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奇妙引領 ◎撰文/羅家榮 ◎期數:485期 ◎2018.02號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小弟羅家榮,出生於南投縣仁愛鄉,現年41歲,目前在神學院就讀二年級。感謝神的帶領,讓小弟有這個機會來服事主,回想這一切都有神奇妙的引領。

高中一年級可說是小弟從不認識神到親身體驗神的分水嶺。雖然從小就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但有記憶以來,父親就是一個很愛喝酒的人,母親也很少親近神。只有在寒、暑假回山上時,由阿公(高彼得長老)、阿嬤帶領去聚會。雖然當時對神認識不深,但感謝神的是,單單力行線(仁愛鄉)的教會就有11位和我同年級的學生,因此,我們常常一起相約去教會參加活動,聚完會,也一起去吃吃東西、聊聊天。之後,還一起去參加仁愛詩班,一起參加暑期的山輔活動。

國中時期,有一段時間非常不喜歡去聚會,常常找許多理由,甚至欺騙母親說有去聚會。其實那幾個小時,小弟都在街上遊蕩,等聚會時間一結束就回家。雖然如此,神仍然沒有放棄小弟,祂藉著屬靈同伴、山輔的活動,和山輔老師的關心,漸漸地讓小弟越來越喜歡去教會,甚至很喜歡看會前領詩的弟兄姐妹,看他們怎麼在臺上指揮,小弟也跟著在臺下依樣畫葫蘆的打拍子。

國一那年的山輔,其中一堂課,老師給我們一人一張紙,要我們寫下未來的志願。當時,小弟毫不猶豫地寫上「傳道」兩個字,之後,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忘了這件事情。到了國三的暑假,就是要面對高中聯考,雖然小弟對讀書不是那麼地專注,但內心還是會緊張、害怕,因為怕成績不理想,沒有學校可讀。考完試,雖然成績不是很理想,但感謝神,可以就讀家裡附近的職業學校(埔里高工),之後小弟就很放鬆的參加那年的山輔活動。某一次要回寢室時(當時區辦事處和男生寢室是同一層樓而且是正對面),剛好我的外公(當時是區負責)也要回到辦事處,我們就在門口相遇。這時外公就把小弟叫到區辦事處,直接對我說,現在是讀書的時代……。當小弟聽到這句話,心裡也沒有多想,就直接對外公說:「好,我明年再重考一次」。於是小弟就放棄了這次入學的機會。

重考的那一年,感謝神,成績進步蠻多的,有機會可以選擇好一點的職業學校。當時的聯招是用排隊的方式作選擇,成績最高的排第一位,最低的就排在最後一位,這個隊伍非常的長。因為有幾百個學生在同一個體育館集合,當小弟的前面還剩下十幾個學生的時候,看著臺中高工(當時中區職業學校的最高學府)有幾個科系還有名額,內心非常的高興,因為有機會考上最高學府,這樣,就可以抬頭挺胸的回到家鄉了。正當小弟沾沾自喜之際,內心突然浮現一個念頭:「聚會的問題」,因為如果讀臺中高工,就必須住校,晚上都不能出校門,而且當時星期六都要讀半天,這樣根本無法參加聚會。眼看前面只剩下幾個學生就要輪到小弟上臺領號碼牌了,於是又再看一次告示牌,看看是否有可以讀書又可以常常聚會的學校。當小弟看到「東勢高工」,就想到了「東勢學生中心」。回想在埔里讀國中時,有「埔里學生中心」,當時就想去住,卻因父母在埔里有租房子,因而無法申請。這時就想到如果去讀東勢高工,我就可以住進東勢學生中心了。所以,當小弟上臺時,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東勢高工的建築製圖科。

確定要去讀東勢高工,也要住進東勢學生中心時,就從弟兄姐妹的口中聽到東勢學生中心種種負面的聲音,讓小弟感到非常害怕,趕緊再一次與母親討論。因此,在高一上學期,就選擇住在學校的宿舍。當時讀書要讀到星期六中午才能放假,所以中午放學去搭車,回到埔里也已經超過三點了,除了剛開學有參加學生的靈修會(星期六下午開始到星期日中午結束),之後整個上學期就沒有參加任何聚會了。

因為國中時期有參與山輔活動,所以剛開始的高中生活,就照著山輔的模式──每天上、下課就在心中默禱求主帶領,因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忘記神。記得有一次在學生宿舍就寢時,大約在午夜十二點就被學長叫起來,並被帶到宿舍的樓下廁所,當時小弟的內心非常害怕,因為不知道學長把我叫起來要做甚麼。到定點之後,周邊都是學長,只有我一個是一年級的。突然,學長就直接對我說:「你會抽煙,對吧!」我被學長的這句話嚇到,因為我連一根香煙都沒碰過,怎麼可能還會抽煙呢?在我還沒回答前,學長緊接著又對我說:「有人看到你每天晚上就寢前都會跑到廁所裡一段時間,你不就是在偷抽煙嗎?」這時我心裡才明白原來是個誤會,於是我就把在廁所禱告的原因告訴學長。感謝神,他們之後就沒有再來找我。然而,隨著時間一長,漸漸地習慣了沒有聚會及依靠神的心,認為就算沒有依靠神,日子還是一樣在過。

就在放寒假的期間,有一天,母親因為工作的關係要先到盧山,請小弟晚上開車去接她。就在去接母親的途中,快要經過盧山教會的門口時,先看到教會燈火通明,又傳來唱詩的聲音,這讚美的歌聲吸引著小弟,因為小弟已經很久沒有聽到詩歌了,於是就把車子停到教會對面,要看看教會在辦甚麼活動。原來,盧山教會當時在舉開學生靈恩會,當天是最後一個晚上,所以有聯誼聚會。因為自己已經近半年沒有親近神了,於是就順著樓梯走到會堂門口,當站在門口時,被眼前的景象給震住了,看到學員們在臺前獻詩,臺下的弟兄姐妹在底下拍手唱和著,畫面是多麼的美好、多麼地喜樂,那種主內一家的感覺,深深地打動小弟的心。當下更體會到在會堂裡,神與眾人同在一處,而在會堂外的小弟,是那麼地落寞、空虛,感覺就只是差一道門,但門裡、門外卻有如此大的差別!小弟內心覺得「有神同在真美好!」但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親近神了。因此,當小弟繼續前往接母親時,就下定決心要在下學期住進東勢學生中心,也不管之前所聽到的負面評論,決心不再離神太遠,要親近、服事神。

高一下學期,小弟就住進了東勢學生中心,也開始了學習服事的機會。畢業那年,有一次的幫廚時間,當時的主任娘(陳建光傳道娘)就問小弟:「有沒有意願來當中心的主任呢?」因著她的這一句話,使得小弟回想在國中一年級參加山輔活動的期間,自己給自己的目標是要當「傳道」,也因為住進學生中心,發現學生中心就好比一間教會的縮影,因此在小弟內心就在盤算著……。當時有跟主任娘提起,如果要當傳道,我要先擔任學生中心的主任。

畢業之後進入中區職業訓練中心,學習了一年的技術,就到臺中的一家歐式系統廚具上班。因為住的地方還是在東勢,所以依然在東勢教會事奉、學習。感謝神,那幾年教會開始安排我星期一的領會工作(讀經聚會),但因工作的關係,每每領會時,常找人代替,甚至到了想躲避的心態。工作到第三年,因為工作量太大而導致身體出現一些狀況,又想到對教會的服事已經有了逃避的心態,就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因此我就把這件事情放在禱告中,求神帶領,讓我找到可以正常聚會的工作。感謝神,在第三年的二月份,小弟就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原本這家公司的老闆很不喜歡原住民的員工(因為常常領完薪水就失蹤),雖然這是和我同教會的弟兄介紹我去的,但老闆一知道我是原住民就拒絕。很奇妙的是,後來就由其他兩位老闆所信任的員工(是我從未認識的),他們竟然跟老闆掛保證說這位弟兄所介紹的人,也就是我,沒有問題。就這樣,小弟很順利的回到埔里(從小生活的地方)來工作。原本以為回到埔里,就能一邊工作一邊聚會,但也因為從高中就在外地讀書,再次回到埔里已過了十三年的時間,我因此感到陌生而不敢去聚會。

然而,感謝神的帶領,在回埔里工作的那一年十月,我就在仁愛教會舉行婚禮,因這個緣故,就下定決心要認真聚會。之後,去聚會的第一次,就有「講臺」的訓練,當時小弟還搞不清楚狀況,只知道傳道在黑板上寫了七個人的名字,第八個就空著,接著往會堂後面走,到我面前時,傳道就指著我說:「就是你囉!」當時真是青天霹靂,不知道自己該講甚麼?內心一直向神禱告,於是就以見證的方式來分享。到了隔年,小弟參加了一場在博愛教會舉行的婚禮,遇到了陳明輝傳道(當時是總會辦事員),他對我說:「有沒有心來為主服事啊!」這句話讓小弟內心的衝擊很大,腦海中不斷思考:「同樣都是工作,作屬世的工是為自己及家人,但作主的工是為主而作,是更有價值的。」於是隔年小弟就報考學生團契(當時稱為學生中心)的主任一職。感謝神,2007年9月到東勢學生團契來服事。

團契服事是另外一種學習的機會,因為之前在學校所讀的不是輔導相關的科系,因此小弟就藉著讀經、禱告,和學生一起學習,也藉著東勢教會的青年來團契幫忙輔導學生。在這過程中發現,專心依靠神後,總是在看似盡頭時,神又開啟了另一條出路,也感受到祂無比的慈愛與恩典。在團契服事的這幾年中,有許多長輩不斷地鼓勵我報考神學院,但是我的內心有許多的擔憂。不過,感謝神的帶領,小弟所擔心的事,這幾年,祂都一一的幫我解決,也讓小弟體會到神不斷地施恩與我及我的家人,於是在2015年10月決定2016年報考神學院,也感謝神的悅納,讓小弟順利考上。

期盼自己在神學院讀書的這段時間,常常提醒自己要用心學習,為的是將來好好的服事神、報答神的恩典。最後,願一切榮耀、尊貴、頌讚都歸主名下,直到永遠,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