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耶穌收到法院傳票 ◎撰文/吳盈光 ◎期數:487期 ◎2018.04號

「同性婚姻已經合法了,你自己是法律人,怎麼不站在法律這邊?」

「你說同性戀是一種罪,小心同志告你毀謗。」

「你將來開了律師事務所,乾脆在門口掛上『同性戀禁止入內』的牌子好了。」

天啊,我只不過在課堂上發表幾句對同性戀的看法,用詞還相當委婉,但教授和同學的抨擊就像冰雹一樣砸過來。我默默坐下,無力反駁,明明按著聖經所教導的去做,為什麼法律卻不支持我呢?

回到宿舍,我狠狠甩上門,想哭,也想搥牆,但最想做的……是找人吐吐苦水。
於是我打電話給主耶穌,約祂出來聊聊,主耶穌說沒問題,還說:「正巧,我也有事找你,想聽聽你專業的意見。」

「哦?」

× × × ×

就這樣,我帶著滿腹委屈和一個問號來到85度C,耶穌坐在位子上,兩側嘴角像吊了重錘似的往下彎,祂指著桌上厚厚一疊文件說:「我收到幾張罰單,還有法院傳票,可以幫我看一下嗎?」

耶穌醫病趕鬼,助人無數,這樣的大好人誰會想控告祂?我把那疊文件飛快翻了翻,喃喃說道:「有人檢舉祢是密醫,沒有醫師執照卻替人看病,違反了醫事法,衛生局要開罰……。」

耶穌兩手一攤。「不然……你們要我眼睜睜看病人受苦卻袖手旁觀嗎?」

「還有人檢舉祢使用沒經過醫學證實的療法,像是用唾液和入泥沙來治療失明。」

「這是神蹟,醫學本來就無法證實。」

「祢以前把一群鬼趕出去,還允許鬼附在豬身上,結果那兩千頭豬跳下山崖死了,主人的後代要向祢索賠。」

「事隔兩千年了,還沒過法律追溯期嗎?」

「這還沒完,動物保護團體要告祢虐待動物。」

耶穌翻個白眼。我抽出下一張傳票,眉頭皺了起來。「麻煩的還在後頭,很多人為了要信耶穌,導致夫妻失和,父子反目,連斷絕關係的都有,這些家屬聯合起來控告祢妨害家庭。」

「冤枉!整本聖經都教導你們要孝敬父母,好好經營婚姻。」

我拿出手機,在網路上找到一節經文:「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26)。我把手機拿到耶穌面前,問祂:「祢說過這句話嗎?」

耶穌點點頭。「我是說過,但是──」

「祢只要承認說過這句話,對方的律師就會咬住這一點,把祢告到體無完膚,連馬利亞都不認得祢。」

耶穌深深嘆口氣說:「我明明抱著極大的善意,做對的事,說該說的話,卻惹來一身腥,法律不僅沒護著我,還處處找麻煩,以前甚至判我釘死在十架上,不管在哪個時代,我都不被接納。」

我在耶穌身旁坐下,對祂說:「算了啦,別跟這些不認識真理的人計較,就算法律不站在祢這邊,我也會挺祢到底。」

「將來要當律師的人說這種話,沒關係嗎?」

我聳聳肩。「世界上有兩套行為準則,一套屬天,一套屬地,地上的法律沒辦法理解屬天的事,而且是由不完美的人制定的,當然不可能達到絕對的公平正義,有時候甚至會和真理衝突。法律認為可以做的,不一定都符合真理,生活在這種世代,凡事都得慎思明辨才行。」

耶穌露出滿意的微笑。「不愧是念法律的,分析得很透徹,對了,從剛剛到現在都在處理我的麻煩,我都還沒問你最近過得好不好,有沒有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需要我幫忙?」

我原本想找耶穌訴苦,但看到那疊傳票之後,發現耶穌的麻煩比我大,委屈比我多,祂都忍下來了,我哪有立場發牢騷?原本還希望耶穌能拍拍我的肩,對我豎起大拇指,但說也奇怪,雖然我一句話都還沒說,肩膀也沒給祂拍拍,心裡卻舒坦多了。

耶穌再次問我有沒有不開心的事,我搖搖頭,給祂一個「現在沒事了」的微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