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說得好不如做得好 ◎撰文/Rehoboth ◎期數:489期 ◎2018.06號
縱觀神選民的歷史,在起伏不定的信仰歷程中,曾幾何時他們的口對神是多顯愛情,然而聽了神的話卻不去行!神的話臨到以西結是為要警告祂的選民,信仰不可陷入表面化,此乃歷來信徒中普遍存在的問題(參:結三三30-33)。信徒來教會聽講道理是本分,但這並不意味著就可以表明神接納我們。當時的選民為什麼坐在以西結面前「仿佛是」神的民呢?(結三三31),難道他們不也想聽聽有什麼話從神而出嗎?(結三三30)。到底是什麼原因,也導致我們雖然聽到神的話,卻無法遵命而行呢?

一.自己內心的不順服

人性的一種偏向就是「報喜不報憂」,每個人都喜歡好聽的話,在信仰團體中,彼此相愛一不小心就成為了包容罪惡的外殼。更進一步的,按照神純正話語力行主道的,往往成為惡者重點的攻擊對象,而這種逼迫更多是來自於手足同靈之間。聖經有一個例子提到,仇敵和惡人將罪孽加在大衛的身上,發怒氣逼迫大衛(詩五五2f),並且與大衛相爭的甚多,因為他們不改變惡行、不敬畏神(詩五五18f)。大衛很清楚地看到城中強暴爭競的事(詩五五9-11),而參與其中的竟是曾在神的殿中與他同行的同伴、知己的朋友(詩五五12-14)。

「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三12)。神立以西結作以色列家的守望者,就是要聽神所說的話,替神警戒祂的百姓(結三三7)。因此,神的工人有責任警戒惡人離開他所行的道,從而免去神向其守望者所討的罪(「罪」原文作「血」),這也是救自己脫離罪(結三三3-6、8f)。由此可見,流人血的罪已不再單是殺人流血而已,即失喪肉體的生命,更是指失喪屬靈的生命,因為,血是代表著生命(創九4;參:詩二六9——流人血的罪人,即讓人喪失靈命的罪,此罪神必追討)。神在錫安(祂的教會)中所行的,難道不是因為要追討流人血之罪嗎?(詩九12f)。

然而,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掩耳不聽真道(提後四3f)。以西結傳講警戒信息的結果,顯然導致選民的非議,並公然質疑藉著以西結口中所傳之主道的公平性,其實乃是他們自己的道不公平(結三三17)。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選民內心的不順服,乃是體現在對忠心於神奧祕事的管家上(林前四1f)。他們既然不順服神忠心的工人所傳達的信息,想要立自己的義(標準),就不服神的義(原則)(羅十3),也就在各樣事情上聚眾藐視、咒罵、逼迫,甚至毀謗神的工人(林前四10-13)。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冒著喪失救恩的危險,自高自大到想要自己做王的地步(林前四6-8)。保羅所關注的並非是這些自高自大的言語,乃是這些所謂自高自大的言語中可能賦予神的權能嗎?(林前四19f)

觀察與警戒

收到某一信徒各方面的一大堆意見,並不能代表其屬靈的熱心程度。相反的,在很多時候卻反映出其自以為是的事奉態度。因為這些意見提出的動機,通常並不是真正為了福音的好處,而是為要凸顯他在各項聖工中的自身價值。若是不合自己的口味,或是達不成榮耀自我的目的,自然也就失去了按著真知識向神應有的熱心,最終也難怪在所邀請的服事上一再推卻了。

二.因勢力而有的驕傲

驕傲是需要有勢力作為後盾的(結三三28)。以色列家驕傲的資本乃是神對他們列祖亞伯拉罕的應許,這種優越感反而成為他們輕忽主道的藉口。諷刺的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反而成為了神的敵人,想要殺害耶穌,因為他們心裡容不下耶穌的道(約八37)。他們若是亞伯拉罕的兒子,就必行亞伯拉罕所行的事;主耶穌把從神那裡所聽見的真理告訴了他們,他們卻想要殺祂,這不是亞伯拉罕所行的事(約八39f)。如果神是他們的父,他們就必愛耶穌,因為耶穌本是出於神;他們之所以不能聽耶穌的道,乃是因為他們是出於他們的父魔鬼──心裡沒有真理,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2-44)。在這裡不難看出,耶穌以是否遵守神的道作為標準,來衡量我們是否為真信徒、是否是出於神的(約八31、47)。

那些稱呼「主啊,主啊」的人,難道不是奉耶穌的名做過很多「聖工」嗎?為什麼耶穌非但沒有悅納他們所做的,反而不承認他們是神兒女的身分,更毫不客氣地指出這些作惡的人,甚至要從信仰團體中將他們趕出呢?這唯一的標準就在於是否遵行了天父的旨意(太七21-23)。我們每個人要很謹慎地省察自身的信仰,以確保合乎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2f)。當時以色列的百姓錯誤地以為,既然亞伯拉罕獨自一人能得這地為業,他們人數眾多,這地更是給他們為業的(結三三24),他們的狂傲也由此可見。一旦神的選民模糊了真理的界線,以人多勢眾作為驕傲的資本時,也就同時陷入以聚眾結黨、得人的支持作為獲取信仰安全感的手段。於是,當我們不再看重所聽見的道理,僅是一味追求人對我們的好感時,信仰處於所謂自我感覺良好的境地,也難怪會隨流失去了(來二1)。

觀察與警戒

有時我們提出的意見可能因著某種原因而得不到採納,認同感的失去,正是考驗我們信仰是否真誠的時刻。若因此而自暴自棄,什麼聖工都不想做了,又或是表現為心口不一,也只能證明我們信仰的基礎的確出現了問題。

三.得人心的陰謀獲利

不順服與驕傲必定帶來爭權奪利的事端,有時隱藏的禍患很難得到及時的更正與處理,教會中的事奉一旦變為利益之爭,惡者的工作也必同時顯露。得蒙大衛饒恕的押沙龍,非但沒有悔改之前的罪行,更是處心積慮要鞏固自己的勢力以謀取大衛的王位。押沙龍一早起來(殷勤工作),是有目的性地挑撥大衛王與其以色列民的關係,背後插手妄斷百姓爭訟的事,並詆毀王的判斷,來顯示出他自己才是秉公判斷,以此籠絡人心,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撒下十五2-6)。

以西結先知因忠實傳講神的警戒,顯然已經成為選民私下談論的話題(結三三30)。因其警戒的信息不但揭露了以色列家的罪孽(結三三25-29),更是指出了他們的事奉心態乃是為要追求自身的「好處」(參:結三三31,這裡取其NKJV英文「gain」的直譯),這也包括只知牧養自己(肥己)的以色列牧人(結三四2f、8、10)。因此,以西結被他們看作如善於奏樂、聲音幽雅之人所唱的雅歌(結三三32)。根據上下文的關係,這裡的描述表達了極為諷刺的含意,至少可以從以下兩方面去查考:以西結好像一首歌曲,成為了眾人的笑談以及受攻擊的對象(參:伯三十9;詩六十九11f;哀三14、63);他們無法認同(欣賞)這首善於奏樂、聲音幽雅的雅歌,唯有聖潔未曾沾染污穢的、跟從主到底的、沒有瑕疵毫無謊言的、歸與神分別為聖的贖民(真信徒)才能學會這歌(參:啟十四1-5)。以此進一步解釋為何他們聽而不行(結三三33)。

當他們發覺自身的利益受到影響、地位遭到威脅、勢力有所削弱時,竟會不顧真理以及聖靈的引領,拉攏會中有名望的人,以擅自專權的名義誹謗攻擊聖潔屬神的工人(參:民十六1-5),甚至背後散播謠言,不惜捏造、謀反作王的罪名來加害祂的工人,賄賂欺騙無所不用其極(參:尼六)。

觀察與警戒

自我感覺良好的意見,卻得不到大家的贊同,在這種情況下,會不會讓我們大大地發怒,以致於變了臉色呢?(參:創四3-5),我們又會不會因此彼此嫉妒、懷恨在心、針鋒相對,甚至定要拚得你死我活的地步呢?這個時候,也正是我們事奉心態的真實寫照了。

結語

上述這些情形在在地應驗於信仰團體中,也正是神進一步潔淨其選民之不可避免的過程。不但以此顯明誰是真正屬祂的工人,而且神會親自興起這些真正屬祂的工人作以色列家的守望者,並拯救祂的教會不再成為一切野獸的食物(參:結三三33,三四10)。以此,共勉之,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