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剩餅餘魚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猶大王約哈斯、約雅斤、西底家


大衛的猶大國,並不是神國,歷代諸王是屬血氣的人,多是逆神命而犯罪的,致使後期王與百姓都被擄去為奴,被擄七十年後,在迦南地復興了故國,重建聖殿繼續拜神,不再與外邦人聯婚,也不再墮落於拜偶像。 (Ru 摘要)


經文:王下廿三31-37;廿四-廿五;代下卅六。

這是研究猶大國歷史最後的一課。

本課所舉出的,是猶大國最後的四個王,每一個都是惡王,其中兩個作王僅三個月(約哈斯、約雅斤);還有兩個是十一年(約雅敬、西底家)。

這四個惡王的時代,就是猶大國的末期,滅亡的日子已逐漸臨近了。大行改革的善王約西亞不幸戰死,國家失去了這位虔誠君王的領導;被埃及打敗,受其轄制;又接續作王的約哈斯不行其父的善道等種種,使得剛復興不久的國民之信仰,又大大墮落,陷於黑暗、敗壞,處於危殆之中。

△猶大王──約哈斯(王下廿三31-33;代下卅六1-4)

約哈斯作王僅三個月,被埃及王尼哥帶到埃及,立他的哥哥約雅敬為王,猶大國被罰許多金銀,被徵收重稅(代下卅六1;王下廿三31-35)。

△猶大王──約雅敬(王下廿三35-37;代下卅六4-8;耶卅六)

約雅敬重新設立父親約西亞所廢除的偶像,行可憎惡的事(代下卅六8),剛愎自用,不聽從先知的勸告。當時先知耶利米正在耶路撒冷,看了百姓與君王背逆犯罪,國家傾向於滅亡,奉神旨傳預言,心裡火熱、憂傷。

神的話臨到耶利米,他就將所得的神言,叫秘書巴錄寫在書卷上,招集百姓來,念給他們聽;又去見約雅敬王,念給他聽(耶卅六4-21)。可是約雅敬王卻反而發怒,將書卷用刀割破,又扔在火中燒掉(22-23)。神的話臨到耶利米論到約雅敬說:「他的後裔中必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他的屍首必被拋棄,白日受炎熱,黑夜受寒霜。」(耶卅六30),果然,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攻擊耶路撒冷的時候,約雅敬被他用銅鍊鎖著,被帶到巴比倫死在那裡,無人為他舉哀,沒有人為他埋葬(耶廿二18-19)。這是行惡的結局,是極大的鑑戒。

△猶大王──約雅斤(王下廿四6-16;代下卅六9-10)

約雅斤是約雅敬之子,他登基時,代下記載是八歲,王下記載是十八歲,可能是在他八歲時,約雅敬就讓他為王,到約雅敬被巴比倫擄去,他實在登位時,是十八歲,所以這兩處記載都是對的。

約雅近作王僅三個月另十天,但已足夠顯露他的惡行(王下廿四9;參耶廿二24-25此歌尼雅即約雅斤)。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二次來圍困耶路撒冷,將他和家屬、臣僕、首領,並耶路撒冷的居民、勇士,都擄到巴比倫去;連聖殿和王宮裡的寶物都被拿去,這是罪惡的刑罰,照神所預定,到了時候應驗的(王下廿四10-16;參王上九6-9)。

△猶大王──西底家(王下廿四17-廿五30;代下卅六11-21)

西底家是約雅斤的叔叔,是約西亞王最小的兒子,由巴比倫王設立他作猶大王。西底家所行的惡,是照約雅敬所行的(王下廿四19),先知耶利米雖以懇切的話勸他,仍不為所動(代下卅六12),尼布甲尼撒亦曾使他指著神起誓,他卻仍舊背叛,強項硬心,不歸服以色列的神;眾祭司和百姓都隨著王大大犯罪,行可憎之事污穢神的聖殿(代下卅六13-14)。

因此,神的審判來臨了,就讓巴比倫王再來攻擊,至耶路撒冷完全被攻破,用火焚燒,全城的房屋、聖殿和王宮都被燒毀,其中大小器皿和財寶,都被帶到巴比倫;百姓被殺的甚多,西底家在逃到耶利哥平原時被捉拿,被帶到巴比倫王那裡受審判,巴比倫王在西底家眼前殺了他的眾子,並且剜了他的眼睛,再以銅鍊鎖著他,押他到巴比倫,將他囚在監裡,直到死的日子(代下卅六17-20;王下廿五1-7;耶五十二4-11)。

這就是猶大國滅亡的景況,實在悽涼慘絕!當時在耶路撒冷的先知耶利米,親眼看見聖城遭滅的景況,日夜悲傷流淚,寫了「哀歌」,將聖城被毀,國家滅亡的情形,描寫的極為慘切,為罪懺悔,求神憐恤,盼望將來的復興,這就是「耶利米哀歌」,在教訓、文學上都極其寶貴。

神曾對大衛立約應許;「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直到永遠。」(撒下七16)。這國非指大衛及其子孫的猶大國,大衛的國是一個預表,是百姓要求立國時,神允許設立的,要藉選民在地上成立的王國,表明實在的神國,而這神國才要永遠堅立。由此可知以人為王的國終必消滅,藉此選民可得重要教訓。

大衛的猶大國,並不是神國,歷代諸王是屬血氣的人,多是逆神命而犯罪的,最後幾個王既然相繼犯罪無法可救,神就按祂的公義使這國受審判,交與巴比倫任其攻滅,王與百姓都被擄去為奴。

但特別要留意的;百姓被擄於巴比倫的年數,僅七十年而已(代下卅六21;耶廿五8-11),等七十年滿了,神必再施恩眷顧,使百姓仍要歸回迦南地(耶廿九10)。這七十年是選民受刑罰的一個完全期間;另一原因是以色列民在五百年間,有七十個安息年沒有遵守的緣故,就在這時候,使他們被擄離開本國七十年,這七十年間,使土地得享安息,等於七十個安息年(代下卅六21;利廿五1-5;廿六34)。

七十年滿了,神再施恩使百姓歸回,重建聖殿復興國家,所成全的事實在奇妙。當時波斯古列王登位,這王遵從神的旨意,下召通告全國,允許在他國中,凡作神子民的都可回去耶路撒冷重建聖殿(代下卅六22-23)。在古列出生前兩百年,先知以賽亞就提到他的名字,預言他必成就神所喜悅的事,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賽四十四26-28),應驗此奇妙的預言,到百姓被擄滿了七十年那年,正是古列元年。詳記這段歷史的書,就是「以斯拉記」。

按聖經所記,猶大國被擄巴比倫,前後共有四次,按歷史家所查考:第一次擄在主前六○六年,即約雅敬在位第四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元年(王下廿四1-3;代下卅六5-7),此時但以理等亦在被擄之列(但一);第二次在尼布甲尼撒第八年,即約雅斤王年間,先知以西結亦在內(王下廿四8-15;代下卅六9-10);第三次在尼布甲尼撒第十八年,西底家王十一年四月,耶路撒冷最後被攻破,這次連王也被捉拿,被剜了眼睛,悲悲慘慘地被帶到巴比倫去(王下廿五1-7;耶五十二4-11);第四次在尼布甲尼撒王十九年五月,巴比倫王的臣僕,護衛長來耶路撒冷,用火焚燒聖殿、王宮,並一切建築,將所有的金銀、寶物和聖殿的聖器,殿前的兩根銅柱等,都運到巴比倫去,已投降民眾餘下的亦擄了去,只留下了民中最窮的,使他們修理葡萄園,耕種田地(王下廿五8-19;耶五十二12-23)。

以色列民經過這次被擄去七十年,被釋放回來後,在迦南地復興了故國,重建了聖殿,繼續拜神,這是失敗中的勝利。他們在巴比倫七十年的生活,看透外邦人的黑暗,拜偶像的愚昧;因此在被擄回國後就不與外邦人聯婚,得以保全他們的種族;也不再墮落於拜偶像,得以保全他們的宗教,所以到了兩千多年的現在,以色列民族仍然持守獨一神的宗教。(按歷史家所查考:波斯王古列下令釋放猶太人回國建殿是在主前五三六年,而百姓第一次被擄是在主前六○六年,正是滿七十年)。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