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懂主 ◎撰文/蔡恆忠 ◎期數:488期 ◎2018.05號
在逾越節的筵席上,主耶穌很平靜的設立聖餐,要門徒記念祂的捨命(路二二19),也記念祂以血所立的新約(路二二20)。然後,門徒起了爭論:他們中間哪一個可算為大?!(路二二24)。當他們還渾然不知什麼樣的艱難等在他們的主面前、還無法感受祂心中之沉重時,就在前一天,卻有一位小女子默默的來到他們用餐的地方,打破手中的玉瓶,把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澆在主的頭上(可十四3)、抹在祂的腳上(約十二3);在門徒尖銳的指責(criticized her sharply)聲中,她靜靜地做著一件她知道不做會後悔的事,把香膏輕輕的擦在主的身上。

他們說:「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這香膏可以賣三十多兩銀子賙濟窮人。」三十多兩銀!(300 denarii),是極昂貴的價銀。主耶穌曾在葡萄園的比喻中,談到家主和工人講定的工錢,一天一錢銀子(1 denarius)。三十多兩銀子大約是這些工人工作一整年的工資。而賙濟窮人,那是神的律法中所規範的要求;門徒的責備顯得理直氣壯!

摩西傳神的話,說:「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十九9-10)。賙濟窮人,是律法所要求的義,確與世間的法律有不同的地方。世上的法律要求的是理,神的律法講的是愛。而波阿斯憐惜孝順奉養婆婆的路得,吩咐僕人:「她就是在捆中拾取麥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並要從捆裡抽出些來,留在地下任她拾取」(得二15-16)。表現的,是多走一里路,比律法對愛所訂定的起碼要求更高的層次。在主所說的比喻中,願意關懷身心貧困者的,是義人,可以承受創世以來為他們所預備的國(太二五34)。

但是,指責馬利亞應該賣香膏賙濟窮人的猶大並非出於愛(約十二6),他乃利用行善的口吻得人的榮耀,假冒為善(太六2)。同樣的口吻,似乎我們也曾用過?

耶穌說:「由她吧!為什麼難為她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要向他們行善隨時都可以;只是你們不常有我。她所做的,是盡她所能的;她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可十四6-8)。

為主安葬的事!當旁邊的人都忙著表明自己的愛心時,她獨自的、默默的懂得她的主已準備要受害。因此主說:「普天之下,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做的,以為記念。」

主要這個女人蒙記念,因她在眾人之間單獨懂主。

何以致此?當主耶穌有一次來到她的家時,兩姐妹對該做什麼事迎主有不同的選擇,一個是付出,一個是領受(路十38-42)。姐姐知道該付出、殷勤接待,選擇「伺候」;妹妹選擇領受。對主來說,來到世上的意義在賞賜神國的道,祂要的,是真心領受祂道的人。馬利亞靜靜地坐在耶穌腳前聽祂的道,所以她懂。
我願像她!很難,因她能打破玉瓶,毫無保留的完全獻出,獻給最美的主。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