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主恩浩大 神愛無窮 ◎撰文/南門教會侯志道 ◎期數:489期 ◎2018.06號

感謝神的恩典,主存留了我的生命,在人生的記憶中,這是最艱難的一次病痛操練。記得在小時候,一場不知名的疾病,靠著當時弟兄姐妹的同心迫切禱告,病痛蒙主醫治;而這次也是一樣,靠著神的憐憫與眾弟兄姐妹(包括小區及各區)同心迫切的代禱,讓我得到平安,成就了一件神蹟(雅五16;申三二39;太十二20)。

我因為已退休較有時間旅遊,於2016年6月到美國姪子家作客23天,回來後發現腳背有些微腫,以為是長途坐飛機的關係,因桃園至休斯頓直飛要14小時左右,而忽略了腳部水腫的嚴重性,其實是由於尿蛋白的流失,造成低蛋白血症,使得血液滲透壓變低(血液太稀),水分由血管跑到血管外的組織,造成水腫的現象。

經過市立醫院泌尿科、心臟科、腎臟科一連串的檢查,發現尿液中的蛋白尿含量為8300mg(正常值為200mg以下),當時的體重約75公斤。

2016年9月13日,因水腫已有一段時間,嘉義親家母介紹至高雄醫學院處理水腫的問題,經以口服及注射利尿劑的方式,很快就消腫了,但醫師觀察已出現周圍神經病變,可能隨時會引起後遺症,本來建議作腎部切片檢查以了解水腫的原因,但因左腎有積水只能做右腎,又考慮切片後恐產生不良的影響,例如導致腎功能變差而得洗腎,遂又作罷。最後決定以類固醇治療,在高醫住了10天,出院時63公斤。

10月2日晚上,感覺身體很虛弱,因吃類固醇的藥,胃口不好又反胃……,接著一直咳嗽,且呼吸急促,甚至喘不過氣來。3日清晨5點左右,搭救護車至成大醫院急診,隨即被送往加護病房,症狀為肺栓塞。是因周圍神經病變的關係,導致血栓隨著血液流至肺部,左右兩片肺葉各有兩個血栓,因肺動脈遭血栓阻塞,血液打不進肺部而無法作氣體交換,造成心肺功能衰竭。肺栓塞於48小時內有猝死的風險,根據統計,這種症狀10個人有9個留不住,即便救回,也可能引起中風或洗腎等後遺症。

我於10月3日開始住院,期間無論在加護病房或普通病房,身體都非常虛弱,院方曾發出3次的病危通知,病名為醫原性肺栓塞及梗塞、肺炎、靜脈栓塞及血栓、第二型(成人型)糖尿病等。醫師們都束手無策,無法診斷出真正的病因。

在這兩個多月的住院期間,剛開始因服用抗凝血藥引起胃出血不能進食,待24小時後可以喝流質的東西時,卻又喝不下了,因藥物的副作用引起食慾減退、味覺改變、反胃等等,太太就將牛肉打汁後,以湯匙餵食,但能吃下的並不多,後來就插鼻胃管,只能喝流質的東西。

這段期間都是由太太親自照顧,晚上則請看護。太太因擔心病況不穩定,所以都很晚才回家休息,回家後又流淚禱告求主憐憫醫治,同時也發動家族成員,於每天固定的時間(晚上10:00-10:30)同心禱告。感謝主!垂聽了肉體軟弱者信心的祈求。

我因一直咳嗽無法入睡,大部分都是半躺半坐,也可以說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整個背部感覺都不舒服;又因為周邊神經病變的關係,常常手腳發麻,就像許多戰車壓在身上,無法平躺,只好坐著睡。由於入睡的時間很少,就諮詢醫師使用安眠藥,但其效用也只能維持3小時。

不論白天或晚上,全身都無力無法翻身及說話,小腿、大腿甚至連眼睛也水腫,意識呈現半昏迷的狀態。當時肉體狀況很軟弱,太太以手機下載讚美詩或講道錄音給我聽,都感到厭煩聽不下去,如同主耶穌說的:你們心靈固然願意,但肉體卻軟弱了。

依健保局的規定,在同家醫院住院不得超過一個月,不然就要轉院或出院。當時考慮到病況那麼嚴重,出院後又沒辦法自行照顧,因此需僱用外勞,但前置作業必須有巴氏量表。醫師很快於隔天就給了巴氏量表的評估,我們遂連絡仲介前來,她看到我奄奄一息的狀況,直說肺栓塞不會超過三個月就結束了……。感謝主,因為這樣,讓我有機會於11月16日開始僱用外勞。

11月8日,我轉診至署立臺南醫院。由於我的身體狀況一直很不好,做了血液相關的檢查,發現甚麼元素都不足,就馬上輸血500cc;又檢查出左肺栓塞的地方產生肺膿瘍(化膿),醫師建議切除左肺以免情況更惡化。

經家人討論後,認為如果要手術一定要回成大醫院,遂在11月18日星期五又轉回成大。因胸腔科的病床已滿,只得暫住於腎臟科的病房。再次進行檢查後,到了星期二,院方評估體重只剩下53.5公斤,在沒有體力下動手術更危險,所以就決定再觀察,暫不切除。

後來成大醫院建議作腎部切片檢查以了解病因,懷疑是否長瘤,不然病情為何如此嚴重?切片前,得先停抗凝血藥3天,再以三針取樣;切片後,傷口要用沙包壓8小時,並平躺24小時,因腎部微血管多怕出血不止。感謝主!一切都順利,術後雖有血尿,但並無大礙,再打2劑止血針即恢復正常。檢查結果,腎部沒有明顯異常。

後來成大表示,這段期間應檢查的項目都做了,該用的藥也都試了,院方已無法對病情再做什麼治療,故要我們出院,遂於12月5日回家靜養。

因當時一直咳嗽,吃藥也咳,呼吸不是很順暢,就租用製氧機,感謝主,約使用半個月就能停用了,並且很奇妙地,咳嗽漸漸好轉,肺部也獲得改善,肺活量經由訓練也慢慢增加,情況一天一天地好轉,每天都可下床走路。開始是坐輪椅到教會聚會,再來利用助行器走路,之後就放下拐杖,到現在,靠著復健已慢慢恢復正常!

同樣的檢查、用藥,在醫師認為沒辦法時,神就在此時動工。每次回診,我的進步速度之快都讓醫師感到驚訝,檢查的數值皆在標準值之內。如血液中的蛋白為4.2(正常值為3.5-5.0),還有肺葉栓塞的部分已經萎縮及結痂了。

2017年7月12日回診時,醫師從X光片上已看不到之前的血栓,經與上次的檢查比對,確定血栓消失了!感謝主,主的慈愛蔭庇了我,大權能的主醫治了我!
同時,體重也增加至63公斤,連醫師也說太快了,兩個月就增加了10公斤,這意謂著身體的各部門已恢復功能、能正常運作了。

我在2月17日停用了外勞,剛好三個月。感謝主!讓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的我,轉危為安,從困境中回轉。

病中的體驗:

1.神是施行救恩的神,使人脫離死亡(詩六八20)。

2.神是牧養我直到今日的神,是讓我脫離一切患難的神(創四八15-16)。神如同牧羊人在牧養、供應、帶領與保護(詩二三1-4)。

3.神應允與垂聽(賽六五24)。9月13-23日在高醫,10月3日-12月5日在成大,前後約2個半月,躺在病床上真的是無助又無奈。太太會以畢士大池旁躺了38年的病人,及美門瘸腿得醫治的神蹟,來勉勵我要有信心禱告;病痛中的我,也都以「主啊!救我」來呼求。當主的時候到了,就讓我得著醫治,彰顯祂的榮耀!誠如經云:「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我深切地體會到神就在身邊,還有甚麼可懼怕的呢?

4.教會迫切的代禱(太十八19)。每次職務人員來探訪,還有傳道聚會後在臺上宣佈代禱,都說明病情每況愈下、岌岌可危,很多的弟兄姐妹都流淚代禱,甚至兒教組的小朋友,及南區、中南區、北區……等各地信徒,都付出關心與慰問,讓小弟非常感動,主內一家的精神表露無遺,更體會出神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

5.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加六2)。今天病痛的操練,單憑小弟一人是無法承擔的,因在病中相當軟弱,然而有眾人替我挑起重擔,靠神的恩典能剛強站立得住,完成了神的律法──愛神愛人的真理,而自己也得造就,因為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著益處。

結論

約伯說:「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約二三10),如同約伯般,我現今也體會到「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的境界;雖然不能完全明白為何受苦,但知受苦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神的律例。如今不再依靠自己,乃是從死裡復活重生的人,能活著是為主而活,死了是為主死,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羅十四7-8)。願一切的榮耀、權柄都歸給天上的真神。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