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以利沙與亞蘭軍(二)


現今的世界,如同撒瑪利亞城,在心靈上有極大的饑荒,神卻預備了極豐富的屬靈恩惠要供給人,需要我們勇敢去傳報佳音,使萬民蒙拯救,而不信主福音的人,終必受審判而滅亡。聖經常記載那些與選民有關的國家,他們雖是外邦,神卻常藉著那些國家來作祂管教以色列的杖,也提醒我們要時常警醒。 (Ru 摘要)

四、奇妙的解救(列王紀下七章)──由以利少在本章一節所說的預言,顯明他的眼睛不是看撒瑪利亞的缺乏,乃是看神的「供給能力」。雖然有一個攙扶王的軍長絕不相信,但第二天以利沙的預言果然應驗了,就是那看不見的火車火馬即天上大軍的聲音,嚇走了亞蘭軍,且將很多的衣服、食物、財物,全部撒在撒瑪利亞城外他們的營中,而逃跑了;在饑荒絕糧的時候,神使百姓得了充足的供給和解救。神使祂的百姓,在苦難中得解救,實在奇妙極了!

我們要再留意本章四節以下,有四個患大痲瘋的人所行的事,這四個人可作為現在傳福音之人的好模範:

1.這四個大痲瘋的人,是人所討厭的──不准住在城內的民中,卻被神所用,去傳報佳音,作了拯救以色列城民眾的工具。

2.他們不顧生命而行,因而得了意外的物資很豐富可以生活(七章3-8節)。

3.他們知道有佳音,若不去傳報,必有災禍(七章9-11節;哥林多前書九章16節)。當時撒瑪利亞城的人,藉此四個人所傳報的好信息而得了解救。

現今的世界,如同撒瑪利亞城,在心靈上有極大的饑荒,神卻預備了極豐富的屬靈恩惠要供給人,需要我們勇敢去傳報佳音,使萬民蒙拯救。如不去傳報的就必有災禍(哥林多前書九章17節)。

那攙扶王的軍長,因為不信,終被踐踏而死(七章19-20節);可知現今的世界,不信主福音的人,終必受審判而滅亡。

五、書念婦人得回她的地業(列王紀下八章1-6節)──第八章開始這一段的故事是第五章以前的事。因在第五章,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已經患了大痲瘋,有大痲瘋的人是不得進到王面前的;但本章是基哈西在王宮與王談話,可知是在第五章以前,基哈西未曾患大痲瘋的時候。列王紀的筆者,為要將以利沙所行的神蹟記在一起,故在第四章記了五件神蹟以後,將乃縵的大痲瘋得了醫治的神蹟連續記起來的。可知第八章的饑荒,是在乃縵未來得醫治以前發生的,第四章末後所記的饑荒可能就是第八章首段所記的七年饑荒。

七年的饑荒實在太嚴重,書念婦人因為敬愛神,接待了以利沙,所以以以利沙就預先告訴她,使她遷居於非利士地住了七年,到饑荒過後才回來本地。回來時,因房屋、田地都被別人佔用,不肯歸還,故此,婦人就到王面前哀求幫助;恰巧基哈西在王前見證婦人接待以利沙,以利沙救活她的兒子等故事,於是王就准了婦人的請願,使她失去的地業,都歸還她。這證實「有愛心服事主的人,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的事情,主必定為他施恩惠,使萬事都得到益處」的重要道理(羅馬書八章28節)。

六、以利沙與亞蘭的新王哈薛(列王紀下八章7-15節)──在這些經節之內,論到以利沙被差到大馬色,對亞蘭國傳達關於換王朝的信息。

聖經常記載那些與選民有關的國家,他們雖是外邦,神卻常藉著那些國家來作祂管教以色列的杖,我們也要注意到這些事;士師時代,神的百姓背逆神時,神就藉著四圍的外邦來攻擊以色列,管教他們。

神將哈薛置於亞蘭國的王位上--他是一個殘忍、兇暴、無所畏懼,自以為有能力要成功的人。哈薛是想殺害便哈達的,以利沙對哈薛說:「你回去告訴他說:這病必能好,但耶和華指示我,他必要死。神人定睛看哈薛,甚至他慚愧。」(列王紀下八章9-11節)。

以色列該受刑罰,是因為他們離棄神。以利沙的心疼痛起來,因為知道哈薛要苦害以色列民,故他與哈薛說話時,他就哭了(八章11-12節)。以利沙的心如此的憂傷,神的心豈不更憂傷?

至於哈薛如何苦待以色列人,沒有詳細的記載,但從列王紀下十章32節;十三章3、22節簡單的經文可以知道這亞蘭的新王哈薛,曾多次苦害了以色列,難怪以利沙知道哈薛要作亞蘭王時,就傷心流淚。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