃郁香水,令一旁的勤恩更顯得扭捏。

「其實多少和勤恩、品潔有關啦……」維榮悸悸地說。

坐定之後,小菁不在意地攪拌咖啡棒,維榮有點擔心瓷杯的強度。

「我們想請學姐明晚能否撥個空來真教會參加團契的『婚姻週』課程;主題是……,可以的話,傍晚五點半下課後先用個餐……」不為美色影響情緒的品潔說明主要來意。

「對!咱們殺到『小北仔』去享受『三羹二麵』!」維榮插嘴,並解釋三羹二麵就是蝦仁羹、鴨肉羹、旗魚羹加擔仔麵、鱔魚意麵啦!

「好哇!美食當前實在難以敵擋,我們明晚六點約在文院大門見。」原先稍微緊繃的氣氛一掃而空,小菁展露如花笑靨。

「請二位男士先離場,接下來的女人話題,你們不適合喔!」小菁驅離男生。

「品潔,難得的機會,我想多了解妳一些!」品潔有點訝異,帶刺的小菁,其實並不難親近。

「品潔,我們只差一歲,都是獨生女,妳願意視我為姐姐嗎?」品潔害臊地點點頭。

「能不能告訴我,妳對勤恩的看法?」品潔絕非木頭,怎會不介意勤恩的存在,除了維榮,勤恩是她19年的歲月裡最熟悉的異性。可視維榮為兄長,卻無法當勤恩是兄弟。

「老實說,我已經有預感姐姐會提勤恩的事。我有點迷惑,勤恩、維榮和我真的太熟,……,也許姐姐不相信,我們從來沒有談過感情、婚姻方面的問題。」品潔幽幽說著,小菁微笑頷首。

「我注意到一件事:我只問勤恩,可妳總是與維榮並提,該不會同時喜歡兩人吧!」小菁看著品潔的眼睛,彷彿若有所思。

× × × ×

「勤恩,學妹今天真是美得冒泡呢!」維榮大口咬著棺材板。

「我也嚇了一跳,夏天都過去了,這樣的穿著實在是……」

「勤恩,你老實告訴我:你對學妹有沒有意思?」

「學妹?那一位?」

「麥假仙了,你知道我在講那一位!」

勤恩望著窗外,落寞之情透露著某種訊息。

「從小到大,我一直當你是親哥哥,我知道你比誰都愛阿潔吧!?」

勤恩絲毫不跳針地一口氣說完:「阿潔是主耶穌特別的祝福──有著夏娃的純真、撒拉的信心、利百加的順服、拉結的美麗,我想只有兼具亞當的智慧、亞伯拉罕的美德、以撒的忍耐、雅各的堅持,這樣的弟兄才有資格匹配她。維榮,眾人都看好的不一定準確,我知道天生捕手氣質的你可以接得住她。」

維榮不再說什麼,他太了解勤恩了。他們三人曾私下討論過獻身的問題。品潔不想成為現代版「耶弗他的女兒」,雖然她頗不認同女性傳道婚後必須請辭的不成文慣例;維榮想往數學理論發展,神學對他太人文了些。只有勤恩不同,他的父親有心願希望他做傳道,勤恩的責任感,使他躊躇帶給品潔幸福的勇氣。

(下期待續)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