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我的心靈走進了暗路


退休的卓傳道,情緒卻很不穩定,晚上睡不著,經常半夜起來坐到天亮,心裡煩亂不已也憂傷至極,彷彿快死了。卓傳道說:「魔鬼作工時,實在很凶猛,牠要害你時,會想盡各種辦法,才肯罷休!」偷帶著醫生開的藥進入浴室後的卓傳道,就將所有藥一一打開,和著自來水全吞進肚裡,不久,就倒臥在浴室,在外面等候的太太和女兒卻不知卓傳道已出事了……。 (akiku 摘要)


原本以為只是場一如往昔的靈恩會,沒想到卻意外聽到一位傳道者的心靈告白——「在當了25年傳道退休後,我曾自殺未遂。」

一位神的工人,信徒心靈的傾訴者,何以至此?

當時心中相當震撼──為他的坦白,也為他應是福音的宣傳者,卻在憂悶中走入心靈的暗路。

死的念頭纏住我

卓耀西傳道1939年生,高雄人;1973年獻身當傳道,於1997年,工作25年後合乎總會傳道者退休辦法辦理退休。卓傳道原以為退休後可以沒有工作壓力,也可以協助原屬北投教會的聖工,並配合北區安息日到各處領會。

沒想到真的如願退休後,情緒卻很不穩定,晚上睡不著,經常半夜起來坐到天亮。半個月後,他終於受不了,心裡煩亂不已也憂傷至極,彷彿快死了。遂向太太說:「要去看醫生。」

卓耀西傳道就獨自去振興醫院看精神科。醫生聽完他的癥狀,埋頭一直開藥方,後來卻抬頭問他:「你會有自殺的念頭嗎?」卓傳道回說:「有,有很多次,而且覺得活著沒意思。」醫生也沒再說什麼。

卓傳道在領完藥時,並沒有馬上回家,而是直接在醫院搭電梯至12樓(振興醫院是12樓的大廈),心中想「到12樓就直接跳樓好了!」然而到了12樓,卻發現通往陽台的門是深鎖著,他不得其門而入,卻仍不死心,改搭別棟電梯,看是否沒有鎖門,沒想到門把都是深鎖的,於是卓傳道只好搭車返家。

回到家吃完飯,卓傳道向太太說要去外面走走,穿外衣時,他順手將醫生開的半個月藥量的安眠藥帶走,心想等下在外面找家旅館,將藥吞下,然而卻被太太發覺了,他只好將藥放回去。

走出門,隨意上了公車,完全沒目標的上車、下車,逛台北市;最後至11點半就坐車到台北火車站,坐在候車室,無意回家。直至半夜12點,他心中不安,打通電話向太太報平安,太太接電話後很著急的問他:「你在哪裡?我們已在各處找你都找不到,急死了,你快點回家吧!」然而卓傳道卻不說地點,太太急死了,後來因車站傳來催促旅客上車的聲音,太太終於知道他在車站,就催促他快回來,並說:「你今晚務必要回家,否則我就坐在陽台上等你到天亮」卓傳道才無可奈何的搭車回家。

回家後的卓傳道一語不發的進入浴室,他趁太太不注意時,又偷偷將藥帶入浴室。憶及此,卓傳道說:「魔鬼作工時,實在很凶猛,牠要害你時,會想盡各種辦法,才肯罷休!」進入浴室後的卓傳道,就將所有藥一一打開,和著自來水全吞進肚裡,不久,就倒臥在浴室(幸好沒撞到頭部),在外面等候的太太和女兒卻不知卓傳道已出事了,因他洗澡一向緩慢。

兒子一通電話救他一命

然而,慈愛的神就在關鍵時刻,感動住在桃園的兒子於半夜一點三十分打電話給媽媽:「我前幾天回家,覺得爸爸似乎怪怪的,你要多注意他。」卓傳道娘才想起尚未出浴室的卓傳道,急著敲門呼叫,都沒有回應,才趕快去找鑰匙開門,看到不省人事的卓傳道倒臥著,就趕快打119送往淡水馬偕醫院。

經過不斷灌腸,終於救回卓傳道的生命,醫生向傳道娘說:「再晚幾分鐘,藥進入肝,就無法醫活了!」

清醒後的卓傳道,才駭然發現自己躺在大門深鎖的精神科病房,忽然看到一旁的太太,太太急問:「現在覺得如何?」卓傳道回答:「現在很好!」

從此,卓傳道就在精神病房住了三星期,看到各式精神病人,有酗酒者、有妄想症者、有年輕貌美的小姐整天吵鬧不休……。才知道心靈被捆綁者是那麼多,也那麼令人同情。

走過死亡,噩夢卻未醒

出院時,卓傳道照醫生吩咐,每月定時回診、吃藥。本來都睡不著的他卻從此昏昏沉沉一直睡,每天平均要睡19小時,傳道娘說:「最長睡22小時。」藥吃久了,卓傳道也覺怪異,就故意不去看病,但第二天護士就打電話來催診了,卓傳道只好再向醫生報到。他向醫生表明不再吃藥,但醫生告訴他:「我們長老教會的牧師也有人像你這種狀況,因不按時吃藥,第二次住院,所以,你一定要按時吃藥,否則第二次住院麻煩就大了。」卓傳道只好再乖乖吃藥。

當時的生活就是吃藥、睡覺如行屍走肉,完全沒食慾,瘦到54公斤。每天不想做任何事──禱告、讀經、看報……,也不想開口說話,甚至不想聚會,家人要聚會時,總得留一人照顧他,若去聚會,一定坐最後一排,聚完會後第一個就溜走,不想與人說話,打招呼、碰面。

晚上卓傳道睡覺也未曾安穩過,常夢到被人追趕,或與人打架(結果睡在一旁的太太常常被他打到)……,他深知這些都是魔鬼的工,卻無力招架。有一晚更聽到一個聲音,嚴厲的叫他「起來,出去!」卓傳道知道是出自魔鬼的聲音,所以不服從,但是那聲音卻更囂張了:「你不出去,等一下會讓你更痛苦!」卓傳道當時雖是很軟弱,但神仍保守他沒有完全屈服,只是坐起來,不願走出家門。這樣的折磨,幾乎每天進行著。

有些舊識、同靈,聽到卓傳道的情況,都來探望,但他只覺心煩,也不想說話,所以就交代太太:「以後凡有人要來看我,想辦法使他們不要來。」太太雖然為難,還是不得不遵從。甚至有一內壢執事偕同太太開車到卓傳道家樓下,仍是被阻。

走傳道娘的眼淚

眼看著卓傳道每天消沉,不見好轉,傳道娘擔心、憂心、痛苦,但完全束手無策。

她知道不能眼睜睜看著傳道沉淪下去,於是每天早上準九點強迫傳道與她一起禱告,一禱告就是三十分鐘,「這三十分鐘內,我太太的眼淚都沒停過,甚至禱告完還哭。」雖然知道太太的痛苦,但是當時卓傳道軟弱到極點,禱告完全沒力量,跪不到幾十秒就趴下去,傳道娘就將他攙扶起來。如此,在三十分鐘內要反覆幾十次。

每天痛哭向神禱告的傳道娘,後來雙眼已腫至上眼皮快蓋住下眼皮了。有次有一位執事來看傳道夫婦,他告訴卓傳道:「你要勇敢靠主堅強起來,傳道娘的眼睛都快瞎了!」

然而傳道娘的眼淚並沒有讓傳道剛強起來,病情也似乎沒起色。癥結在哪裡?難道就如卓傳道自己所說,一切就在退休後發生了?

傳道娘覺得卓傳道的狀況,並不是突發性的,其實仔細想來還是有跡可循。根據她的觀察,卓傳道長久以來就把工作上的問題壓抑在心中,從不說出來。因為卓傳道說:「神學院的老師不希望他們將牧會的問題告訴家人,以免事情經過傳舌對信徒不好。」加上對兒女婚事的憂心,長期累積下來,悶悶不樂又忘記仰望神,以至留下地步,讓魔鬼有機可乘。

應當仰望神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詩篇四十二篇)詩人大衛在極度憂悶中,知道要仰望神,撒但就無法趁機進入,在他身上作王。所以他雖經過憂悶卻沒「進入憂悶」。

然而神究竟是慈愛的,在傳道娘迫切、不灰心、不放棄的祈求和眾信徒代禱下……,兩年後的一晚,卓傳道躺在床上,突然有一股風從被單裡出去,力量很大,被單都如波浪的起伏著,然後才從腳底「呼──」一聲走掉,當時的情況正如聖經所記:「眾人聽見了,又看見了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的聽他的話。因為有許多人被污鬼附著,那些鬼大聲呼叫,從他們身上出來。」(使徒行傳八章6-7節)感謝主,魔鬼一離開,卓傳道整個人全清醒過來,一切都清楚了,精神也日漸好轉,就將精神科的藥全部丟掉,並再也不回診了。

回想這段經過死蔭幽谷的日子,卓傳道明白完全是魔鬼的工作。「魔鬼如吼叫的獅子,遍地尋找可吞噬的人」,因此要常謹守、儆醒,不要受迷惑。他也深切體會保羅所說「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腓立比書四章4節)這句話對處在這憂鬱症日增時代的基督徒,是多麼懇切的呼籲。

一個常常不快樂的基督徒,將給魔鬼留下地步,成為被吞吃的對象。

因此,雖然有時我們的心靈會走在黑暗之中,但是我們要有這樣的信──就是主仍然在那裡。這樣的信念將讓我們有繼續前行的力量,如果我們在憂悶中,忘了仰望神,將使心靈沉淪下去,給隨時尋找可吞吃對象的魔鬼有機可趁。

重拾歡笑

「我的家庭原來是歡樂的,大家相處總是有說有笑,但在我生病期間,卻不想見他們,也不想說話,整個家死氣沉沉的。」卓傳道回想生病期間家人跟著受苦的情形,才明白原來不只他一個人受苦,至親的人都跟著受苦了。因此,蒙主垂憐,「重活」過來的卓傳道,對生命有更深沉的體悟:「我不後悔神讓我經歷這段死蔭幽谷的日子,因為我從此深切明白基督徒喜樂的重要與奧秘。」

是的,神使我們經歷哀愁,仍要照祂的憐憫愛人,因為:

主必不永遠丟棄人。
主雖使人憂愁,
還要照祂諸般的慈愛發憐憫。
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
使人憂愁。(耶利米哀歌三章31-33節)

祂是我們靈魂的父。

卓傳道的健康和屬靈的能力都恢復了,他於2002年10月再度出來領會,並協助各教會的靈恩佈道會。

他說:「現在我對自己的生活很滿意、滿足。並因知足而充滿感恩。」
(文/陳豐美,摘自[聖靈月刊]2004年1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