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生命因祢而動聽 ◎撰文/桃園教會黃雅娸 ◎期數:482期 ◎2017.11號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妹妹曾回憶說:每到了過年放寒假,就是我和姐姐最開心的時候,我們會回到嘉義,陪伴最愛的奶奶和爸爸一起過年。

感謝神!雖然奶奶和爸爸都未信主,但他們不排斥,也都非常尊重我和妹妹的信仰,並且奶奶會願意跟我們到嘉義的民雄教會聚會,爸爸也經常接送我們去教會。在爸爸未信主之前,他就像一般世人一樣,有不好的習慣,會吃檳榔、抽菸……。

2013年過年回嘉義之前,有一天,我夢到爸爸穿著整套的白色西裝,裡面搭的是花襯衫,變得好年輕、好帥哦!爸爸笑得好慈祥,而且嘴巴竟然沒有紅紅的檳榔汁,全身發光,我很驚訝,眼睛睜得好大,嘴巴也大張著看他,皺著眉頭疑惑地問:「爸爸,您怎麼變這樣?您在那邊幹嘛呀?」後面的內容我就忘了,只記得夢裡爸爸快樂的樣子,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醒來後,我回憶這個夢,心想:難道爸爸會信主嗎?夢裡是爸爸以後到天國的樣子嗎?又想:哎!不可能啦,爸爸那個樣子怎麼可能?!因此之後就沒有再多想,也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這個夢。

接著在2013年3月的某一天,接到爸爸的電話,告訴我和妹妹,從過年開始,他吞嚥時就感到不舒服,經醫生確診後,是罹患了食道癌,未來有可能要做一個大手術將食道拿掉。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想到還沒信主的爸爸,無助又心疼的眼淚瞬間從眼角滑下,當時傷心的我們並不明白神的旨意,但是身旁的家人告訴我們,「當面臨禍患的時候,就是神要降下恩典的時候,這時候只要一心求靠神!」這段話著實安慰了我們,也是一直支持著我和妹妹到最後的力量。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在爸爸的肝臟發現微小的白點,推斷癌細胞已轉移,不適合再做切除食道的手術。醫生們討論後,爸爸的治療方式分為放射性治療與化學治療兩種,放射性治療一週五次,為期七週,而化學治療每月一次,需做六次。於是爸爸開始了一段非常辛苦的治療療程,他很沮喪的一直說:「唉!怎麼會是我?怎麼會這樣?」由於我和妹妹都在桃園上學,沒辦法時刻陪伴在他身旁,然而感謝神的恩典,讓爸爸能夠獨立完成七週的放射性治療,沒有因為兩種治療同時並行而造成體力不支。而在放射性療程結束後,食道中的腫瘤順利地縮小至幾乎看不到,不再影響爸爸進食了。

我們很希望爸爸能夠藉著這次的機會認識神,在幾次化療住院期間,民雄教會的同靈也會到醫院訪問,但爸爸依舊堅持自己無神論的觀念。在爸爸生病期間,只要有機會,我們也不斷地告訴他可以禱告倚靠神,但始終得不到任何回應……。感謝神的帶領!在某次化療住院的晚上,妹妹睡前鼓起勇氣和爸爸一起禱告,沒想到他答應了;隔幾天後,爸爸要睡時,妹妹正在看影片沒注意到,沒想到爸爸主動問她說:「妹妹!妳不禱告哦?」那時爸爸躺在病床上,雙手合十、眼睛閉著說:「爸爸每天都在禱告!」當下妹妹心裡好感動,感謝神!爸爸又更親近神了,這是爸爸接受信仰的第一步。

2013年6月底,爸爸做第五次化療,體力虛弱了許多,甚至偶爾走路會沒力、需要攙扶。剛好這時也到了第二次全身檢查的時間,當我們滿心期待檢查後的好結果時,醫生卻宣告病情已到末期,原本的小白點布滿了整個肝臟。爸爸得知自己的病情後,表現得很鎮定,並暫停了這次的化療,出院回家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和妹妹相當難過也非常不能接受,並且希望爸爸可以馬上受洗,但是他卻憤怒得堅決不肯,這樣的結果,讓我們不禁想埋怨神;但之後短短的幾天中,神很快地讓我們明白,祂在我們其中,也隨時保護著爸爸,於是我跟妹妹一起為了此事每天早上禁食禱告,家人也都會勸爸爸受洗。感謝神垂聽我們的禱告,爸爸在7月27日安息日的中午,透過民雄教會的協助,進行了特別洗禮。受洗後的爸爸神采奕奕,精神也比平時好了許多。

我們每天和奶奶一起照顧著爸爸,在8月底的某天深夜,爸爸開始沒辦法靜下來,一直上樓下樓、走來走去的,在沒有發燒的情況下,我們也不知道需不需要就醫,就一直替他禱告並且陪著他。直到凌晨4點,我看到爸爸開始抱肚綣曲,深怕是因為腫瘤而造成的疼痛,於是決定叫救護車。我和妹妹一起到了急診室,經過X光及抽血檢驗後,發現是爸爸身上的鈣離子過高導致好動,醫生告知,若是三天內降不下來,我們就要有心理準備,同時爸爸必須進入加護病房治療。當我簽完同意書後,時間已經早上了,主治醫師也利用看診前的時間到急診室探望爸爸。在大家的代禱下,爸爸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轉,連醫生和護士都說是因為神的大能,爸爸從原本神智不清、不認識任何人,只認識我、妹妹、媽媽、奶奶,恢復到能正常溝通,短短幾天,我們便出院回家做居家治療了。

這次出院,爸爸不只好了起來,甚至好到像沒有生病一樣,連原本記性越來越差的問題都沒有了,也沒有了不舒服時的脾氣,甚至容易因感動而流淚。星期六在教會看到大家為他代禱,他感動落淚的告訴我們,竟然連他不認識的人都這樣為他禱告,這一刻,我相信爸爸已深切感受到主裡同靈的愛。

某一天晚上睡前禱告後,爸爸臉上泛淚看著我,說他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勸勉他要無掛慮地先去樂園。那天晚上,我們三個流著淚卻笑了,也因為這樣,讓我們都沒有遺憾了。

醫生及護士會固定前來家裡追蹤爸爸的病情,之後過了兩週,9月開學後我有課的時間,都是妹妹在照顧爸爸。9月17日中秋節的前一晚,下了課我就馬上搭車回嘉義,看到爸爸嘴唇乾燥便餵他喝水,沒想到他開始咳嗽,我們無論抽痰或讓他坐起來都於事無補。我跟妹妹不斷地禱告,也打電話給家人一起代禱,這樣經過了4小時,爸爸在9月18日的凌晨2點離世。在他即將斷氣前,我們都以為他是舒服地睡著了,爸爸這樣安詳地離開,是神莫大的恩典。

在還沒明白神的旨意前,我很自責的認為是那口水害了爸爸,後來回頭細想,才明白這是神成全了我的所求,讓我們能陪在爸爸身邊,而不是睡著後隔天才發現他的離開。感謝神,在這半年中,時時刻刻都垂聽我們每一次的禱告。很快地,我們簡單地舉行了告別式,沒想到,愛心前來的弟兄姐妹超乎我們所預估的,也讓我深深體會到世上得來的一切,都沒有在神裡面來得踏實。

正當我們認為這一切都很理所當然時,我想到了爸爸進安寧病房期間的一次禱告。由於我無法接受爸爸將要離開的事實,在那天回家洗澡時,我跪在地上崩潰大哭,禱告跟神說:「雖然當初我有說過只要爸爸受洗,無論活多久都可以接受,但是爸爸這一個月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有股說不上來怪怪的感覺,不像是以前的爸爸,如果他就這樣離開了,我真的無法接受,甚至會有想不開的念頭。只要爸爸離世前,能有一天、一小時,甚至十分鐘,像以前一樣跟我們相處,能和我們好好地說說話就夠了,但一切還是願照神的旨意及帶領……。」沒想到,神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並給了我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深深的體會到,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在醫生宣布已癌症末期到爸爸離世的兩個多月裡,神無時無刻都在看顧著我們,每天都有很多的見證。每次只要爸爸發燒,我們禁食替他禱告後,馬上都能退燒;每晚爸爸看著、指著空氣說話時,我能靠著神不畏懼的陪著他,耐心地告訴他那邊沒有人,或是沒有發生他所說的那些事。

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兩次,一次是某天早上爸爸發出疼痛的聲音,告訴我他的胸口很痛無法睡覺,當時我束手無策,馬上跪下來禱告,約過了十分鐘後,聽到爸爸開始打呼的聲音,便安心下樓,後來因為爸爸沒有再像這樣疼痛的症狀,我們便不以為意,直到回診時詢問醫生,得知那稱為癌痛,是必須馬上吃止痛藥的。感謝神,讓無知的我憑著信心求靠祂,祂便醫治了爸爸。

另一次印象深刻的體驗是,因為爸爸腳常常會沒力,所以上下樓我都會攙扶著他,因樓梯挺陡的,所以我總在心中不斷禱告。那次走到一半,爸爸的腳踩空了,我幾乎快支撐不住,眼看就要往後倒,下一秒,居然有隻手扶住了我的背,讓我重新站穩在樓梯上。感謝神!又一次出手救了我和爸爸,甚至連未信主的奶奶,憑著單純的信心奉主耶穌聖名餵爸爸吃藥,都能讓遲遲不肯吃藥的爸爸馬上願意吃藥。

在爸爸從安寧病房回到家後,雖然沒有什麼力氣,但他依舊打起精神上下樓吃飯,他感覺多活一天就能多陪我們一天。爸爸這樣用生命的愛我們,神卻比這樣還要更愛我們,讓我們明白神的愛是如此偉大!

感謝民雄教會的傳道、長執、負責人及所有弟兄姐妹們,在這段期間的愛心代禱、關心及幫助,感謝神給我們家這麼多的恩典及神蹟。最後跟大家分享一段在我們與爸爸受洗的爭戰中,讀經時所看到的一段經句,讓我們有力量繼續帶領著爸爸,「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詩三七7)。

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哈利路亞!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