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囉嗦,bye-bye! ◎撰文/sepoi-sepoi ◎期數:498期 ◎2019.03號


成為母親後,我便難拒「囉嗦」來與我為友。畢竟,它能表達我對孩子方方面面的牽掛與關懷,滿足了我做為母親想盡情付出的愛。如果,孩子也能相對理解,我想我會與「囉嗦」成為知交。

雖然如此期望,但我對囉嗦,還是有難以忘懷的交手記憶。

10多歲時,與姐姐有過一次衝突。猶記當時北上,預定借住姐姐家幾天。某日,白天因做了一件未能合其心意的事,雖然當下道歉了,但她叨唸終日,真的是「終日」,我不勝其擾,雖已至晚間,根據經驗,我意識明天仍將如此度日,當下決定辭謝姐夫的挽留,搭夜車南下,我豈不知整夜慢車,無位可座的疲憊?但,寧讓身體辛苦些,我實在極度需要耳根的清靜。我覺得就是《箴言》裡的「大雨之日連連滴漏,和爭吵的婦人一樣」(箴二七15)。與之相比,可能還略遜一籌。

那次強行離開,讓接待我的姐姐與姐夫落入尷尬場面,而自己對他們還沒表達我的謝意,就憤而離去以致失禮太過的經驗,但也讓我認識到「囉嗦」,是個討人厭、會把人逼瘋的舉止。

幼時,家中子女半打,大家性情殊異分散了父母的精力,爸媽教養若採殺雞儆猴的示警作用,我總幸運地沒當上那隻雞,唯獨高中因受洗信主,有段嚴嚴實實的被管教過。白日都在工作的父母養一窩孩子,休息都嫌不夠,真的很難再有力氣管太多,如果孩子能夠早點開竅,審時度勢、趨吉(讓父母安心)避凶(惹父母氣),沒有人喜歡去管事,而且還要賠上自己的精神與力氣。

作為孩子,父母對我的期望不高,完全符合教養的基本功──孩子小的時候給他扎根,長大之後給他一雙翅膀。期望於我的,不過就是「把書唸好」與「幫忙家事」。這二項任務透過學校教育與家庭指導,端看我要為自己未來獨立生活時儲備多少能力。環顧手足們,無人不是這樣長成的,即便有當時準備不及的,也在後來的獨立階段慢慢備足,沒有什麼會「輸在起跑點」這樣的迫切感。

所以我在父母──「自己看著辦」、「自己的事自己負責」的教養風格下長成,自然不乏自立自強的實戰經驗。婚後也從白手起家的開低走高生活中,無需憂慮地跨步前行,只是生的孩子少了,能給孩子的注意力多了些,但我從父母那裡觀察到的輕鬆教養,與理解孩子成長所需的自主與自由,我留意著不讓「善意的叮嚀、愛心的提醒」因注意力多了些而扭曲,剝奪了孩子與我同樣享有那份默默被照護的親情。

我慶幸自己不喜歡被人嘮叨的個性,遺傳給了孩子,因為不喜歡,所以就用在別人要求前先一步做好的方式,避免給他人有機會囉嗦。所以,孩子讓我責難的機會不多。

機會不多,但也不是沒有機會,只是我覺得做這件事時,心情是很難愉悅的。先是對自我教養的否定,繼之縱容過分擔憂為前導,把未來強拉過來一起唱衰,但抽絲剝繭想一下,真實的想法是──要聽我的。

很自以為是,不是嗎?完全的「以自我為中心」。說時,一夫當關,萬夫莫敵,明說:我是為你好,但沒說的力道更強大,就是要他人按自己的心意而行,直白地說,就是逼人就範。「為什麼不做?」「我是為你好」,其實,是想試圖改變對方。要求他們按照我們的理想和希望過日子,要符合我們的理想標準,「若不這樣,絕不作罷。」親子的煩惱、衝突,不都由此而生?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來斷定一條魚,魚一生都會相信自己很愚蠢。」將「為什麼不做?」「我是為你好」「我告訴過你……」、「你不能……」的質問改以「你覺得這樣做,或那樣做,哪種會比較好?」指出不同的選項,鼓勵對方獨立思考,是否更有助於內化他者對自我負責的認知,將改變的主導權交給對方,是不是更容易被接受?

曾經看過一份孩子與父母分開作答的相同試卷,對孩子來說是「認識自己」、對父母來說是「認識孩子」,時刻都不放棄對孩子下指導棋的父母,究竟有多了解孩子?根據現場報告,父母填答分數最高只有60分。奇妙的是,雖然成績不甚理想,但家長們都笑得很幸福,因為那些答錯的題目,正是引導父母重新認識孩子的線索。

為他人的面面向向下指導棋,究竟是要疲憊自己?還是要逼瘋他人?這是我對「囉嗦」的持續觀察,當然是保持距離的。

近日讀到洪蘭老師的一篇文章〈教出零缺點的孩子,但為何他仍一無是處?〉文中那個5歲孩子的回答讓我目瞪口呆。當她沒有按照爸爸希望處理事情的方式去做,聽到爸爸開始一如往常數落起她的種種缺點時,這樣說:「爸爸,我可以跟你講一句話嗎?你有沒有想過,你每天改我的壞習慣,就算我全部的壞習慣都改掉了,我只是一個沒有缺點的小孩,我還是沒有優點,你還是不會稱讚我,你為什麼不去看我的長處呢?」

是的!很少人會不領真誠提醒的情,但囉嗦的表達,鮮少出於讚美、多是責備。(況且,囉嗦的讚美也一樣令人煩膩。)囉嗦,是因為我們看見別人的缺點(或許也單單是不如己意),亮著愛之深、責之切的招牌,有時成功地改正了缺點(或是讓我滿意),但不代表我們就能發現別人的優點,缺點消失與優點出現,這兩者中間沒有等號。

我能成為一個完美的人嗎?任何人都不喜歡別人把理想形象套用在自己身上,對現實中真實的自己不滿。接受孩子原來的樣子,就是珍惜他們。當孩子不具備某些能力,覺得很可惜(或很可憐),或是相反地,當孩子完成某件事而加以稱讚宣揚,都是以「高高在上」地將自己的理想強加在他人身上的言行;反之,覺其可憐,也同樣是「高高在上」地陷入感傷。

人往往很容易注意事情的黑暗面,我常常想起耶穌的母親馬利亞那遇事能處理、管理情緒的巧步──「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裡,反復思想。」所謂馬利亞面對的「一切的事」,都與耶穌的回應母親的態度與言詞有關。青春期的耶穌聽話、貼心、順服嗎?單看聖經記述,應該不容易同意。但馬利亞習慣「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裡,反復思想」,不急躁而行,我私心以為那是馬利亞常常願意自我修正(不以自我為中心),以及很願意理解「我是這樣想,但孩子是怎麼想的呢?」這也是耶穌在以父(神)事為念的天職下,受到母親的理解與尊重,與世間母親能一直維持親密的關係,以致在最後力氣用盡的「十架七言」裡有對母親的掛念。

但願我也能習得馬利亞的特質,持續學習──生活與教養上不必在意追求完美和「無法做到」的事,而是將焦點集中在目前「能夠做到」的事。不放縱囉嗦前行,以致看見他人從我眼前拔退奔逃,能說出讓家人感受尊重的叮嚀,造就他們的話語。囉嗦,這位朋友,讓我們漸行漸遠,跟你說bye-bye囉!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