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主是我生命的力量 ◎撰文/中壢教會林慈欣 ◎期數:487期 ◎2018.04號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2014年底,我的身上開始出現一些小紅點,起初以為是因為天氣冷,睡覺時悶在棉被裡而長出來的疹子。一開始只在腳踝附近,後來慢慢蔓延上來。看了兩間皮膚科,第一間的醫師看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什麼,就說是濕疹,第二間的醫師則懷疑是紫斑症。

2015年1月7日,高三上學期期末考的前一天,我在學校急性出血,遂請假前往壢新醫院掛急診,待一小時後的抽血報告出爐,顯示我的血小板指數只有6000(正常人每立方毫米血液中,大約含有15-40萬個血小板)。當時我和媽媽嚇了一跳,但尚以為沒有很嚴重,還想著等考完2月1日的學測再來處理,直到一位醫護人員說︰「如果這是我的孩子,我要救他的命,我不要他讀書。」才使我們意識到這病的嚴重性。然而隔天,我仍先回學校完成期末考考試,現在回想起來,這是多麼危險的舉動,還好有神的看顧。

轉診到林口長庚醫院的那個清晨,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頭痛欲裂,加上止不住的鼻血,前往醫院的路上只能不斷地禱告。所幸到醫院時頭痛已改善許多,後來才知道是腦壓太高,有病友曾因此導致腦血管爆裂,需開腦將血塊取出。神在不知不覺中看顧著我,真是非常感謝主!

到了長庚後,醫師告知須立刻住院,但因為沒有床位,我們在急診室等候,然後一邊輸血小板一邊等病房。一開始扎針時,都因為腫起來而失敗拔掉,在我們向主默禱祈求後,扎針才變得順利,神也在晚上讓我們有了床位。

住院的日子,經由骨髓穿刺和切片檢查,確診為一個名叫「再生不良性貧血」的罕病,這是一種骨髓失去造血功能的疾病,必須倚賴定期輸血來維持生命,症狀有莫名瘀青、出血不止、心悸易喘、嗜睡、頭暈、皮膚蒼白、免疫力差等等。隨後我做了一連串的治療,第一個療程為類固醇療法,結果失敗了,不但沒有刺激到骨髓造血功能,還胖了十公斤;接著又做了第二個療程抗胸腺蛋白,這是一種化學藥物(不會掉髮),會把所有不論好壞的指數全部殺低,之後則有一定的機率再長回來。

談到住院的心情,我很訝異自己沒有特別難過,雖然想家也很想回去唸書,然而心中一直有這麼一句話「得力在乎平靜安穩」,所以就有喜樂的動力。現今再次回想,也覺得不可思議,這怎是人所能做到的呢?若非有神的幫助,一般人早就難過得肝腸寸斷了吧!尤其我還沒有參加到重要的學測……。再來,神又藉著一位姐妹在禱告中翻方言,意思是「相信救恩,主的救恩不容懷疑」,這實在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我在2月17日出院,共住院37天。

出院後我回到學校繼續上課,每週至少要請假一天至醫院接受輸血,學校對我時常請假一事並沒有刁難,而且也沒有影響到操性成績,實為神的看顧!當然,幾個月下來也曾沮喪過,看著身上從不消失的青一塊紫一塊,也不是不曾難過,但即使如此,我向主說︰「求祢能夠醫治我,就像從前那些我看過的見證一樣,因我知道祢無所不能。然而若這是祢要我學習的課題,願一切照祢的旨意成全,只不過,也求祢要賜我足夠的勇氣和力量,並且與我同在。」漸漸地,第二個療程也宣告失敗,病情更加嚴重,四月時,我們開始排隊等待移植病房。

後續,我順利地畢業,也順利參加了指考。以前的我,想必會像一般人一樣很緊張,但現在參加指考的時候,卻完全沒有一絲緊張,因為我深知今天神讓我有機會來考試,就是一場祝福,就是祂與我同在的證明,況且我竟能拖著這樣的身體來讀書拚指考,沒有神我實在做不到。

7月12日,是我被安排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而入院的第一天。首先,在左手臂裡埋了人工血管,然後剃了髮。說到剃髮,我並沒有特別傷心,我想,一般同齡的女生大部分都很注重外表,甚至對許多人來說,頭髮就是第二生命,雖然困難,但靠著主,我放下了這些外在的事,而我也突然覺得,剃髮是整個治療過程中最不痛不癢的事,若連這個我都無法放下,怎有可能撐過之後可怕的化療呢?

三天後,開始施打化療藥物,隔天就進入了管制嚴格的無菌室病房。每位來無菌室的人,都要套上兩層隔離衣,全身消毒,然後戴口罩、頭套、手套和腳套;病人除非是行動不便或是嬰兒,否則都要一人待在裡面獨自面對治療,我也不例外。

說到治療,過程是非常痛苦的,無法用言語形容,每天不停地狂吐,強烈的噁心感也是持續24小時不會消失,胃極度的痛、頭暈,連走路都沒什麼平衡感,並且全身乏力,因此就連喜歡的節目或遊戲、可以跟外人通訊的手機都不想用了;打排斥藥的時候,全身更是灼熱如火,甚至需要四肢抓住冰球或貼上退熱貼方可稍稍壓制。

有一天,我發燒得很嚴重,狂吐,也無法進食,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難過得向主禱告說(那時已沒有半分力氣,所以禱告都是默禱),我不曉得祂的安排,但我始終相信祂在我身上有美好的計畫,願一切照祂的旨意成全;只是,我覺得自己還有好多尚未完成的事,若祂留我下來,我定不推辭見證祂的大能大愛,並且會努力做個新人,更珍惜所擁有的一切。

我用所剩無幾的力氣,發了簡訊給家人和兩位同靈,請他們替我代禱。那天晚上,我在異象中看到魔鬼,看到我的病房門口有一顆北捷殺人案兇手的頭,眼神十分凶狠地瞪著我,我試圖坐起來想看清楚,卻消失了。回到現實後,我突然很想吐,本來沒什麼力氣的我,卻迅速地坐起來抱著嘔吐桶狂吐,接著心中出現了一首詩歌,「十字架,十字架,就是我的倚靠……」,我拿起手機播了這首詩歌,聽著聽著就哭了,燒也慢慢退了。

過了幾天,我又看到了魔鬼,一顆頭和一雙凶惡的眼,那時我想舉起禱告的手,然而已被壓住抬不起來,不過我完全不害怕,心裡禱告,因我相信神是看人內心的神,我也相信祂的大能,隨後魔鬼就消失了。

21日是移植日,哥哥是我的捐贈者。在第一次住院時,醫師就有讓哥哥來配對,並且有配對上,不過那時尚沒有想到會走到移植這一步,所以沒有很在意;後來才知道,能配對上是非常不容易的,有許多認識的病友們,因找不到配對,只能任憑生命流失。感謝主的憐憫!

哥哥在移植日的前五天就開始住院,每天早晚各打兩針升血球針。21日這天的捐贈十分不順利,原本只要像捐血一樣左右手各打一針就好,結果怎麼扎都扎不中,大家亂成一團,很緊張,最後只好在鼠蹊部放管子。哥哥身上的管子比我的還粗上許多,然後用一臺像洗腎用的機器來蒐集哥哥血液中的幹細胞。約下午二點時,送到了我的病房。

這些痛苦的日子裡,我幾乎每天都和家人透過電話一起唱詩,覺得很開心,即便我的聲音聽起來奄奄一息;同時,每到星期六我就會特別喜樂,因為安息日是神所祝福的一天,且大家都在為我代禱。我也體認到,當神的計畫在進行時,其中必有許多魔鬼的阻擋,但這時候只要倚靠神、不失去信心,堅持到底就必得勝。

某天早上醫師來巡房時,詢問嘴巴有沒有破,我說沒有,他就說:「怎麼這麼好!」因為通常移植進行到這個時候,嘴巴都會潰爛得一塌糊塗,痛到無法進食。這讓我想起第一次住院打的那種普通化學藥,我的嘴巴就是那樣;而這次打如此強烈的化療藥,竟然連個小破洞都沒有,實在是太感謝主了!

30日,我聽了「人在生病時」這篇講道,思想了一些問題,突然想到第一次住院時向主的禱告,那時我求神使我明白為何祂允許這件事發生,而我願意等待祂的回應。

聖靈引領我想到高二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是教會的年度出遊,當時活動出了點問題,造成大家彼此誤會,也帶給我很大的傷害。一開始我很生氣,雖然後來心情平靜下來了,卻轉為對教會失望的情緒,甚至到教會時,會覺得大家都在瞪我。所以我從原本開朗的人變成極度低調,儘量不和人交流,聚會一結束就迅速離開。之後我變得越發世俗,雖知眼光要放在神身上,卻因軟弱始終做不到,越來越感覺不到神,甚至害怕聖靈跑掉。

在快要發病的前幾個月,我常做些夢,每次醒來都知道這情況不好,然而想振作卻無力,也夢到魔鬼和我說話,牠會說一些謗瀆耶穌的話;我原本腦袋很清楚,但牠的話帶有力量,好像會使人被洗腦一般……。

我想,這就是我遇到這場試煉的原因,一直沒有除掉心中的酵,所以酵發了起來,阻隔了我和神。然而,神真的愛我,所經歷的這一切,原來不只是要救我的肉體,更是要救我的靈命;不用為自己伸冤,雖眾人不知誤會的原由,但神一直都知道我的苦情。

自從化療後,我的白血球只有1百(一般人有5千至1萬),但從我意識到神的旨意後,白血球開始一天天倍增,突飛猛進。不久,我轉出無菌室到隔離室,到隔離室後再輸過一、兩袋血,就不用再輸血了,可見指數有回來的傾向;而且來隔離室後,我的身體就好了許多,還可以和哥哥一起唱歌、看電影,完全不像個病人,連醫護人員都覺得驚訝!

這次住院我只住了34天,竟比上次還短,當初醫師評估時,還說要住上兩、三個月呢!

出院後某天,媽媽來告訴我,為何在我剛生病時,她禱告時會大哭。她說,因為她屢次在禱告中看見異象,是我的告別式,包括儀式如何進行、她如何致詞,她都看得很清楚,然後我躺在棺木裡,媽媽幫我穿了一件白色禮服,說她很不捨,但她要把我嫁給主耶穌……。媽媽說,她有把這個夢告訴哥哥和爸爸,不過他們當時不敢告訴我。之後,有同靈提醒他們,認為可能是魔鬼的伎倆後,就不再見此異象了。

聽完,我突然哭了,好像是聖靈的哭泣,我無法控制自己。其實,自生病前,我就做了非常多的異夢。而生病後,雖然有時也會夢到魔鬼,但在夢中,我都會趕撒但且堅定地不再害怕;同時我也有過印象深刻的異夢,是主耶穌開了我的眼,使我看見祂的使者。

在出院後,我有和一位同齡的女孩聯絡,她移植的時間跟我差不多;但她在醫院住了兩個多月,到隔離室後也還是無法進食,很不舒服。我也和一位其他教會的白血病女孩聊過,她也做了和我一樣的移植,現已移植三年多,一星期仍要跑好幾趟醫院,因皮膚和骨頭都硬化,非常辛苦。其他還有移植失敗的、找不到配對的……。

看了他們的經歷,我覺得神的愛真的很大,若沒有和他人對比的話,我大概不會知道自己接受了神如此多的恩典!我也領悟到,能擁有健康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每天能呼吸、早晨能張開眼睛都是祝福,能正常上班、上學也是祝福,但這些卻往往被我們忽視了。病中,我也特別感受到詩歌的力量,詩歌真的能填補人心的需要並安慰人。再來,從發病以來,也有受過一些無心的言語傷害,以前的我會非常在意,然而靠著主,我可以平靜安穩,能夠無虧地站在神的面前,就已足夠了。

目前狀況穩定,從每週至少回診一次,到現在三個月回診一次,只偶有小小的排斥狀況發生,但都不至影響生活作息。

一路走來,深感主的同在。感謝這段時間以來辛苦的家人,以及不斷為我代禱、加油打氣的弟兄姐妹和朋友們。感謝主使我從患難中堅強起來,可以贏得最後的勝利,叫我也能用祂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遭各樣患難的人。如今我深知所信的是誰,因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願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歸給至高的真神,哈利路亞,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