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真理之刀──賣衣買刀(下) ◎撰文/郭祝壽 ◎期數:487期 ◎2018.04號

賣衣買刀


耶穌本身未詳細說明,但若根據前後文來猜測,即已標示出此後傳福音的局勢將變惡劣,甚至受逼迫、遭苦楚。

所以耶穌特別交代,沒有刀的,要賣衣買刀。

很多人就誤解,耶穌要門徒們擁有刀,以求自衛;連門徒聽了,都說,請看,這裡有兩把刀。

那麼,主耶穌難道真的希望門徒擁有刀,以求在危難時自保嗎?!應該不是!
因為後來猶大帶羅馬兵,要來捉拿主耶穌時,彼得見那光景不好,就動手砍了一刀出去,在那危急的當兒,耶穌制止了彼得動刀的行動,而且喝止說「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可見耶穌是反對以暴制暴的。因此,祂大概不會要門徒真的買刀防身吧!

※個人解讀(純作參考)

「衣服」:乃是人蔽體及暖身之物,有時甚至可表明身分。

所以衣服對我們而言,亦算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賣」:是不再保留於身邊,有割捨、捨棄之意。

賣衣,即在特殊情況下,連生活中身體所須的都要能捨棄,也可能因此而受寒受苦。

「刀」:是工具、利器、能力。

「買」:付代價去擁有某種東西。

因此,「買刀」對使徒而言,就是於特殊情況時,他們要付出代價(犧牲),去擁有(持有)利器;請問,還有什麼利器最適合使徒們使用?!當然是真理!

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

有可能,今後使徒們傳福音,道路艱辛,受盡煎熬,甚至他們要放下身段;卻要想盡辦法,務要保守住道理。

猶記得保羅吧?

他本來有很體面的背景(或身分):「我第八天受割禮,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腓三4-6)。

不論是宗教背景與成就,或社會地位,他都可睥睨當世的。

然而為了福音,他將這一切人所企羨的光彩,全部拋棄了。我們看他怎麼說:「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你們在基督裡倒是聰明的;我們軟弱,你們倒強壯;你們有榮耀,我們倒被藐視。

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並且勞苦,親手做工。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

被人毀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0-13)。

偉哉!保羅!

他不單褪去衣服(赤身露體),連過去讓他很體面的榮耀,他也完全拋棄了;他自稱「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那又何妨?!只要基督被傳開,就喜樂了。

俗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耶穌的門徒,怎可以手中無屬靈利器呢!
甚至《猶大書》這般言之:「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3)。

可見,真道的重要性。

但並非每個人皆有如此認識:「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6-17)。

因此,必先確立其價值觀。

茲引耶穌兩個比喻,來說明:

(一)藏寶(太十三44)

天國好像寶貝藏在地裡,人遇見了,就把它藏起來,歡歡喜喜的去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

這個人無意間遇見寶貝,他可內行識貨的,就變賣一切所有(付出),只為了買(擁有)這寶貝;而且他是歡歡喜喜地去完成;可見他的確知道寶貝的價值。
(二)尋珠(太十三45-46)

天國又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

這買賣人,在尋找好珠子;也是機運不錯,遇見重價的珠子;他也是內行人知道此珠子的可貴,可遇不可求,所以他要把握機會;也是變賣(犧牲)一切所有,買(擁有)了這顆珠子。

這兩個比喻的相似點,在於當事人都很內行,不論是有意或無意,遇見寶貝和珠子時,都看出它的價值。

為了要擁有這寶貴的東西,他們皆有變賣(割捨)一切所有的決心;可見此物價值超越其他一切!

那麼,耶穌要門徒,今後傳道生涯中,要「賣衣買刀」,此理甚明!
衣與刀,孰重?!孰輕?!

主啊 這裡有兩把刀


他們說:「主啊,請看,這裡有兩把刀。」

耶穌說:「夠了。」(路二二38)

總覺得,主耶穌和門徒的對話,常常似雞同鴨講,風馬牛不相干。主明明講的是屬靈的刀,門徒偏偏意會為物質的刀。是門徒太笨,還是主的話艱澀難明?!說穿了,是心竅未開!

主曾說: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真理,因為祂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祂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十六12-13)。

保羅該是最能體會此概念的人了,所以他指出:

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林前二10)。

並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林前二13)。

門徒已經誤解主的意思,卻還振振有辭地說「看啊,有兩把刀」。令人啼笑皆非。

難怪,主耶穌回答「夠了」。

不是兩把刀足夠,而是「算了,罷了,別再說了」之意!

以前摩西曾求真神,讓他能過約但河,去看迦南美地。但神拒絕,就對他說:「罷了,你不要向我再提這事」(申三25-26)。

因此,主耶穌對門徒說「夠了」之意,應是指「罷了」、「不要再說了」的意涵。

有時候,覺得主的門徒很可愛,有時又覺得他們很可憐。常誤會主的意思!

像有一次,
門徒忘了帶餅,在船上除了一個餅,沒有別的食物。耶穌囑咐他們說,你們要謹慎,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和希律的酵。他們彼此議論說,這是因為我們沒有餅罷。耶穌看出來,就說,你們為什麼因為沒有餅就議論呢?!
你們還不省悟,還不明白麼?!你們的心還是愚頑麼?!
你們有眼睛,看不見麼,
有耳朵,聽不見麼,
也記不得麼?!(可八14-18)。
最後主還說「你們還是不明白麼?」(可八21)。

更好玩的例子,是拉撒路死了。
耶穌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
門徒說:「主啊,他若睡了,就必好了。」
耶穌這話是指著他死說的,他們卻以為是說照常睡了(約十一11-14)。
我們似可感嘆門徒,「無知的人哪……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路二二25)。
我們更該感動於主的諄諄善誘,不厭其煩地教導!

總之,門徒就是誤解(不算明白)主的意思,才表明有兩把刀。其中一把應是彼得所持有,因而後來危急時刻臨到,有人問「主啊!我們拿刀砍可以不可以?」(路二二49),然後不待耶穌回答,就動刀了。

如此輕忽主話的帶領,怎可能平常就專心聽明主的教訓呢?!
對主的話,一知半解;到了緊要關頭,往往會出大問題的!

既然,耶穌在本段經文,以昔今對比;可見,以後門徒將會面臨情勢改變,甚至道路也會愈坎坷;所以門徒要為生活所需好好準備外,還要趁早栽培為主受苦的心志(彼前四1),那是另一種兵器,免得到時措手不及!

另外,過去傳道的日子,或許充滿許多神蹟、奇事、恩典。將來,因著人心變硬,愈不單純,可能此種情況,會愈來愈糟。

《啟示錄》中提到的末世兩個見證人,是神的使者,當他們作完見證時,從無底坑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啟十一3-7)。

他們有大能力、大權柄,也作了大工,然而最後神允許邪惡力量,將他們殺害。
所以,他們就是具備「不怕死的心志」,「為主受苦的心志」才能完成最艱難的託付(啟十二11)。

得勝三寶:羔羊的血,所見證的道,不愛惜己命(不怕死的決心)。

耶穌要門徒不論處身於何種艱困境地,務必保有真理(主救贖之道),那也是至終他們所見證的。

以及「受苦的心志」(彼前四1-2),那是另一種兵器,另一種利刃,可以斬斷一切罪慾、惡慾,而順從神旨,在世過聖潔榮耀的日子。

詩云:「祢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詩一一九130)。

盼神言語的亮光,常照我們,使愚蒙的我們,能夠通達。(全文完)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