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主必看顧 ◎撰文/和美教會何雅芬 ◎期數:491期 ◎2018.08號

約在2016年3月間,發覺自己胃脹氣更加嚴重,打嗝次數增加,飯後也消化不良的樣子,感覺不太舒服,上班時覺得很疲倦、頭腦昏昏沉沉的。

因我的症狀是脹氣、胃很撐、發燒、吃不太下,診所醫師認為我是病毒性腸胃炎,因此只開藥讓我服用。但是接下來的幾週,不適症狀愈來愈嚴重,期間四處求醫,情況皆毫無改善。直到4月間照了超音波,才發現竟是腫瘤!看著「儀器畫面上的黑影」,我頓時心都涼了……,隨著「它」的出現,一顆心直往下沉。

返家後,趁著家人都外出時,我獨自坐在客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想著我這陣子的痛苦、不適,原來都是因為那顆腫瘤……。一方面慶幸總算查出病因了(惡性腫瘤),一方面想著主治醫師說的話,還有那些檢查報告,恐懼、害怕如陰影般襲上心頭。

手術當天,看著四周冰涼的金屬器材、身旁忙裡忙外的醫事人員,內心萬分緊張,怕我昏睡後就不再醒來了。待到清醒時,心裡不停禱告,感謝主,手術平安順利。

腹腔開刀是大手術,但我癒合情況良好,第四天表面傷口已初步復原,只剩下一個引流管還沒拆下來,因此得再多住一天,等待腹腔裡防沾黏的水排光。我不知道同樣病情的患者都住幾天,但是我聽到護理師很訝異地說:「怎麼那麼快就可以出院了啊?」住院的那幾個晚上幾乎是失眠的,能出院回家真的好睡很多!

開刀後因身體極度虛弱,吃得少、活動力很差,莫說走路了,連翻身都很困難,一些看似平凡無奇、輕而易舉的動作也可以拉扯到傷口,以致疼痛不已。我因在外工作,凡事皆由自己一肩挑起,感謝家人來幫忙照料,不然一個腹部開刀的病人該怎麼辦呢?我其實很慶幸也很感謝主:「還好生病的是我,不是我的家人!」如果是他們生病,我遠在他鄉亦無法隨時在旁,豈不煩心!感謝主!祂的安排是好的。

由於病情早期的症狀與腸胃炎類似,會有腹脹、食慾不振等問題,因此容易忽略,導致發現時往往是晚期了!但我因為腫瘤較大且兼有腹水(腹水通常是晚期才有的),使我不易忽視病情,得以早期治療。又因為發現得早,亦不用吃藥,只需定期追蹤,主的恩典實在滿溢!

在我開刀之前,正值新竹教會的春季靈恩佈道會,大阿姨因為心繫我的病情,也為此多多禱告。某日阿姨在家中突然聽見小嬰兒清脆的哭聲(那時阿姨家中並無嬰兒),並且聽到一個聲音說:「阿爸看看!」由於我當時實在因病情心力交瘁、痛苦難當,從生病、確診到手術,前後約1個多月的時間,著實異常難受。這期間也不時禱告,祈求病況能有所改善,而「神實在聽見了,祂側耳聽了我禱告的聲音」。感謝神!藉異象指示大阿姨,現在想來依舊十分感動!

只是5月中旬發現了另一個問題,怪異的感覺促使我再做檢查。這次的情形(癌症)需要化療、開刀、放射線治療等繁複的過程;但我在聽醫師解說的當下,反而很鎮定,不像初次聽聞生病時那般涕淚交加,感謝主!有主與我同在!

但是化療期間的不適,實在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更遑論感同身受了。手足發疹、虛弱疲倦等副作用,再再折磨著我的身體及心靈,尤其失眠更是令我幾乎崩潰。曾失眠長達一個多月,使我整個人煩躁不已。再次罹病的壓力擊垮了我,武裝的堅強片片瓦解,我也開始對家人亂發脾氣。

不知是否能痊癒的恐懼、害怕復發或轉移的壓力,摧殘著我的心,使我屢屢出現陰暗負面、鬱悶灰色的念頭……。是神格外的幫助,祂陪我走過了這場死蔭幽谷。曾經在禱告中痛哭失聲,把心中的委屈、不安傾洩而出,雖然客觀條件依然沒有改變,但對神傾心吐意後,心裡舒暢許多。

即使眾多副作用令我煩心,但感謝的是:在化療期間,我的口腔及咽喉毫無潰瘍及疼痛的問題!(有的患者會因口腔潰瘍難以進食,以至身體愈加虛弱)我得以多多補充營養,度過治療疾病所需的療程。不僅如此,我也遇到很好、很貼心的醫師、護理師及醫事相關人員。

也許神是要藉著罹病讓我看見自己的軟弱吧!原本我個性就很硬撐,是個有痛不說、有苦不講的人,任何事都習慣獨力承擔,更加重了心理包袱,亦對身體健康造成極大負荷。因此,主要我藉此學會交託、學會向祂訴苦吧!大哭流淚禱告是有的,但關於順服、「任憑主旨意」的交託功課,我還遠遠不及格,因我總有自己的想法,常想靠自己,而非倚靠主……。

我因為缺乏耐心,性子很急,性格有稜有角、意氣用事,加以容易緊張、時常鑽牛角尖,這其實是很不好的缺點。心情差時,整個人散發強大的低氣壓,給自己和別人都造成很大的負擔及壓迫感!翻騰的怒氣,如烏雲般侵襲了親友、弟兄姐妹及身邊的人。

經云:「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神」(約壹四20)。是的!這是我的缺欠,因為「神的孩子本該和睦」。其實幾年前就有此想法,只是缺乏勇氣一直沒有開口去與人講和睦的話。及至年齡漸長,回頭看看這段過去,想來都覺得汗顏。

感謝同靈們既往不咎,仍然舉起雙手為我禱告。回想當初得知病況的震驚、難過,因身體極度不適轉變為生氣、煩躁,到後來的接受、面對。雖然告訴自己要明白這一切「神自有祂的安排」,但畢竟我還年輕,罹患二種疾病無疑是一大衝擊!

只是反過來想:正因為年輕,縱然生病,恢復速度應比年老時更快!如果我早晚會罹病,在年輕時生病是好的,因為隨著歲月流逝,體力、恢復力往往更加衰弱。況且我還能走動,比坐輪椅、臥床的患者好太多太多了!

感謝長執、傳道、親友、弟兄姐妹的關懷(無論是直接問候或是默默代禱者),以及感謝眾人的忍耐和包容,你們既要表達關心問候之意,又要不令我覺得困窘,這真是有難度的。關於病情,原想低調不願張揚,但主恩實在更多;又因「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但我非義人,信心薄弱,禱告也不夠恆切,必是眾人秉持愛心的祈求蒙神垂聽、應允,願神記念各位的愛心!並願一切頌讚、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