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終點線 ◎撰文/甜月 ◎期數:485期 ◎2018.02號
到處是烽煙四起,火花、爆炸、燃燒東西的聲音,人聲嘈雜,紛紛亂亂。曉然也跟著雜遝的人群,不斷地逃著、躲著。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而逃、為何而躲。只知道此刻情形相當危險,一不小心就會讓流彈射中,生命將在瞬間消殞。

突然之間,她看見一道清澈寬廣的河流,淙淙淨水不斷奔流著,閃著亮光、也閃著希望。好一些人,堅定地走入水中,像在進行什麼神聖而美好的儀式,一個接一個,全身沒入水中,又從水裡上來。說不上為何,曉然有一種很篤定的感覺,她相信這些人都會沒事。即使在這樣隆隆的烽火聲中,也會得著平安穩妥的救贖。

每當多一個人走入水中,曉然就有一種替他鬆一口氣的歡喜感受。只是,越來越接近的炮火,讓她察覺心中的一股慌亂──時間不多了!還可以有多少人平安走入水中?而自己呢?她決定快步地接近這列隊伍當中,正當快靠近水面時……。

「曉然!」一聲呼喚把她拉回現實。

「今天你睡得好熟!快要一點半了,我們去樓下會堂吧。」好友怡貞的笑臉,瞬間放大映入她的視線。

一時之間有點回不過神,揉揉眼才低聲回道:「最近老是在煩惱要不要報名參加這次的洗禮,晚上都睡不好,剛才下了場雨,天氣特別涼,就睡著了。」她也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的安息日聚會,上午聚完會後,因為滿腹心事,沒有用餐也沒有回家,就直接在二樓找個座位趴著休息。

「怎麼啦?你的父母還是那麼反對嗎?那你現在有什麼決定?」怡貞的語氣滿是關懷。

「嗯,他們到現在還是不能接受我來教會慕道的事情,更不用說是受洗了,他們覺得受洗就是要永遠加入這個團體,背叛祖先、背叛家裡,我聽了真的很難過,昨天跟他們講這件事,拜託他們能夠支持我。只是……我媽哭了,她說是被我氣哭的,說我又不聽話又不孝,家裡的氣氛很不好……。」面對這位把福音傳給她的好朋友,曉然一向是掏心掏肺的,毫不保留地就把家裡現況說了出來,說到最後,話語聲漸漸低了下去。

家庭與信仰,目前來說,就好像一場拔河比賽,自己卻是被拉扯的那條繩子。兩端都是自己的最愛,都是自己願意用生命去守護一生的,卻因為立場的不同,令自己陷入兩難。如今這場拉鋸戰,眼看又要邁入無止無盡的延長賽之中……。

「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受吧……。或許現在的你,也覺得自己很不孝吧!讓家人這麼生氣、還這麼難過。」怡貞理解地望著微微點頭的曉然。

當初會想把福音傳給曉然,除了懷抱著「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及一股愛主的熱誠外,也是她常常看見曉然,為了家裡父母感情不睦而煩惱,常常陷入悶悶不樂的情緒中。家庭爭吵的戰火,時時波及到她這位善良又孝順的好朋友。這讓怡貞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把信耶穌的喜樂與平安,分享出來!說不定有一天,福音能像聖經說的那樣,因曉然「一人信主,全家得救」。她深深相信,在曉然的努力、與神的恩典下,全家必定能在基督的愛中蒙福。不努力試試看,誰又能說不可能呢!

「我們一起為這件事情禱告吧!先求神的開路,再好好跟家人溝通看看,我相信你的孝順會是一種『大孝』。把最好的分享給父母──生命之道、得救之道。或許他們現在一時之間不能諒解,但時間是會證明一切的。他們一定能夠明白你的苦心,看見你對家人的愛……」怡貞握緊曉然有些發冷的手,鼓勵著她。

曉然微微笑了一下,她也在會堂肅穆寧靜的禱告聲中,獲得了一種心情上的平靜。雖然心中很清楚,自己對這份信仰的相信,但是,若不接受洗禮,也就還不算是真正的基督徒,更無法清楚地表明,自己的生命,已經跟主同死、同埋葬、同復活了。

沒有接受重生的洗,就無法得著重生的新生命、新日子,而這樣尚未站立穩妥的自己,又如何回過頭來跟家人傳福音,並堅定他們的信仰呢?

曉然決定把這道難解的習題交託給神,她闔眼禱告著:「主啊,我真的很想報名參加這次的洗禮,求祢堅定我的信心,扶助我的軟弱。求祢賜我更多的智慧,讓我能好好地跟家人溝通、表明出這份信仰給予我的幫助。也求主賜我更多的力量,讓我能在日常生活當中發出基督的馨香,活出光和熱來,不辱沒祢的名……」;偌大的會堂中,眾人的禱告聲如雷轟響,曉然沒有聽見別人的禱告聲,因為她正極其專注、認真地祈禱著,直到淚流滿面……。

下午的聚會講題,剛好是「洗禮與重生」。講道者在臺上用心講述,曉然也比以往更用心地聆聽著。

「一個人從慕道到最後決定接受洗禮,就好像是一場漫長的賽跑,終於看到終點線了,這時候或許會覺得很疲憊,兩腿發軟,但是只有能夠一鼓作氣地沖向終點的人,才算是成功完成這場競賽。

參賽者雖然只有一個人,就是自己。但是希望你放棄的卻有許多人,還沒有信主的親戚、朋友,甚至是上司、同事,他們可能都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那麼奮力地往前奔跑,甚至投入了那麼多的時間、精神,而虎視眈眈的魔鬼也在旁邊等著你停下來。等著你自己宣布放棄。

可是感謝主的是,希望你成功的也有許多人,主裡許多的弟兄姐妹,甚至是天上的天使、全能的真神,都在終點線那邊不斷地為你加油,等著你,他們都相信你最終是能抵達的!……」

此刻,曉然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其實早就已經做好了決定。她也相信,她要跑過的,並不是終點線,而是「中點線」。接受洗禮,得著神兒女的身分,是一個美好的開端。而心存盼望,向永恆的天家前進,甚至最後全家人都能相聚在天,那才是永遠的「終點線」。

曉然好希望自己能夠在人生的最後一刻,像保羅一樣無愧地說出: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提後四7-8)。

大家起立唱詩的時候,「我主聖體,被釘血流,掛在髑髏山頭;情願捨命贖我靈魂,赦我一切愆尤。在我主十字架,我看見主寶血,罪重擔從我心皆脫落;在十架,我因信眼明亮、心平安,到如今我無時不歡樂。」曉然一面唱一面回想午間的夢,她知道在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在這個魔鬼遍地遊行的世界,只有一處地方有真平安,那就是──在主裡的平安。

互道完「哈利路亞」後,怡貞轉過頭來,笑著問:「一起去喝茶、吃包子好不好?我請你!要賽跑卻不吃點東西的話,是會沒力氣的。」原來貼心的怡貞知道自己還沒吃午餐,曉然打從心裡微笑了。

「我現在非常、非常餓,包子咖啡炒麵奶茶花生醬吐司……」

「停─停──,我不只全部點,還多到讓你打包回家請伯父伯母吃,這樣夠意思了吧!」

「開玩笑的啦,謝謝你,我最好的好姐妹!」曉然一邊感受著主內的友誼,一邊想著哪天,她一定也能全家一起聚完會,一起去喝咖啡的!

她突然發現家庭與信仰,其實並不是一場拔河比賽。有一天,她相信,他們會都是場邊的啦啦隊,全家為一致的目標而努力,一同喝采、一同舞動、一同向生命的每道難關拋出彩球。也許,還能一起為正在跑著的,跑向終點線的每一位弟兄姐妹,送上最溫暖的鼓舞呢!

當然,她知道,自己要先跑過終點線才行啊!曉然看著會堂外的綠樹,眼底終於有了平靜的笑意。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