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我求聖靈的心路歷程


壽南17年那年開始慕道,隔年受洗歸主,向神求聖靈,一轉眼已過了34年……。她的孩子們從會講話開始,一天天、一年年聽慣了壽南不止息的請求:「一起來幫媽媽求聖靈!」在這辛酸漫長的等候中,主幫助她看清一點:雖然有時心中失望,但天國路上沒有頹喪的餘地,必須朝著目標繼續前行。快讓壽南來告訴您,當她求得聖靈後有什麼好處! (akiku 摘要)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1966年,我17歲,就讀高三,隨著一同搭火車通學的好朋友黃愛惠姊妹到真耶穌教會台中教會慕道。在會堂裡看見無論老少都虔誠跪下禱告,口出靈言;而講道的人處處引用聖經,以經解經,不講空洞的人的理論,因此深受感動,每逢星期六下午就開始固定參加安息日聚會。聚會後把種種不懂的信仰問題提出向傳道、長執請教,大致都能得到滿意的答覆,遂於翌年接受主耶穌寶血洗禮,隨後自然也開始求聖靈。祈求、等候、追尋……一轉眼竟過了34年。感謝主,在2000年9月13日終於得到了至寶的聖靈。

34年的時光,多少次仰天長嘆:「為什麼?」傳道、長執、老信徒、新信徒和我自己所提出的解答似乎都無效後。每遇有人得聖靈,我必傾聽其見證,找出他禱告蒙神垂聽的關鍵是什麼;每遇禱告會,我必先全神貫注於領會者的勉勵、提醒,期能發現一線亮光,然後才帶著滿心希望與專注,屈膝於主面前。在這辛酸漫長的等候中,感謝主幫助我看清一點:雖然有時心中失望,有時明明感覺主撇下我作孤兒,但天國路上並沒有回頭的餘地,沒有頹喪的餘地,我必須朝著目標繼續前行。

一.無知的言語

信主約10年後,有一天忽然想起一件事:十年前剛信主時,我羨慕教會裡年長的信徒擁有美好的靈修,自己每因信耶穌遭受家人反對、阻撓時,卻無法表現出柔和謙卑的品德來。對自己失望之餘,就想到用一種方法來鞭策自己:既然我很渴慕聖靈,又渴慕作到美好的靈修,我就向主禱告說:「主啊!如果我靈修作不好,祢就不要給我聖靈好了!」當我仔細回想,確定自己是有過一兩次這樣的禱告時,不禁不寒而慄。神會追討這無知的言語嗎?沒有聖靈的幫助是不可能作好靈修的,而我卻對神說過「我靈修作不好,祢就不要給我聖靈」,我豈不是被自己的話套住了嗎?

傳道、長執知道我的壓力很大,都憑愛心安慰我:「那是妳剛信主、道理還不明白時所說的話,神是慈愛的,只要妳誠心認錯,祂必會赦免妳。」我就時常迫切祈求主的憐憫、原諒。遇有機會也常以這經驗和新受洗的弟兄姊妹互勉:「無論你的心多熱切,千萬不要輕易許願;萬一許錯願或是作不到,神追究起來就不好了。」感謝主,當得到聖靈的那一刻,我知道神終於以憐憫待我,赦免了我無知的言語。

二.不自知的罪愆

在靈恩會或是平時的禱告會之前,領會者常會勉勵我們要反省過錯、認罪悔改。聽多了,偶爾感覺洩氣。心想:求不到聖靈已經夠難過了,還被影射沒得到聖靈的人是帶著罪的、是不聖潔的,眼淚只有暗暗地往肚裡吞。年齡漸長,人生閱歷多了,發現到一個事實:有些弟兄姊妹的過錯對於旁觀者是那麼明顯,但他本人卻一點都看不見,正如大衛謀殺了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子,他還義正言辭地說:「行這事的人該死」,卻不知他自己就是那個人(撒下十二1∼14)。由這一點我逐漸悟出一個道理來:既然這麼多人都很難看到自己的罪愆(包括合神心意的大衛王在內),推論起來,「我」的身心一定也有不少自己看不到的罪愆存在著!發現這個新道理,亦驚亦喜。驚的是:我在神和人面前不知道有多少虧欠,只是不自知而已!喜的是:既然看清這一點,今後反省自身時就有了新的尺度,在神面前的認罪悔改也才可能達到應有的深度與寬度。這才知道,領會的傳道、長執在聖靈帶領下對我們的勉勵是正確的。大衛王不也曾向神禱告說:「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祢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誠哉斯言!

三.神的時候

有一次和馬來西亞的何玉玲傳道談起求聖靈,她作見證說:有一位弟兄也很渴慕聖靈,多年來無論平時或靈恩會期間都非常努力求聖靈。傳道們能勉勵的話都勉勵盡了,一年一年過去,他就是得不著。有一天他在雜貨店裡忙生意時,忽然有一種感動:「時候到了,你要受聖靈。」他十分驚喜,立刻要求太太幫忙把客人打發走,然後關了店,夫妻一同跪下禱告。果然聖靈很快澆灌下來,他的喜樂不在話下。何傳道說:這是有關「神的時候」最明顯的一個見證。我聽了深感安慰,心裡亮起一線希望:主啊!我的時候快到了吧?也許明天?也許今天?我要等候祢!

四.心的問題

多年前在聖靈月刊上談到一篇見證,作者在靈恩會中為弟兄姊妹祈求聖靈時見到異象:主耶穌在會眾中行走並為一些人按手;凡被主按手之人都得聖靈,口說靈言。他高興不已,更加迫切代禱。沒料到主耶穌很快就要離開了。他略感失望而向主說:「這有好多位尚未得到聖靈,祢為何不按手賜下呢?」主回答他短短一句話:「心的問題」,然後異象就消失了。主耶穌所說「心的問題」是什麼意思呢?可惜作者在文中並未作任何解釋。從此我時常思索這個問題。祂是指清心?信心?虛心?愛心?專心?恆心?……一再揣摩與反省。有時似乎有所領悟、進展,有時又似乎遙不可及。主啊!求祢向我發言!主啊!求祢帶領我心趨向祢的法度!

1.心是指「靈」也就是「良心」

六年多前看到本會一位長老的文章「要用心靈和誠實禱告」。大意是說:心是指「靈」。有人禱告靠體力來拼,一跪就是三、四個小時,全身體力用盡;有人用──意志力來爭:「我求不到聖靈就不站起來,今天非求到不可。」作者認為:雖然這兩種禱告也會蒙神的憐憫與垂聽,但是最完美的禱告應該是用靈(良心)來禱告。清潔的「良心」讓我們無時不敢忘卻主耶穌對我的關係是全能的造物主,又是獨一的救贖主。那麼禱告時跪在主前,我自會獻上渾然的真誠、敬畏與專注,這就是無需勉強、十分自然的靈的禱告。我開始學習用靈(良心)來禱告。藉著主的幫助,清楚體驗到求聖靈的禱告不再是重擔;靈的禱告是那麼自然,同時卻又無比敬虔迫切,不受體力的拖累,不在乎境遇的順逆。拿出最原始的赤子之心來敬拜神、接觸神,果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與力量。美哉主道!

2.心是指「傾心吐意」

這位長老在文中又作見證說:有一位姊妹和先生鬧意見,盛怒之下,撇下孩子奪門而出。後面嬌嫩孩子呼求「媽媽回來」的聲音根本聽不見,只知氣沖沖地往娘家跑去。當她到達娘家不久,接到緊急通知:她的孩子在她身後只顧著追媽媽,不幸過馬路時被車撞倒,現在醫院急救之中。這位姊妹奔赴醫院,看到女兒重傷在床,禁不住跪地痛哭、盡情向主哀訴無限悔恨。沒想到在傾心吐意之中,她竟開始講出靈言,得到聖靈!

我讀此見證,感同身受。天下作媽媽的無不希望為兒女們安排最美好的未來,而這位姊妹卻親手扼殺孩子的健康、幸福!天下人間除了迫切呼求主的赦罪與救助之外,哪有任何方法可以消除徹心的痛苦呢?這位姊妹所作的禱告,真是用「心」「靈」禱告的最佳寫照!是真正發自肺腑深處、感動神的心的哀求!

主啊!我也要晚上、早晨、嚮午,哀聲悲歎,向祢哀陳我對聖靈的渴慕。主啊!我從深處向祢求告,願祢側耳聽我懇求的聲音!

3.心是指「感情」

四年多前得知一位近五十歲、自小信主的姊妹忽然得到聖靈的消息,我立刻打電話問她詳情。她見證說:那天一位傳道由外地來巡牧,在講道快結束時她聽見傳道勉勵說:「禱告要用心禱告,不要用腦子禱告。」她忽然覺得這句話很對,很有道理。講道結束時,她就認真地要求自己用心禱告。沒想到就在那短短的十分鐘禱告,聖靈沛然降在她身上,令她欣喜若狂!我立刻追問:你所謂用心禱告的含意究竟是什麼呢?她回答說:就是用「感情」來禱告。我愣了一下,禱告裡自然有感情呀!但是再細細思想,我的禱告裡有認罪、感恩、敬虔、渴慕、傾心吐意……卻無法找到一份夠深厚的對神的感情!這一驚非同小可,我記得明明對神有一份濃濃的感情,曾幾何時,這份感情早已遁形,我怎麼從來沒有察覺到?!是什麼事物使我悄悄收回對神起初的愛?

潛意識裡有個東西蠢蠢欲動。其實多年來我隱約知道有樣東西潛藏在那兒,只是不認為它真會造成致命傷,所以從來未曾正視它;但現在問題的嚴重性忽然顯明在我面前:我的禱告中已察驗不出對神的感情!這個小狐狸看來勢必把它逮住才行!輕輕推開記憶之窗……

一次次的靈恩會、禱告會,空手失望回到座位,看看那些滿面笑容剛得到聖靈的人,剛才聚會前他不是堅持不信神嗎?剛才她不是還在譏笑聖靈嗎?剛才這位老人家不是還埋怨靈言禱告不雅觀嗎?……怎麼聖靈反倒澆灌在他們身上?渴慕的人一無所獲,譏笑與反對的人反而得到美好的靈恩,神的公義在哪裡呢?

傳道、長執、同靈給予各種各樣的開導和安慰。其中不少人給的結論是:「神的作為太奇妙,我也看不透。繼續求吧!求到聖靈時就明白了。」我擦乾淚水,舉起發酸的手繼續禱告,我也積極傳福音給家人、朋友。但是那個小狐狸──那百
分之一的不信與懷疑並不肯罷休,它技巧地拉遠了神與我的距離。神的形象不再是慈祥的阿爸父,倒像是路加福音十八章裡那個「不義」的官。再看看我自己,簡直像極了馬太福音十五章裡那個乞食餅碎的狼狽的迦南婦人。我知道出於理智、為了永生,我會和她一樣一直地求下去,但是在感情上,為了怕再度受傷,我已經退縮;我無法「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寶座前,我無法像馬利亞一樣打破玉瓶、獻上馨香的愛情。

2000年7月,休士頓教會的靈恩會到了。我知道這次靈恩會中我必須衝破這個瓶頸,我必須重拾當初對神完全的信任與完全的愛。靈恩會已近尾聲,禱告會中我滿心掙扎:「主耶穌!幫幫我!幫我相信祢是全然公義的主,幫我相信祢是值得我把全心的愛獻上的那位神,幫我踢開一切隔閡,從此放心稱呼祢為阿爸父!我信不足!求主幫助!我信不足!求主幫助!」

禱告結束,周惠嘉傳道走向我的身邊。通常禱告會後傳道走向誰的身邊,就是那人得到聖靈或被聖靈感動,周傳道走到我面前來作什麼呢?沒想到周傳道真的開口說:「剛才妳有說出一些靈言,再加油,就會被聖靈充滿。」我不能相信這句話,聽來就像是天方夜譚。但是剛才跪在身旁禱告的四、五位姊妹也都走來,一一作證說:「我剛才也聽見妳講靈言了!」訝異之餘,反覆思想,覺得事實的真象可能是:這一次的禱告太專心、太投入,只顧著向神傾心吐意,只顧著哀求神徹底重建我對祂的信心與愛心,其他什麼事都注意不到了。


接下來的兩個月之中,禱告時並無感動與靈言。但我隱約感受到神已接納了我的祈求;我相信時候近了!

兩個月後我們搬了家。為了賣房子,時常要回到舊家開門讓人看房子。9月13日和客人約好了下午6點在舊家見面。5點50分我一個人等候在空蕩蕩的屋子裡,無事
可做,心想不妨利用這十分鐘作個禱告也好。於是跪下,口誦「奉主耶穌聖名禱告」,忽然之間發覺舌頭捲動起來,說出一串聽不懂的話。我一驚,是聖靈嗎?是我等候三十多年的聖靈來到了嗎?這是夢?是真?這時客人按門鈴來到,我只好站起來,儘速帶他們看房子,儘速打發他們走。他們一走,我興奮地再跪下禱告看看,流利的舌音再次順口而出,感受奇妙,看來這不是夢了!趕緊開車回家,一路上不敢停止禱告,惟恐一切成空。

到家後,孩子們起先也被這消息弄得目瞪口呆。他們從會講話開始,一天天、一年年聽慣了我不止息的請求:「一起來幫媽媽求聖靈!」老大、老二不說,剛滿12歲的老三都已經為我代禱近8年(老三在四歲半時得到聖靈)。這大好的信息來得太突然,哭不是,笑也不是,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啊!哈利路亞!神的作為太奇妙!」他們又唱又跳中作出了美妙的結論。


我抓起電話通知美德的傳道們和全美各地常為我代禱的長執、弟兄姊妹,又聯絡正在中國旅遊的哥哥姊姊。電話那端傳回來各式各樣的驚喜:有的呵呵大笑,有的狂聲歡呼,有的吁了長長的一口氣!再寄出電子郵件給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的代禱者,一些人不約而同選用特大號字體來回函,內容幾乎一致在稱頌神永恆不變的公義、信實與慈愛。

「求到聖靈時妳就明白了!」一點沒錯。以前那些想不通的疑慮、不解、失望、憂傷早已不知去向。除此而外,更深深體驗到聖靈裡的禱告帶著一股能力:有時信心偶爾軟弱,一禱告求助,聖靈立刻加添信心,轉眼之間軟弱已換為剛強;有時教會事工不知從何作起,跪下呼求聖靈帶領,事情很快就有了方向;有時受了難言的委屈,禱告後神就藉著想不到的方法,為我作一些伸冤,使我破涕為笑。祂十足是一位慈祥的阿爸父,全智的保惠師!

一位姊妹說得好:從「求聖靈班」畢業,不是真的畢業,其實是一個開始──「求聖靈充滿」的開始。是的,新的旅程已開展在我眼前,親愛救主,在祢雲柱、火柱帶領之下,我且起程!
(文/李章壽南 屬美國休士頓教會,摘自[聖靈月刊]2003年9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