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憶愛子


那天你在睡覺中突然心喘加劇,至急診卻查不出結果,隔日的心臟科門診告知:心臟衰竭,如此青天霹靂叫人難以置信。住進加護病房後,見你呼吸困難、面色通紅、嘴唇發紫,狀極痛苦,我的心都碎了,只能不斷地為你禱告…… (akiku 摘要)

冠叡吾兒:

你在2001年9月26日蒙神召回天國。你知道爸、媽和姊有多麼不捨嗎?你是家中的么兒,也是我們唯一的兒子。

8月20日恰巧是你18歲的生日,凌晨1時媽見你睡覺中突然心喘加劇,便至醫院掛急診。爸要背你下樓,你卻勇敢地說:「我自己走。爸!你慢慢開車。」你總是如此體貼與懂事。到嘉基急診室折騰了8、9個小時也檢查不出什麼結果。天亮後媽再為你掛號心臟科,卻青天霹靂般給了我們四個字「心臟衰竭」。怎麼可能呢?你曾經從朴子騎腳踏車到嘉義市,來回四十多公里的腳力,再怎麼想也想不到你心臟有問題!

住進加護病房,傳來一聲:「陳冠叡家屬!」爸、媽和姊衝進加護病房,見到你被二位護理人員架著,呼吸困難、面色通紅、嘴唇發紫,狀極痛苦,我的心都碎了!我焦急地說:「冠叡!若聽見媽媽講話,就用手比一下!」你比一比右手用力地說:「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媽媽喊著說:「冠叡,你一定要加油!去年中秋節媽媽氣喘發作,也像你一樣,你和姊姊幫媽媽加油禱告,媽媽就好了,現在我們幫你加油,你會好起來的!媽媽知道你一定做得到。天父必看顧你!」

爸知道危險性,出去加護病房情緒即激動地哭了,爸告訴媽媽:「這很危險,知否?」我說:「我知道,神是照人的信心成全的。」

朴子教會及嘉義教會來醫院探訪的弟兄姊妹陸續不斷,親友們與爸爸的同事的關懷與來訪者亦絡繹不絕。

我因在急診室站立8、9個小時加上焦慮的心情,體力不支,被親人載回朴子休息二小時後,21日凌晨一時,接獲三姨自嘉基打來的電話:「冠叡要找媽媽!」我興奮得趕緊起床,連跑帶跳去開車,載著姊姊火速到醫院見你。爸在停車場告訴我,你的臉色很好,衝進加護病房,你已插管,但一如平常的你,俊秀的臉龐並無改變。

你因插管無法言語而筆談,寫著:「陪我!」、「我好了之後要喝運動飲料。」、「抽痰好可怕!」、「因為我感冒,so無聲,謝謝大家關心!」、「昨天差一點over!」、「爸爸,趕快信耶穌!」、「有位醫生看到我,說:『還這麼年輕啊!』」、「我生病的事不要讓外婆知道!」(怕外婆傷心,6歲以前由外婆帶大,祖孫感情極深厚!)、「有誰來(探訪)?」、「問一個早該問的問題,我到底得了什麼病?」我告訴你是心肌炎(心臟病),你並不害怕,一會兒要我們幫你沾水滋潤嘴唇,一會兒又問時間。最後見你一直未睡覺,擔心你體力不支,而我也累了,便叫你好好睡覺休息,明早再來陪你,但你似乎不依,沒有回應。我再講了一次,你終於點頭,我親了你一下臉頰,說:「乖!媽媽愛你!」沒想到這是最後一次溝通。

22日早晨,我進加護病房看你,叫你,護士卻要我別叫你,因你昨天很不好。要讓你休息。22日中午轉台大醫院,爸、媽和姊均護送你坐上重型救護車,一路上很顛簸,一到台大急診室就馬上急救,醫生使用體外循環機,讓心臟得以休息,但你一直沒有清醒。原來22日早晨你已昏迷(病例摘要如此記載),爸、媽仍要求醫生盡力的搶救你,希望開刀後等你清醒。

那時我們一家人的心情是多麼的沮喪,羨慕其他人怎麼笑得出來、怎有心情唱歌?為了等待下次的探訪時間,順便紓解一下緊張焦慮的情緒,我們找了一家咖啡廳,坐下來,姊掉下眼淚來指著旁邊的座位說:「弟弟應該坐在這裡的。」爸見姊和媽掉眼淚,只好極力忍住淚水。知否?爸說你小時候很可愛,又說以前我們家好幸福。以前對你要求太嚴格了,如今少了你,爸說今後吃飯時少了一個人、出去玩也了少一個人,不知是否還有勇氣出去玩?

叡,我們從未想到你對我們家而言是如此重要,在加護病房時你的臉稍微動一下、眼眨一眨、手指輕輕動一下均會令我們高興良久,覺得有希望!

神操練我們的禱告功夫吧!張開眼看手錶竟已禱告50分鐘,媽和姊均有相同的經驗;而爸也習慣在進去探望你之前禱告,期望進去見你已清醒,希望見到你舉雙手說:「我已經好了!」 然而,一個多月過去了,你依然未醒,在第二次急救後,你的病情每況愈下。9月21日醫師為你做「氣切」,9月25日爸和姊見你舌頭連續而有力的振動多次,當時醫師解釋為不自主之舌頭跳動。事後回想起來,深信此為神所賜寶貴聖靈。我們得到莫大的安慰!這也是你在世時努力禱告渴望得到的。

9月26日,我們回到朴子的家。叡,你在嘉基醫院時就想回家。爸說我們出外奮戰一個多月,卻戰敗回來。

目前仍處於傷痛期,前天爸和媽到十字亭墓園再一次的悼念。回想你可愛的童年。回想我教你騎機車及開車的情形,你初學卻進步快速而技術沉穩。你個性順服、品行端正、孝順體貼、勤勞有禮常為親友所稱道;對電腦的研究更為同學所稱羨。你準備大學聯考期間,我們仍在睡前一起讀《箴言》。聯考後爸、媽帶你到墾丁舊地重遊,我們一起在沙灘上撿石頭。我到高雄開會,你指導我開車的路(你具極佳的方向感)。如今失去你,我的淚水常無法控制地流出。爸爸說這樣的傷痛是一輩子的事。但你在世時也常說人的生命掌握在神的手裡。

我們相處只有短短18載。5年前你主動要求受洗,而受洗後你在靈性上的成長是大家看得見的。諸如樂於幫助別人、喜歡做聖工、主動參與清洗會堂工作、熱心接待來家中做客的親友、親自為家中長輩安裝電氣用品、珍惜擔任宗教教育教員的身分……。

我們不捨,因你是如此乖巧順服,善良敦厚。姊知道能探訪你的時間不多了,因此格外珍惜每一次的探望機會,為你禱告,為你唱詩,為你代求聖靈。也感謝你為她整理好電腦選課系統,方能在開學前順利完成選課。

我們不捨,因你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在乎父母的感受,努力成為父母心目中的乖孩子,也是教會中的好青年;但就如台北教會長執的勉勵,美好的花朵神要摘取,我們也無法拒絕!冠叡,媽媽愛你!深切愛你!

想念你的媽咪2001/12/14


後記

1.冠叡之父記住其希望爸爸趕快信耶穌之心願,同時感受主內弟兄姊妹之愛,體會禱告之力量,現已開始積極慕道,守安息日。

2.冠叡生病期間,未信主的阿姨們為其迫切禱告,目前表弟及表妹也開始慕道,求主繼續保守與引領。感謝主。阿們!
(文/香雲,摘自[聖靈月刊]2002年09月號)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