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環保 一種愛的體現 ◎撰文/徐嫣 ◎期數:488期 ◎2018.05號

基督徒的信仰,以愛為核心,而體現愛的方式有很多種。端一杯涼水給最小的小子喝,是一種愛;將食物分給窮人,是一種愛;不計算人的惡,是一種愛。然而你可曾想過,「環保」也是一種愛的表現?

憑愛心行事,體貼辛苦的清潔員

一次的課堂小組作業,要用行動去解決學校的資源回收問題,於是我跟同學一起去採訪學校的清潔員,想進一步了解對清潔員而言,有沒有什麼困擾是我們可以幫忙的。

我們從商學院的七樓開始,一層一層地往下尋找清潔員,終於在二樓廁所前的垃圾區,「捕獲」一位正在收垃圾的清潔伯伯。他看起來約五十多歲,頭髮花白、戴著一頂破舊的藍色鴨舌帽,白色的T-shirt上,青一片、黃一片,彷彿是從來沒更換過的制服。

從工作時間、工作內容,問到收垃圾時的困擾,這位伯伯都很樂意和我們分享。清潔員一天要來收兩次垃圾,整棟商學院製造的垃圾都由他負責清理。便當紙盒散發出廚餘的臭味、堆到滿出來的飲料杯裡還殘留著喝剩的飲料,都是垃圾區的常態。

「這個飲料杯吼,要是沒有把裡面的飲料倒乾淨,有時候垃圾袋破掉就會沿路滴得到處都是,請你一定要跟同學講。」他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一個飲料杯走向洗手間,將裡面的飲料倒掉。處理這些沒倒乾淨的飲料杯要花多久時間呢?「哇,要很久喔,收一次至少要半小時以上。」伯伯輕輕地講著,感覺不出怨氣,只有淡淡的無奈。

髒亂的垃圾區讓人避之惟恐不及,多待一秒都害怕,也不管飲料杯裡的珍珠奶茶還沒喝完、便當盒裡還有骨頭,反正丟了就趕快跑,剩下的別人會處理。至於誰會處理、怎麼處理?我們幾乎不曾多想。

我們隨意地跟自己製造的垃圾們撇清關係,躲進教室、吹起冷氣,於此同時,卻有人在沒有人樂意停留的角落裡,勇敢地與飛蠅、蟑螂和混亂的垃圾堆孤身奮戰。想到這裡,我心裡就覺得難受,混雜著愧疚和憐憫的心情。

對於這些生活中不可或缺,卻鮮少被關心的清潔員們,我們能做的,就是體貼。基督徒當如世上的光,用愛照亮人心。若是撞見清潔員,對他們說聲謝謝,是一種體貼;把飲料杯清空、廚餘倒乾淨、確實分類,是一種體貼;盡量減少生活中製造的垃圾量,也是一種體貼。

大量垃圾難以處理,海龜誤食塑膠袋死亡

說到減少垃圾,你知道嗎?一個臺灣人平均一年就能製造將近800個塑膠袋,這些塑膠袋不但難以回收、需要將近1000年的時間才能分解,而且正以驚人的殺傷力危害著神所創造的這個美麗星球!

對海龜來說,塑膠袋看起來非常像是水母,所以容易誤食而死。常有研究員在海龜的胃部及糞便中發現塑膠袋。細細的塑膠吸管也會意外插入海龜的鼻孔裡,導致牠們鼻血直流,苦不堪言。不只是海龜,還有天上的飛鳥、地上的駱駝等無數種動物,都容易食入塑膠。

原來垃圾問題不只讓清潔員們辛苦,還讓許多動物痛苦。

清潔員幫我們把討厭的垃圾「變不見」,但它們並沒有真的不見,常常是飄向海洋、埋進土裡,被小動物誤食,造成嚴重的破壞。有些魚類,吃入極微小的塑膠微粒後沒有死亡,最後人類又把這些魚類吃下肚。

咦?塑膠不是可以回收嗎?怎麼會產生這些問題呢?其實有非常多的塑膠製品是無法回收的。例如,只有單一材質的「乾淨」塑膠袋才屬於資源回收項目,若塑膠袋跟其他的材質貼合,即屬於「複合材質」,無法回收,包括餅乾包裝、髒掉的塑膠袋和洗衣精包裝等,都不能回收。

即使是可以回收的塑膠,也由於程序繁瑣,時間成本比製造新塑膠多好幾倍,幾乎沒有回收處理廠願意做。製造塑膠的速度遠遠超過回收的速度,像是大豪雨不斷地傾倒,卻沒有良好的排水系統,最後只會嚴重淹水,而且越淹越高,傾覆整個大地。

環保不是高尚意識,是堅持一個簡單的好習慣

了解垃圾問題如何影響辛苦的清潔員們、又如何影響整個世界的生態系後,我們對「環保」的意義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卻覺得做環保有些麻煩或不知道如何開始。其實,環保不是高尚又遙遠的口號,而是堅持一個簡單的好習慣。

丟垃圾前先清洗乾淨再好好分類,是最基本、也理應做到的環保小習慣。你可以從自備環保餐具及環保吸管開始,逐步減少飲食所製造的垃圾。接著,可以練習買早餐、午餐和晚餐外帶時自備購物袋,向老闆說一聲「我不用塑膠袋」,一天就能少製造3個塑膠袋垃圾,一年下來就能減少一千多個!

環保的初衷源於一個「愛」字,對清潔人員的愛、對動物的愛,以及對整片土地的愛,愛中亦含著珍惜與感謝。在愛的驅動下,減少垃圾的習慣就能更加長久地持續下去,因為愛是永不止息。

從最小的習慣開始慢慢養成,你會發現,原來用行動愛護、珍惜這片神所造的大地,是一件如此快樂的事。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