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路得 ◎撰文/平安果 ◎期數:482期 ◎2017.11號
聖經中以女性名字為經卷名的,是《路得記》和《以斯帖記》。這兩卷書中有不少互相輝映的地方,譬如主角的信仰背景:一位是外邦女子嫁給猶太選民,一位是猶太女子嫁入外邦;或是事件發生的場景:一在鄉園田間,一在皇家宮廷;抑或故事的總結都是危機變轉機,信仰上的再復興;而《路得記》中,有神和人滿滿的愛,但這「愛」字從頭到尾未曾出現過;《以斯帖記》中,處處看到神的作為,但全卷經文卻沒有出現「神」這個字。

《路得記》的時代背景,是結束以色列歷史中,兵荒馬亂、內憂外患、宗教信仰混亂、國中無王、各人任意而行的士師秉政時期(士二10-11、18-19,十七6),即將進入到大衛王朝的興盛、信仰重建、榮耀的王國時期,所以此經卷中屬靈的涵意很精彩。

當中出現很多的「選擇」。故事是發生在被祝福的「糧食之倉」──猶大伯利恆,那裡遭遇了饑荒,一位屬神的百姓名叫以利米勒,為他的家人做了一個選擇開始(得一1)。

他因眼前饑荒的困難,帶著全家離開神的應許之地,寄居到摩押地,那是曾引誘以色列人行淫拜偶像、使神忿怒降災(民二五1-9),且在律法上規定不得入神的會的外邦之地(申二三3-6)。

他們一家在摩押地一住十年,多了兩個媳婦,卻失去了所有的男人,全家只剩三位寡婦。婆婆拿俄米聽見神終於眷顧自己的百姓,賜糧食給猶大地,於是她選擇回故鄉。大媳婦俄珥巴和小媳婦路得與拿俄米情深不捨,願意同行。拿俄米不考慮自己又老又窮、需要有人作伴和照顧,反倒苦口婆心力勸媳婦們,當為長久的將來打算。拿俄米愛他們,所以身為一位長者,她所看到的是,自己在晚輩身上的責任而不是義務。

大媳婦選擇離去,路得清楚知道跟著拿俄米沒有前途,遙遠的返鄉之旅也是困難危險,而且以一個外邦摩押女子的身分,要進入猶太人的領域和團體,將會是多麼陌生無助,但路得選擇跟隨。路得的選擇不是盲目或是衝動的,從她向婆婆所說的話中,我們看到她是堅定、慎重的,在信仰上也是一樣定了意,這是路得以至死不渝的心志,來表明自己一生的跟隨。

就這樣,婆媳二人同行,來到伯利恆,那正是動手割大麥的收割期。《路得記》中也出現很多的「正是」、「恰巧」、「正好」,例如,當路得一肩扛起養家餬口的責任,主動要求去田間拾取麥穗時,她恰巧來到波阿斯的那塊田,而波阿斯正好從城裡來到田間巡視,就看到了勤奮工作的路得。

波阿斯以溫暖的話肯定路得的賢德,又以實際的行動恩待她,還吩咐僕人不可欺負、不可羞辱、不可叱嚇她(得二9、15-16)。波阿斯眼中看到的是路得的優點,不是一般人所看到那個一無所有的外邦人寡婦,正像我們的主耶穌不以外貌待人,我們才得蒙祂的恩典(參:加二6)。路得就這樣一直待在波阿斯的田地,從收大麥到收完小麥的期間,至少有兩三個月。

這時,婆婆拿俄米說話了:「女兒啊,我不當為你找個安身之處,使你享福嗎?」受過人生苦難歷練的年長者,對神更有順服、等待的信心,即使一開始就知道波阿斯的身家背景,即使媳婦路得總忙碌著眼前的現實生活,拿俄米還是耐心、靜心地等待神給的好時機,再將路得的眼光導向長遠的將來,並從旁指點、逐步引領路得走向更穩固的幸福。

拿俄米教導路得,親近波阿斯的第一步是「沐浴」、「抹膏」、「換衣」,這也是我們想與神有永久關係所當做的:除去罪污(洗禮)(徒二二16)、有香氣的行為(靠聖靈更新)(多三5)、脫舊人穿新人(有神的形象)(弗四20-24)。凡拿俄米所吩附的,路得都勇敢遵行,靠著拿俄米的引導,至終與波阿斯有了婚約的結合,這是路得人生的轉捩點,因從她所生的後代是蒙福的大衛家族,更有人類的救主耶穌基督(得四17;太一17)。

綜括路得一生的福分,就是從她做對的選擇開始:信仰上選擇歸屬至高獨一真神,讓她所遇到的人事物,都能夠在對的時間上蒙祝福、順利發展。當然路得本身的孝順、愛心、勇於承擔、順服聽命,都是她蒙福的條件。這正如我們得以歸屬基督,是因著神憐憫、慈愛的揀選。而至終是否能走穩永生之路,是要我們願意當順命的兒女,照著神的教導,耐心盡力的跟隨主到底。阿們。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