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那一年,在美國成人神訓班 ◎撰文/加拿大多倫多教會林慧瑛 ◎期數:494期 ◎2018.11號


我從出生就體弱多病,特別是13歲開始發病的「頭痛」,更是日以繼夜地折磨著我許多年歲。

這一生,曾經年輕奔放的生命,就這樣在病痛中消磨耗損;讓我既無法正常地享受人生,更不能盡情地追逐夢想,有時甚至還要背負別人覺得我「無病呻吟」的誤解。所以,對於病痛,我早已學會不言不語,默然承受!



34歲以前的我,尚未來到真教會信主,因不認識神,只能任由病痛摧殘,非常可憐!可悲的是,34歲到真教會信主後,竟不知可以求神醫治。

對於「頭痛」痼疾,一樣用盡世人的方法,以不斷找醫生、嘗試各式療法、使用偏方、吃健康食品等來尋求醫治。而最後得到的結果就是每每期待「療法奏效」的同時,卻又跌進「毫無起色」的絕望深淵!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2006年,我都已受洗信主10年了,才在極度絕望中,抱著「即或不然」的信心,下定決心棄藥回頭歸向神,只尋求神的醫治!

感謝神!就在我願意回頭找神醫治時,神雖一再考驗我的信心,並未立刻把病痛拿走,但也讓我逐步感受到「頭痛」這個痼疾,是可以隨著每日迫切禱告,一天好過一天的。

我是多麼欣喜雀躍!那折磨我都已超過30幾年的頭痛,因為靠主,終於要離我而去,讓我「出頭天」了。哪知,新的病痛,竟於2009年不聲不響地狂襲而來,讓我再一次跌入「怪病」的火般試煉中。



先是從來不會鼻子過敏的我,竟開始對「氣味」過敏。自從怪病上身,生活周遭不管什麼氣味,都會引發我打噴嚏、流鼻水、鼻塞,甚至呼吸困難的反應。以致白日精神不濟,夜晚難以安睡。

而後,不知為何,兩膝與腰椎竟也開始如火在燒炙一樣疼痛。每天24小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除了痛,還是痛,讓我就像個七、八十歲的老婦不良於行,再也無法健步如飛、行動自如。還有全身許多關節,竟也莫名其妙地疼痛起來;連那平常矯健靈活的手腳,也是毫無理由地忽痛忽麻;右眼不知為何忽然模糊黑暗、影像不清,好像即將瞎掉一樣;原本發聲清晰的喉嚨,也好似有東西哽著,讓我無法如常講話,狀況時好時壞,非常難受……。

最讓我害怕的,是那持續30幾年的「舊頭痛」都還尚未完全痊癒,「新頭痛」竟又毫不留情地到來;而引發「新頭痛」的原因,竟是吃進胃裡的東西。以前,我是個吃甚麼東西都無妨的人,現在竟連許多天然食物、健康食品與藥物都不能入口;不然,就會引發強烈頭痛。更慘的是情況不斷惡化,不能吃的東西越來越多,好似步步淪陷,沒有終點。我在極度病苦中恐懼憂愁,根本不知怎麼活下去?

原本只有「頭痛」痼疾的我,總想著只要「頭痛」好了,我就是個健康的人了;哪想到迎接我的卻是「舊頭痛」尚未百分之百痊癒時,許多無解、可怕的「怪病」,包括「新頭痛」,竟像如影隨形的鬼魅般爬上我身,且緊抓不放,讓我無邊無際的日夜受苦。

我不知道我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會有突如其來的巨大患難臨到我?我在火般的試煉中,幾乎失閃跌倒,不敢想像今日如何活下去,而明日臨到我的又是什麼?

還好教會的綉麗姐不斷關心、勉勵我,叫我千萬不要對神失去信心。並建議我每早禁食禱告,且去參加美國成人神學訓練班(以下簡稱神訓班)來求神醫治。

雖然這兩個提議對我而言,都有執行上的困難,畢竟禁食禱告很容易讓時常鬧胃痛的我胃疼加劇;而神訓班的團體生活,晚上大家共睡一室,「認床」與「眾人的打呼聲」都會讓我完全無法入睡,真是我無法克服的難關。但為了病得醫治,也只好硬著頭皮開始每早禁食禱告,並報名參加美國成人神訓班。



記得2010年11月中旬,先生與我去美東的喜樂坡教會參加美國神訓班的報到當晚,我就病倒了。當晚頭痛欲裂,全身疼痛,雖早已躺在臥房歇息,晚上卻因許多人的打呼聲,而讓我徹夜未眠,病痛加劇。

隔天一開始上課,我因自忖自身的狀況恐怕連一天都撐不下去,遑論還要撐七天,就跟先生與綉麗姐表達,想坐飛機回多倫多了。但綉麗姐聽後,還是一直勉勵我要禱告,靠主撐下去。甚至我因頭痛想吐而衝去女廁嘔吐時,綉麗姐還陪我一起到廁所照顧我,並不斷地在女廁裡大聲禱告、奉主耶穌的聖名趕撒但,幫我與靈界的魔鬼爭戰,祈求神不要讓我因病痛而中了魔鬼的詭計,放棄在神訓班求神醫治的機會。

神訓班的第一天晚上,為了讓我晚上可以安睡,也為了讓我留下來完成課程;當時負責神訓班一切雜務的周傳道娘,還讓出她睡覺的小小儲藏室,讓我一人獨睡,真是感謝她的愛心。只可惜很會「認床」的我,往後的日子每晚依然睡不著,一直到神訓班結束。

在極度病苦中,一心只想趕快回多倫多的我,只要一想到先生那很想留在神訓班靈修的眼神,與綉麗姐不斷為我代禱的愛心,只有選擇繼續待著。

但七天的神訓班期間,很多時間我都躺在床上被病痛折磨,根本毫無精神、體力上課。狀況好一點時,才勉強自己走進會堂坐著聽課。只是處在強烈病苦情況下的我,心靈憂傷絕望,根本就像行屍走肉,一點道理也聽不進去,只想回家躺在床上休息,並不斷在內心罵自己太自不量力,竟然報名參加神訓班。

那一週的時光,一心只盼著神訓班趕快結束好回家靜養的我,連聽課都有困難,別提寫功課、交作業、參加分組討論、與同組同靈一起做晚間清潔工作等事情了。還好綉麗姐一直關心、照顧我,同組的同靈們也都很體諒我的難處,除了為我代禱,幫我做晚間打掃工作外,連考試時,都拿筆記叫我抄抄答案,就可以交卷了。



好不容易捱到神訓班結束,本以為只能毫無所獲、黯然神傷地回家了。沒想到最後一天的課程,竟聽進了葉文銓傳道所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這樣,你們心裡必得安息。他們卻說:我們不行在其間。」這段記載於《耶利米書》六章16節的經文。
當時,葉傳道勉勵大家回去以後,要繼續像古聖徒一樣靈修,過那「訪問古道」的生活,不要又懶散了。那種感覺,就像神在叮嚀我,從今以後要「訪問古道」,每天都要確實迫切地讀經禱告似的。

原本切盼神訓班一結束就能從病痛中得醫治的我,不但所求沒有蒙主成全,反倒進入極度的熬煉裡!清楚記得2011與2012年,整整兩年時間,我都在難以承受的病苦中度過。每週除了去教會守安息日外,幾乎足不出戶。全身病痛讓我出不了門,每天只能讀經禱告、看《聖靈》月刊與聽福音廣播節目來提振將死的信心,與病痛奮力搏鬥。

但我是多麼感謝神,竟讓我還可以拖著殘破頹敗的身體,與先生一起出門拜訪信徒。雖然出門對當時正在大病中的我來說很辛苦,但其實收穫最多的就是自己。因為在與同靈一起禱告的同時,自己也慢慢蒙恩得醫治。

回首來時路,雖然2011與2012年是我人生最苦的兩年,卻也福杯滿溢!那兩年神磨我之深永生難忘,真是感謝神捨得如此熬煉我,因為「我受苦是於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祢的律例」(詩一一九71)。

「怪病」雖帶給我無法想像的痛苦,卻也讓我學習如何在最絕望的景況中全然靠主,讓我對神的信心,因此達到史無前例的高峰。這全身的「怪病」讓我在極度受苦中,學會把生命完全交託給神,只求神的旨意成全;並把自己當成活祭獻給神,只求神還願意用我這個軟弱無用的人,餘生為祂多盡心力,多做聖工。



當火般的試煉再一次臨到我時,我是何等小信軟弱,特別是在美國成人神訓班的表現,就像一葉快被病海淹沒的孤舟,載浮載沉,孤淒絕望,非常不堪。但慈愛的神,從來沒有離棄我,祂是黑暗病海中,指引我靠岸的唯一明光!當我願意順服並接受從祂而來的試煉,每日不斷跟祂禱告、呼求,學習祂要我學習的功課時,我的身體竟神蹟似地逐漸好轉起來。

保羅說:「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9)。感謝神!我曾經小信軟弱,幾乎跌倒,神卻讓我靠祂剛強起來。因為神的能力,真是在我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就學習保羅,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主耶穌曾對彼得講過:「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二二31-32)。神恩浩大,不敢或忘!當我從病痛的極度操練中站起來後,就更懂得為主而活,也更懂得為主努力做工,並靠主剛強壯膽,回頭堅固我的弟兄!

如果不曾參加美國成人神訓班,就領受不到「訪問古道」如此有力、受用的靈糧,也無法在未來受苦的日子咬緊牙根,接受神極大的操練,靠主走過生命的死蔭幽谷。



2017年6月,當神感動我寫《日夜流淌心中的甘泉》一書,出書印行來提供信徒每日一篇靈糧時,才深深發現若沒有那些年的熬煉,何來如此多而又多、撼動人心的屬天嗎哪可以寫在書裡,並與信徒分享呢!特別是其中有篇題目就叫「訪問古道」的文章,就是從參加美國成人神訓班而來的佳美靈糧。原來辛辛苦苦參加美國神訓班,就為了領受「訪問古道」這短短的四字箴言。所以,軟弱如我,靠主得以剛強,豈能不寫下當年我在美國成人神訓班的經過來述說主恩!

其實,從2009年「怪病」開始纏身到現在,神從來沒有讓這些「怪病」消失過,甚至「怪病」還越來越多;但神卻讓「怪病」好轉到我還能像個「正常人」般地生活。原來神熬煉一個人的信心,不是讓病痛消失,更不是讓患難褪去,而是改變一個人的心,讓這個人更加地認識祂、信靠祂!

2018年6月初,決定出發去美國大峽谷圓夢的前一個月,我又開始生病了。這種情形就像2014年原本計畫好的大峽谷之旅,又要因病取消一樣。但這一次,我不想再小信軟弱地取消旅遊計畫了,我決心憑著信心,邁開步伐踏上旅途。

但旅程的第二天,我就因腳痛與腰痛加劇,再次失去信心。還好先生適時勉勵我說:「妳為了愛神、愛教會、愛信徒,寫了一年書,稿子交出去後才敢出門旅遊;又為了靈恩佈道會中文詩班要獻詩,只得延後旅遊日期。如此做的代價就是機票與旅費大幅增加,並要忍受大峽谷的炎熱高溫與旺季人潮。我不相信妳如此愛主,慈愛的神不紀念妳的心志,不祝福我們完成大峽谷之旅!」

聽完先生對我的勉勵,我就說:「好吧!我要把你的安慰當成是神在安慰我,就像哈拿信心單純地把以利的祝福,當成是神在祝福她一樣。那就讓我們憑著信心繼續我們的旅程吧!」

感謝神!我們禱告完後,神就因著我們對祂的信心,即刻把病痛拿走,我們開心滿足地享受了22天的大峽谷之旅。這就是神從來沒有讓「怪病」消失,但卻讓我在「怪病」中支取對祂的信心來過活的最佳見證。如果我沒有被神深深熬煉這麼多年,也生不出這樣的信心。所以,「熬煉」是信心成長之師,一點都沒錯!

感謝神!願此篇見證可以提振、造就所有正在痛苦軟弱中的同靈。我也曾失去信心,內心恐懼慌亂,看不到未來有何亮光與盼望,甚至不知如何活下去。但放心吧!我們的神是全能的大救主,在祂沒有難成的事。因為我們的小信軟弱,才更顯出神的慈愛與偉大!只是我們要學會不憑眼見、只憑信心,即或不然仍信神到底的信心,才能親眼看見神!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