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慈愛的主一路引領我 ◎撰文/巴西福斯教會王繼君 ◎期數:493期 ◎2018.10號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感謝讚美主,自受洗以來的12年中,有著大大小小的見證,一直都沒有時間落實在文字上,實感羞愧於神。

我是巴西福斯教會的王繼君姐妹,於2006年12月受洗。記得尋找到真神的時候,一直不斷出現大大小小煩心的事,如車禍、眼瞼下莫名的腫起、差點被搶包包等等,所以心情特別沮喪,於是向帶領我進入真教會的朱瑤榕姐妹抱怨說:「怎麼想要進入教會,會遇到這麼多衰事?」她卻安慰我說:「在我看來,這些事情都不是很嚴重。」

後來才知道,當我們真正尋到真神後,撒但就會來攻擊,因為牠不要我們親近神,不願我們得救。感謝主的幫助,我最後受洗了,沒被嚇跑。

我信主的經過是這樣的,朱瑤榕姐妹在阿根廷已經是真教會的信徒,有一年她搬到了我住的城市,只是當時我並不知道,因為很久沒連絡了。之後的一次偶遇,開啟了她不間斷的邀約。

對於信仰的認識,只記得在小時候,當時仍住在臺灣,村子裡有一位大姐姐,每次都來邀請我們這些小朋友去她家聚會;我不知道那是甚麼教派,只知道每次都有餅乾拿、有糖吃,所以我們都會去。小時候也跟著媽媽到處拜偶像,感覺很有趣,畢竟小孩子愛熱鬧。

小學畢業後,我隨父母移民南美,因為當時的好友是基督徒,所以有跟著他去教會,但最大的目的卻是交朋友,而非敬拜神。當時游移在各宗教間,一下子跑道教,一下子跑廟裡拜偶像,並沒有追求真理的心。

對於朱瑤榕姐妹熱情的邀約,我是一直推託的,因為我去了不少其他的教會,總覺得道理聽起來都一樣,並不吸引我;再加上去過幾次後,讓我很想睡覺,因而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就沒再去了。

後來朱姐妹一直邀請,說美國的傳道人來巡牧,要我千萬別錯過機會。但其實最關鍵的一點,是我聽過真耶穌教會的靈言禱告後,覺得還滿嚇人的,尤其阿根廷的郭明道執事禱告聲很宏亮,讓我著實感到害怕,因此就非常排斥。但朱姐妹不停的催促邀約,我只好答應她說:「去完這次我就不再去了。」她也回說:「好。」

來到教會的第二天,講道完畢,傳道就說要求聖靈、接受按手禱告的可以到前面。朱姐妹好心地一直要我去,當時我壓根沒想過要求聖靈,就說不要,表示跪在原地禱告就好。當眾人的禱告聲震天響的時候,我覺得大家都很認真禱告,還心想,我怎麼可能得聖靈,我這麼不專心又不虔誠,又是新慕道者……。結果沒多久,一陣感動來臨,我開始流淚。其實一開始還想忍,畢竟在這麼多人面前,覺得太丟臉了,可是那股感動仍無法壓抑,我就大哭了起來。大兒子當時在我身邊,嚇了一大跳,一直搖著我問:「媽咪,您怎麼了?」但我停止不了哭泣。

後來旁邊的李姐妹跟我說,手不要扶著前面的座位,可以雙手緊握,還說我得聖靈了。什麼!為何神會給我聖靈?我怎麼就白白得到了呢?我還沒受洗呢?!只能說神真是太愛我了!所以讓我這麼快就感受到祂的存在,因為神知道,若我沒有體驗,我將不會再信。在這之後,我才了解到,原來教會要有神的靈同在才是真正的教會,感謝主!

其實早在2003年,當我懷第二胎31週的時候,產檢發現胎兒有右腦室囊腫。當時醫生說,如果下次的檢查還是這樣,可能要拿掉胎兒。後來醫生要我去做詳細的掃描,看看其他器官是否有問題,檢查出來,胎兒發展一切正常,唯獨右腦室有一個點。當下我有些慌,想起朱姐妹是基督徒,就請他們夫妻倆一起來幫我求神。不久,他們來到我家,我們一起跪下來禱告,朱姐妹的先生用靈言幫我禱告,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靈言,當時有點怕怕的,因此禱告沒多久就要求停止,怕隔壁鄰居聽到了,還以為發生了甚麼事呢?當時的我實在很無知。

感謝主的垂聽,後來胎兒沒事,囊腫消失了。但在這事過後,我推拖了三年,直到得著聖靈了才決定受洗。因為有了聖靈,讓我清楚知道這個教會有神的同在,而且聖經道理非常明確,沒有體貼肉體而模稜兩可、讓步的歪理。感謝主!願一切的頌讚、榮耀都歸主的聖名,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