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以利沙行的神蹟奇事(二)


人未來到神的面前以先,是以世上的富貴、地位、尊榮為大的,從乃縵的大痲瘋得醫治,看到一個被擄的小女子,如何對神有信心,用愛心、忠心、勇敢地為神作見證;以及人如何在「信」與「不信」的交戰中,回轉在主的道上行。 (Ru 摘要)

六、乃縵的大痲瘋得醫治(王下五章)──乃縵的大痲瘋得了醫治的神蹟,是全部聖經中,罪人得拯救的最好實例之一。這也是在舊約聖經中,將救恩的道路指示得最清楚明瞭的一段,故須逐節說明於下:

第一節:表示人未來到神的面前以先,是以世上的富貴、地位、尊榮為大的,不只乃縵其人。「只是長了大痲瘋」,是人最討厭而不能治的病,這病是會致人於死的,幸虧他知道病情的可怕,而急於尋求醫治的方法。

罪就如令人厭惡的痲瘋,但世界上有多少人,自己以為是極偉大、富貴、尊榮,在別人眼中也是被看為大的,其實都是在如痲瘋病似的罪中無法得醫治。若要脫離可厭的罪而蒙拯救,首先必須承認自己污穢的景況,如乃縵知道自己的病況,尋求醫治,終於得著潔淨。

第二節:提到一個神的使者──這使者是一個軟弱,被擄的小女子。但是她很謙卑,對神有信心,又有愛心。她很清楚一件事,就是神能醫治人,也知道當怎樣指引人去尋求神。

第三節:是論到這少女,是如何忠心、勇敢地為神作見證。她因為敬愛他的主人乃縵,願他去尋求神,得醫治。這少女的態度,是每個神的兒女都當效法的(且乃縵是俘擄這少女的敵人)。

第五、六節:論到未重生者的態度──他的態度乃是先要尋求人的幫助,依靠勢力、地位、財富。亞蘭王是深信在以色列中若有人能醫治痲瘋病,王就可以隨意支配他。又乃縵為了使自己的病得醫治,他願意付上任何代價,犧牲許多貴重的禮物。但罪人必須明白,神的恩典不是用錢所能買的。

第七節:指明乃縵想要從人方面得到幫助都「完了」,最後才肯轉向神。

第八節:第指明神保守尋求祂的人,當別的方法都無用的時候,祂就施行拯救,正如乃縵到了心中失望的時候,聽見從神的僕人那裡來的信息──「可使那人到我這裡來」,這話乃是神對每一個「飢渴慕義」的人所說的。

第九節:記載乃縵熱心尋求醫治時,仍帶著驕傲,即「帶著車馬到以利沙的家,站在門前」。雖然來到正當的地方,因看以利沙的家簡陋,尚沒有表現正當的態度而謙卑下來。

第十節:是論到一個簡便的方法──先知不出來見這偉大的將軍,乃打發一個使者叫他去約但河沐浴七次,痲瘋就得潔淨。這是一件極容易做的事,但乃縵拒絕不肯做,他寧願付上任何代價,作任何勇敢大事,卻不願意「去洗而得潔淨」,這是罪人的本性。

第十一節:顯明了未重生之人自高自傲的性情。「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不接受神的方法,想按自己所想的方法得醫治。世上許多人都是如此,都是由「我想」的方法,不按神的方法得救。

第十二節:顯明在乃縵的內心,有「信」與「不信」的交戰,這是乃縵最危險的時候,是撒但在他的內心操縱,盡力要叫他順從自己,拒絕去約但河沐浴得醫治,擺出一篇理由,使乃縵氣忿忿的轉身去了,這時撒但似乎已得了勝。

第十三節:是個人工作的重要。由於乃縵的僕人幾句「合宜」的話,領他接受神的方法。現在教會有人不順從神的時候,極需要有個人用合理的話幫助他轉回,使他在主的道上行,是屬至要的工作。

第十四節:顯明因信心和順服的結果。由撒瑪利亞走到約但河的一段路程,乃是要試驗乃縵的信心;他七次在河中沐浴,是試驗他的順服。這是每個人蒙拯救的方法。「七」是完全數,即罪人如要得救恩,必須對神的話完全相信,完全順服,領受神所指示的「完全得潔淨的」方法(完全的洗禮)而成全。

他潔淨以後,「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不只是他的肉潔淨了如小孩子的肉一樣;他心中自高驕傲的痲瘋病也被潔爭,做了一個新人,以後他要敬拜事奉真神了。

第十五-十七節:這幾節是一個得救者的感恩。乃縵要趕緊回到撒瑪利亞去,在一切跟隨他的人面前作見證感謝神,又要以利沙接受他帶來的禮物,但以利沙全然不受任何酬報,是要叫乃縵知道神的先知不像外邦的祭司那樣的貪心,並要他知道神的恩典是白白賜給的。乃縵為要紀念神的恩典,就要求用兩匹騾子馱撒瑪利亞的土回去,在大馬色築耶利華的壇,要為耶和華獻祭,不再獻祭給假神,可見他回去以後是過著虔誠敬拜神的生活。

第十八-十九節:因乃縵服事亞蘭國王,同王進遇像廟時,須遵禮儀而屈身,恐此事被誤會,請以利沙諒解的。

第二十節至最後一段:論到基哈西的貪心和卑鄙的行為。他和品格高尚的神人以利沙在一起,且服事他,卻不效法主人的佳範,倒作出如此貪心的行為,不只敗壞自己,也連累主人,並連累了神。他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這句話很輕易的從他口中說出來而濫用,他不知道耶和華鑑察他的內心。從以利沙責備他的話可知:基哈西的心只思念得衣服、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和僕婢,故他用不正當的方法去得銀子,想買這些他所貪愛的東西。

基哈西代表「唯利是圖」的神的僕人,只是尋求物質上的酬報。他們為了得財物,就用宗教的名義掩飾而得,故受刑罰是必定的,且是可怕的。基哈西說謊言:「僕人沒有往那裡去」,以利沙就咒詛他:「因此,乃縵的大痲瘋必沾染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長了大痲瘋像雪,」罪的結果如此可怕,當銘心為鑑!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