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永遠的倚靠──天父(下)


寶珠的公婆未信主,但卻不阻擋孫子信主,真神也默默的帶領他們歸入主名下。那年,寶珠的婆婆跌倒受傷,寶珠告訴婆婆:「您安心養傷吧!痛苦的時候,可以向神禱告,祂會幫助您的。」雖然婆婆懷疑的問:「未信禱告有效嗎?」,但在寶珠有信心的鼓勵下,婆婆憑著單純的信心禱告神且蒙神垂聽! (akiku 摘要)

【蒙恩見證】永遠的倚靠──天父(下)

寶珠的公婆未信主,但卻不阻擋孫子信主,真神也默默的帶領他們歸入主名下。那年,寶珠的婆婆跌倒受傷,寶珠告訴婆婆:「您安心養傷吧!痛苦的時候,可以向神禱告,祂會幫助您的。」雖然懷疑的問:「未信禱告有效嗎?」,但在寶珠有信心的鼓勵下,婆婆憑著單純的信心禱告神且蒙神垂聽!

文:(見證/徐寶珠,摘自[聖靈月刊]2003年5月號)

神默默帶領和藹的婆婆與明理的公公


我的婆婆顏龔則嫻姊妹,未信主前是位虔誠的佛教徒。她個性溫和、慈祥,是個明理的長輩。我的四個兒女都是父親帶領而受洗的,那時我的公婆雖未信主,但他們並未反對與阻擋,感謝主。更奇妙的是,公公那時沒有工作,時常去新竹城隍廟逛逛,有時與廟裡的和尚下棋;婆婆不喜歡他這樣的消遣方式,說:「你去那地方,還不如到媳婦的教會去。」感謝神奇妙的帶領,公公聽了婆婆這番話,果然常去教會與弟兄姊妹交談。那時有一位陳弟兄會說國語,他慢慢帶領公公看聖經,看《聖靈報》查考道理。終於,公公在1956年4月於新竹教會受洗歸主。

公公安息於1956年,神的恩典常伴隨他。有日我欲參加教會的會議,一早便把午餐準備好,交代外子在家陪伴公公。大約五點回家時,我感覺好像走錯路了,心裡著急、害怕,於是趕緊找外子和公公。當外子見我就說:「感謝神,如果不是主耶穌保護我們,我們兩人可能會重傷或慘死。」我問:「怎麼了?」他說:「有一中年男子騎機車經過我們家門口時,突然車頭一歪,將整個大門撞倒了。所幸中午吃完飯,我叫爸爸趕快進房睡午覺,自己也打算回房睡午覺。未進房時,就聽到一聲巨響,於是趕快衝出去看看發生何事,原來兩扇大門倒了下來,而且倒下之處正好是爸爸坐的位置。」主耶穌真是我們的避難所,隨時看顧我們。

公公年紀漸長,已無法自行處理生活起居,必須隨時倚賴別人的照顧。身體的器官亦漸漸衰殘,雖無明顯的疾病累身,卻因大小便失禁而臥床不起。每逢冬季來臨身體抵抗力弱且容易生病。雖然公公身體虛弱,但仍每天跪下虔誠禱告。臨終那天傍晚,我陪著他禱告時,他吩咐我替他取下那只繫在他身上的尿袋,說:「沒尿了……。」然後見他急促地喘氣,不一會兒便安詳地蒙主召回了。突如其來的情況,真令我不捨卻又感到欣慰。公公在信仰的追求及一顆單純的信心,真是我們的好榜樣。

1964年間,婆婆跌了一跤,不慎跌傷了右大腿骨。敷上石膏後便不能照她往常每早唸佛經,及每逢初一、十五祭祖了。她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吃飯、排泄都在床上,非常痛苦。每當我照顧她時,她總哭紅了雙眼對我說:「我這樣折磨妳,怎麼對得起妳啊!妳這麼忙,叫我如何安心呢?」我說:「您快別這麼說,這都是我應當做的;況且這不是妳的錯,也許神有更美好的旨意,凡事感謝神就好!您安心養傷吧!痛苦的時候,可以向神禱告,祂會幫助您的。」婆婆懷疑地問我:「我還沒有信,禱告有效嗎?」我信心十足地告訴她:「您憑著單純的信心向神禱告,必蒙垂聽。」

神是看人內心,聽人禱告的神,祂果然憐憫、垂聽了婆婆的禱告,原本石膏要敷八個星期,到了第六個星期回院複診時,醫生竟告知復原情況良好,可以拆除石膏了。感謝神。1966年11月,婆婆在台北教會受洗歸入主名下。不僅如此,神更加施恩看顧,為我們開啟福音大門。1968年9月1日,成立桃園祈禱所,每週二、四晚上及週日下午聚會。感謝神,我們終於有了聚會的地方;更巧的是,我家距離祈禱所很近,十分方便。神深知我們的需要,孫子們亦可用椅子抬著行動不便的婆婆去聚會。

婆婆每天都有讀聖經的習慣,但她還不習慣禱告的聲音,後來我向她解釋清楚,她就明白接受,開始想求聖靈了。婆婆一直沒有求到聖靈,這是我憂心的事。有次我問女兒:「祖母還沒有求到聖靈,道理又不懂,年紀也大,她能得救嗎?」女兒清楚地告訴我:「媽,你不要擔心,既然主讓她有受洗的機會,就一定會得救,我們只要為她代禱就行了。」1973年3月19日婆婆又跌了一跤,造成肩骨挫傷,醫生認為年紀太大不便上石膏,況且不十分嚴重,只要在床上靜養、儘量少動,自然會好了。但歲月不饒人,婆婆年紀老邁,經常躺在床上不能動,肌肉慢慢衰退萎縮,我見了心中不忍,另因她還沒有聖靈,更擔心她得救的問題,只能多多禱告交託主。

婆婆裝有假牙,下排牙齒較鬆動易脫落,故吃飯後一定要將下排牙齒取出洗乾淨,並浸在清水中,待下餐再戴上。有次餵她吃午餐時,竟發現假牙不在杯子裡,嘴裡也沒有,我心裡不知該如何,此時想起以前姑媽常勉勵我們要多禱告,尤其患難時更要靠神。突然我想到假牙可能還在婆婆嘴裡,連忙跑到床邊用右手的四根手指壓在婆婆舌上,呼喊「哈利路亞」,牙齒就從她的喉頭裡滑了出來。我一方面驚愕、一方面感謝神的看顧,否則,兩餐之間最少隔三、四小時婆婆就噎死了,而我所鑄成的大錯將讓我永遠背負這罪名。我禱告求主看顧,不敢再有假牙不見第二次的紀錄,感謝神的憐憫看顧,從此再沒有出錯!

婆婆在床上躺了一年零五個月,可說幾乎成了半個植物人,因她始終靜靜地不發一言,臉上毫無表情。我為她是否得救的問題一直耿耿於懷。記得當時桃園祈禱所並沒有安排固定的傳道或執事領會,凡領會人員都由台北教會或中壢教會的傳道、長執負責,大約在婆婆離世前幾個月,台北教會黃聖山執事利用假日在桃園祈禱所住宿,順便訪問。有日他來我家訪問,我趕緊帶他到婆婆床前為婆婆按手禱告,因為婆婆還沒有聖靈。黃聖山執事看到婆婆後,面色凝重、紅著眼眶對我說:「怎麼從來沒聽說你有這位重病的婆婆呢?你要耐心地照顧她。」我說:「我會的,這是我應當做的。」黃聖山執事繼續為婆婆按手禱告了很久,隔天又來幫助禱告。感謝神,雖然我信心軟弱,但因此安心多了。

1974年8月31日,上午10點多,我發現婆婆的嘴慢慢張開,手、腳也開始振動,我覺得奇怪,為何有此現象,外子以為是抽筋,我倒認為抽筋不會如此規律,有點像被聖靈充滿,我們便一同禱告求神保守。我心裡祈禱著:若真是聖靈充滿,婆婆就與神的救恩有分了。直到下午三點多,婆婆的振動才慢慢停止,於是她的呼吸漸漸變得不規則,開始喘氣,不久就蒙主召回了。感謝主,縱然婆婆的離世讓我心中非常不捨,但我依然有神的安慰及眷顧。主憐憫我的無知與軟弱,當初總認為婆婆受太多的折磨、痛苦,但現在我才明白,這乃是神美好的旨意,為要試煉她、使她更完全。我雖無法確定婆婆是否得到聖靈,但我滿心感謝神,除了讓我們有盡孝道的機會,更能在其中體會神的愛與恩典,真是福杯滿溢。

向前走憑信心 回頭望滿恩典


1956年我們住在新竹,那時清華大學教務主任應徵一位總機接線生,學校雖離我家有段距離,外子於是鼓勵我學騎腳踏車,等到練得差不多,他便買了一部腳踏車給我。某日他回家一見我便嘆氣,說:「我買新車給你,真是虧本。原來主任調走了,妳的新工作也沒了。」雖然他不高興,但我很開心,有了新的腳踏車,要到哪都很方便。我們沒想到的事,其實主耶穌早已為我們預備穩妥。當桃園剛成立祈禱所時,信徒人數較少,若新搬來一戶信徒,傳道、長執就把地址交給我,叫我去訪問,而我就以這部腳踏車代步。它就像部福音車,陪伴我,使我有更多機會為主作工。

後來桃園教會信徒慢慢增多,訪問的工作也增多,於是我向主禱告,求主派天使陪伴我,帶領我。感謝神,其實我很內向、害羞,看見陌生人都不敢主動開口,所以我都說:「哈利路亞。」遇到年長者,他們講閩南語,我講國語,但也溝通得很愉快。

有天早上我心裡覺得不平安,便沒有心思工作。於是我到房間禱告,求主耶穌保佑家人平安。禱告中,我想到這星期好像沒有看見教會一位老姊妹,午餐後就去探訪她。我走到房內時,看見那位老姊妹臥病在床,她見我來很開心,但她的表情看起來卻很痛苦。我說:「你怎麼了?」她說:「是誰告訴你的?你怎麼知道?」我說:「是主耶穌告訴我的。」她就感動地哭了。我們同心禱告後,我安慰她:妳要有信心交託主,祂會醫治你的。感謝主,過了不久,她就慢慢好起來了。

胃下垂蒙神拯救


1954年,因家事繁多,加上婆婆生病臥床,信心不足的我心中時常煩惱不斷。有時每遇吃飯時間會吃不下,若吃後又覺得不舒服,後來外子帶我去醫院,醫生一檢查診斷是胃下垂,大概有6公分,他說有兩個方法:一是再生一個小孩,但我們已過生育年齡,無法再生育;另一方法是開刀。於是我領藥回家吃,告訴外子不要開刀,因為開刀後沒人可做家事,而且還要別人照顧我,最後我沒有開刀,忍耐、禱告交託主耶穌,感謝神,後來就慢慢康復了。我了解若遇困難或挫折,其實都有神美好的旨意。

車禍傷及視神經,主恩浩大不怨尤


約於1975年(亦是桃園祈禱所由台灣總會正式核准成立為桃園教會),在此之前,每位弟兄姊妹都懷著一顆感恩及興奮的心為主耶穌做準備的工作。有天晚上,我將窗簾布捆好綁在腳踏車後座上要帶到教會,當我騎至路口時,突然有來車撞倒我,人仰車翻,但我卻清醒地喊:「哈利路亞!」於是我奮力試圖爬起,卻無法起來。感謝神,那撞倒我的年輕人迅速將我扶起,幫我把腳踏車牽至一旁。他說:「你不要害怕,我叫計程車送你到醫院。」當時路上沒有計程車,只見斜前方的消防隊,便請他們開救護車將我送醫急救。

我相信神藉這件事考驗及磨練我的信心,若沒有神的允許,魔鬼不能碰我一根汗毛,因此我完全感謝領受。我睜開眼睛,那年輕人依然侍立在旁,寸步不敢離開。我問他:「現在已經七點多了,你吃飯了沒有?」他說:「太太,對不起,是我把你撞倒的,但你並沒有罵我、責怪我,反而還關心我。」我緩緩地說:「這不能完全怪你,我自己也不小心,你別擔心,醫生說這只是小傷。」年輕人嚴肅地說:「妳放心,我一定會負責到底。」

外子知道我車禍後,馬上通知教會弟兄姊妹為我代禱。之後,外子與教會的弟兄姊妹來探望我。待點滴打完醫生囑咐我要留院24小時,觀察是否有腦震盪的跡象,可是我執意要回家休息,醫生說後果要自行負責,但我確信主一定會看顧,於是拿藥就回家了。第二天那年輕人與外子同我回院複診,感謝神的保護及弟兄姊妹的代禱,我並無腦震盪的情形,過了四、五天傷口就痊癒了。

傷勢復原後,我覺得雙眼視力及感光度不同,走路也不平衡,就到眼科檢查,醫生檢查後告訴我情況很不樂觀,很多類似這情形的病人都失明了,但我不害怕,心想:沒關係,雖瞎了一個眼睛,主還留給我另一個眼睛。醫生給我眼藥水要我按時使用,並告訴我三天內若沒有改善,恐怕就得自求多福了。三天後我去複診,醫生說沒有太大的改變,問我是否看得見,我告訴他可以,他訝異地說:「不可能,像你這種情況三天內就會有失明現象。」我滿懷感恩地告訴他:「感謝我的神保住了我的眼睛。」因為看得見,我憑著信心就不再點眼藥水。感謝主,直到現在,我的眼睛都看得見。這事後我不停反覆思想,做聖工時常會受到魔鬼的阻擾,因此要靠主才能完全得勝。

過了些年,我因眼睛光度不同,若睡眠不足會引起疼痛,便至眼科檢查,醫生說這是視神經萎縮近乎失明狀態,便問我是否看得見,我說可以,他再次驚呼不可思議。感謝神,從眼睛受傷至今已有26個年頭,神一直讓我能看見,因祂是無所不能的神,祂要讓我看見,我就能看見。因此我更珍惜我所見的,我立志勤讀聖經,告訴自己不可忘記神的恩典。

過著充滿恩典的日子


身體向來不是很健康的我,經常感到疲倦、頭痛,尤其心跳不規律十分難受,有時還會劇烈地跳動。曾有兩晚當我要就寢時,一躺下就覺得胸口很悶,好像有塊重物壓在心口上,呼吸困難,甚至禱告無力,所以就坐著默禱。此刻心想:我可能將死去,求主救我,我雖死不足惜,但若在此時死去,我實在放心不下公公及外子,況且我尚未盡完媳婦的責任。也許我無意中得罪了神,但求神赦免,我樂於接受神的管教,因我知神是愛我的。每次心律不整發生時,我都如此禱告神,一直默禱到深夜才慢慢睡去。後來我告訴外子這情形,他陪我到醫院檢查心電圖及驗血。體檢報告出來時,包括血壓、血糖、膽固醇、肝、腎、肺部等均一切正常。醫生診斷我為精神焦慮狀態,只是心臟虛弱,勸我放輕鬆,不要緊張,早晚散散步,做些輕微的運動。

如今每天過著充滿恩典的日子,神存留我的生命至今,雖然身體漸漸衰退、活動力不如從前,但我勤勉自己勿忘主恩,如經云:「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願一切榮耀都歸天上的真神。阿們! (全文完)
(見證/徐寶珠,摘自[聖靈月刊]2003年5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