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主必成全 ◎撰文/羽亮 ◎期數:494期 ◎2018.11號


「實在沒有可以活下去的勇氣了……」



小倪帶著受創的心靈與淚水,獨步至大廈的頂樓(超過20樓高),滿腦子想著的,都是交往2年多的男友竟然先提分手,甚至背地裡移情別戀劈腿,一股悶氣凝聚於胸,壓得小倪連呼吸都帶著疼痛;加上班上同學無人可談心,全班都與自己作對,甚至用著「怪胎」的異樣眼光看待;又想到父母忙著照顧市場的生意,感受不到家人的關懷……等。雖然曾看過「身心科」,雖然有安眠藥可助眠,但心如枯槁、萬念俱灰之際,「解脫」不正是可以逃離現狀最好的方法嗎?

夜的寂寥侵蝕著青春少不更事的女孩,孤獨如同長滿利齒的蟲,啃食掉所有正面的思想,「沒有人關心我,更沒有人愛我……」只剩負面的思緒縈繞腦海。看著眼前的小矮牆(女兒牆),只要翻過去,縱身一躍,就可一了百了,不必再自己忍受委屈了。

小倪從頂樓陽臺向下望,路上車水馬龍,這麼多熙熙嚷嚷的人群,到底在忙些什麼?從小就有懼高症的她,剎時阻斷了「自殺」的念頭,心中的忿恨反被這高度給嚇壞了!眼前再度浮現出媽媽疲累的臉龐,她必定會因失去女兒而傷心,又倘若著地時沒有馬上「解脫」,會不會像家裡已臥床十年的奶奶,凡事要靠外勞來服侍了……。此時此刻,血肉模糊的驚恐、半生不死的後果,尤其是傷透了媽媽的心,是讓自己怯步、選擇「不跳了」的理由……。



重新開始吧!


小倪決定要離開傷心地,出國去維也納找大姑姑。大姑姑旅居維也納約30年了,小倪對大姑姑最深的印象,就是她每年都會抽空返臺長住,除了陪伴臥病的奶奶,對信仰熱衷的她,也一心想要帶風燭殘年的奶奶去信耶穌,說是將來靈魂才可以得救進天堂。

因此,在小倪臨行前,爸爸即一再警告:「不可與姑姑去信什麼真耶穌教會哦,否則斷絕父女關係……。」

這個看似嚴厲的「父訓」,小倪才不放在心上,那已受傷的心靈,正好渴望求個自由自在,因此心中早打算藉此次離家的機會,去認識那未曾探索過的信仰,期盼心靈得到一絲光明。

大姑姑從大學時期就隨教授信了「真耶穌教會」,在那遙遠的國度,雖不到30位信徒,連聚會的地方都還只是一處租賃的場所,可是大家仍是熱衷聚會,這也是令小倪好奇不已的「吸引點」。

小倪與大姑姑平時鮮少見面,彼此年紀相差也不少,小倪曾一度擔憂會有距離感,然而大姑姑對小倪疼愛有加,給予很多的指導、安慰與關懷。

其中最大的不同是,她們每天會固定讀經與禱告,每個星期六(安息日)則會去聚會。

規律的生活、基督化的家庭與溫暖的包容,傳遞在滿滿的愛裡,聖經的智慧言語都藉由大姑姑的帶領、解說,漸漸填滿空虛的心靈。



感謝主!就在異鄉滿一個月時,小倪蒙主特別賞賜,得著聖靈了!禱告中原本唸著「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的禱告詞,開始唸不清楚,舌頭自然地捲起發出「奇異的舌音」,心中感受到一股平靜與平安,如湧泉擴散的「溫暖」,讓那像石頭般壓著胸口的悶氣,剎那間瓦解消失。當下大姑姑樂得抱著小倪感動不已,直說:「等柯傳道來,請他來按手鑒定……。」

自從得著聖靈後,小倪有如變了新人一般,叛逆的舉止行為不見了,失戀傷痛的自殘意念不見了,態度言語也變得和善有加。

感謝天上阿爸父美好的安排,小倪果真滿得恩典澆灌,健康活潑地返回臺灣。

申請復學上課,開始參加聚會、讀經禱告外,小倪假日也主動上市場幫忙家中生意,個性整個大翻轉,在在都令爸媽驚訝懷疑:「天將下紅雨囉,小倪愈來愈令人不可思議了……。」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太十二20)。奇妙的主、奇妙的愛,尋回了憂傷痛苦的人。爸媽眼中的「女兒」一夕間長大了、變成熟了、乖巧了、會體諒了、懂得回饋與感謝,「失而復得」的親子之情,令人倍感溫馨。

之後,在大姑姑的努力之下,大伯受洗、二姑姑也受洗、三姑姑已得聖靈了。而且長久以來一直無人能影響的父親,也改變觀念、認同了真教會,如今已願意載奶奶來教會守安息日,實屬不易啊!這都是因為小倪以行為見證主恩、回報主愛,讓父親堅硬的心也開始軟化了。

期盼小倪繼續發揮福音種籽的功用,引領家人早日認識主,有朝一日都能歸入主耶穌的名下,聽見主的慈聲呼召。



(文中的小倪已於2015年10月24日於員林教會受洗,感謝主!)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