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體貼 ◎撰文/蔡恆忠 ◎期數:490期 ◎2018.07號

保羅計畫中的第二趟宣牧之旅是在亞洲,但旅途中,因感悟聖靈的介入和引路,而變更計畫、進入歐洲,來到腓立比。在那裡,他奉耶穌基督的名把巫鬼從一個女奴(slave girl)身上趕出去。這是值得稱頌感謝的事,可是奴隸的主人卻因頓失斂財的巫術,不只沒有謝意,竟還誣告保羅,叫他被刑打、下監、兩腳上了木狗、被禁卒嚴緊的看守。

約在半夜,保羅和他的同工禱告唱詩讚美神。聖經很平淡的描述他們被誣陷和拷打以後的安詳心境,沒有忿恨不平,也沒有焦慮不安。然後,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監門全開,他們的鎖鍊也都鬆開。

對許多人來說,這突來、適時的地震,顯然就像我們典型的蒙恩見證所說的,是從主來的神蹟,要救祂所愛的僕人;當時若被關的是我,怎麼可能不理所當然的以感謝的心欣然接受主的解救,趕緊離開監牢,往別的城去?主若願以神蹟救我,如何推拒?

保羅卻沒有藉神蹟逃命。他心中有豐沛的平安,不需「逃」;或許,如果他逃,反倒要失去平安?不是嗎?「逃」屬於沒有平安的人!而他平安的心境,震撼了本該嚴緊看守他的禁卒;他應未想到,神蹟和他自己對神蹟的鎮定,竟然救了禁卒的全家,也間接的建立了日後他所稱許的腓立比教會。他體貼主的心意,找到主行神蹟的目的。

保羅完成第三趟宣道之旅,從希臘要回耶路撒冷的路上,聖靈在各城裡向他指證,說:有捆鎖和患難等他──聖靈的指證絕不出錯,捆鎖和艱難必將難免!但聖靈是否在阻止他繼續往前?他必須察驗。

住在推羅的弟兄們和先知亞迦布也都得到聖靈的啟示,知道保羅回到耶路撒冷將有捆鎖。眾人,包括與他同行的同工們,都苦勸他不要去,只有他一人執意前往。

同樣有尋求主旨意的心,人對聖靈的感動卻有截然不同的辨識和回應!

保羅堅持前行,因他說要「行完我的路程(I may finish my race)」(徒二十24)──救恩歷史交給他跑的那一棒,他還未跑完。直到他生命將盡時,他說「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I have finished the race)」(提後四7)。交棒前,這最後的一段是必須帶著鎖鍊跑的;因帶鎖鍊,他得以站在數萬猶太人的前面見證自己如何蒙召、受何託付(徒二一40);因帶鎖鍊,他得以站在兩任的巡撫和希律亞基帕王的堂前證道;甚至被押往羅馬的途中,他得以藉身上的捆鎖讓御營全軍都知道是為了基督(腓一12-18)。這些,都驗證了他蒙召之初所被告知的服事之路(徒九15,二二15);為此,他無比歡喜!

這一趟回程,他急著趕往耶路撒冷,心被綁住,明知有捆鎖與患難,卻非去不可,因他要跑完他的路,成就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他一路趕著要在五旬節的節期時來到耶路撒冷(徒二十16),為什麼趕五旬節能到耶路撒冷?因知節期的時候,散居各地各國的猶太人都聚在耶路撒冷,其中有數萬人是信主的,而他們對主恩惠的福音還有不完全的認識:堅持信主後還要行割禮、恪守摩西的條規(徒二一20-22)。保羅知道自己從主領受託付,必須更正出錯的信仰;這條路將走向捆鎖和患難,可是,他若畏懼退縮,日後必將後悔遺憾。

人對聖靈的感動怎會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人應如何正確回應祂的啟示和感動?聖靈讓那些愛主的人知道將有苦難,同工們以體貼人的意念勸阻保羅,因體貼的是人,所以與聖靈真正的意思失之交臂(參:太十六23);保羅以體貼主的心去辨識,而定意前行,得到的,是公義的冠冕,無悔、且得勝的生命。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