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尼哥底母的重生日記 ◎撰文/吳盈光 ◎期數:488期 ◎2018.05號
1.

今天又聽到有人說:「認識耶穌之後,我不一樣了。」
我聽過拿撒勒耶穌的大名,也風聞他讓瞎眼的看見,瘸腿的起來行走。
如果這些病人說「我跟以前不一樣了」,我可以理解。
但好手好腳的人也說「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他們沒長高,鼻子沒變挺,臉上的痣也好端端地長在同一處,
實在看不出有哪裡不同。
倘若他們真的有某些地方被耶穌改變了,耶穌是怎麼做到的?

2.

今天早餐吃到一半,管家就衝進來,嚷著說拿撒勒的耶穌來到鎮上了。
我交代管家說:「你打聽一下耶穌住哪家客棧,我晚上去找他。」
「老爺,您現在去就可以見到他了,為什麼要等到晚上?」
嘖,小老百姓就是搞不清楚狀況。
耶穌辛辣直白的言論惹火了祭司、文士和法利賽人,雖然我相信他是神差來的師傅,其他人可不信,大家都把他當成會變戲法的假先知,恨不得賞他幾個巴掌,再扒光他的衣服,看他懷裡藏了哪些仙丹妙藥。
我好歹也是法利賽人,還是當官的,怎麼說都是公眾人物,大白天就去找耶穌,萬一給人看到了,搞不好會被當成耶穌的同黨,以後要怎麼在這圈子混下去?

3.

夜裡,群眾已散,大街上只有一隻老狗在月光下蹓躂,我低下頭,快步走進耶穌下榻的屋子。
耶穌跟我想的很不一樣,他才三十出頭,容貌竟憔悴衰老,穿著窮酸,談吐卻不俗,只不過是木匠的兒子,卻有王者之風,彷彿他擁有全世界卻不屬於這個世界。
聽說耶穌對聖經有獨特的見解,我請教他:「夫子,一個人要怎麼樣才能進神的國?」
他定睛看我,說道:「尼哥底母啊,人如果不重生,就不能進神的國。」
「人老了,怎麼重生?難道要爬進母親的肚子裡,再出生一次嗎?」
「我指的不是從母腹而生,而是從水和聖靈而生,從肉身生的就是屬肉體的,從聖靈生的就是屬聖靈的。」
我聽迷糊了,水是什麼水?聖靈又是什麼?神的靈嗎?可是神的靈在天上,不在人間,聖靈不降下來,人怎麼從聖靈而生呢?
耶穌又說,神為了要拯救罪人,差遣獨生子降世,叫信的人得永生。「神的兒子」指的就是耶穌嗎?

4.

今天去猶太公會開會,這次的議題不是「律法師考核要點」,而是「耶穌太囂張了,該怎麼讓他閉嘴(最好是永遠)」。
耶穌周遊加利利,人氣越來越旺,但他對宗教界的抨擊讓很多人忍無可忍,今天與會的人士都是德高望重的宗教領袖,每個都像吃了辣椒一樣,漲紅了臉,拳頭握得緊緊的。
「耶穌自稱是神的兒子,分明是假先知,妖言惑眾!」
「他罵法利賽人是『粉飾的墳墓』,說我們外表華麗,裡面裝滿死人骨頭,氣得我痔瘡發作,痛了三天。」
「可是,有不少人相信他是彌賽亞。」
「哼,會信的都是那些不懂律法的死老百姓,你看當官的和法利賽人,有人會信嗎?」
我心中竊笑,這些人一定不知道他們當中就有一個人是耶穌的支持者,看來得找機會提醒耶穌收斂一點。
「各位聽我說,我們一定要把耶穌關起來,確保他再也吐不出一個字。」
「把人抓來簡單,問題是,用什麼罪名?」
「要安個罪名給他,有什麼困難?」
我原本坐著冷眼旁聽,不吭一聲,一聽到有人想將耶穌治罪,馬上從位子上站起來。
我清清喉嚨說:「各位前輩、各位先進,我們沒有被告的口供,也沒有人證、物證,怎麼能隨便將人定罪?這與律法不合,有違律法的事,萬萬不可行。」
也許是我把「律法」兩字搬出來,大家都安靜下來。
一位白髮蒼蒼的大老斜眼看我。「你幹嘛幫耶穌講話?難道你也是從加利利來的?該不會跟耶穌是一夥的?」
一滴冷汗沿著額頭慢慢滑落,我回答道:「我只是說句公道話,畢竟我們要面對成千上萬的百姓,總是要給個合理的交代,目前沒有證據證明耶穌是假先知,不能隨便將他定罪。」
大老悶哼一聲,又說:「我記得你叫尼哥……尼哥什麼的。」
「前輩,在下叫尼哥底母。」
「小尼呀!回家把聖經看熟一點,加利利沒出過先知,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
接下來是一陣哄堂大笑,耶穌一案就這樣不了了之。
耶穌算是「暫時」安全了,我也是。

5.

我知道今天遲早會來,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宗教界的大老胡亂給耶穌安個罪名,就把他送交官府了。
耶穌將被釘十字架時,門徒都四散了,聽說連彼得也三次不認主。我沒資格說什麼,因為我也是躲在人群中,遠遠觀看,偶爾瞥見幾個似曾相識的面孔,都是耶穌的門徒,我們四目交接後,都很有默契地別開頭,假裝素不相識。
那一天,日頭轉黑,地也大大震動,下午三點左右,耶穌斷氣了,過了不久,有人從聖殿的方向跑來,大喊:「出怪事了,至聖所外面的幔子裂成兩半,祭司都嚇壞了。」
有人哈哈大笑說:「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直接走進至聖所朝見神,大祭司可要失業了。」
我想起耶穌說過,神差遣愛子降世,是要為世人代死贖罪,讓神和人之間沒有罪的阻隔。
誰的死會讓天地驚怕動搖?誰的死會讓至聖所的幔子裂開,開出一條又新又活的路,讓人可以直接進到神面前?
我猛地轉頭望耶穌,天啊……這人真的是神的兒子,我們竟然將祂釘死在十字架上!
我兩腿一軟,跌坐在地上,我以前只當耶穌是神差來的先知,卻不知祂就是彌賽亞,早知道我就緊緊跟隨祂,為祂極力爭辯,就算被剝下官袍也在所不惜,結果呢?我愛面子,惜地位,什麼也沒為耶穌做,甚至連表態都不敢。
我捶胸痛哭,狠狠撕裂衣服,但真正該撕裂的,是我那燙金的假面具。

6.

耶穌死了之後,亞利馬太人約瑟求見彼拉多,領走耶穌的遺體,還把他為自己鑿的新墳墓讓給耶穌用。
他是當官的,很有錢,一直到他站出來接手安葬一事,我才知道他是耶穌的門徒,看來耶穌的地下支持者不只我一個。
我去找他,自告奮勇要準備遺體用的香料,約瑟說他一手包辦就行了,我說:「老哥,不瞞你說,我也是耶穌的門徒,只是以前不敢給人知道,耶穌在世的時候,我什麼也沒為祂做,現在祂死了,讓我盡一份心力吧!」
他許了我,於是我回家囑咐僕人備妥沒藥和沉香,差不多有一百斤,管家皺眉說:「老爺,這可是一大筆錢哪!」
「錢就是要用對時候,用對地方。」
說完,我揹起香料往外跑,管家追上來,沿路喊道:「老爺,三思、三思啊!你這麼做等於昭告天下您跟耶穌是一夥的,萬一被官府盯上,如何是好?朋友又會怎麼看您?」
「隨他們吧!當初我就是怕別人指指點點,結果錯失跟隨耶穌的機會,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想隱藏自己了。」我挺起胸膛,當街揚聲說:「我叫尼哥底母,我是耶穌的門徒。」
幾個路人轉頭看我,竊竊私語,但我不在乎,反覺得暢快極了。管家側著頭打量我,若有所思,上回換上新衣服,他也是這樣看我。
我問道:「怎麼了?我頭上長出角不成?」
管家笑說:「沒什麼,只是覺得老爺跟以前不一樣了。」
跟以前不一樣了。
這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我會心一笑,以前的我就像一隻膽小多慮的毛毛蟲,怕被太陽晒黑,只好躲在陰影下遙望太陽,但耶穌給了我新的視角、新的價值觀、新的生活態度,讓我掙脫束縛,用全新的姿態展翅高飛。
雖然很多人說過這句話了,但我還是要說:「耶穌改變了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