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真教會傳教百年感懷(上) ◎撰文/蕭榮光 ◎期數:481期 ◎2017.10號
引言


真耶穌教會自1917年在中國北京開始傳揚,迄今(2017)剛好傳教屆滿一百年。這是一個相當值得緬懷並紀念的日子。而這個得救的福音于1926年由廈門,藉著八位福音工人(四位大陸長執、四位臺灣靈胞)傳進臺灣,到2016年剛屆滿九十周年,也是深值全球凡我靈胞再三回憶並省思的歷史關鍵時刻。

而當初神是如何選召這些早期的工人肇建真教會,並如何引領當年的幾位工人把福音傳進臺灣的?底下謹從歷來的歷史檔案中,耙梳一些相關的資料與讀者分享,並對今後的福音播揚提出個人些許淺見藉供互勉。

一.真教會早期三位主要工人

1.魏保羅

原先他是使徒信心會的信徒。他之所以成為使徒信心會的信徒,乃肇因於他在1916年罹患重病。他的心口疼痛,咳嗽氣喘,歷經中西醫三個月的診治仍不見效。到了同一年的9月14日,信心會有一位新聖民長老來探望他,並為他禱告,他對魏說:「你要立志不靠醫藥,我給你抹油按手禱告就好了。」魏表示願意相信,於是兩人就一同上樓禱告,幾天以後,魏果然不藥而癒。

翌年(1917)4月,魏的10歲女兒惠英病重將死,魏為她禱告,當場有聲音出現說:「你的女兒好了!」禱告後,女兒果真好了。

有一次臨睡前,魏看見一個大鬼率眾小鬼站在他面前,他就奉主耶穌聖名趕鬼,眾鬼旋即消失無蹤。從此魏感悟到,全能的主已賞賜他醫病趕鬼的權柄。

1917年5月23日神開聲向魏說:「你要禁食39天,一定不致餓死。」他很順服神的吩咐。在禁食期間,他所做的工作大約如下:

(1)終日禱告和寫作,主要有:《聖靈真見證書》、《聖靈明說》、《神的啟示》、《異象異夢》。

(2)傳道施浸。

(3)1917年5月28日魏保羅大聲禱告時,天上忽然出現聲音說:「你要受耶穌的浸!」於是他就被聖靈引導走到北京永定門外大紅門河,跪在水裡禱告。此時又有大聲音說:「你要面向下受浸」,浸禮完畢後,魏抬頭見到榮耀的救主向他顯現。

由水中走上來之後,他走進樹林,此時,他又看見救主向他顯現,並指示他要改名為保羅(他原名為恩波)。

(4)在禁食期間(1917年6月1日)魏保羅蒙聖靈指示要更正教會一些條規:

a.所有信徒必須祈求聖靈的浸,因為凡不從聖靈生的,都不能進天國。

b.凡要接受浸禮者皆須受全身入水的浸,因為主耶穌曾如此受浸。

c.要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受浸,不可奉父子聖靈的名施浸。

d.必須謹守安息日,不可將星期日當作安息日。

e.要取消牧師的稱呼,因為我們只有一位師尊,就是基督。

f.不可稱救主耶穌為上帝或天主,要稱神或真神。

(5)在禁食期間,魏保羅曾進入黃村傳道,得到先前在信心會的結拜兄弟趙得理為同工,嗣後兩人連袂進入美以美會會堂更正,遭二牧師抗拒,並唆使四壯漢朝他倆痛毆。他倆不還手,因而感動該會多位執事、信徒接受魏所傳的道理,並領受合法大水洗,成為同工。

(6)禁食39天期滿次日,蒙聖靈啟示,離開黃村,經南菀回北京,與趙得理同工,傳揚「更正教」。

(7)每逢星期日魏保羅必禁食到各教派會堂以祈禱、更正、宣讀、勸勉為事,老會中人皆以瘋子呼之。各會惱恨、震驚、防範、譭謗、打罵、下監不一而足,儼然現代的保羅。

(8)魏保羅於1917年將自營之布莊出售,以「萬國更正教耶穌真教會」之名稱正式開始傳道,前後建立了黃村、南菀、北京三間教會。魏氏於1919年10月29日大笑聲中喊叫:「看啊,天使來了!」氣絕。

2.張靈生與張巴拿巴

兩張先後在使徒信心會接受洗禮。張靈生在家求得聖靈,1918年張靈生到天津,受魏氏按手後合作,並協辦「萬國更正教報」。兩張是同鄉,山東濰縣人,又是親戚,張靈生為張巴拿巴的族爺,張巴拿巴受張靈生培道三、四年,1919年春由魏氏於濰縣按立為長老。從此立志一生傳道,並被差到各地傳福音,牧養教會。

魏氏死後,兩張偕同其他同工繼續在華北華中四處傳福音,建設教會。足跡遍及南京、湖北、湖南(尤其長沙)。

1923年張巴拿巴也到上海、溫州、福州傳道;傳到福州時,有安息日會的信徒郭多馬、林西拉等入信。主同工神蹟隨著。

1924年再回到福州,1925年偕郭多馬、林西拉至廈門、漳州等地傳道。

這段期間適巧漳州、廈門有些臺籍信徒入信真教會,在他們的引薦下,遂開啟了1926年3月2日的「真耶穌教會臺灣傳教史」的歷史序幕。

二.真教會臺灣傳教史

1926年在福建有幾位臺灣人歸入真教會,他們是:黃呈聰(以利沙)、黃呈超(基甸)、張錦章(撒迦)、王慶隆(耶利米)、黃醒民(但以理)等人。其中的三位,即以利沙、耶利米、但以理以及廈門的吳道源(約翰)邀請大陸四位福音工人到臺做為期四十天的傳道之旅。四位工人,即郭多馬、張巴拿巴、高路加與陳元謙。真教會佈道團一行八人於1926(民國15年)3月3日抵達基隆,開始為期四十天的宣道旅程:

3月1日在線西(十五張犁)施浸六十餘人,成立線西教會。3月16日在嘉義縣朴子鎮牛挑灣佈道三天,施浸三十餘人,成立牛挑灣教會(後合併到朴子教會)。4月3日在臺中縣清水佈道三天,施浸十多人,成立清水教會。4月12日,四位福音工人由基隆搭船返回大陸。

嗣後,在1926年秋至1928年間,數度由福建差派工人來臺協助聖工推展。1930年及1936年特邀郭多馬長老來臺舉開神學會,藉短期講習培養傳道牧養之技能,以提升工人及信徒屬靈知識與信徒的水準。

三.早期臺灣傳教幾位關鍵工人

1.黃家一門三傑

1926年3月3日黃以利沙偕其他三臺籍靈胞、四位大陸長執蒞臺宣道,完成重要歷史性使命。父親黃父秀兩於年前先回臺,並帶領四十多人入信真教會。弟黃呈超(基甸)亦於1926前一年先回臺帶領岳父郭歪(腓利門)入信,他是臺灣首位真耶穌教會的傳道人。在傳道時,他必攜帶鑼、鼓、喇叭,並帶一簡便床,行遍各城鄉,41歲即蒙主恩召。生前建立和美、崙尾兩間教會。

黃父秀兩原來因無法忍受日本專制統治,憤而移居漳州經商(原有四個兒子,老大、老三先後夭亡,剩二、四兩兒,即呈聰、呈超)。

在漳州經營事業,偶遇真教會,重新領受活水大水洗。為了與線西鄉親分享主奇妙大恩,親自率領孫子雄飛先行回臺,短短4、5個月,即帶領四十餘人領受重生浸禮。

秀兩的次子呈聰(以利沙)于1926年元月在廈門遇見來廈門傳道的張巴拿巴、郭多馬長老、遂在吳道源診所開會商議到臺宣道之事,張于二月再度赴鼓浪嶼與黃、吳商量赴臺事。

黃以利沙於1925年在漳州入信本會,他本為和美長老會信徒,曾任縣西莊莊長,後辭官赴日早稻田大學攻讀政治、經濟。係臺灣民主運動核心人物之一,林獻堂領導臺灣文化協會時,被遴選為核心幹部。因不滿日本政府而赴福建、漳州,原欲興學,入信後,改志,以宣道為主。他撰述的《聖靈要道》是本會在臺第一本文宣品,另一本文宣鉅著是《啟示錄研究》。

黃秀兩的么兒呈超(基甸長老)原係長老會熱心的信徒,學校畢業後,曾於線西鄉公所及學校服務。早年全家移居漳州,偶遇張巴拿巴,聽他佈道,頗為信服,於1925年6月15日全家受洗,7月25日得到聖靈。翌年先回臺將福音傳與岳父郭歪及親友。1927年全家回臺,獻身為專職傳道人。

他佈道時常說:「有甚麼病的,請出來,我們要向主禱求,一定得醫治。」在大陸他已獻身傳道,曾得啟示,到深山傳道,得多人洗禮。可說是一位熱心主工,靈修極其完全的傳道工人。

他們一家三口與福州的郭多馬長老一家父子三人(郭多馬、郭美徒、郭子嚴)頗為神似,都是令人懷念、敬重的聖徒。

2.吳道源

故鄉是嘉義縣朴子鎮牛挑灣,早年行醫,移居臺南,入信長老會,是長老會模範聖職人員,醫術高明。吳亦經營製藥廠,生產十多種藥品,藥效良好又暢銷,收入頗豐。此外,兼營黑糖製造,從英國進口製糖機器,日人想入股,他婉拒,因而得罪日人,被政府扣上「反日」帽子。逼得遠赴廈門鼓浪嶼行醫。

1925年吳改信真教會。入信的動機乃導因於吳妹蒙主施恩,重病得癒。已婚的妹妹隨吳移居廈門,有一回腦長血瘤,群醫束手,經一友人介紹一來自英國的名醫診治,但被斷言生命不會超過兩週,吳有一友人傳福音給他的妹婿,妹妹也到教會接受傳道按手祝禱,不久就得癒。於是吳道源於1925年改信真教會。

1926年認識黃呈聰等臺籍靈胞,遂商議回臺傳福音。

1927年吳氏全家從廈門移居臺南,得主同工,成立臺南教會,然卻缺工人牧養,於是邀高路加執事來臺南牧養一年,於佈道時得一日本傳道人須田清基入信。因高在大陸仍有很多工作,故在臺南駐牧一年即回大陸。不巧的是,吳在1928年亦蒙主恩召,一時之間教會的領導層面幾呈一片真空;感謝主,在前一年主即已預備了一位工人須田清基,在這青黃不接的時期,他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缺。

3.高路加

原籍福建省,高中英文教師,中英文造詣很好。原屬美以美會,後轉安息日會。因染第三期肺病,群醫束手,於真教會領受赦罪大水洗後,立即強健。時值福建、臺灣聖工興旺,無役不與,貢獻良多。須田清基追憶:高26歲入信,到臺南駐牧時才入信三年,可是道理熟諳,口才滔滔。高講道皆用福州話,幸因吳長老娘熟練福州話,幫他翻譯(吳長老娘原中學校長)。

4.須田清基

1911年(民前1年)11月須田隨父母舉家遷往臺灣,於花蓮登陸,定居於吉野農場。名為響應政府,赴新殖民地註從事農墾。其實須田內心胸懷拯救臺灣人靈魂的崇高使命。由於哥哥明治郎胸懷「拯救臺灣原住民」的壯志,卻不幸成仁。1917年時值24歲壯年的須田自覺看破人生,返日投身「救世軍」決志獻身傳福音。就讀救世軍期間,積極宣道、研經與祈禱,終感心靈空虛。

後來他毅然離開救世軍返臺讀神學,進入臺北神學院(在陽明山,馬偕設立)。後來他離開神學院,成為自由傳道人。此期間還曾偕一高姓長老會牧師到廈門佈道(1923年)。

在內心仍感飢渴的狀況下,於1926年須田又回到日本進入最負盛名的東京「聖書學院」就讀。就讀期間,他請教聖潔會監督中田重治老師,有關聖靈一事,中回道:「洗禮後就有聖靈了」。對此種不著邊際的回應,須田當然無法接受。

於是乎,他自凌晨四點起床,一直到晚上十二點上床前,無時無刻不在禱告求聖靈,在教室裡、樹蔭下……。

本需讀三年,但他以優異的成績,讀一年即畢業,奉派到臺南,駐牧新成立的聖潔會。1927年在臺南教會高路加執事帶領下歸入真教會,於26日後求得夢寐以求的聖靈。

他是1928、1929年(民國17、18年)直接指引蔡聖民、謝萬安、林悟真等早期重要柱石的關鍵福音工人。也是創設民雄、大林、新竹、魚寮(六合)、嘉義、臺北等教會幕前、幕後的關鍵人物。(下期待續)

註:1895年中日戰爭,中方失利,雙方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澎湖割讓與日本。從此,臺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直到1945年日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才將臺灣、澎湖歸還中國,結束五十年的殖民統治。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