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以色列國的分裂(一)


因為百姓不聽神的警告,神就按他們所願的,為他們立人為君王,以色列就成為人治的國家,經過不久,到了所羅門王死後便失敗而分裂了,北國以色列的十個支派,因為拜偶像而墮落,從耶羅波安開始,一切的事都很快的由敗壞而到更敗壞的地步,後來更因戰爭大慘敗而滅亡。 (Ru 摘要)

經文:(列王紀上十二-十四章;歷代志下十-十二章),請先將有關之聖經讀幾遍,然後參閱「列王紀上概要」的大綱,就記得列王紀上是分為兩大段。第一段是第一章至十一章論以色列未分國前的歷史,前面已討論過;自第十二章起為第二段,就是本篇要談的以色列分裂後的歷史。

以色列國分裂,開始於主前九百七十五年,其後繼續約有二百五十年之久。分裂的最大原因,照前課所論,是由於所羅門不忠於神;但還有近因,乃在於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的借智。

列王紀上十二章1記載羅波安往示劍的時候,以色列人都到那裡要立他作王,可知以色列人還是擁護羅波安的,但那時以色列和猶大就已經劃分了界線。我們知道聖殿與京城是在南方的耶路撒冷,為何要在北方的示劍立王呢?這是以色列人對南方的猶大支派已經有反感、抗拒的表現;因此以色列人打發人往埃及請耶羅波安回來──耶羅波安是被所羅門迫害逃往埃及的(列王紀上十一章40節;十二章2節)。耶羅波安回來後,以色列人就同休來到羅波安面前,請求要減輕百姓的苦工與負擔。但羅波安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卻聰從少年惡友的話,用嚴厲又大加侮辱的話回答以色列人;因此,北方的以色列十個支派立即反叛了(列王紀上十二章3-17節;歷代志下十章5-17節)。

羅波安為要堵住這破口,便差使者亞多蘭到以色列人那裡去,目的是為要看以色列人是否肯服從和妥協;但以色列人卻用石頭將亞多蘭打死了,羅波安很害怕地逃回耶路撒冷,十個支派就立耶羅波安為王(列王紀上二章18-20節;歷代志下十章18-19節)。

羅波安回到耶路撒冷以後,又招聚猶大和便雅憫支派的人共十八萬,要與以色列家爭戰,將國奪回來。因此神差遣先知示瑪雅,告訴羅波安說:「不要上去與你們的弟兄以色列人爭戰……因為這事出於我。」(列王紀上十二章21-24節;歷代志下十一章1-4節)。

這時候,國家分裂是明顯的事,耶羅波安就作了北部以色列支個支派的王;羅波安在耶路撒冷只治理猶大和便雅憫兩個支派;還有些從十個支派出來住在猶大城中的(列王紀上十二章17節)。以後耶羅波安將敬拜牛犢的事介紹於北國,因此利未人和敬畏神的人都來歸向羅波安(歷代志下十一章13-17節)。此後在北部十個支派的國度稱為「以色列」;南部的兩個支派稱為「猶大」。有時候稱以色列為「北國」,稱猶大為「南國」。

這次分裂,是以色列國歷史上的一件大事,從此以後,更國更一直彼此相爭。

列王紀和歷代志以後便記載這些歷史,請對照第二課第七段的大綱,詳細查考,並參看「猶大、以色列的列王表」。留意以色列的十九個王都是惡王,沒有一個事奉真神的;猶大就不同,其中有幾個善王,對於敬神愛民極其熱心。

△現在我們先要看以色列最初最壞的一個王──耶羅波安。

耶羅波安的家庭是卑賤的,他是一個以法蓮人寡婦的兒子(列王紀上十一章26節)。但耶羅波安是殷勤而有能力的人,所羅門重用過他(同28章),也因十個支派的人喜歡他,就驕傲自大,想得政權,在他與先知亞希雅談話之後,到了以色列人把他從埃及請回來,也就達到了他的目的,作了十支派的王。

耶羅波安不承認這王位是神給他的。神在列王紀上十一章37節說:「我必揀選你,使你照心裡一切所願的,作王治理以色列。」他若尊重神,順從神,神也必堅固他的家,如堅固大衛家一樣(38節);但他輕視神和先知亞希雅的話。

耶羅波安作了王,第一件所作的事,是建築示劍作為京城(列王紀上十二章25節),要照他自己的心意來建設他的國度。他為政治的目的,便造了兩隻金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旦,叫百姓敬拜。他不管神所指定百姓當敬拜神的地方,竟自己造神,自己指定拜神的場所,自己設立祭司和每年定時的節期──八月十五日,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列王紀上十二章32-33節)。他為保持自己的地盤,如此輕忽神的話,隨從自己的心意而行,不只是愚昧,實在是極大的詭詐,對神犯了大背逆的罪,神豈能容讓他呢!

但對這個犯罪作惡的王,神還是要促他悔改,當他在伯特利給金牛犢燒香的時候,神從猶大差遣一個使者來責備他,並行了一件神蹟(列王紀上十三章1-3節)。耶羅波安聽了從猶大來的神人的話和所看見的預兆,理當醒悟悔改才是,可是他還要拿住神人要刑罰他,因此他所伸出的手就枯乾了(4節)。耶羅波安對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使我的手復原。」(6節),他並沒有悔改,求罪的赦免,只關心他枯乾的手。




(摘自蔡聖民著《列王歷代對觀釋義》,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