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漂泊在海上的一塊柚木 ◎撰文/哲林 ◎期數:493期 ◎2018.10號



最好的禮物


記得那一天見到捷克,面容是那麼的消沉,意志力那麼的散渙,心中難過不忍。與他對話時,對上他依然炯炯有神、堅定的眼神,我可以感覺到這個人其實是努力地在生存著,掙扎在捆著他的枷鎖當中;而我卻感到非常無力,無從去幫助他。最後,在我離開之前,我謹慎地對他說了一句話:如果今天你允許我送你一份禮物,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我要送你一份最最最好的禮物,也只有這一份禮物是我覺得最有價值可以送你的,就是──認識主耶穌(約十七3)。

過了不久,知道教會即將舉開靈恩佈道會,馬上把邀請函寄給了他。

星期六下午三點,佈道會開始,他安靜地坐在左排角落的一個位置。他隨著會眾起立唱詩、坐下,傳道帶領悟性禱告後開始佈道。證道結束後,我留意到他馬上趁著會眾起立唱詩的時候,轉身快步、頭也不回地走出教會。那一天過後,無論我再怎麼邀請他來教會,他都沒有回應。

捷克原本是位音樂創作人,在一段低靡的期間裡,開始接觸毒品,一度深陷。他的家人因為擔心他吸毒的問題,勸他出國到妹妹那裡住一段時間;殊不知,國外才是毒品的天堂,唾手可得。捷克是個經常沉思的人,思考人生、思考宇宙,他閱讀無數的書籍,深入探討哲理,非常有自己的想法;他聽大量的音樂,熱愛創作,喜歡享受生活韻律。他不善人際關係,不懂得察言觀色,常常得罪人,看似孤僻怪異,獨來獨往,在工作圈子中是人人認定真性情的才子。

自那一次佈道會三個月後,一個下著雨的安息日午後三點,我坐在會堂的後排椅子上唱著詩,看見他從會堂門口徑自走入,坐到上一次的位子,我差點喜樂得尖叫出來。自此,他每個星期參加安息日聚會,沒有間斷過。

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較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大(路十五7)。



來到主跟前


原來,那一次的佈道會給他的「打擊」太大,他甚至感到生氣。因為纏繞他多年、一直想不通的那些人生哲理,心中為此產生的許多矛盾……,卻在那一堂45分鐘的一篇證道裡,一一解答了他的所有不解!

這怎麼可能?當下,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深覺太不可思議。因此他回去以後,用了好長的時間來放下那股執著,神的話沒有一天不感動著他,直到他再也揪不過神的話語所帶來的力量,遂拖著自己的重擔,謙卑地來到主面前,決定卸下。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

慕道期間,他依舊在吸毒,雖然還沒有能力抗拒毒癮,卻也沒有拖累他尋求神的迫切。每一天,他都在期待著星期六安息日的來臨,每一天讀聖經時,皆有無盡的真理讓他感覺生命變得越發活潑起來。

教會裡有一位弟兄,尼,他不帶世俗的眼光,不帶有對中華文化的偏見,不介意在教會過安息日時,一天下來有好幾次捷克需要到戶外吸煙,他也不勸他戒煙或戒毒,就是常常陪伴著他。他們一起查考聖經,談論關於神的奧祕,分享生活上的心得。在慕道期間,神為捷克安排了這樣的一位天使。

除了尼以外,教會裡有一班青年們,在信仰上互相扶持,在生活中成為彼此的提醒。捷克常常和他們在一起,充分感受到靈裡一家的親密。在神的大愛中,捷克的靈魂慢慢甦醒、慢慢滋潤起來,不再乾枯。

很自然的,煙、毒品就不用了。對此,遠在家鄉、未信主的家人甚是驚奇,雖未聽過真理,但藉著捷克的見證,他們不停地頌讚神的能力,電話中常常傳來他母親說:「感謝主!感謝主!」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慕道一年後,捷克接受了大水洗禮。

又過了一年,我們結婚了!原來神早有預備(創二二14),如今已育有神所賜的三名子女。這十多年來,藉著參與聖工,藉著在信仰路上遇到許許多多的好夥伴、同走天路的弟兄姐妹,藉著在世上受到的苦難,我們體會到的,是更多更大、神無盡的恩典與大愛。

回首那段神親自帶領捷克來認識祂的過程,感覺奇妙無比。現在有人問起他信主的過程,他都會以最真誠的感受濃縮成簡單的兩句話:「我曾經像是一塊浮在海上的柚木,看不到邊際,夜以繼日的漂泊,無時無刻不暴露在狂風暴雨之下、波濤洶湧之中,神是拯救了這塊柚木的救生員,領我靠到岸邊,把我抱在懷裡。」

看哪!神是我的拯救;我要倚靠祂,並不懼怕。因為主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祂也成了我的拯救(賽十二2)。



亞斯伯格症候群


兩年前,在發現大兒子是亞斯伯格症(納入自閉症光譜的一種)後,幾經驗證,才知道捷克原來也是個亞斯伯格。知道他是亞斯伯格後,自然解釋了許多他從前的行為和遭遇(包括吸毒)。而身為當事人的他,竟然也覺得──鬆了一口氣。

亞斯伯格症候群,被認為是「沒有智慧障礙的自閉症」,跟自閉症一樣,是腦部神經發展結構異常所致(neurodevelopment disorder)。其重要特徵是社交困難,伴隨著興趣狹隘及重複特定行為,但相較於其他泛自閉症障礙,仍相對保有語言及認知發展。他們的智力正常,其中有許多人智商偏高具有天賦,像是科學家愛因斯坦、美國軟體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茲、影星瑪麗蓮•夢露,和大家熟悉的臺北市市長柯文哲等。但是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內心,其實有種異於常人的焦慮,是我們無法想象的。

從前我以為,捷克就是藝術家脾氣,不太愛理人,火氣來的莫名其妙而且怒氣膨脹很久。無知的我,常常有意無意就以聖經經句勉勵他:「不可含怒到日落」(弗四26)、「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林前十23)……等。我想,他那麼敬愛神,加上他對神的信心,一定會遵照神的「話語」去做;但,他卻是做不來。直到今天,我終於明白,他(們)與生俱來的焦慮,才是引發外在呈現的主因。所以我所引用的經句,其實根本幫不到他,因為那根本不是一種意識上的行為。

舉個例子,「他不太愛理人」,其實不是沒有愛心或不友善的表現,而是無論面對個人或群眾,他內心自然地就會很緊張,這樣的焦慮讓思考跟著「僵化」,彷彿變成單軌大腦(one-track mind),被困在單一的思考中,無法像正常人能以更彈性的思維找到合宜的處理方式。在這樣的情形下,壓制焦慮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安靜。
但如果他們在處理自己內在焦慮的同時,外在不停地有干擾(像是有人對他說好說歹等),情緒就容易爆發,或是發展出其他「逃避」焦慮情境的方式,甚至建立起操控或對立的人格特質,憤怒、攻擊、情緒恐嚇、反抗等。然而,因為所有的「發生和過程」都是內在活動,只有爆發是展現在行為上,所以外人看到的就只有這一面,因而容易對他下判定:這是個壞脾氣的人。

在這段整理的過程中,他看見神的大愛,神如何在人的不足上彰顯祂莫大的能力(林後四7)。在他人生最絕望的時候,把他抱起來捧在手上當至寶,讓他明白真理,從此有了盼望。回憶起認識神以前他所面對的焦慮,和衡量認識神以後內心出現的焦慮,他知道,神與他同在,神活在他每一日的生活當中。

今天,我們從文明醫學能認識到這個症狀,實是神的恩典,因為瞭解了,彼此就可以過著更有素質的生活,也可以去幫助其他具有相同症候群的人。現在我們對神的認識更深,神是如何的愛罪人,不願他們沉淪;神也為我們做了榜樣,不去論斷他人(太七1-5;約八7-11),更深切體驗到神的話語是活的,我們不能像個法利賽人,拿著聖經責備或命令別人,濫用神的話語。

這就是神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並且將這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所以,我們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們勸你們一般。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神和好(林後五19-20)。

神是如此地愛他(我們),為他(我們)預備救恩,為他(我們)預備婚姻。耶和華以勒!神就是愛(約壹四8)。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