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終於尋見祂


我常覺得外人逼迫我,丈夫與女兒都不了解我,只是罵我;我向外人訴苦,卻沒有人能幫助我。我痛苦得吞不下飯,睡不著覺,常常半夜醒來。在痛苦、害怕、憂愁中度日。我的心在我裡面發昏的時候,我呼喚天上那位尚不認識的神:「神啊!求祢不要逼我到自殺的地步。」於是我開始尋找那位天上的神,希望祂來拯救我。 (akiku 摘要)

哈利路亞!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我出生在一個拜偶像的家庭,排行老大。父母說我嬰兒時曾經得一場重病,幾乎死去。我之後的一個妹妹出生後,不到幾個月就夭折了。小時候家裡貧寒,但母親對民間拜拜的節日卻十分注重,客廳裡設有神壇,並常常去廟裡燒香求平安;但我們家卻沒有平安。反而父母親常常吵架,小孩子們時常生病。母親年輕時也常因膽結石發作痛得慘叫不已。

十歲時,我曾參加一個基督教少年團契,團契後我拿了一本厚厚的聖經回家,把它放在客廳,就是神壇附近。也許從那時開始,我們家更不平安了。母親先患頭痛症、失眠症,後來甚至精神失常,常對父親無故取鬧,甚至拿菜刀割父親的胳膊和大腿。那時我才國中一年級,五個弟弟、妹妹年紀都還很小,最小的妹妹才滿一歲。

後來我讀完國中,考上護理學校,畢業後先在台北一家醫院工作了兩年,就到德國當護士。1978年,我接到家父的來信,說家母因上吊自殺未遂,送醫急救後成為植物人。父親後來提早退休照顧母親整整4年之久,家母才離世。

光陰似箭,轉眼間,我已是個中年婦人,也早為人妻與人母了。回頭看看消逝的日子,何曾不是登山渡海,飽受心酸。離家30年,我早已領悟到人的生、死、命運絕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是掌握在天上那位主宰者的手中,只是尚不知祂是誰。

兩年前,我曾一度落在非常痛苦的處境中。覺得外人逼迫我,丈夫與女兒都不了解我,只是罵我;我向外人訴苦,卻沒有人能幫助我。我痛苦得吞不下飯,睡不著覺,常常半夜醒來。在痛苦、害怕、憂愁中度日。兩週下來,我消瘦了10公斤,臉色疲倦蒼黃。那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的心在我裡面發昏的時候,我呼喚天上那位尚不認識的神:「神啊!求祢不要逼我到自殺的地步。」

於是我開始尋找那位天上的神,希望祂來拯救我。我家隔壁的基督教祈禱所,每星期日都有信徒去聚會,我常常走到門口,卻不好意思進去。有一天,我與一鄰居信徒談話,後來與他進去教會聚會,但那德國神父所講的道理,我聽得不很清楚。我在家中一邊閱讀佛書,也曾想找一個佛教的團體。有日,在城裡看到有人介紹法輪功,就去上課,德國人學得好精通,但我這中國人卻學不會,去了三次,就沒再去了。

後來聽說海德堡有一家華人基督教團契,大都是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每次唱讚美詩,我就眼淚汪汪。這時,我已相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那所教會是租用一德國老教堂後面的會客室作禮拜的。每回我去作禮拜時,就先進入那所老教堂裡(從前30年來從未進去過)跪下向主耶穌禱告,當時我對悟性禱告仍欠缺文詞,就將牧師要我看的《詩篇》一四二篇背下當禱告文。我哀告天上的神,發聲懇求主耶穌,求祂救我。

一個星期五晚上,我因痛苦萬分,離家來到火車站旁徘徊不已,突然想到一所德國教會這週有佈道大會,於是就去了。並於去年(2000年)6月接受了講台上水池的洗禮。在那教會有一位女信徒,藉由她使我獲悉台灣有一所基督教會在海德堡火車站附近。後來我就到真耶穌教會,為了道謝他們送我一本中文聖經,即使起初不習慣用聖靈禱告的方式,還是偶而會去守安息日。

有一天我跪在家中禱告求聖靈,向主說:「主啊!祢是要我回德國教會呢?還是留在真耶穌教會?若主要我留在真耶穌教會,求主賜我聖靈。」突然間,感覺有股熱力,我雙手擺動,舌講靈言。我頓時心中喜樂,眼淚汪汪,便再三向主說:「主啊!我實在是個罪人,為何祢如此愛我?」

今年4月15日,我在海德堡尼卡河接受正式的活水浸禮。洗禮前,我常常向主祈禱,求主讓外子來參加我的洗禮,並求主彰顯神蹟奇事,感動我頑固的丈夫。洗禮前一天,天氣溫暖且出太陽,但半夜突然下大雪。我早晨起床後,很驚奇外面的景色,大地正被一層層白綿綿的雪花覆蓋著,白雪紛飛,如嚴冬雪天的景色一樣美麗。但我家的汽車是夏天的輪胎,要開車上山是困難且危險的,因為靈恩佈道會場在山上,且外子昨天突然臀骨疼痛,吃了幾顆止痛藥也不見果效。但他還是咬緊牙根,忍痛駕車送我上山。開車到半山腰時(古堡之處),車子突然滑了一大圈,我便勸外子慢慢開車回家,而我則在心裡默禱,目送他下山。

我一個人,背著一只旅行袋,腳上穿著夏天的平底鞋,一步步往山上走,一路走,一路吟唱詩歌讚美主耶穌。我想到經上記載「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感謝主,我終於走到了佈道會場,平常只要10分鐘的路程,這次卻走了半個多鐘頭。後來與同靈一起開車慢慢下山到河邊洗禮,雖然大部份的車子也是夏天的輪胎,感謝主!我們平安到達洗禮場所,也都平安回到山上。在回往佈道會的小山路中,有株垂柳因雪的壓力折斷在路中,阻擋我們的路,幾個弟兄們下車用力將那斷殘垂柳搬移一些,好讓車子方便通過。感謝主,我平安地接受了洗腳禮和聖餐禮。

我先生原本臀骨疼痛,在我受洗後的第二天,經過我向主禱告及弟兄姊妹們的代禱後,蒙主垂聽!上午他原本痛得不能動,傍晚時他突然站起來說要出去溜狗。我問他:「是不是還有一點點痛?」他說:「完全不痛了。」他是最不願去看病的人,所以至今他都沒有去找醫生。感謝主!主的恩典真是數算不盡。祈求主亦能帶領我已受過其他德國教會洗禮的丈夫與女兒,趕緊來真耶穌教會認識真理。

受洗約一年以後,一個晚上我手翻閱讚美詩,翻到第37首「硃紅罪變如雪」——你的罪雖像硃紅,主必使它白如雪,你的罪雖像硃紅,主必使它白如雪……。我的心靈當時好像被電電到一樣,回想我在受洗前的半夜,天下大雪,如嚴冬的景色。等到洗禮、洗腳禮、聖餐禮以後,太陽大出,整個在樹上的、山上的、地面上的雪跡,約僅在一個小時內被融化的完全消失。兩個星期前還跟柯傳道娘談起此事,她也說:「是阿!很奇妙喔!」

願一切榮耀、尊貴、權柄、頌讚歸屬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直到永遠。阿們!

2001年11月1日德國海德堡
(文/林淑貞,摘自[聖靈月刊]2003年11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