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祂知道我們的痛


充滿陽光、希望的16歲,卻被宣告死期,僅剩兩個月的日子,叫孩子和父母如何面對?苦難卻沒有擊倒方家,家長景銳帶領家人明白:試練是靈命成長必經之路,他們選擇謙卑看待自己靈性與神的期待,反思:「我們的靈命還有多少雜質?」,16歲的提亞也開始認真向神祈求,真正去建立與神的關係,靈性得以順服與茁壯......。 (joy 摘要)



16歲,充滿陽光、希望的年紀,卻被醫生宣告肝癌末期,只有兩個月存活的機會,這對孩子和他的父母的打擊會有多大?他們對這麼大的患難,如何「接招」?


無法置信的宣判

方提亞,1988年生於高雄,屬鳳山教會。2003年9月堅持要先家人一年,獨自前往溫哥華就讀高中;用完寄宿家庭準備晚餐後,突然嚴重嘔吐胃痛,全身虛脫,隨即送往醫院急診,經過十二小時的身體檢查,卻找不出任何身體疾病。

2004年3月,提亞告知身體一直不舒服;休學回台後,父母帶提亞到長庚醫院肝膽科做肝藏檢查,結果肝指數是正常。報告顯示提亞已無肝炎抗體,醫院為他施打疫苗。但是看到日漸消瘦的孩子,母親彩蓮的心中始終覺得不安,於是去年8月,做口腔到腸胃道的檢查,結果報告出來,仍舊沒問題。

「然而這個孩子每一天退步的情況,是很明顯的,不可能沒問題的!」母親彩蓮堅定的說著。於是醫生建議她轉經驗較佳的小兒科主任,主任看了所有報告,也是同樣說法:「從報告看,確實一點也沒問題。」知子莫若母的彩蓮,仍堅定的向醫生說:「從三月回來到現在已瘦了七公斤,怎可能沒事?」主任聽她如此說,就說:「那我們照一下腹部超音波吧!」結果醫生看超音波時,就目瞪口呆了,兩片肝,一片有12公分的腫瘤,一片有8公分的腫瘤,另外還佈滿許多小點。(父親方景銳8月16日原是要去醫院看提亞有無B肝抗體,然後全家搭18日飛機往加拿大多倫多,學校住宿都安排好了。)此時醫生卻告知他罹患肝癌末期,只剩2至6個月的生命,這樣的宣判,頓時如青天霹靂令提亞父母無法接受。

主任知道事情相當棘手了,就召集腫瘤科,小兒胃腸科,放射科緊急開會,結果告訴提亞父母:「我們的醫療資源已無助於提亞的病情。」建議轉診台大。

在慌亂痛苦中,幸好陳光照執事娘、張超雄傳道及楊承恩執事即時的幫助,感謝神在8月19日順利轉診到台北和信醫院住院治療。


天人交戰之苦

訪問至此,我看了氣色還算圓潤的提亞(只是身體確實瘦了點)問他:「你害怕嗎?」他用純真的大眼睛看著我,堅定的告訴我:「不怕!」母親彩蓮憐惜的說:「他真是個勇敢的孩子!」然而,如此平靜,緩和敘述發病經過的母親彩蓮,心境又是如何呢?「我雖然理性的處理許多事情,但畢竟在原生家庭是單獨信主,心中對神仍有許多質疑,我們夫婦平常也都聚會、事奉,日常生活、工作,也常以是個基督徒自我警惕,希望聽道也能行道;然而,神卻以如此艱難巨大的功課回報我。這實在超過我信仰經歷所能承受的範圍。」彩蓮哽咽的說著。

然而提亞自去年發病至今,來自加拿大與全省各地同靈源源不斷的愛和關懷代禱,及家人不斷一起讀經、禱告,沒有斷過的家庭祭壇;從神的話和同靈的愛,讓彩蓮得到很大的安慰、力量和神賜的智慧。

因此在提亞第一次手術禱告、母親彩蓮哀慟不已時,神告訴她:「我已與妳同在!妳不要傷心」她立即得到神的安慰。

而父親景銳,因原生家庭全家信主,信心根基較深,然而,他仍說了一句話:「苦難,真的讓人終至無語!」來傳達為人父心中像被撕裂般的痛,已不是言語所可表述。

更難得的是,景銳接受鳳山教會託付,擔任教堂重建主委重責大任,這一次又被提名通過接任負責人。在自己遭遇如此艱難中,他完全順服的接受,沒有推諉,這樣的信心,確實令人動容,感動了一位新任年輕負責人,憑信心勇敢接下重任。

苦難中,展現的信仰根基,確實是能使神的名得榮耀,並使人得到造就。
靈戰「魔鬼如吼叫的獅子,到處尋找可吞吃的人。」這一家已陷在苦難中,然而他們又經歷無數次的靈戰,讓他們體驗到魔鬼的可怕和神的大能。

彩蓮說:「去年8月8日去和信醫院前一晚,我們來台北住在大姊家(大姊信佛),我們住的房間就在他們佛堂後面第二間,當晚妹妹來電要來看我們,我告訴她最好九點到,但她因有事十一點半才到,她就勸我要拜,或是算命,叫我給她提亞的生辰,我雖堅決不拜,但因心中很苦,一時軟弱,將提亞的生辰寫了出來,但隨即覺得不對,就又撕掉,沒給妹妹,但她應已看到了。當晚半夜兩點我就被惡靈壓醒。引我看很美如凡爾賽宮前的花草(我喜歡花藝),告訴我要敬拜,我就回牠,我們天天都有拜神,牠說,但妳沒拜我,妳只要拜我,就將孩子還妳!我堅持不要,牠就說,拜一下又不會怎樣,我回說,我是信耶穌的,不能隨便拜,魔鬼就一直壓我頭要我拜,壓到我滿頭大汗,後來惡靈見我死不肯拜就放開我。我就醒來,看著景銳、提亞父子倆睡得好好的,但看到本來調26℃的冷氣,怎到31℃呢?就想把它調回來,但卻調不回來,我只好關掉冷氣,改開電風扇。」

然而這一晚惡靈仍沒放過彩蓮,等彩蓮又睡覺時,再來騷擾她,用更狠的暴力壓她,叫她一拜就沒事,然而彩蓮這次較儆醒,馬上醒來,看看周遭關掉的冷氣又回到31℃,電腦螢幕也開了,收音機也開了。

這個從未有的經歷,使彩蓮第一次見識到惡靈的存在和干擾,然而她沒有感到懼怕,反而更加迫切依靠神。

但是,未得逞的魔鬼,不甘心。兩天後(即8月20日)景銳、彩蓮夫婦住到和信醫院旁給家人住的小套房,剛進去時,就覺得不對勁,景銳先去洗澡,彩蓮目睹惡靈就站在她面前,她趕快跪下禱告,趕走惡靈,等景銳出來,她告訴他所看到的,景銳沒看到,但感覺一股陰森之氣存在房間。

今年1月之後,彩蓮又四次在夢中看到蛇,「第一次看到的蛇,巨大到眼睛如同一個人大,又有一次看到蛇與提亞同睡。」

這期間提亞還沒有儆醒之心,彩蓮與景銳告訴他這些景況,他反問:「為什麼生病就一定有魔鬼在身邊,難道這個病是魔鬼促成的?」因為生病之前的提亞與一般青少年一樣,迷電玩有個人的私慾。

彩蓮告訴他,生病當然是自己的飲食、作息、環境有關,若沒神的允許,也不會發生,若沒神的保守也不可能得醫治與榮耀。

因此這次3月再住院,提亞改變很多,他真正感受到魔鬼及靈界的干擾。有幾次被惡魔壓住的經歷都靠主名趕走。但有一次(約在4月16日)提亞因痛而哭了,他說:「那時突然有一個不一樣的靈進到我的房間,我感覺像天使,他抱起我,那時我感覺所有的病痛都不見了。」這些靈裡的爭戰和體驗,讓提亞明白神一直與他同在,也體會到神的愛和力量。

所以,就有儆醒之心,不再看一些亂七八糟的影片,誠心求神赦免施恩憐憫。尤其是這兩星期,病情的起起伏伏,使他更加迫切禱告,每晚的禱告時間幾乎都是半小時以上,有時還超過一小時。提亞不斷的呼求、懺悔,也懂得感謝父母的照顧,同靈探訪、代禱的愛。


病中的恩典

從去年8月至今,提亞已前後進出「和信」六次。而目前癌症已轉移到骨頭,開始做放射性治療。

3月時,因左髖關節已被癌細胞侵蝕到被掏空,急須手術,但當時肝指數高,凝血功能也不好,實在不適合手術。但醫生非常強烈主張要趕快開刀,而麻醉醫師卻說,若在那時開刀,有80%會死在手術台,又要提亞父母簽同意書。「我怎可能簽如此的同意書呢?」彩蓮苦笑道。

後來他們就迫切禱告,也在安息日請同靈代禱。結果兩星期後,指數降到安全範圍。醫生又強烈希望他們開刀,所以就在4月6日開刀。手術前,提亞在手術台上,要求醫生讓他先禱告,求神藉著醫生的手醫治他。結果醫生不但尊重,還與他握著手禱告。後來手術出奇順利、成功。

另外一件讓他們全家難忘的恩典是,今年2月2日,提亞與妹妹及鄰居共四位年輕人,在和信醫院的大廳舉辦了一場音樂會。從未有癌症病人在醫院開音樂會,所以院長很高興的特地全程參與。

當天提亞拉小提琴,節目內容以詩歌為主,陳麗容、張朝欽傳道也到場向來賓見證天上真神,並告訴他們,提亞家人是真耶教會的信徒。巧妙的進行了一場詩歌佈道。這不但彰顯神的榮耀,也令景銳夫婦相當感謝神,並留下深刻的回憶。


全家靈性的增長

「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來二10)

苦難沒有擊倒方家,家長景銳帶領全家將苦難化作靈性增長的能源。

他告訴家人:「這病本來是沒機會了,但在神來說只是小事一件,神既擺了功課讓我們學習,我們只要認真學,等學完交出考卷時,也就是苦難結束的時候。」

景銳不斷用聖經的話激勵全家人,尤其與提亞有許多屬靈的分享與對話:「神賜給我們是剛強的心,而不是軟弱的心,祂有祂的帶領,我們的本分是認真的求。『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羅四17),所以不要怕死,要靠神勝過死權。」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五7∼8)「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雅一2∼4)

就是如此反覆與提亞對話,提亞開始認真為自己的病祈求,真正去建立自己與神的關係。

「前陣子我提醒提亞,你想想,你雖沒看過神,但神讓那麼多人來愛你,為你禱告,你可以學習為愛你關心你的人禱告,這是你可以做到的。」景銳如此提醒提亞。感謝主,有一天晚上十一點,提亞禱告時,他一直唱名為來看他的人禱告,聖靈充滿,提亞竟禱告了一個小時。

景銳很欣慰的告訴他:「你有救了!走出來了,因為你從懂得為自己禱告全心仰望神,進而知道真心為別人代求,這是主愛真諦的表現。」

「他禱告的內容從以前志願想當醫生,到現在願意順服神對他未來生命的安排,因為再活的生命都是屬神的!」母親彩蓮安慰的補述提亞靈性因身體受苦難,而得以順服和增長。


結語

「我必反手加在你身上,煉盡你的渣滓,除淨你的雜質。」(賽一25)

苦難中該與神有何對話與聯結?這常是深陷苦難中的人矛盾又難解的問題。

而方家雖也曾經歷這樣的問題,然而他們選擇謙卑看待自己靈性與神的期待,進而反思:「我們的靈命還有多少雜質?」

因為家長景銳一直帶領家人明白,試練是靈命成長必經之路,而苦難正是讓靈命雜質得以顯露並除去必經之路。過程雖然艱辛,然而因著耶穌曾說:「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致失去信心。」所以他們因著信已將恐懼除去,深信神是慈悲、憐憫、聽禱告的神,他們能做的就是作好神給的功課。

與景銳同心的彩蓮也能平靜柔和的說:「我已能完全接受神給我的功課,因我知道慈悲天父和我「同受苦難」(賽六三9),並且要叫我們從「苦境轉回」,要與祂一同歡喜快樂(彼前四13)。

多麼堅強的一家人!而提亞才16歲,希望我們代禱的手繼續下去!




(文╱陳豐美,摘自[聖靈月刊]2005年6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