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先知以利亞(三)


以利亞在工作成功後,因自滿而不感謝神、不榮耀神、不禱告,因此給魔鬼留了地步,失去信心,陷於如彼得看海,就沈下去的失敗,因此神膏以利沙接續他作先知;要恢復信心與靈性,唯有遵照神命,盡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作工,始得力上加力。 (Ru 摘要)

五、以利亞得勝後的失敗(列王紀上十九章)

本章所記,以利亞的信心,與前章比較起來,真是一落千丈。一個作大事成功之後,往往會再失敗,以利亞因為是「與我們一樣性情的人」,也陷於這個錯誤。他失敗的原因是:

1.他在工作成功後自滿而不感謝神,不榮耀神,不退藏,不禱告,因此給魔鬼留了地步。人工作成功後,應該效法底波拉的精神(士師記五章)。

2.他失去信心,不仰望神,只看環境。陷於如彼得看海,就沈下去的失敗(馬太福音十四章29-30節)。請留意以利亞聽到耶洗別恫嚇的話時,「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列王紀上十九章2-3節)。假若他不「看這光景」,何至於害怕呢?

3.他在樹下求死,是更大的錯誤。他因走了一日的路程,筋疲力盡,不能再走,又怕耶洗別的兵來殺他,故求神取他的生命。他不是像保羅具有「離世與主同在,是好得無比的」之信心與盼望,或是工作完畢可以安然去世的欣慰(腓立比書一章23節;提摩太後書四章7-8節)。這時的以利亞實在是處於失去了信心,沒有盼望,又懼怕,不耐苦而求死的極可憐之狀態。

4.神的愛顧(列王紀上十九章5-8節)--可幸者,慈愛的神,特於以利亞灰心失望時,差天使來叫醒他,並帶餅和水來供應他,使以利亞吃了又吃,終於飽餐靈糧,得了力量,能奔走前程四十晝夜,到了何烈山。

六、以利亞到了何烈山(列王紀上十九章9-18節)

何烈山在西乃半島的南方,以利亞是從迦南地的北方迦密山走去的,古時交通未發達,竟走了四十天,實在太辛苦了。他能走完這段長途,是仗天使給他所吃的糧食之力量。四十是地上的完全數,以色列人經曠野吃嗎哪,也走了四十年的路程,才到了迦南地。但以利亞到了神的何烈山作什麼嗎?

1.藏匿洞中(十九章9-10節):他所以隱藏,並不是為祈禱為靈修,是為逃避神的工作,因此神就責問他:「你在這裡作甚麼?」

而以利亞所答覆的話,實在不當。他不明白自己的過錯,還誇口說他是為神大發熱心,卻受到民眾的迫害,全國的人都違背神約,只有他一個是純正的人。這話全是誇張自己,惱恨別人的不平、不滿、怨歎、失望的表現,是屬靈的聖徒,主的僕人所不當發出的。他以為全國只剩下他一個人持守純正,不知道除他以外,尚有七千人也未曾向偶像巴力屈膝的(十九章18節)。

2.主的訓示(十九章11-13節):主責問以利亞,聽了他答覆之後,就叫他出去站在洞口,特要顯現而訓示他。這次神的顯現,不藉著烈風與火或地震,是用「微小的聲音」,以利亞聽到了這聲音,就用外衣蒙臉,好像以利亞受了感動在神前謙卑下來了。可是神再問他在這裡作什麼時,還是照以前的話誇耀自己,以控告百姓的話回答神,未明白神在微小的聲音中顯現之教訓。

3.主的命令(十九章15-18節):神對以利亞的回答,不再用話教訓他了。只命令他回去作他當作的工,就是要他去膏哈薛作亞蘭王,膏耶戶作以色列王。還有更重要的,就是要膏以利沙接續他作先知。這三個受膏者出來的時候,有三把刀要殺滅背逆的罪人,其中第三把刀是靈刀,要交給以利沙的。因為以利亞要逃避所當作的重要工作,所以神就選召別人來代替他。神的僕人常錯過作聖工的機會,而失了工作的榮耀,可由這事得著教訓。

七、以利亞順命回去工作(列王紀上十九章19-21節)

神命令以利亞,是要他往大馬色去作他當作的工,以利亞謙卑順命而行了。查考他以後所行的事也是極其要緊。

1.徒行遠路(十九章15節):大馬色在敘利亞境內,若自迦密山去,路程不遠,但以利亞竟從迦密山跑四十天的路程,到何烈山,神又命令他經曠野回大馬色去。他如此奔走遠路,只是因為他起身逃走前,未先禱告求問主的指示,只憑自己的意思,只因懼怕耶洗別,就隨意跑去,因此跑去又跑回,徒勞往返,受了許多苦。他若有信心不逃避,何必徒行這條遠路呢?

2.工作復原(15-21節):身藏在洞中時,還說為神大發熱心,不過是自欺的話。要恢復信心與靈性,唯有遵照神命,盡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作工,始得力上加力。以利亞遵命跑回去,立了兩個王,又得了以利沙跟隨他作先知,他那酸弱的腿,下垂的手,必然提起而有力了。

以利沙應召跟隨以利亞學習作先知,於我們亦有教訓:(1)犧牲他原有之希望;(2)捨去他的富足──他是有十二對牛耕田的大富農;(3)改了他的行業;(4)別了他的親友、家人;(5)堅定他的志向──燒套牛的器具煮肉,不再為家務忙,一心要跟從先知為神作聖工。(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