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帶著屬靈兵器出征


在一次禁食禱告中,我看到月妹身邊有四、五隻白鴿子飛起來,她拿起聖靈寶劍發給禱告中的弟兄姊妹,神交待完五件事情後,要我將所看到的異象全見證出來。這是我們在禱告中無法忘記的美好見證,不禁讓我思及以往一起禱告、做聖工的情景,還有她始終謙卑的服事心腸。然而月妹後來住了院,她告訴我:「感謝神,一切都有神美好的安排。」......。 (joy 摘要)


謹以本文記念我最敬愛的同工廖月妹姊妹。她已在2002年7月25日晚間9點10分蒙主恩召,但其在事奉上的佳美事蹟值得我們學習。願神紀念,也願與同工分享美好的見證。

記得在1994年,感謝神垂聽我禱告的聲音,替我安排了一份教會事工,於是,我和月妹同時接下了教會訪問組組長的工作。

接下這份工作後,我們按著教會的安排,開始傳揚福音、尋找慕道者、探望迷失的羊。在訪問中,我們從傳道、長執、負責人的對話中學習到了謹慎、靈巧的態度;當時我也看到月妹在一旁安靜的默禱,看到她的動作,我真的很訝異,才信主三四年時間的她,卻能做到在一旁求神帶領,開啟傳道、長執的智慧;而那些被鬼附身的慕道者及迷失的羊,也因著同行訪問的弟兄姊妺能夠同心合意為這份聖工代禱,全都得著奇妙的改變,這正是神同在的佳美見證。

1996年7月份,訪問組幫助一位被邪靈攪擾的慕道者禁食禱告一段時間。在這期間,傳道特別勉勵我們:「靈修非常重要,不可以操之過急,不可有自己的意思,一定要順服神。」禱告中,我看到面前有穿著軍服(像發亮的銀白色)的人在我頭上按手,感覺到聖靈澆灌在身上,此刻,我看到月妹的身邊有四、五隻乳白色的鴿子飛起來,然後,她拿起了聖靈寶劍,發給在禱告中的弟兄姊妹。

接著,神交代了我們五件事情:
1.照著神的旨意而行
2.不可心懷二意(當神說不可心懷二意時,聲音非常的嚴厲,並告訴我們當中有人心懷二意。)
3.要多禱告
4.要配合負責人做聖工
5.要有愛心、信心、耐心


神交待完五件事情後,便告訴我:「拿著聖靈的寶劍(外表為金黃色,形狀像一把槍),分發給負責人。」於是,我看到三位負責人坐在前面,我卻不敢發給他們,因為自覺不夠資格;然而神要我順服命令,最後,我只敢低著頭分發,當每位負責人都拿了兩把劍後,我跟神說:「還有傳道呢?」神便告訴我:「傳道者交給神。」之後神又說:「要將在禱告中所看到的異象,全部見證出來。」這是我和月妹在禱告當中無法忘記的美好見證;不禁讓我思及以往一起禱告、做聖工的情景,還有月妹始終懷抱謙卑的服事心腸,每當我感到脆弱的時候,這些點滴就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2002年4月份,月妹突然身體不適,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始終找不出病因,異常的發燒,一直侵襲她的身體,四月底時,我問她需不需要做一次完整的全身檢查,她想了一下,春季靈恩佈道會就快到了,她還有慕道者要帶領,不然就沒有機會了(她非常珍惜每次做聖工的機會),她說只要多幫她代禱即可,相信神會眷顧。

靈恩會結束後,超音波檢查結果發現她的肝臟有異樣,隨即到長庚醫院做更進一步的檢查。當檢驗報告出爐,她知道自己罹患了胰臟癌,生命被宣判只剩下兩三個月可以存活時,她對醫生說:「謝謝你。」醫生覺得這個病人太樂觀也太特殊
了。在醫院的日子,凡認識月妹的諸多親友、信徒都曾前往探望、慰問,這令醫生和護士感到好奇,以為她是哪家大企業的重要人物;後來,他們才知道我們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

在她住院期間,我致電詢問她身體的狀況,她告訴我:「感謝神,一切都有神美好的安排。」當我知道她的病情不妙,我跟本會財務(林美惠姊妺)就每天約定一個時間在教會禱告也陸續開始禁食禱告的生活。記得在一次禁食禱告中,我求神不要將月妹接走,因為她還很年輕(40歲),家中有一個兒子尚未結婚,12歲的女兒尚未懂事,深怕他們的信仰會就此動搖……

我知道我的禱告很情緒化,不能接受同工生了這樣的病,我不斷在禱告中跟神搶月妹,猶如雅各與神的使者摔角(創卅二22∼26),我十分不順服神的旨意。這時神讓我聽到財務負責人在禱告中,唱出讚美詩234首「與主日近」,接著又唱出讚美詩16首「敬拜天地主宰」,我便將所有事情交託主。

6月5日,月妹從醫院出院(星期三教會晚間聚會為禱告會),教會宣佈到月妹家幫助禱告。當時我一進她家,我無法相信她不能再像從前一樣健康、活潑;我只能在禱告中,求神減輕她的不適;倚靠萬能的醫生。在那次的禱告中,我口唱靈歌,大意是要將一切交託給神,不要擔心所有的事,神會親自帶領,之後,我又唱出:「哈利路亞!哈利路亞!讚美真神!」這首靈歌的曲子很柔和,到現在我都一直思念著這首歌。

月妹在家中休養期間,廿歲的兒子志翔非常孝順,每天都陪著媽媽,餵著媽媽吃飯、聊天,鼓勵媽媽要堅強、要交託給神。每次幫月妹洗澡時,看到她身體的狀況一天比一天差、一天比一天脆弱,我的心情就愈發沉重,但我必須故作堅強地面對她。我對她說:「很痛苦、很累,對不對?」她開口說:「是。」我說:「想起主耶穌為人類背起十字架的那一幕,我們來禱告,好嗎?求神減輕妳的痛苦。」我們就這樣地度過每天的日子,直到神接走她的那一刻。

一回詩班練唱結束,班負責邀眾人到月妹家為她代禱。到了她家卻看到月妹躺在床上一直掙扎,一位姊妹忍不住說:「不等其他還沒到的班員,我們自己先禱告吧。」禱告中,我們聽到一位弟兄禱告的聲音很難過,難過到我們幾乎都受感動,我便求告神:「主啊!聽聽這弟兄悲痛流淚的禱告聲,求祢施恩憐憫垂聽我們的呼求。」

之後,我看到月妹身旁的一根柱子有一道光照下來,聽見教牧負責人禱告的聲音,他身穿中山裝為月妹按手禱告(但是那次的禱告,教務並不在場)。禱告完畢,月妹的先生告訴我,他覺得聖靈帶他走到太太面前,將他的手提了起來,按手在太太的胰臟位置。(這段內容,我想還是由月妹的先生來見證為宜。)

到了七月中旬,月妹的病情惡化到無法行走,於是又回到醫院接受十二天的治療,在此同時醫生也宣判她的來日不多,要我們有心理準備。同靈們不斷地前去探望,為她唱詩、代禱。在每次的禱告中,我們真的捨不得失去月妹,雖然神知道大家的心思意念,但她臉上似乎告訴我們:「不要逞強,應當順服神,一切有神的安排。」

7月22日出院那天,她躺在車上,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風景,我相信她明白神的意思。她雖然不能說話,臉上卻充滿喜樂,她的眼神告訴我:「她要回到神的家,叫我不要難過。」看著她的臉,內心一直向神說:「我真不知道那一天一旦來臨,我該怎麼辦?因為我真的捨不得她。」她見我滿臉憂傷,緊緊握住我的手,露出微笑安慰我……。回到家中,她突然說要起來坐著,我和她先生都嚇了一跳,心想會不會是俗話說的「迴光返照」,到了傍晚,本想等她吃完麵食便返家處理瑣事,她卻拉著我的手不放,我知道她的意思,她的日子不多了,要我多陪她幾天,於是我便留了下來。

在這段時光中,她雖然無法言語,不過都會透過眼神告訴我:「在健康的時候要多做主工,因為這是神賜與的福氣和恩典,不能讓它白白虛度。」我告訴她:「懂,我會記得妳說的話,神會眷顧妳。」握著她的手,我對她說:「我很捨不得,可是我又不能做什麼,也不能減輕妳的痛苦;我知道以後我將會失去像妳這樣的一位姊妹……」她回給我一個微笑的表情:「耶和華以勒!」我流著淚看她,她真的比我更堅強。

到了7月24日,月妹整晚痛得不能入睡,我看了好難過。隔天,我告訴她:「我帶妳去醫院,一些身體上的問題,還是要請專業的醫生來處理。」她勉強地答應,於是,我們搭上救護車直奔急診室,上車的感覺很不一樣,只覺得冷,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

25日下午將近一點的時候,我看到許多的急救設備往她身上刺入,但是針頭始終打不進她的血管……。下午六點多,醫生告訴我,她已經不行了,我們就將她接回家中,等待神的安排。教會信徒在晚間聚會過後,來到她的家中,大家圍在她的四周,為她唱詩禱告;晚上九點十分,月妹平靜地被神接走。

喪禮那天(8月2日)並非假日,鄰近的未信者都在問:「過世的這位太太,她在教會是做什麼工作?是不是很特別的人物?」我們便告訴他們:「她只是單純的信徒。」感謝神,參與告別式的人將近兩百多位,附近熟識月妹的住家都為此感到訝異。

失去一位屬靈同工,是我內心永遠的痛,深願慈愛真神繼續帶領前面的路程,安慰遺族也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




(文:林阿亮,摘自[聖靈月刊]2004年5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