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祂是我生命的泉源


國中同學碧雲告訴我,宇宙中真的有一位神,雖然我滿心的罪惡感,感覺自己背叛偶像及家人,但神開啟我的心眼,使我覺得她所說的或是是真的。在神向我顯出多個證據後,更堅固我的信心,讓我相信只有耶穌是神!當我面對家人的反對、魔鬼的阻擋,想起聖經上說:「你在患難之日若膽怯,你的力量就微小。」因此我不敢一直喪膽下去,加上教會許多同靈為我禱告,使我漸有膽量去面對這一切。 (akiku 摘要)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國中初識福音


1989年就讀淡水國中二年級,有次跟本會李碧雲同學逛街時,被許多其他教會正在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攔下來,花了2小時說服我接受主耶穌,說這世上沒有輪迴,人死後不可能進入涅盤境界等,後來又帶我們參觀他們聚會的公寓。當他們得知碧雲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時,便把她支開,不讓她影響我受洗的意願。她們扶住我面向上在浴缸堮了一下,結束後請我吃麵包及葡萄酒,她們說那是聖餐。

碧雲知道我已經受洗了,感覺或許神要揀選我,她有責任向我傳全備的福音,因此花了一點時間向我講解道理,我則是滿心的罪惡感,感覺自己背叛觀世音菩薩及家人,尤其我們家是供奉瑤池金母娘娘的廟宇,終年香火繚繞;奶奶是掌廟的乩童,前來求問前程婚姻的香客絡繹不絕;家堣S是30人同住的大家庭,家人會怎麼看待我呢?我很希望就此忘掉這事,也希望她不要再向我傳福音了,我實在很擔心自己會遭天譴。

宇宙中真的有一位神


碧雲告訴我,宇宙中真的有一位神,我們都是從祂而出的,我們家那些大大小小30幾尊的神像都不是神,真正的神不會住在人手所雕刻的泥像堶情A祂是個靈,雖然看不到,但隨時與我們同在……。感謝神,開我的心眼,使我覺得她所說的話,或許是真的。

但我的心還是很掙扎,世上會不會同時有觀世音及主耶穌呢?主耶穌是不是外國人的神?為什麼我不拜從小到大熟悉的神就好,還要冒著被家人責罵的危險拜一個沒有金像、看不見的神?……我的心縈繞著許多疑問,覺得受到很大的衝擊,那時嚐試在禱告中,把自己的疑慮告訴祂,說這世上可能有祂也有觀世音,如果祂真的是神,正垂聽我禱告的話,請祂向我顯出一個證據,堅固我的信心,使我信得下去。

那時主耶穌垂聽我的童言童語,在許多地方顯出證據,好像打兵乓球一般,立刻得到回應,使我覺得祂一定是神,否則怎麼常常「顯靈」,便覺得很感動……。其實自己年紀小不懂道理,既不知道該怎麼敬拜祂,也怕說錯禱告詞而冒犯祂,但祂寬闊的慈愛,溫暖我窄小的心靈,帶領我日日與祂更親近。

就這樣我慢慢地相信,只有耶穌是神。

淡水教會同靈衷心關懷


我從參加初級班、中級班、教會聚會……一步步累積對祂的認識。聚會時總搶第一排,認真做聽道筆記;而淡水教會的媽媽及同靈對我都非常好,讓我很有歸屬感。就這樣,對祂的認識愈來愈多,便愈來愈有力量面對我前面的路。

我的確需要從神來的力量,面對我的家庭。當爸爸知道我信耶穌,不拿香不吃拜過的食物,令他火冒三丈,覺得不知如何面對其他家族的人,因此時常以強硬的語氣及行動,希望我回頭。有時去聚會途中,在公車站牌前被他看見,便立刻斥令我回家;有時聚完會回來,讓他見著了聖經,他會生氣地撕破它,將之丟進垃圾桶。

難熬的年夜飯/center>

每年的年夜飯,是我覺得很難熬、孤單的時刻,面對3至4桌拜過的菜餚,總是佯裝拉肚子,這樣就可以躲在房間,不用面對家人質疑的眼光。多年來,他們從沒想過我是因為「信仰」的緣故,只有我爸媽及兄弟姊妹知道,但他們並沒有當場拆穿。獨自一人在房間時,有時唱著讚美詩,有時禱告,淡水教會的媽媽,如怡萱姊、釗瑜姊、素玲姊……等人,會幫我準備許多過年時的點心,我覺得很溫暖,也就不會覺得那麼孤單。

慕道期間,其中覺得最困擾的,是與家人意見不合時,多說了幾句,家人會以鄙夷的口氣說:「信耶穌的就是這樣!」或「這是耶穌教妳的嗎?」我總是滿腹委屈,雖仍在氣頭上,但強把將出口的話嚥下去,免得神的名因我受影響。

喜得聖靈


高中時,知道求聖靈的重要性,因此每回靈恩會都會到前面讓傳道按手禱告,傳道勉勵我們求聖靈要「迫切」,也翻開馬太福音七章七節,告訴我們「求則得著」,因此我求聖靈時心堣@直唸著「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但還是沒有得到聖靈。我心堳璊F,告訴主耶穌:「祢知道孩子的困難處境,求祢賞賜聖靈,使孩子內心的力量剛強起來,在家中能夠勇敢地做見證,一生敬拜祢……。」

沒過多久,手不由自主地輕微震動,有股熱流暖暖地流淌全身,那時很認真地禱告,依稀覺得膝蓋離開跪墊懸空了起來。覺得在靈媬邞孕D面,非常感動與喜樂,我不斷地流眼淚,這一生從沒這麼輕鬆、喜樂過,真希望禱告永遠都不要停,我就可以一直跟主耶穌這麼親近。

禱告結束後,傳道告訴我,我有聖靈感動,回家後用心禱告,主耶穌一定會賞賜我聖靈。而當晚,我借住淡水一姊妹的宿舍,聚會回來後,那姊妹在書桌前認真地準備期中考,而我則在她的床上禱告。我很迫切地向神祈求,一段時間後,突然膝蓋有它自己的旋律,不斷地左右跳動,整個人被聖靈充滿,從床上到地上有一段差距,但膝蓋碰地時絲毫不痛,我只覺得很認真喜樂地禱告,任由膝蓋不斷地往前走。2小時結束後起來,那位姊妹告訴我,我跪在地上不斷地繞大圈圈,遇到牆壁及桌腳時,就繞過去。感謝神,在那2小時的禱告中得聖靈了!

二專時受洗


得聖靈後,更加喜愛聚會,只是不敢受洗,因為信心還很軟弱,擔心我這樣的家境,萬一哪天得罪神,不就沒機會悔改了?因此每到靈恩會同靈詢問我時,我都吱唔過去。有天淡水劉執事問我,我老實告訴他,我想老了再受洗。他告訴我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我心頭一震,很怕與主無分,便認真思考受洗的事,因此求主加添信心後,便在專一時受洗歸入祂的名下。

奶奶過世


時間過得很快,此期間,已經得聖靈、受洗歸入主名下。大四時,奶奶因病過世,我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曾經聽過也是一人信主的同靈,在參與家人喪禮時被打罵,也在其他力大的家人強押著跪拜時強力反抗,我擔心自己亦有如此遭遇,因此雖然淡水教會宣佈代禱,我仍每天擔心到神經衰弱。

俗稱「頭七」那天,家埵酗@些事情發生,例如廁所開著的門,突然自己關起來、房間的電燈自己熄滅……,我覺得很恐怖,沒辦法靜下心禱告,馬上以顫抖的手打電話給怡萱姊,她勸我不要怕,要禱告依靠神,告訴我神會派天使把魔鬼打得鼻青臉腫,我便覺得好多了。

隔天去淡水晚間聚會時,講道者的頭突然變成奶奶的頭,我知道是魔鬼要動搖我的心,因此閉上眼睛趕撒旦。眼睛張開,還是看見奶奶在講道,但我已經不戰兢了,突然覺得如果真的是奶奶多好,認真傳講神國福音,而不是起乩幫民眾算命,這是多麼不同的人生啊!

從神來的膽量去面對困境


記得經上說:「你在患難之日若膽怯,你的力量就微小。」因此我不敢一直喪膽下去,而當時教會許多同靈為我禱告,使我漸有膽量去面對這一切。當天晚上睡覺到一半,牆上的畫框啷掉到地上……,我已覺得不堪其擾,便坐起來告訴天空中屬靈氣的說:「在我奶奶的喪事上,如果你藉家人的手逼迫我,即便我所敬拜的神沒有出手救我,我寧願死,也絕不屈服,不會拿香也不會跪拜你。」說完後便倒頭大睡直到天明。

出殯那天,媽媽叫我躲在房間,我知眾怒難犯,也隨時有被架出去行禮的心理準備,只是我很平靜。在外頭,媽媽及妹妹一直幫我注意情勢的變化。牽亡儀式中,叫到我的名字,神使家人眼目混亂,沒注意少了一個人。而喪禮隊伍約500人浩浩蕩蕩前往墓地,隊伍中,不時有姑姑或阿姨問我到哪去了?妹妹總是回答:「在隊伍後面。」因此在整個儀式中,神依我的信心成全,把我藏起來,不被其他人注意,神賜我出乎意外的平安。

總會服事
一滴也不傾出


1999年6月大學畢業後,9月進入總會文宣處服事。第一天上班的晚上,被7.3級的921地震震醒,跟其他姊妹踉蹌逃出總會大樓後,瑟縮在西側藍球場同心禱告。清晨時回到4樓寢室,看見地面散落的磁磚、熱水瓶,滿目瘡痍……,我呆坐床緣,開始為初初離鄉背井即逢此巨震,而萌生退意之際。突然看見書架上層,有一杯喝剩下六分滿的塑膠杯,其下是已有裂痕的桌腳、落地的鋼杯、溢出的家庭號洗髮精,但杯子堛漱禲A一滴也沒有傾出。這堅固了我服事神的信心,覺得自己的生命就像那小小的塑膠杯,卑微、脆弱、不堪一擊;但若不是神的允許,強震也無法使其傾出一滴,神那穩如磐石的慈愛,讓我很有安全感。

電腦無法開機


另外,記得有一次手提電腦試了許多次仍無法開機,請來資訊科及網路的哲賢、欣瑩來看,確認硬碟損壞,我很懊惱,因為電腦埵玲繭蛦\多數位照片、日記及檔案,付之一炬實在傷心。因此我仍不死心地一直重複開機,但仍罔效。恰巧總編淑華姊讀國小二年級的兒子秉恩找我玩,我想起聖經上寫,有兩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禱告,神必垂聽,因此便邀他一起為電腦禱告。感謝主,禱告完後,電腦便可以開機了,等我花幾小時傳輸出所有需要的檔案時,電腦便又秀斗,恢復之前的死寂。

卻顧所來徑


想起剛進總會時,一切事務都不熟悉,內心非常畏懼,不管是雜誌編務、帶領義工小組等,都十分膽顫生澀,沒有一次覺得能順利度過困難。那時最激勵我的一句聖經節是:「祂教導我的手能以爭戰,甚至我的膀臂能開銅弓。」(詩篇十八篇34節)。我抓住神的話語度過每一個難關。記得第一年,每到文章截稿時,總還是苦無文思,常常晚上在文宣處磨到天亮;也記得當苦惱文章不夠時,突然收到需要的稿件時的喜樂;更記得快開天窗時,跪在神面前切切流淚禱告,神總安排另外有作者可以寫妥交稿……。

愛心不足,泉源枯乾


服事的第二年,遭遇印象很深刻的困境,就是「職業倦怠」,我覺得很枯乾、生活很苦悶、無法勝任任何事情。每天24小時都在工作與事奉,卻無法從靈堻葝痋A完全沒有文思及工作動機,常常坐在電腦前,腦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有天和一位傳道聊起這狀況,他提醒我,「愛心不足」也可能是原因之一,因此泉源枯乾。

我很慚愧地發現,這段時間我對同靈的確沒有很多的「愛」,也把「聖工」看得比神更重要,的確是「熱心做聖工,忽略敬拜神」。向神悔改後,恢復了之前的讀經禱告生活,同時願意改變生活步調、對自己誠實、騰出時間休息、關愛他人等。感謝主,藉著我內心的衝突和生活上的難處,激勵我回到祂身邊。

愛心比事工更重要


感謝神的安排與帶領,2003年4月27日完成終身大事,離開總會定居新竹。事奉3年半堙A對總會非常有感情,也充滿了感謝的心,神安排我在這媬i練,讓我知道「愛心比事工更重要」、「先除樑木後去刺」、「安靜」的道理,使我的生命虔敬謙卑。

多年來,家人已漸漸接受我的信仰,也曾帶著媽媽及妹妹前去教會慕道,未來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求神繼續加添力量,帶領我度過每個人生困境,與神日益相親。願一切榮耀都歸予天上的真神,一切平安喜樂歸予地上的世人。阿們!
(文/蔡允寧,摘自[聖靈月刊]2003年6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